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炼妖壶

    “阿月,你的伤没事吧?”灵儿一头扑到阿月身边,心疼地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色。

    “我没事,灵儿,倒是你又流了这么多血。”阿月摸摸灵儿的头,见它受伤也是心疼得要命,转身望望,“菡萏呢?”

    “菡萏姐姐被吴添大哥带走了。”灵儿回头一看,这才想起自己执意留下,吴添将菡萏抱走了。

    阿月眉头一皱,又看看湖边不少重伤的人,从身上摸出一个葫芦递给灵儿,“灵儿,这里面是丹药,你先吃一粒,再给大家每人喂一粒。我来查看下可还有漏的妖孽。”

    “好!”灵儿拿着丹药,挨个去喂那些伤员。阿月执剑在湖边走了一圈,并没有任何发现。这妖王地煞的厉害阿月是知道的,他当然不相信就凭自己和灵儿的这么几下,便能将地煞击败。但这地煞为何突然在洛城现身?又为何突然中途消失了影踪?阿月一时觉得很难理清头绪。但当务之急是先找到菡萏,以免她遭遇不测,其他的只能先放一放了。

    阿月站在戏台前,双手结出一个法印,口中念念有词,一道白光从他掌中飞出,将戏台笼罩其中,所有被损坏的东西霎那间恢复了原貌。

    “阿月,我都喂他们服药了。”阿月刚放下手,灵儿就跑了过来,阿月牵起灵儿,“走吧,我们找菡萏去。”一眨眼,两人从原地消失。

    “神仙啊!救我们的是神仙啊!”见状,那些凡人纷纷跪在地上,对着阿月和灵儿消失的方向磕起头来。

    再说那吴添抱着菡萏去了城郊的一个破庙。刚刚进庙,吴添就倒在了地上,他眉心处闪过一道红光,地煞显出身影,将菡萏抱在怀里,随手在庙内结了一个结界,手一抬,一侧墙柱上出现了一盏烛火,豆大的灯光倒把这破庙照亮了。

    “真是天赐的美人!”地煞看着怀里的昏迷不醒的菡萏,嘴角扬起一个暧昧的笑容。手一抬,一张大床出现在眼前,菡萏被他放在了床上。

    地煞手指随意一挑,菡萏的衣裙就散开飞到了一旁,那散发着阵阵幽香、玲珑有致的躯体犹如一朵待人采摘的鲜花,又如圣洁的献祭祭品,就这么玉体横陈。

    看着菡萏手臂上那粒鲜红的守宫砂,地煞唇角的幅度勾得更大了,手指一挑,自己身上的红衣尽数脱尽,傲立的**叫嚣着想要宣泄,随即欺身上去,手掌对着那双峰便覆盖上去。

    可还没等地煞接触到菡萏的身子,菡萏身上一道白光闪过,将他狠狠击开。“护仙咒?”地煞眉头一皱,难道那阿月看出了自己的意图,竟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在菡萏身上下了这符咒?

    地煞站起身来,将信将疑地走到床前,再度伸手探向菡萏的脸,又是一道强烈的白光亮起,幸好他早有防备,及时收回了手,这才没有被击中。

    “混蛋!居然坏本王的好事!”地煞气得七窍生烟,一拳狠狠打在床上。好不容易到手的美人却吃不到,这是要自己被欲火活活焚死么?菡萏的修为和灵力也得不到了,实在可气!

    “庙里有光亮,菡萏仙子应该就在这里面!”地煞正在想办法要破那护仙咒,寺庙外却传来声响,听那声音,似乎来的还不是一个人。

    地煞眸子一闪,手一伸,衣服重新穿到了两人身上,他随即又拧开腰间的一个葫芦,不少妖灵钻了出来。下一秒床消失了,地煞躲进吴添体内,吴添和菡萏昏倒在地上。同时,结界也消失了。

    “小姨,菡萏仙子真的在这里!”一切假象刚刚布置完,外面冲进来两个人,竟是那碧梧和紫莹。

    “嘢,菡萏仙子怎么昏倒了?”碧梧眼尖,一下就发现了地上的菡萏,冲过来将其扶起,“哎呀,她好像受伤了!他旁边这男子又是谁?阿月哥哥呢?”

    原来,这次天帝派阿月来凡界协助菡萏主持荷花节,紫莹听说洛城的青年男女通常会在观礼后游花灯,互吐爱慕之情,便也求了天帝要带碧梧来参加荷花节观礼。

    天帝拗不过自己难缠的小女儿和外孙女,最后只好同意了,但并没有同意她们与阿月和菡萏同行,而是要她们在荷花节观礼开始后才能出发。

    紫莹怕自己到凡界后找不到阿月和菡萏,便给了阿月一道传音符,要阿月在菡萏播撒福泽的时候传音给自己,以便自己迅速找到他们,和他们一起游花灯。

    而阿月担心吴添对菡萏和灵儿不利,也为了预防不测,所以在将菡萏交给吴添时,就在菡萏身上施了护仙咒,使任何人都无法真正触碰到菡萏的躯体。同时,阿月在传音符上添加了菡萏的气息,要的就是紫莹和碧梧能迅速赶到,保护昏迷中的菡萏。

    要知道,紫莹的修为虽然不高,但玉帝为了确保她和碧梧的安全,此次特意让她将炼妖壶随身带着。这炼妖壶又称九黎壶,乃上古异宝之一,但凡是妖,都会在其照射下显出原形,丧失功力。

    地煞怎么也没想到闯进来的竟是两个小丫头,虽然是仙,可她们的修为显然不高。正暗暗气恼这两人坏了自己的好事,想再度显身出来将她们一并抓走,干脆一起吃干抹净,未曾想紫莹胸前突然飞出一个扁平的小壶,那壶飞至半空,一面盘旋一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那些之前被地煞放出来制造假象的妖灵在这强烈的光芒照射下显了形,一个个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

    “小姨,居然有这么多妖灵!”碧梧指着那些僵硬的妖灵,“难道是他们伤了菡萏仙子?”

    “我也说不好。先收了再说!”紫莹来不及细想,口中念念有词,娇喝一声,“收!”只见那些妖灵簌地一声全被吸进了小壶里面,小壶周围升起一圈圈青烟,慢慢淡去,变成一阵阵白光。

    “炼妖壶!”地煞心里大叫不好,这东西他虽然没见过,却是听说过的,据说当年父神和心魔作战之后,与母神一道在新开的天地中采了一方吸取了混沌之气、天地精华的玄石练成这九黎壶,又加持了两人高深莫测的念力和灵力。世间所有的妖只要一遇到这炼妖壶,都会被打回原形,直接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若说平时,地煞遇到这炼妖壶并不至于立即丧失行动能力,但偏巧他现在是采用的离魂术将魂魄附着在吴添这个凡人身上,很难真正施展开自己的能力,且之前他将自己的一魂一魄安置在蟑螂巨人身上,已经被灵儿和阿月所伤,所以此时一旦被炼妖壶照上,也是难以逃脱的。

    此时此刻,当然是保命要紧,地煞念起口诀,就要逃遁,却发现自己浑身软弱无力,不但动弹不得,而且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要将自己拽出吴添的身体。

    千钧一发之际,地煞咬破舌尖,吐了一口血在右手上,化手为爪,勉强抬起右爪,用尽残余的力气一把抓破自己的心脏,一口心头血吐出,他随即化作一道微弱的红光,在紫莹和碧梧尚未察觉的情况下,逃离了寺庙。

    地煞这一逃不要紧,那吴添却被他活活害死了。因为炼妖壶已经感应到吴添身上的妖气,白光已经笼罩到了吴添身上。地煞自伤心脉,吐出心头血阻断与吴添的联系,在强行逃跑时将自己的妖气刻意沾染到吴添的魂魄上,使吴添的魂魄成为了自己的替代品被吸入炼妖壶中化掉了。

    “二公主、碧梧郡主,你们在哪里?菡萏仙子可与你们在一起?”就在这时,紫莹身上的传音符响了起来,这是阿月的声音。

    “阿月哥哥,菡萏仙子受伤了,我们正和她在一起,你快来看看,这里妖灵很多!”紫莹将破庙的位置一说,拉着碧梧又在庙中转了一圈,幻化出一张长榻,将菡萏放了上去,又幻化出两把椅子坐了下来。

    不多时,阿月和灵儿也赶到了破庙。阿月牵着灵儿正要进去,突然想起紫莹随身所带的炼妖壶,立即又拉着灵儿飞身远远退到一棵树下,低声吩咐,“灵儿,你在这里等我。”

    “为何?”灵儿有些不解。

    “灵儿,这事一时说不清楚。记住,等下在任何人面前,都不可泄露你的身份,我怎么说,你便怎么说。”阿月伸手隐去灵儿本来的气息,顺手给灵儿结了个结界,“听话,我很快就会出来,你千万不要乱跑!如果无聊,你就让残音出来陪你,不过等下记得让残音躲回你衣袖中。”

    “阿月……”灵儿看着阿月转身离开,欲言又止,其实刚才阿月和紫莹联系并没有避开灵儿,难道是因为那什么公主和郡主,阿月才不想带着自己么?灵儿的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突然想起当初那清樱来冥界和冥王一起说话,冥王也是彻底无视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