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寻访(4)

    “我从来没有不理解,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何要躲着我们。”清樱强忍住泪水,“你明明知道当年母神心里对父神的感情。”

    “本王从没有刻意要躲谁,只是相见不如怀念,各自修行、各自向前。何况,这世上的事情,太多的机缘巧合,你来冥界那几次,本王恰好在闭关。”冥王乃父神心脏所幻化,自然也知道当年母神的心意。“清樱,当年的种种都已回不去了,当初,天帝对你情深意重,你本就不该拒绝他。”

    “可是,我的心没有选择他。”清樱由母神心脏幻化,对冥王和天帝自然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按理说,天帝中意她,本是她最好的选择,若两人能在一起,也算是圆了当年母神的心愿。

    可谁能料到,清樱爱上的偏偏不是父神的神识,而是父神的心。就算一百多万年从来不曾相见,相思之情却从未变淡。所谓的清心寡欲,所谓的不喜风月,只不过是因为清樱心里的人从未在天界出现过。她满腔的爱恋,只化作无尽的相思,挥洒在无边的寂寞里。

    “清樱,从父神羽化之时起,我便选择了责任。”冥王望着冥界暗红的“天空”,话音里透着一丝疏离。

    “这一世我虽继承了母神的记忆,但我却无心风月。”清樱愣了一下,又笑了起来,伸出自己的手,“不过我既然找到了你,我再也不想错过你这个老朋友。”

    冥王也是一愣,随即笑着握了一下清樱的手,“本王与你,永远是朋友。”

    “那日后我来,你还躲着我么?”

    “从未躲过,仙尊一直是本王最尊贵的客人!”冥王淡淡一笑,“不过,此事还请清樱在天帝面前保密。”

    “却是为何?”

    “本王与天帝虽同宗同源,却有各自的责任和各自要守护的东西,说与不说没有太大意义,时候到了他自然便会知晓,顺其自然吧。”

    “也罢,就让他自己在恰当的机缘去感悟吧。”清樱转身,“那株仙降草便是残粒的再生吧?没想到这一世它竟是个如此可爱如此善良的小草妖。”

    “你已经看到了?想必残粒当初坠入冥界的时候,残粒落入了一颗草籽中,此后便化身为了草妖,足足沉睡了这么多年。”冥王陪着她缓缓向灵儿走来,“没有告知阿月实情,并不是我有心偏袒,而是它如今早已不记得从前种种,不过是株有灵根的草罢了。为何不给它一个机会,非要赶尽杀绝呢?父神和母神以己之身换来这个世界的和平,不就是希望三界之内少些杀戮么?”

    “冥王言之有理。据传残粒继承了魔核大部分能量,倘若落入野心勃勃的妖灵手中,恐怕三界再无宁日。天帝三番五次派阿月前来探查,正是担心有变,希望能将变数扼杀在萌芽状态。最近凡间的妖灵蠢蠢欲动,妖王地煞一连伤了好几个前去捉拿他的神仙,这让天帝很头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