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寻访(3)

    “清樱仙尊,从本王来到冥界,就决定坚持自己的选择,以己之力,防止魔的再生,同时守护人类的往生。其余一切,本王无心过问。你我本是故人,何来生疏一说?不过是有些日子没见面罢了。”冥王低垂着眼帘,将自己刚才救人时一并在地上拾起的玉簪递上,语音平淡,似乎身旁站的不是绝色仙子,而是黑白无常。

    “只是,你我这故人相见,竟相隔了一百多万年。”清樱接过玉簪,无奈地一笑,“当初你做这样的选择,我明白你的苦衷,可你为何故意不让人知道你就是冥王?就连天帝和我,你也刻意躲着。难道你担心我们会劝你离开冥界么?”

    “我绝不会因为他人改变自己的初衷,只是觉得没有必要罢了。”

    “一句没有必要,就让我找了你这么多年。你可知这一百多万年来,我们寻你寻得有多苦?”清樱的眼眶竟有些红了。

    “都说父神舍弃心脏对魔核残粒进行压制,可这心脏和残粒从来没有被找到过。天帝的观像镜寻遍了天界和凡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找到你的行踪。我们一直猜测你应该是与残粒一起坠入冥界不知名的虚空。可天帝派人来冥界寻找你和残粒,却从没有收获。我甚至都怀疑你当年的选择是与残粒一同沉睡,再也不会醒来。”

    冥王矗立在清樱身旁,默默听着,并不做任何解释。

    “当年父神和母神羽化时,诸神齐生,但有的神居无定所,也不喜热闹,因此天界也无法全然掌握众神的情况。”清樱低声陈述。

    “冥王是神,却从没人知道他的本体是什么,而且,你在冥界行踪不定,十殿的十位王和黑白无常从不轻易泄露你任何消息。天界这些年虽常有神仙来冥界,却无一人见过你。就连天帝亲自前来,你也不见。”

    “我不是没想过你便是冥王,可我这些年也来过几次,你同样避开不见。我想若真是你,怎会绝情如此?从此笃信你当年一定是彻底牺牲了自己,扼杀了残粒重生的机会。没想到,残粒异动,终于让我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分析。今日听阿月说起那株仙降草,看到你的药丸,我才确信我被你骗得好苦。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却一直不愿见我。”清樱说到这里,已经有些哽咽。

    “当年的一切,皆因我而起。魔是心魔,便是我的魔。若不是我,父神不会这么早就羽化,母神也不会因为修补苍穹而殚尽竭虑,追随父神而去。”冥王低着头,轻声说着,“既然我是因,就该我受这果,留守这冥界,是我的责任。”

    “难道你为了这所谓的责任,情愿终日与鬼魂相伴,独自忍受这无边的凄苦?”清樱的话里都是不忍。

    “本王是父神的心,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冥王抬眼望着清樱,眼里一片清明,“对不起,清樱,希望你理解我的选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