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章 祝彪的打算

    乞乞比煜的‘把握’随着李宪大军的杀到变得摇摇欲坠,他几乎立刻就感觉到了黑山城中军民心意的浮躁和跳动,他的统治不稳了。

    从城墙上转过身向下面走去。

    行过的墙面,就有着无数手持武器的士兵看管着一群群百姓。

    这些百姓,面带惶恐之色,有男有女,在士兵看管下,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手中搬负着一块块石头。

    这些是黑山城中被拉来搬运物资的百姓。

    不去看那些百姓的恐惧表情,乞乞比煜阴沉着面孔,顺石阶下去,来到城楼下的铺房。

    在霹雳车成为常规攻城器械的这方世界,攻城战之间,最安全的地方除了远离第一线的内城,就只有石弹不可能打到的城墙内侧根脚了。

    铺房中心,一座石质房屋是城门驻军的军官宿所,现在成了乞乞比煜临时歇脚地,他刚在椅上坐下来,就有人门外求见。

    “大人,杜先生求见。”亲卫在外面禀报的说着。

    杜先生,杜珍之,齐人,然却是乞乞比煜多年来一直的心腹谋士,在黑山城向来是第一流的重要人物。

    乞乞比煜听说是他到来,立刻就道:“让他进来。”

    “是,大人。”

    不一会,就有一消瘦男子从外面走入。身材修长,儒衫翩然,还依旧有几分风流潇洒劲,只是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黯淡无光。

    一进来,杜珍之先是朝坐上的乞乞比煜恭恭敬敬行了一礼,一脸忧色的说着:“大人,黑山城已被齐军四面困住,城中军民又骚乱不断,只是昨夜里就有百多人缀城而降,再这样下去。城中军心将会大乱啊。大人,您要早做定夺才是。”

    “哦?军心大乱吗?”乞乞比煜脸上一丝笑容登时僵住,复重复着这一句,抬头紧盯住杜珍之。

    只看得杜珍之冷汗直冒,乞乞比煜才收回目光,淡淡的说道:“那依你之见,又该如何才能扭转局面?”

    杜珍之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干笑两声来平复一下情绪。心中升起一股犹豫,可再想起城内的情况,犹豫了下。终究壮着胆子进劝的说:“大人,依珍之之见,这仗是不能再打下去了。这一时之蛰伏,真算不得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眼下黑山余外已尽在齐军掌控中,只这座郡城,也守不得几日,不若大人先假意归降于齐军。暗地里来慢慢恢复实力,来日有了机会,再谋东山再起也不迟……若是再耗下去,不仅城中百姓恐生叛意。便是城外的齐军也不会再容得大人您了。”

    “你是在劝我投降?”乞乞比煜目光冰冷的犹如九幽深渊中射出的寒光。

    杜珍之心肝乱跳,汗水湿透了背心。忙说道:“大人,只是假意归降,有朝一日时机到了您还可再谋东山再起!”

    乞乞比煜却显然是不想再听下去。猛地站起身,冲外面大喝道:“来人。”

    “大人”听得动静,几名全副武装亲卫从门外进来。

    乞乞比煜一指对面已吓得面色发白的前心腹谋士杜珍之:“将他拖出去。斩了!”

    “是,大人。”

    亲卫都是由乞乞比煜最铁杆的部族中选拔来的,眼睛里只有乞乞比煜,可不在乎杜珍之是谁。更别说已经触怒了族长,彻底失势的杜珍之了。几名亲卫不由分说的,上来拖起杜珍之便向外走。

    “大人,您不能这样啊。大人,珍之在你身边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大人,便是不看在珍之为您立下的功勋,只看在小人奔波多年的份上,也请大人饶小人一命啊大人……”杜珍之被拖出去后,喊声越来越远。

    直到声音再听不到,乞乞比煜方阴沉着脸,重新坐下。

    端起茶盏,刚喝一口,就忍不住啪的摔在地伤。

    “大人!”听到里面声响,外面的亲卫立刻又有人进入,却见乞乞比煜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

    “退下。”抬眼看也不看进来的亲卫一眼,乞乞比煜冰寒的说道。

    “诺。”见乞乞比煜无事,只是心情不好在发泄,亲卫们恭敬的倒退而出。

    “等一下,让壬牙到这里见我。”亲卫都要掩住房门了,乞乞比煜突然开口。壬牙是他手下的第一勇士,是他手下的第一重将,同样也是他的第一心腹,可谓是忠心耿耿。

    “是,大人。”亲卫闻言,应声而退。

    不一会,壬牙从外面迈步进来,在门口处停下来:“见过大人。”

    “与我一同到城头上走走。”乞乞比煜站起身,向外走去。心腹谋士的‘背叛’让他很受伤,在经过壬牙身边时,说道。

    “诺。”壬牙恭敬的跟在乞乞比煜身后向城头走去。

    当二人来到城头,望着下面的大军,壬牙忍不住抚上自己身上的伤口,暗叹一口气。

    对于城中军心不稳的事,他作为第一线将领是洞如观火的。

    之前乞乞比煜兵败险些丧命,虽是逃回城中,却大势已去,就算有着嫡系部队弹压,也是无济于事。因为人心已经散了!

    二人都不说话。壬牙明白的事情,乞乞比煜又如何不知晓。连杜珍之这个谋士都‘背叛’的呢。

    “真到城破时,就让这黑山城与我乞乞家族陪葬,断不能落到齐军的手中。”乞乞比煜心里坚定地想着。

    “壬牙。”片刻,乞乞比煜喝着。

    “末将在。”

    “前几日让你准备的东西,可都准备妥当?”转过身,乞乞比煜两眼如炬的看向身旁心腹。

    “大人,已准备妥当了。”壬牙脸色微变,却还恭敬的回着。

    乞乞比煜点点头,脸色阴沉。“那好,小心保密此事。待到最后,听我号令。”

    “是,大人。”

    黑山城外,连绵大营,望上去壮观。

    此时夜幕深沉,各个营帐内已油灯已经熄灭。

    唯有中军主帐灯火通明,桌上满是文件。李宪在等候着一个人的到来,所以这个时候了他也没有入睡。

    时间一点点过去,终于一个人影进入了大帐。

    “情况如何了?”李宪放下手中的笔,两眼炯神如珠,问道。

    “李将军,杜珍之已被乞乞比煜斩首,劝降已告失败。”黑影回答的说着。

    “那按后续计划行事,策反几个军将献城归降。”李宪眼睛中的神光一黯。

    “诺。”黑影悄然退下。

    黑山城军心动荡,民意浮躁。拿下此城是必须的!

    齐军需要杀鸡骇猴,用乞乞比煜这只出头鸟的脑袋来警惕整个域外的异族。同样,他李宪也需要在祝彪面前好好表现,来体现一下自我的价值!

    对祝彪,更重要的是以此为切入点,一点点,一点点,慢慢整合整个域外的异族力量。

    因为域外地盘实在太大,而且高山密林,异族部落多如蚂蚁,齐国并没有真正的实力整个将之鲸吞下来,但高丽故土等经营日久的熟地,他是必须要握在手中的。

    没有了这些熟地,只靠异族部落落后的生产力,域外异族就积累不起如之前高丽那样强大的力量,竟然可以席卷反冲——

    粮食的限制,兵戈战甲的限制,再加之齐国伸探进去的那一支无形的黑暗之手,今后的域外会是部族争雄的天地,可他们的档次也仅限制于部族争雄的档次了。

    如高丽国这种制度生产力丝毫不逊色中原藩国的异族之国,会是成为千古绝响,绝不会再出现。

    列水国也不会成为第二个高丽国,因为祝彪的目光已经投入到了它的身上。不久后的一次又一次打击,会让他从国再度退化为‘部族’!

    整个东隅外文明,将会发生一次大幅度的退化。而这就是祝彪的打算!(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