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小鬼十三

    “连灵儿也看出端倪,觉得纳闷,不知道这凌天怎么就上了地煞的当。”冥王叹了口气,“天界的神仙们这些年太一帆风顺了,没把地煞的狼子野心看个透彻,也没有真正将地煞当作一个对手,这样迟早要吃亏。这地煞哪里是来打仗的,明明就是借众神之手一次性获取大量妖灵、阴灵和怨灵来增长自己功力的。他这邪功也够邪的,比吞噬内丹更加阴狠。”

    冥王还在说着,地煞已经损坏了炼妖壶,一转眼,地煞成魔,阿月执剑冲了上去。

    “地煞怎么变成红头发了?!”灵儿捂着胸口,张大了嘴巴,“阿月怎么上去了?那个什么战神怎么会让阿月上去,他自己都打不过地煞,怎么能让阿月去呢?”

    灵儿的话音刚落,阿月已经冲到了地煞面前,地煞冷笑着一刀斜劈,削掉了阿月肩膀的一块。

    “啊!”灵儿脸色惨白,手捂着嘴巴,不敢大声叫出来。冥王紧紧地将灵儿搂在怀里,眼睛也死死地盯着观像镜,这样的一幕,确实是他也没想到的。地煞竟然成魔了?!他修炼的这个邪功居然这么厉害?!而这凌天到底哪根筋抽了?怎么突然这么欠考虑?这里面难道有什么阴谋?冥王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

    接下来的场景自然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冥王已经不忍心让灵儿看下去了,怀里小小的人儿分明在发抖,在无声地哭泣,那种心疼那种悲伤转眼就布满了整个寝殿。

    “灵儿,别看了,你休息一下,本王看了再告诉你。”冥王的手轻轻一拂,观像镜上的画面静止了。他轻轻扳过灵儿的身子,看着它咬着下唇红着眼睛,心里一疼,“你要相信,阿月一定不会有事的,那么多神仙在那里,不会坐视不管的!”

    “那么多神仙,怎么没有一个上去帮忙?阿月根本不是那地煞的对手!地煞分明是在折磨他!”灵儿扑在冥王怀里,难受地哭起来,“阿月会死么?”

    “那些天将不是不想救他,而是无法靠近。地煞那家伙刚才乘人不备结了个结界,将三十二天将都挡在了结界之外。不过你放心,阿月不会有事的。即使他有事,天帝也一定会救他的。作为神仙,除非是羽化,或者神魂俱散,否则,就算是死了,也可以将他的魂魄凝聚起来,重塑一个形体将他复活的。”冥王拍着灵儿的后背,轻声安慰着。

    “真的么?可是死也是会很疼的啊?就这般全身是伤该得多疼?”灵儿抬头看着冥王,眼里噙着泪水。

    “嗯,是会疼,可是他不会就此消失的,本王向你保证!”冥王揉揉灵儿的头。

    “可是,如果阿月真的死了,被天帝复活,他会不会忘记我?”

    “不会!如果他忘记了你,本王也会让他想起你的!”冥王的话终于让灵儿心里好受了些。

    “我还是看完吧!我自己可以看完。”灵儿拉拉冥王的手,脸上有了一丝坚强。

    “好!”冥王手一拂,观像镜里的画面又开始动起来。灵儿窝在冥王怀里,静静看着。虽然冥王告诉它神仙的死并不是真正的生命终结,可看着阿月被地煞一步步紧逼,被地煞越伤越重,灵儿还是心疼。

    当地煞最后一次挥舞龙牙刀,想要取阿月性命的时候,灵儿的心跳似乎都要停止了。尤其是听到地煞那几句提到自己的话,灵儿心里更是一疼,即使自己是妖,也绝不会和地煞这样的妖魔站在一起的。阿月到这个时候宁愿惹怒地煞,也要一心维护自己,若他真的就这么死了……灵儿不敢想。就算阿月可以重生,那还是之前的阿月么?还会和现在一般这么在乎自己么?

    有那么一瞬,灵儿甚至想闭上眼睛,不敢去看那最最残忍的一幕,可它最后还是攥紧了拳头,瞪圆了眼睛,直直地望着观像镜。地煞,我会记住这一刻!我只恨当日在仙湖没能杀了你!今日你让阿月所承受的一切,改日,我丁当加倍奉还!总有一日,我要你明白我的厉害!

    天帝的突然出现,终于让阿月转危为安,灵儿的一颗心总算是彻底放了下来。

    “这下可放心了?”感觉到怀里的小人儿一直僵硬的身子终于放松了,冥王笑着关闭了观像镜。

    “天帝一定会治好阿月的!”灵儿破涕为笑,转身抱抱冥王,“谢谢你,冥王!”

    “既然放心了,那就好好睡一觉吧!看你这眼睛都快变兔子了!”冥王爱怜地揉揉灵儿的头,“过一阵,阿月痊愈了一定会来看你的!”

    “好!我这就去休息!”灵儿步履轻松地回了房。

    听到灵儿关上自己房门的声音,冥王眼眸一深,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他手一抬,房门自动关上,一道结界随即结好。

    刚才怕灵儿担心,冥王没敢告诉它,地煞手里的邪刀龙牙带着很强的邪性,阿月被这龙牙刀重伤,必定元气大伤,要彻底恢复也是非常困难的。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这阿月是不可能出现在冥界了。

    当然,最让冥王担心的还不是阿月的身体,而是他觉得凌天今日的表现有些异常。地煞成魔并不突然,毕竟他为此筹划了如此多年,一直躲避着天界的追查暗中修炼邪功。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地煞目前的功力还算不上登峰造极,天帝要想对付他绰绰有余。

    可是,必须承认,地煞是个很有头脑的妖魔,如果天界有人因一己之私,而暗中放水,一旦地煞更加强大,必定会对三界造成极大的危害。

    冥王眉头微蹙,再次输入念力打开了观像镜,他反反复复将某些片段回放观看,心里暗暗有了计较。

    天界的事情,冥王自然不会插手去管。某些神仙的道貌昂然、争名夺利,也不是冥王想关心的。只是,不让魔威胁三界,这也是冥王的责任。不管是谁成为了魔的“帮凶”,冥王都不会坐视不管。至少,冥界要早早有所提防才好。

    冥王一手托着下巴,思索良久,站起身来,打开房内结界,轻轻走出门去。他身影一晃,穿过灵儿房门,出现在灵儿床前。那个小家伙已经安然入睡,此刻在梦里虽然也蹙着眉头,但表情并不是伤感,而是一种愤恨。

    冥王笑笑,转身消失了影踪,没多久,出现在了第十殿。

    “冥王,有何指示?”没料到冥王会深夜来此,正端坐在殿内批示魂魄转世的转轮王当即从座位上走下,来到冥王面前施礼。

    “十三呢?”冥王淡淡开了口,“又去地狱瞎逛了?”

    “没有,冥王,十三这几日一直老老实实待在养魂葫里。”

    “哦?她又咋了?”冥王眉毛一挑。

    “前些日子去地狱待久了,说是心里不舒服,这几日在养魂葫里静心。”转轮王笑笑。

    “很好,她也知道静心了,有进步了。”冥王的话里听不出任何感情,“本王在花海等她。”话音刚落,人就不见了踪影。

    转轮王立即进到内殿,拿出一个淡青色的玉葫芦,打开来晃了一下,“十三,快出来,冥王在花海等你!”

    一阵青烟从玉葫芦中钻出,一个二八女子出现在转轮王面前。女子只穿了一条很简单的素白长裙,身材窈窕,青丝披散,但匪夷所思的是,她没有脸。

    “十三,你又调皮了,这样子要想吓谁?”转轮王的话里倒没有太多斥责,反倒是带着一丝宠溺。

    “转轮王,你不是说冥王在花海等我么?我就在想,此时我这般模样出现在花海,那些胆小的彼岸花花妖会不会吓个半死?”女子的声音很清脆,一点矫揉造作都没有。

    “你呀,就别调皮了,你认为冥王会让那些八卦的花妖醒着听你们谈话么?”转轮王拍拍十三的脑袋,“还不快去?!”

    “是!”十三那没有脸的头上,突然凭空地多出了一条舌头,转轮王正笑着摇头,十三化作一道青烟已经消失了。

    “十三参见冥王!”远远就看见冥王在花海边负手而立,十三显了身影,恭恭敬敬地上前施礼。此时的她哪还有刚才的顽皮,一张虽称不上国色天香,却也俏丽清纯的脸上只有柔顺,而那双望向冥王背影的眼里还夹杂着一丝爱慕和深情。

    “来了?”冥王没有回头,“听说你最近在静心?转性了?”

    “十三以前过于顽劣,让冥王和各殿王头疼了。今后十三一定要改邪归正,老实做人!哦,不,是老实做鬼!”十三说得有板有眼,说完后,却对着冥王的背影做了个怪相,吐了下舌头。

    “哦?老实做鬼?你确信?”冥王的尾音升了起来,“在本王身后吐舌头便是老实做鬼的表现?”

    “我,我刚才说话的时候不小心咬着舌头了,所以才……”十三心里一慌,随即翻了翻白眼,这冥王,背后也长着眼睛不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