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爱你的一种方式

    转轮王为此颇为自责。最后冥王眉头皱了一下,决定将十三暂留冥界,待身上怨气去尽再送往轮回谷。因第十殿本有十二个小鬼帮着跑腿,转轮王便给其取名十三,暂留第十殿端茶送水,打杂帮忙。

    十三这些年虽然跟在转轮王身边,但在冥界也还是很自由的,前面的冥殿和十大殿她都可以自由进出。十三天性活泼,又深得转轮王喜爱,所以偶尔调皮闯点小祸,冥界的人倒也睁只眼闭只眼。唯有冥王,十三是又爱又怕,不敢轻易招惹。当然,她也招惹不上,冥王很多时候都在寝殿这边,可这奈何桥、花海和轮回谷若没有转轮王带领,十三自己是不能前来的。

    实际上,从见到冥王的第一眼,十三就喜欢上了这个又帅又酷的冥王。毕竟是二八少女,哪个又不怀春呢?尤其是冥王救了她以后,十三心里更是感激不尽。只是,冥王是王,又向来清冷,十三一小小的鬼魂,岂敢造次?能留在冥界,为冥王做事,十三已经很开心了。

    所以,虽然十三身上的怨气戾气早已除尽,转轮王多次提到要给冥王说一声后送她去投生,可是十三却表示愿意留在冥界,哪怕永远只能是一个鬼魂。

    “原来十三在冥界已经待了这么久了。”冥王的声音淡淡的,“是不是有些怀念凡界的生活了?毕竟凡界比冥界有趣多了!”

    “时间长了倒也习惯了,冥界也有冥界的好啊!”十三虽然也怀念凡界的种种,可是凡界没有冥王啊,见不到这个男子,凡界还有什么意思?

    “做一个鬼魂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你当初本就该再次投生的,你总不能永远待在冥界,依靠养魂葫的滋养来度过残生。等这次事情完了之后,本王会让转轮王给你安排好往生之路。”

    “冥王,十三不想离开冥界。”

    “不是你想不想,而是本王需要你离开,本王需要你的帮助。”冥王将小松鼠放在手心,望着十三的眼睛。

    “既然这样,我就离开吧。”十三摇了摇尾巴,话里颇有些不舍,“不管冥王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尽力去做。”

    “即使要离开冥界,即使很危险,即使可能会遭遇很多你想不到的东西,你也愿意?”冥王的眼里带着审视,似乎还有一丝不舍,但那份情绪一闪而过,快得让十三根本猜不透。

    这些年来,十三跟在转轮王身边也学了些简单的法术和武功,此去凡界化身松鼠妖,十三显然是最合适的人选。冥王只要稍微施加法力,尽快让她的魂魄与这本体融为一体,即使已经成魔的地煞,也看不出其中的端倪。

    只是,就算是养只狗养上五六年也会养出感情,何况是十三这样一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十三此番前去不可能没有危险,为了保护灵儿,为了除魔,让她趟这浑水,冥王自然还是觉得有些亏欠。

    “十三愿意。”十三回答得很干脆。

    “那好,好好做这松鼠妖,时刻牢记自己是松鼠妖,其余的本王到时候会告诉你。”

    “好,十三遵命!”十三眨巴眨巴眼睛,头在冥王手心里蹭了蹭,一副卖萌的样子。

    冥王这一次只是笑笑,把她放在地上,“你去吧,不用和本王一起前往第七殿了。”

    十三刚抬起前爪点头,冥王已经消失了踪影。十三想了想,又回了花海。虽然花妖们不敢再放肆地和她嬉闹了,但一起瞎聊八卦还是很愉快的。

    十三说自己不知为何就被黑白无常抓来了冥界,花妖们见她是妖,估计她是被抓错了,过几天还会被送走,正好缠着她说说凡界的事情。十三便把自己当年在凡界的见闻都改头换面地说了一通,一群花妖都听入了迷。残音更是遗憾,怎么灵儿这两日恰好没出来玩,不然看看这松鼠妖说故事和说书一样,多有意思。

    残音当然不知道,灵儿现在有多用功。她更不可能知道,灵儿这一段不但修炼法术、武功,还在研习兵法谋略。那个有些小白,又有些天真的灵儿,正在冥王的培养下,一步步褪去青涩,告别幼稚。

    一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十三被黑白无常送出了冥界。临行前,她才知道,冥王要她以松鼠妖的身份去凡界寻找机会接近妖王地煞,取得地煞的信任并留在他身边。而冥王在十三身上种了一道符,这样不论十三在哪里,冥王派出的人都能找到她,和她互通有无。当然,冥王还特别强调了,只要留在了地煞身边,凡是与灵儿有关的事情都要多留意。

    十三虽然没有见过灵儿,却早已久闻大名,知道它是冥王疼爱的一个小草妖。冥界的人都知道,自打灵儿出现,冥王就对它疼爱有加,冥王的寝殿其他人连位置都不知道,可灵儿却一直住在那寝殿中,跟着冥王修炼。

    当然,据花妖们说,这灵儿的本领也不错,去过一次凡界,还和地煞交过手。估计就此和地煞结了仇,冥王担心地煞对灵儿不利,才会让自己潜伏在地煞身边吧。

    尽管冥王的话说得比较隐晦,但十三还是听明白了,接近地煞,取得其信任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甚至,以地煞风流残暴的性格,自己可能会牺牲很多,也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但是,一想到这样的牺牲是为了冥王,十三心甘情愿。如果能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被冥王记住,那也是极好的。得不到你的爱,那就被你记住吧!这也是我爱你的一种方式。

    就在十三离去后没几日,许久不曾外出的灵儿终于在花海露了面。所有的花妖,包括残音全都惊呆了,因为,站在她们面前的灵儿已经是十四五岁的样子,一身白袍,头发随意披散着,那身板,那气质,竟与阿月有些相似。

    此时的灵儿哪里像什么小草妖,分明就带着几丝仙气。难道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长期跟在冥王身边,朝夕相处,便也会沾染上神仙的味道么?

    “灵儿,你修仙成功了?”残音站在灵儿身边,双手搓着自己的衣角,有些不好意思像以往一般上前去拉它的手了。现在的灵儿已经是个玉面少年,残音怕举止太亲昵会有些不妥。

    “尚未!”灵儿对着残音一笑,旁边的花妖们都快忘记如何呼吸了。那弯起的眼角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妩媚,似乎不该是这样的男子所有,但也不让人觉得不妥,只是觉得惊艳。

    “不过冥王说我已经有修出仙骨的趋势了,相信快了!”灵儿恣意地一撩衣衫席地而坐,那姿势帅气潇洒,又一次让花妖们乱了心神。

    “灵儿,恭喜你!”残音一脸的羡慕,也真心地替灵儿高兴。

    “残音,我真希望自己能早日修仙成功,这样我就能去天界找阿月了。”灵儿叹了口气,“上次不归山一战,阿月受了重伤,直到现在也没来看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恢复了?我心里忐忑得很。”

    “灵儿别担心,阿月肯定会没事的。”残音也在灵儿身边坐了下来,不过面对已经长大的灵儿,残音刻意保持了一点距离。

    “残音,你不知道,阿月此次受的伤并不简单。”灵儿的表情很凝重,“冥王也是最近几日才告诉我,地煞所用的是邪刀龙牙,此刀带着很强的邪气,一旦被其所伤便会被邪气入侵。虽然天界神仙的丹药很厉害,可这邪气入骨的疼痛却无法免除,那疼痛也无人能帮阿月分担……”

    知道天帝将阿月救回天界后,冥王并没有用观像镜来观测阿月回天界后的情况。毕竟天界和冥界是不同的归属,冥王用自己的念力和神识去探测,也会被那些修为高的尊君所察觉,难免遭到非议。灵儿倒也理解,心急也无济于事,只能耐心地等。

    “冥王不是很擅长炼制丹药么?说不定可以送阿月几颗。”残音好意提醒。

    “我和冥王说过了,他这一阵一直在琢磨,也炼了几炉丹药,不过似乎都不是很满意,那日我听他说可能还缺几味药材。”灵儿若有所思。

    就在此时,灵儿远远地看见冥王走过来,忙辞别了残音迎上去,拉着冥王的手回寝殿了。

    “冥王,你喝水!”一进寝殿,灵儿就殷勤地给冥王倒上一杯万年寒冰,又站到他身后,乖巧地给他捏肩膀,“冥王最近炼药很累吧,我来给你捏捏肩膀。”

    “灵儿,你有什么事么?给本王说说看。”冥王眼眸一闪,嘴角牵起一丝笑意,转身将灵儿拉到自己身前,环在怀里,捏捏它的脸,“你和本王之间,还用得着这些客套?你想做什么尽管说。”

    “冥王,你怎么这么懂我?!”灵儿不好意思地在冥王怀里蹭蹭头,吐了下舌头,“我是真的担心你为阿月炼药太辛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