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神职

    “阿月上神,恭喜你!”刚出了月夕阁,迎面而来的每个人都笑着向阿月道喜。那十二道惊雷直击月夕阁,惊动了天界所有的人,大家都明白阿月晋级了。

    “阿月哥哥,父王召你觐见,他在凌霄殿等你。”紫莹也赶来了,看着阿月的眼里全是崇拜和爱慕。

    “多谢二公主,我马上去。”阿月对紫莹点点头,随手一招,一朵祥云出现在脚底,阿月当即就往凌霄殿而来。

    “阿月参见陛下!”

    “平身!”一月未见,天帝看着面前的爱徒,脸上都是笑意。“阿月,这次你进步很快啊,这么短的时间便已晋身上神,朕为你高兴!”

    “承蒙陛下教诲!”阿月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又给天帝施了一个礼。

    “阿月,如今你已是上神,理应给你安排神职,朕心里也早有打算。不过,朕觉得就这么封了你,恐怕有的人会不服,认为朕是在徇私,偏爱自己的弟子。所以朕有意让你先跟着凌天历练一番,等你取得了战果,朕便封你一个星君,掌管众仙赏罚。”

    “陛下厚爱,阿月惶恐!”阿月一惊,怎么也想不到天帝居然是要把这么好的一个职位留给自己。

    天界规矩甚多,天庭也是赏罚分明。若是掌管赏罚,那就等于掌握了众神众仙生杀予夺的权利,这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巴结讨好的职位啊。谁会傻到不这掌管赏罚的人搞好关系呢?

    “阿月,你是朕最心仪的弟子,也是最有出息的弟子,短短四十多万年,就已经有了这样的修为,这个位置非你莫属。”天帝笑笑,“这次你和凌天一起率天兵下凡与地煞的妖灵军团作战,朕希望你能立下战功,回来后朕便宣布你的神职,并为你指婚。”

    “指婚?”阿月一惊,“陛下,阿月暂且没有这样的想法。”

    “阿月,虽然神仙的寿命很长,可是你那月夕阁没有一个女主人也显得太冷清了些。这天界可人的仙子不少,朕一定会为你好好挑选一个的。”天帝了解自己这个徒弟的性格,向来清冷,几乎不会主动与那些仙子攀谈,估计这婚事也只能自己为他做主了。

    “陛下,阿月真的不曾想过娶妻一事。”阿月脸一下就红了,“等我有了自己心仪的人,再来求陛下指婚吧。”

    “傻孩子,感情这个东西也是可以培养的。”天帝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或许是想到了自己。这些年虽然他心底仍未彻底放下清樱,可对天后也逐渐有了感情,尤其是在生了两个女儿之后,天后已经渐渐得到了他的认可。“你的性子太清冷,要想动情恐怕很难。朕对你寄予了厚望,你的妻子必须好好挑选。”

    “陛下!”阿月还欲说什么,天帝笑着挥了挥手,“就这样吧,你刚历了劫,下去好好休息休息,两日后随凌天去凡界。”

    “是,陛下,阿月告退!”阿月走出凌霄殿,因为心里有事,倒没注意到有个人影在殿外一闪而过。可他转身离去之时,却有一道阴冷的目光一直恨恨地盯着他的背影。此人便是汴宸,也是天帝的弟子,半月前刚刚修为上神。今日也是偶然有事来找天帝,恰好在门外听到了天帝与阿月的对话。

    汴宸的本体是只灵豹,比阿月先修成人形十余万年,也比阿月先成为上仙八万年。汴宸历来因天帝对阿月的偏爱而有些耿耿于怀,私下总爱将自己的一切与阿月比较。这一次,他修成上神后,天帝迟迟没有为他安排神职,今日一来却听见天帝说要让阿月掌管赏罚,心里更是嫉妒万分。尤其是听到天帝要亲自为阿月指婚,汴宸更是心怀不满。

    多年来,汴宸一直爱慕紫莹,这次修为上神后,他已在计划向天帝求亲,但愿天帝不会把紫莹指给阿月。毕竟,阿月是天界最好看的人,紫莹似乎也对他有意。想到这里,汴宸看着阿月背影的眼眸又深了深,手暗暗握成拳,脑袋里各种念头闪过。

    阿月一心只想着要去冥界,直奔南天门而来,意外地碰到了圣元星君和司命。

    “星君好!司命好!”阿月恭敬地向两人施礼。

    这圣元星君和司命都是神尊,司命掌管凡界所有凡人的命运,而圣元星君则是个闲职,不过就是负责将那些需要去凡界历劫或受罚的神仙送去冥界,亲眼看着他们走向轮回。两人或多或少都与凡人的命运有关,所以时间一长就走得近了。

    对于生命长久的神仙而言,天界的日子有时候其实也挺无聊的。司命喜欢酿酒,圣元星君恰好喜欢喝酒,两人便常在一起喝酒闲聊,八卦凡界的种种,几十万年下来竟成为了一对好朋友。

    “阿月,恭喜你,修成上神,可喜可贺啊!”司命和圣元星君同时向阿月道喜。

    司命和圣元星君都是性情中人,多年前阿月还年幼的时候,两人见这小家伙长得粉雕玉琢,可爱的紧,就把他拐到司命那畅想阁灌了点梨花蕊,结果把不会喝酒的阿月灌了个伶仃大醉。事后天帝大怒,欲责罚两人,没想到阿月却再三申明是自己趁司命和圣元星君对弈时偷喝了司命的酒,与两人无关。天帝只好罚了阿月。从此,这两人便与阿月交好起来。

    “多谢二位神尊!”阿月淡淡一笑。

    “阿月此时不是应该在月夕阁庆贺吗?怎么急急忙忙地往外走?莫非是要去凡界买酒?”司命眨眨眼,“本尊那里可有现成的梨花蕊,要不,我抬上两坛过来,我们好好为你庆祝庆祝?”

    “多谢司命好意。我是要去凡界一趟。陛下要我两日后跟随战神凌天一同与妖灵军团作战,我要去寻点东西。”

    “原来是这样。阿月闭关一月,凡界已过了三十年,那地煞如今愈发不可一世了。陛下筹划这一仗倒也多时了。没想到你出关刚好遇上。”圣元星君眼睛一亮,拖着司命向阿月道别。“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你去忙吧!等你凯旋归来,我们再来一道贺喜!”

    待阿月的影子消失,圣元星君若有所思地开了口,“看来陛下要给这阿月安排神职了。这一仗是送他去立功的吧!”

    “陛下的心意,你我何需揣测?”司命笑着往前走去,“一切都有天意,阿月这小子不错,今后一定大有作为。”

    “呵呵,是啊,你我无需操心,不如回去下棋。”两人笑着走远。

    阿月出了南天门,直接施了个法术,不一会儿便到了冥界。他才刚通过入口,灵儿就已经飞奔着跑了上来。

    “阿月!”灵儿一头扑进阿月的怀里,“我等了你一月了。”

    “灵儿,你又长高了!”阿月搂着灵儿,欣喜地发现它已经和自己的下巴一般高了。

    “阿月,你最近都在忙什么?”灵儿自然地牵过阿月的手,手指在他掌心画了个圈,一种酥麻的感觉顿时传遍阿月全身。

    “我闭关了一个月,今日刚刚出关。”阿月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灵儿的温度,忍不住轻轻把那柔软的小手握紧。

    “阿月,你为什么要闭关?你也不舒服么?”灵儿停下脚步,紧张地看着阿月,“你是不是也病了?”

    “病了?不舒服?”阿月有些摸不着头脑,“谁告诉你闭关是因为生病?”

    “我回来那天,冥王也闭关了,整整十五日才出来。他不说,可我知道他一定是生病了,他到现在也还经常冒冷汗。我很担心他,却不敢多问,因为问了他也不会承认的。”灵儿说到这个情绪有些低落,“而你居然闭关了一个月,那你是不是病得更厉害?”

    “小傻瓜,我不是病了,我是在修炼。”阿月将灵儿拥在怀里,低头嗅着那甜甜的杏仁味,心里一片安宁,“我只是想变得更强,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你!”

    “真的么?你没有骗我?你不会是和冥王一样,明明病了也不告诉我吧?”灵儿扬起头,额头刚好触碰到阿月嘴唇,一种触电的感觉顿时在两人心底蔓延。阿月愣了一下,可灵儿眼底一片清明,倒让他觉得自己有些好笑了。这个单纯的少年与自己,是兄友弟恭啊。

    “我永远都不会骗灵儿的。”阿月摸摸灵儿的头,“那日送你回来的时候冥王便送了我丹药,当时我所受的伤便彻底痊愈了,所以我闭关真的只是为了修炼,只是为了今后带你出去的时候,再也不让你为我受一定点儿伤。”

    “阿月的话,灵儿自然是信的。要是冥王也只是闭关修炼就好了。”灵儿牵着阿月的手向花海走去。

    “冥王在何处?”阿月也有些诧异,如此强大的冥王,从不离开冥界的冥王怎么会突然病了?而且听灵儿这么一说,似乎病得还不轻,闭关十五日出来依旧不见好转,这到底是为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