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自创的剑法

    “他刚才送我从寝殿出来,此刻应该去十殿了,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灵儿抿抿嘴,脸上写满担忧。

    “灵儿不必多想,冥王很厉害的,他的修为很高,即使生病了,相信过一段也就好了。”阿月嘴里这么安慰着灵儿,心里其实也在嘀咕,冥王制药的水平也是极高的,若他真有什么,这都一个月了,怎么会不给自己服用丹药呢?

    两人牵着手来到花海,一大群彼岸花的花妖立即围了上来。这一个月,花妖们不只一次听残音说起和灵儿去凡界的见闻,心里对阿月和灵儿的敬仰早已犹如滔滔江水。偏巧灵儿因为冥王的缘故一直没来过花海,她们的敬仰之情无法表达。此刻两大英雄一起露面,花妖们哪里还有什么矜持,哗啦啦一下全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个没完。

    “灵儿,你怎么很久没出来玩了?”残音轻声细语,看着有些愁容的灵儿。

    “残音,这一段冥王身体不好,我都在寝殿陪他,并不曾离开过。”灵儿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回答。

    “冥王病了?”残音大吃一惊,“怎么可能?他那么厉害!刚才他送你出来的时候,我看他也没有什么不妥啊?!只不过是脸色有些苍白罢了。”

    “嗯,除了脸色有些苍白,表面上看是好像没什么,但我知道他肯定是病了。”灵儿叹了口气,“真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啊。”

    “冥王不会有事的。”残音勾勾灵儿的手指,“冥王那么好,又是神仙,怎么可能有事?你呀,是关心则乱。”

    “但愿吧。”灵儿站在阿月身边,一只手被阿月握着,低声和残音说着话,看那些花妖围在阿月身边七嘴八舌,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冥王。刚才冥王感应到阿月来了冥界,带它从寝殿出来之时,就正好在冒冷汗,也不知道这一会儿去了哪里,可好些了。

    “一月未见,阿月上仙已经晋升为上神了,真是可喜可贺啊!”突然,一道金光亮起,冥王的虚影出现在花海,彼岸花的花妖们立即安静下来,迅速跑回自己的本体。

    “阿月参见冥王!”阿月放开灵儿的手,恭敬地施礼。

    “阿月上神,别来无恙啊?!”冥王的声音淡淡的。

    “多谢冥王关心,阿月闭关一月,今日刚刚出关,来看看灵儿。”阿月的眼角瞟过灵儿,却见灵儿咬着嘴唇,望着冥王的虚影发呆。

    “灵儿这一月进步也不小,居然将若干套剑法融会贯通、合成了一套,本王也觉得精妙无比。”冥王的话里透着自豪。

    “哦,真的么?灵儿又长高了不少,武功也精进了,看来这修为也提高了不少啊!”阿月拍拍灵儿的头,灵儿这才回了神。

    “阿月,原来你已经是上神了哦!”灵儿望着阿月,眼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绪。自己和阿月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他已经是上神,自己还只是个妖,自己要怎样才追得上阿月的脚步呢?灵儿想到这里,竟轻叹了一口气。

    “灵儿不高兴么?”这一声叹息虽然很轻,可瞒不过已是上神的阿月。

    “阿月,你真厉害!灵儿很佩服你哦!”灵儿直视着阿月的眼睛,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可阿月分明觉得那笑容并未达致眼底。

    “灵儿,不如把你新创的剑法也舞给阿月上神看看,或许他可以给你一些指点。”冥王的虚影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两人面前,他一手牵起灵儿的手缓缓向前,另一只手一挥,彼岸花的上方立即出现一道仙障,生生阻隔了花妖们的视线。

    “我,我还是不要舞了吧,阿月会笑的。”第一次,灵儿在阿月面前有了一种深深的自卑感。它被冥王牵着,不自觉地将身子向冥王靠了靠。

    这一个细微的小动作,落在阿月眼里,却觉得心被狠狠刺了一下,似乎灵儿突然和自己拉开了距离,投向了冥王的怀抱。

    阿月愣了一下,显然也被自己这个古怪的念头吓了一跳。冥王对灵儿的好,自己早就知道的呀,在某种程度上说,冥王不但对灵儿好,还对灵儿有恩,冥王不但是灵儿的朋友,更是灵儿的老师。自己,要拿什么与冥王比?自己在灵儿心目中真的比冥王还重要么?

    思绪一下回到一月前两人同骑、同睡、同浴的场景,自己与灵儿这般亲密,想必胜过它和冥王吧。可是,自己为什么要介意冥王和它的亲密?自己又为什么要去比较?为什么要在意灵儿心里刚在意谁?

    “我怎么会笑灵儿呢?此前就觉得灵儿的剑法不错,这次再让我开开眼界吧!”阿月定了定心神,紧跟上前,冥王隔绝彼岸花的视线,显然是想让灵儿舞给自己看的。

    “这……”灵儿脸一红,不肯说话,眼睛看着冥王却也不看阿月,阿月心里又是一刺。

    “傻灵儿,你的剑法连本王都觉得精妙,阿月上神怎么会笑你呢?”冥王揉揉灵儿的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宠溺,而灵儿像只乖巧的小猫赖在他身旁,连眼神都没分过来一点,阿月觉得自己的心隐隐有些痛了。

    “那……好吧。”灵儿终于放开了冥王的手,低着头向前走去。

    “或许本王刚才提到你修成了上神,小家伙被打击了。它很在意你,所以也会在意自己和你的差距。”阿月呆呆地望着灵儿走上前的背影,冷不防冥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显然,冥王是用内力传音入耳,灵儿是听不到的。

    “冥王是说……”阿月猛一抬头,身旁冥王的身影仍然萦绕在那层金光中,看不真切,可他刚才的话却无疑冲散了阿月心底的郁闷。

    “好好鼓励它!灵儿其实真的很勤奋。”

    “冥王有心了,阿月明白!”阿月感激地对着冥王拱拱手,又望着已站在十步开外的灵儿,温柔地喊了一句,“灵儿,加油!”

    灵儿抬头看看阿月,眼里闪过一丝光亮,随即虚影剑出鞘,身影晃动,一套堪称绝妙的剑法舞得行云流水。

    “是否有些似曾相识?”冥王的声音淡淡的。

    “这,这不是我的漫月剑法吗?”阿月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想不到,灵儿不过是看自己杀敌时使用的招术,便能独自领悟出这漫月剑法的精髓,并与它自己的剑法糅合在一起,创造出一种更为精妙的剑招来。

    “阿月上神可教过它?”

    “不曾,我根本就没有指导过它,它最多也就是见我杀妖时舞过这剑法的剑招。”阿月实在有些震惊,这灵儿得有多好的悟性,居然无师自通,还能创新突破,难道灵儿天生就是修炼的苗子?

    “本王第一次看灵儿舞这剑法,便已猜到有的剑招它一定是向你学来的,故而想请你帮它看看,指点指点。”

    “有冥王在,哪里需要阿月造次?”阿月倒不是谦虚,此前看灵儿杀妖时所用的剑法,他就知道指导灵儿的冥王是自己只能望其项背的。

    “本王最近身体不适,无法陪灵儿练剑,有的动作只是说还不行,需要有人亲自演练给它看。何况这剑法不是本王擅长的,本王怕自己领悟有偏差。”

    “冥王果然身体不适?”阿月侧头看了一眼冥王的虚影,“难怪灵儿一见我就一直在说这个。不知冥王怎么了?可有阿月帮得上忙的?我这里也有清樱仙尊亲手配的有些丹药,冥王是否看看?”

    “无妨!多谢阿月上神的关心,本王不过是老毛病了,再过几日便可大好,丹药什么的都不需要。”冥王摆摆手,“灵儿和本王朝夕相处,本王细微的变化逃不过它的眼睛,因此它难免生了疑心。不过这其实就是一个老毛病,没啥大碍。还望阿月上神不要在灵儿面前提及,本王不想让它担心。”

    “冥王一片苦心,阿月明白。阿月会帮冥王隐瞒的。不过,阿月也希望冥王能早日恢复。”

    “谢谢,本王再过几日就没事了。对了,不知阿月上神这次来可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我闭关一个月,有些思念灵儿,所以便来了。再过两日,天界要派兵攻打地煞,我也要随天兵一同前往,今日来也顺便给灵儿道个别。”

    “原来是这样。”冥王笑笑,“地狱那边还有些事情需要本王处理,本王先行一步。等下就麻烦阿月上神给灵儿指导指导剑招了。阿月上神多保重!”

    “冥王慢走!”阿月话音未落,冥王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阿月转头认真看着灵儿的剑招,脸上都是赞许。

    灵儿舞罢,身影刚刚停下,阿月已经飘到了它面前,“灵儿,你总是给我太多惊喜,你实在太了不起了!”

    灵儿不好意思地红了脸,“阿月,你真的觉得我自创的剑法可以么?”

    “岂止可以,简直是太精妙了!”阿月由衷地赞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