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你在哪里?

    “我是残音!”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在阿月身旁响起。

    阿月低头一看,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身穿淡绿色长裙站在一朵鲜红的彼岸花旁。残音有些娇小,五官清秀,粉面红唇,柳叶眉下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怯怯地望着阿月,“不知神仙找残音何事?”

    “你就是残音?”阿月笑笑,“唤我阿月便是。我是灵儿的朋友,听说你和它很要好,不知道你最近可否见过灵儿?”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灵儿了。去年有一个晚上,厉鬼在奈何桥上撕咬魂魄,把我们吓醒了,灵儿和我站在一起说了会话。后来我睡着了,醒来之后灵儿便不见了。直到秋天来临,我们花妖开始休眠,我也没再见过它。今年春天我从沉睡中醒来,也没有见到灵儿。”残音摇摇头,说到自己这个朋友神情颇有些失落,突然又有些担忧,“莫非,灵儿出什么事情了?”

    “你不必担心。灵儿此前不过是被冥王带到奈何桥的那一端罢了。我几个月前来过一次,还见到了它,它还和我聊起你。只是那时看守彼岸花的是叶妖,所以我没有带它到花海来。”阿月连忙宽慰残音。

    “冥王为何要将灵儿移走?难怪我找不到它。我们花妖都怕桥上的厉鬼,平时连灵体都不敢轻易显现。也不知道灵儿在那边怎么样了。”残音叹了口气,“难道你这次来灵儿又不在了么?”

    “是啊,我找了好一阵都没有找到它,所以才来问问你,最近这冥界可发生了什么怪事吗?”不知为何,找不到灵儿,又见不到冥王,阿月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灵儿虽在修炼,可仅凭自己绝对走不出这冥界。阿月知道彼岸花的花妖平素喜欢八卦,所以才想来找残音问问。

    “没有啊。这冥界能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一天到晚都这么无趣,总是死气沉沉的。就算偶尔听到点声音,也是厉鬼和铜蛇铁狗的嚎叫,以及魂魄被撕碎使的惨叫,听得人心惊胆战,还不如没有声音的好。”残音歪着头想想,最近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你再想想,最近可曾听见过灵儿的叫声什么的?”阿月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说不清楚。

    残音还来不及回答,周围突然冒出一群看上去年纪稍大一些的花妖,原来所有的彼岸花都在偷听阿月和残音的对话,有一些胆子大的、想和阿月搭讪的,终于按捺不住,聚集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

    “冥界最近一如往常,没有异常。”

    “小草妖销声匿迹那么久了,还以为它早就死了,原来是被冥王大人移走了,会不会是又把它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不可能!据说冥界的其他地方连土壤都没有,都是寸草不生,只有奈何桥边才有花海。我们彼岸花本该是冥界唯一的植物,那灵儿却是个来历不明的小草妖,会不会是冥王终于想通了,把它扔出冥界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