第一百零三章 鬼谷莲

    冥王放下手里的梳子,看着自己为灵儿束的发,漫不经心地回答着灵儿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在他看来本就不是问题,这三界,还能有谁比自己守护了多年的灵儿更重要呢?

    当年,父神虽然被母神爱着,可自己还来不及爱便羽化了。由父神心脏化成的冥王,至始至终都对心魔对残粒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因为心魔就是他自己的魔,当年亲手毁灭心魔,父神的心何尝不痛?

    所以,冥王从诞生之初,除了寻找和看护残粒,引导残粒修仙,就从来没想过要和其他人在一起。这一世,陪伴残粒,便是冥王唯一的心愿。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冥王自己其实也没有细想过。在冥王心里,残粒就是自己的一部分,灵儿便是他不可分割的亲人。

    所以,冥王待灵儿似亲人,似兄弟,又似情人。只不过,从未爱过的冥王,并不清楚这是一种怎样的爱,这种爱与夫妻之爱到底有什么区别。他只知道,为了这守护了多年的灵儿,自己什么都愿意付出。

    “冥王!”灵儿一转身,紧紧地保住冥王,心里只觉得感动。

    “灵儿这是感动得要对本王投怀送抱么?”冥王宠溺地揉揉灵儿的头,“本王可有点受宠若惊啊!”

    “冥王,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回报你了。”

    “真心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回报的,傻瓜。”

    “冥王,喜欢和爱一样么?”灵儿突然想到了阿月,心里有些酸涩,为何自己与阿月就不能像自己与冥王这般呢?难道,是因为自己对冥王只是喜欢,对阿月才是爱么?

    “这个问题,本王也答不上来。本王从头至尾,心里只有灵儿一个,对本王来说,这是喜欢也是爱,没有区别。”冥王说的也是实话,他自己对灵儿的感情是非常纯粹的,没想过去区分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灵儿就是他的全部,喜欢也好,爱也好,他的心里只有灵儿,没有别人。就连那众神仰慕的清樱仙尊,也压根入不了他的眼。

    “看来凡人的感情确实复杂,简单的事情也被他们弄糊涂了。”灵儿心里是真的只把冥王当亲人,冥王的这番话虽然深情,灵儿却自动忽略了那些告白的成分,只按自己的思维去理解,原来冥王对自己好,是因为他也把自己当亲人。

    “对了,冥王,最近还需要收集药材吗?如果有的话,就让我去吧,我正好又可以去凡界溜达溜达。”

    “刚刚才说冥界是最好的地方,怎么又想着要去凡界了呢?”

    “不过是好奇罢了。”灵儿吐吐舌头,“在我心里,冥界就想自己的家一样,外面的世界虽然精彩,可我最多就是想去看看罢了,最终我还是会回来的。我不过是觉得凡人重情,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就像一出出戏一样,看看也很有意思。”

    “你呀,就别为自己的贪玩找借口了。想去就去吧,本王并不拦你,注意安全即可。”冥王捏捏灵儿的脸。

    “我是想出去玩,可我也想为冥王做点什么啊,这样说起来也好听点不是?”灵儿俏皮地吐了下舌头,并不否认自己的私心。

    “既然这样,那你就去趟大明山吧!那里有一个龙虎潭,这潭水由龙潭和虎潭汇集而成,龙潭水冰凉,虎潭水灼热。偏巧在龙虎潭潭底却生长着一种鬼谷莲,此花非常神奇,有活血生肌、化腐养骨之妙用。只是龙虎潭潭水极深,内有两股水流,一冷一热,若不会水,不会龟息之术,要想潜入潭底基本不可能。更何况这鬼谷莲也有人守护,那潭底住着一种凶残的食人鱼,会攻击每一个企图靠近鬼谷莲的人。”

    冥王说着,把那个青玉盒子拿出来递给灵儿,“若是不能采到也无妨,你的安全比鬼谷莲重要。”

    “放心,冥王,我保证完成任务!”灵儿开心地接过青玉盒,放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

    “今晚我带你去忘川河里练习下游水和龟息术,等你都掌握好了再出发。”冥王虽然早就教过灵儿龟息术,但灵儿游水的本事还算不得太好。

    “忘川河?”灵儿眉头一皱,一想到那腥臭污浊的河水,心里就有些不舒服,“我还以为你会送我去第四殿的血池地狱练习呢。五官王不惩罚那些魂魄的时候,血池就可以用啊。”

    “忘川河的河水有助于固养灵气,这是血池所不具备的功效,要练习还是应在忘川河。虽然河水腥臭,但你若使用龟息术,也不会有什么感觉的。”

    其实,冥王的每一次安排都是有深意的,包括让灵儿去收集药材,那也是锻炼灵儿的绝好机会,这样的实战更有助于灵儿修为的提升。

    “好吧,那就听冥王的!”灵儿知道冥王是为了自己好,为了能顺利完成任务,当然不会拒绝。

    当晚,冥王施展法术将忘川河的水涨高了三倍,灵儿一头跳进去,一边练习游水,一边躲闪铜蛇铁狗的进攻,练习如何在水下格斗和在水下使用虚影剑。

    那些铜蛇铁狗事前都被冥王加注了符咒,怎么杀也杀不死,就算被灵儿砍成了两段,也能立即复原。

    同时应付那么多铜蛇铁狗,灵儿一开始颇有些吃力,不是被铜蛇缠住了脚,就是被铁狗咬住了手。心里一慌,还忘记了使用龟息术,连呛了好几口水。

    冥王一直站在岸边看着,不时用内力传音给灵儿,指点它的不足。直到冥王满意了,灵儿才从那污浊的忘川河里爬取来。这一折腾,竟然已经是大半夜了。

    “冥王,明日我们又来!”灵儿虽然有些精疲力竭,身上好几处地方也挂了彩,却也兴趣盎然。一边使清洁术让自己恢复洁净,一边主动提议。

    冥王笑而不语,只拉着灵儿身子一转回了寝殿,先递上丹药和寒冰水,又用那恢复术帮灵儿修复伤口,方才各自休息。

    十余天之后,灵儿水下的功夫提升了不少,冥王这才让它去了大明山。

    有了冥王这半月的“魔鬼”训练,灵儿潜入龙虎潭底部取那鬼谷莲简直犹如囊中探物。当然,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灵儿依然选择在晚间下手。不过,在与那食人鱼搏斗的过程中,灵儿也负了点伤。

    原来这龙虎潭的潭底并不是只有一只食人鱼,而是有一群,且个个都像小船那么大。这些家伙不但会咬人,其牙齿里还带有毒素,被它们咬过的地方先是一阵麻木,紧接着又会疼得钻心。且那毒素沿着血液的流动慢慢向心脏流去,那疼也一步步在体内蔓延开来。

    灵儿虽然在忘川河里与铜蛇铁狗打斗了十来日,但和这食人鱼搏斗却又有所不同。食人鱼不像铜蛇铁狗那样会发出响声,靠近时悄无声息,速度也快,上下左右同时袭击,纵是灵儿在潭底将虚影剑舞出道道剑花,防护在自己身前,还是在伸手去折鬼谷莲的时候被咬了两口。

    灵儿忍着疼,用有些发麻和僵直的手死死握住鬼谷莲,另一只手挥动长剑,刺死了那几只妄图攻击自己的食人鱼。同时,身影急速一跃,腾出水面,收好鬼谷莲,点了自己的几处大穴,服下一粒丹药,这才开始用修复术为自己疗伤。

    此时虽只是深秋,大明山初雪已经降落,月光照射下,更是一片白雪皑皑。灵儿在潭边的一块巨石上闭眼打坐,慢慢将体内的毒素逼出来。

    月光下,雪影中,一个身影蛰伏在不远处的树丛中,紧紧盯着灵儿的一举一动。这个家伙在灵儿到达龙虎潭时便已经盯上了灵儿,只是他远远便化身成了一只蝎子,一直躲在暗处看着,灵儿并没有发现他的影踪。

    灵儿对此一无所知,它打完坐站起身来,手一招,脚下飞来一朵云,隐了身影,驾云而去。黑暗中的身影没有半点犹豫,随即也跟着消失了。

    灵儿出了大明山,本该立即赶回冥界的,可那脚下的云不自觉地就向洛城飞了去。深秋的景致虽然美,却也处处彰显着凋零,透着伤感。

    我只是去看一看,看看秋天的仙湖是什么样的。灵儿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那个深埋在心底的名字和身影,却一点也不想去想,一点不想去提。其实不用想,他一直在心底,只是一想起,就觉得连呼吸都是疼的。

    远远地,灵儿落了云,使用了幻化术,看上去就是个执剑走江湖的普通人。在一处集镇,灵儿买了匹马,沿着当初阿月带自己去洛城的那条路,缓缓地前进着。

    每一个地方都是那么熟悉,每一处景致都还那么鲜活地刻在记忆里,只是,物是人非,如今的我身边,已经没了你。如今你的身边,又是谁在陪着你?

    灵儿骑在马背上,默默地向前走着,当初的对话,清晰地在耳边响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