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不好的预感

    阿月虽然不知道地煞为何纠缠灵儿,却隐隐为灵儿担心,怕地煞找它报复,顾不得脖子上往外涌的鲜血,恨恨地骂到,“一个小小的妖你也不放过,真是枉为妖王!”

    “本王放不放过它与你无关,你也看不到了!你去死吧!”地煞举起龙牙刀,狠狠地对着阿月的头劈了下来。

    就在这时,只听“轰”的一声,地煞的结界被冲破了。与此同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金光,直直地落在地煞和阿月身上。地煞惊异地发现,刚刚还躺在自己刀下的阿月被那金光抬起飞到空中落到凌天的战车上,那一群天将则挥着法器杀了过来。

    似是感觉到自己主人的危险,那玄龟盾又冲了上来,挡在天将们的前面。

    “地煞!朕倒是没想到,凡界三十余年,你竟然修炼成魔了!”天帝威严的声音在云端响起,众人抬头一看,八只飞龙拉着的飞龙辇出现在血色残阳之中,天帝一身玄文银色长袍坐在飞龙辇上,“朕今日就要替这三界除掉你这个魔头!”

    话音未落,天帝已经举起了手掌,五指在空中一抓再一放,一个巨大的降魔咒对着地煞直接冲了过来。

    地煞大吃一惊,要知道,他虽然已经成魔,可魔性还不够,修为也还不高,所以只得了红眼红发,连头上的角也没有。之前仗着邪魔**一招击败了有些轻敌的凌天,对付这刚刚修成上神的阿月也是绰绰有余,可面对早已是尊君的天帝,那他地煞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地煞眼睛一转,强装镇定,仰头一大笑,“天帝,本王今日打累了,也打过瘾了,现在不想和你打了,恕不奉陪!”

    随即,地煞化作一道红烟钻入地里,恰好躲过了落下的降魔咒,转眼便不见了影踪。黑狼等人一见主上遁地,立刻也跟着逃了去,剩余的妖灵则被天兵天将剿灭得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冥界,灵儿从早到晚坐立不安。它练剑乱了招式,写字忘了笔画,摆棋不知落子,看书竟然连书拿反了都不知道。最后,啥也做不了,干脆傻傻地坐在那里发呆。

    “灵儿,这又怎么了?”冥王一早就看着它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找不着北,现在却又异常安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心里不禁觉得好笑。

    “冥王,我心里慌得很,阿月会不会出事啊?那个地煞很厉害的!”灵儿撑着下巴,望着一手拿书,神色淡淡的冥王。

    “放心,阿月是随天界诸神前往灭妖,并不是和地煞单打独斗,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地煞虽然厉害,可那凌天也是天界数一数二的战神,有他在,阿月说不定连和地煞交手的机会都没有。你想想,阿月可是天帝最心爱的弟子,天帝舍得让他以身犯险么?”冥王放下手里的书,倒了一杯万年寒冰水递给灵儿。

    “可是,不知为何,我就是觉得心里乱糟糟的。”灵儿喝了一口水,叹了一口气,看上去蔫蔫的。

    “你呀,就是关心则乱。不如,你去花海找那些花妖玩一会儿,说不定心里就不会这么不安了。”冥王站起身来,拉过灵儿,“走吧,本王送你出去。”

    残音正在无聊,灵儿从天而降,一脸的彷徨。

    “灵儿,你怎么了?难道冥王的病情加重了?”等冥王的身影一消失,残音连忙拉起灵儿的手,低声询问。

    “残音,阿月今日去和地煞作战了。我很担心他!”灵儿的声音难掩低落。

    “啊?阿月去和地煞打仗?”残音闻言也是脸色一白,“那地煞确实不是一般的厉害,也不知道阿月修成上神以后是不是他的对手。”

    “如果是冥王和地煞打仗,我倒一点不担心,可是阿月说这次地煞带了整整一个妖灵兵团与天界作战,我想着就觉得恐怖。”灵儿在残音身边坐下来。

    “阿月不是一个人去吧?一定还有人和他一起吧?”残音坐下,拍拍灵儿的手,“那你就不用太担心了。既然是那么多神仙一起,相信阿月不会有事的。”

    “是啊,你们俩个真是瞎操心呢。天界的神仙那么多,又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败在那什么地煞手里?阿月上神不会有事的!”旁边那些八卦的花妖全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安慰着。

    “我和那个地煞交过手,他当时连身影都没显现,只是附在那蟑螂妖怪身上,就已经很了得了。若是本人出来,还不知道是个怎样的厉害法。但愿阿月不会有事才好。”虽然有这么多人宽慰,灵儿依然各种担心,心里始终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看啊,大家也别瞎想了,说不定过两日阿月上神就又来了。到时候请他给我们说说今日的战况,想必一定很精彩。”

    “是啊,光是想就觉得有意思。那么多神仙和妖王作战,场面一定惊心动魄!”

    “说不定那妖王地煞此时已经被神仙们灭了!”

    “灭了才好!你忘记残音说他手下的猫妖还抓着残音威胁灵儿么?我们也是妖啊,他们连我们都要伤害,真是坏蛋!”

    那些彼岸花议论纷纷,没一个帮地煞说话的。看来,即使同为妖,真的也是有好坏之分的。地煞那样的妖,坏事做尽,迟早会被天界杀个魂魄俱散,灰飞烟灭。

    灵儿闭上眼睛,心里默默为阿月祈祷,“阿月,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我真的不希望你受伤!你一定要好好地回来看我哦!”

    残音乖巧地对其他花妖使了个眼色,花妖们停止了议论这战事,闪到一边聊别的话题去了。残音陪在灵儿身边沉默着。

    突然,灵儿睁开了眼睛,捂着胸口,一脸的苍白,“残音,阿月出事了!”

    “啊?灵儿,别瞎猜!你又没看到,你怎么知道?”灵儿此刻的脸色极其难看,残音心里不免咯噔了一下。

    “我就是知道,我心里难受得要命。阿月一定出事了!”灵儿腾地一下站起身来,“不行,我要去找冥王,我要去看阿月!”

    “灵儿,别慌!”灵儿猛一起身,晃荡了一下,残音连忙站起来把它扶稳,“灵儿,镇定点!”

    灵儿冲残音勉强地笑了一下,抬起右手覆在左手上,暗暗运行念力,一朵金色的彼岸花显现出来,“冥王,你在哪里?”灵儿对着彼岸花轻唤了一句,声音里竟带着些许哭音。

    “灵儿,你怎么了?本王马上过来!”冥王的声音传来,听得出有些担心。两秒之后,他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花海,长臂一伸,将灵儿圈入怀里,一脸的关切,“灵儿,你怎么了?”

    “冥王,我……”灵儿还没说出话来,眼泪就先掉了下来。

    “我们先回去!”冥王拥着灵儿,身形一转,两人当即回了寝殿。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你是不是不舒服?哪里不舒服?”冥王拉着灵儿进了房,自己坐下来,将灵儿拉近身边,轻轻握住灵儿的手腕,念力在它体内运行了一圈。

    “我,我心里难受死了,像要死了一般,我知道,阿月肯定出事了!”灵儿的眼泪啪啪地往下掉,小嘴委屈地抿着,那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傻瓜,就为这个?”冥王还是第一次见灵儿如此伤心,那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像打在自己心尖上一样,自己也心疼得不得了,一把把它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它的被,“别哭,你这一哭,本王的心都乱了。”

    “冥王,带我去不归山看看,阿月……我要去看看阿月……”灵儿伏在冥王的肩头,抑制不住的伤心。

    “不必出去,本王马上带你看看!”冥王心疼地抹着灵儿的泪水,“再哭眼睛可就肿了,男子汉可不该轻易哭鼻子的!”

    “我不哭……”灵儿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随冥王牵着手向他的房间走去。

    冥王抱着灵儿在自己房里的椅子上坐下,手一挥,桌上一个空间自动跳出一个空洞,一面小小的镜子从里面飞出来,飞到两人面前。

    “这是?”灵儿一边抹眼泪一边奇怪。

    “这是观像镜,可以看到三界的情况。”冥王双手结出一个法印,一道金光从手中飞出,笼罩在观像镜上,玄色的镜面上那层灰蒙蒙的好似云雾一般的东西随着金光淡去,随即镜子里开始出现人影和画面,声音也清晰地传来。不归山的恶战从头至尾在观像镜里显现出来。

    冥王的眉头一直皱着。从一开始低等妖灵的拼死冲杀、地煞的不闻不问,到地煞吸取妖灵、怨灵和阴灵,炼成邪魔**,冥王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

    直到玄龟盾将太阿剑断成三截,凌天被地煞一招拍飞,冥王终于忍不住低咒了一声,“这个凌天向来清醒,怎么今日恰好就轻敌了呢?”

    “这地煞到底是去打仗的,还是去修炼邪功的?”灵儿也看出了些不对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