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章 男人都是要面子的

    七月里,祝彪率部回到了上党,见到了唐军在并州的另一个主帅宋祚先。-》第一句话就是感谢!

    月前的那一场大胜后,祝彪并没有继续向上郡发起进攻,而是立刻带着伤兵和战俘,向着东面撤退去。

    这可是四万并州狼骑啊。如果能把他们消化转化掉,祝彪就也能玩一把奔射了,就真正的各骑兵兵种具有了。

    不过十万并州狼骑,在开战不久便败势已定的情况下,还战殁了接近半数,他们心中对唐军的恨,对祝彪的抗拒,可想而知。这些俘虏根本不可能如先前战俘一样,就地转化。

    祝彪总共才五万兵马,更不可能拉着四万战俘再打仗。如此就只有向自己地盘退去。

    这期间经历了一个月路程,他的想法、打算当然被并州军探知到。如果不是唐斌、宋祚先都适时向并州军发起了进攻,大量牵制住了并州军的力量,祝彪还真不见得能把四万人给拖回来呢。

    或许这四万战俘中,还依旧有不少骨头硬的汉子。可这些人既然愿意投降,那绝大部分的人意志该就没太坚硬。

    软磨硬泡,威胁利诱,总会得到一大批改头换面的并州狼骑的。

    祝彪一口全吃了,是不可能的。但分个万八千人的,该没问题。这样一来他的弓骑兵也就有了。[

    唐军加快了物资储备进度。

    在祝彪领兵赶来的时候,因为还不知晓他能不能改变西北战场的局面,就是对祝彪信心十足的唐王也不敢轻易地下打大战的决心。

    并州这边一场打仗打下来,消耗实在太重了。

    眼下的唐营,并州一场大战打来,其余的方向就要全部攻势趴窝,兵马转入守御状态。

    五十万以上的民夫,上万人的随军工匠。百万骡马,加上百万多大军,消耗粮草也是以百万石为单位来计算的。军费还要更上一步,以千万银元为单位计算,外加数的刀枪兵甲器,弓弩箭弦……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耗用就是在运输上的,唐王见不到祝彪实打实的胜仗效果出来,贸然就下令,他就太不是一个合格的阵营领导人了。

    直到现在,九万并州狼骑灰飞烟灭了。这个往昔死死困扰着唐军要害的队伍。三亭一下去了两亭。这效果让唐王一方人众欣喜若狂,也自信心满满。

    物资转运储蓄立刻就加速了。

    前线各城池,空荡荡的库房迅速被一袋袋粮食和数的刀兵器甲所堆满。五十万人,五十万车马车辆,辗转反复在往来的路上。

    这让人想起了蚂蚁群。一个恐怖的群体!

    “果然是天朝。一方诸侯也能组织起如此恐怖的力量!”

    王韶站在城头上遥看已经是第五天了,如此的感慨也不知道发出了多少遍,却总也不嫌多。

    “萤虫比之皓月,我大齐与大周比,就是一粒微尘啊。”冯磊如此的说。

    他是第一天来看。但之前已经听说了很多遍,今日之见只是应证了前几日的所说。也是感慨比!

    二人这次作战,随在祝彪身边做参军。但实际上么事没有,更像两个军事观察员。[

    但这是他们自己主动来的。闹着非要跟在祝彪身边,来见识世面。而不是祝彪为了齐国之地的安稳,大军开拔前把他们俩个给提溜来的。

    而入了中原之后,王韶、冯磊才真正感受到中原的幅员辽阔是何等的浩大广渺。偌大的齐地与之相比,就仅仅是一州而已。而中原却又一百三十八州。

    还有并州狼骑之战。十万军人配三马,良弓亮甲。刀马犀利的精锐弓骑,只这一支兵马就不是齐国之国力可以支撑来的。

    虽然这支精锐很快就在祝彪铁骑的冲击下大败而输,但两人绝没有小瞧这支军队的意思。只要是军人,就能清楚有这么一支移动迅速的弓骑兵,战场上会拥有多么大的优势。

    物资积累足足用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对面的并州军早就警惕防范了起来。同时剩余的并州狼骑也派了出来,游走袭杀,只是在祝彪军的防范下,在雁门、上党两半郡狭小范围的限制下,效果不大。

    “中原大战,跟咱们往日打的战事是两个概念啊。”

    动静发展到这一地步,连祝彪也不由得心生感概。这还是古典战争吗?简直比得上他前世一战、二战的总体战了。

    跟他之前打的那么多袭杀战完全不一样!

    百多万大军的持久战,后勤储备量太大太大。根本隐瞒不住对方!想偷袭?顶多也只能是时间上的一个先手,像千里奇袭啊什么的,已经从再说起了。

    战争打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是国力的碰撞。

    如一战中西线两大战役一般,一方进攻之前,数以百万计的炮,多达三五天甚至一周时间的炮火准备,那就是**裸的国力碰撞。

    壶关城下,作为友军,也算是压阵脚的,祝彪也带人观看了唐军所谓的牵制兵力。

    人数真的不算多,有二十万。却配了十五万民夫,短短三日内在城外筑起了一大两小三座土城,将壶关门口堵得严严实实。而且二十万唐军在壶关外起了大小四百架霹雳车,漫天火石蹿飞,就像魔幻大片里的流星火雨一样,蔚然壮观!

    “四百架霹雳车啊!”

    这场面祝彪不是没有经历过,一次大战架设三四百架霹雳车,他也有过。而且这壶关一直是唐军对峙并州军的最前线,储备有这么多的攻城器械也未尝不可接受。

    但祝彪还知道,就在他今日立在壶关之下,看着满天火雨的时候,千里之外的太原郡,阳邑,宋祚先带领的上党军主力,开进太原五百里遇到的第三座县城,为拔出运输线上的第一颗大钉子,数十万大军四面围攻,架设的足足有上千架霹雳车。

    这上千架霹雳车先前可都是一直随军运输的啊!这是一笔多么大的负担?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唐军强大的后勤运输、流畅的管理,和其兵工上面,如祝彪前世先秦时代的流水线工匠系统一般,要精准误!

    至少,这上千架霹雳车,大中小,三种型号间的数百架霹雳车里,所有零部件都可以相互替换,互相补代。

    这是很牛掰的实力。

    北汉的武器系统就做不到这个程度。虽然将作大匠那里也没偷懒,但若唐军这般的高度统一性,始终没有。

    汉军的霹雳车转运,还都是一架霹雳车,装配放置一地呢。如此不但占空间多,人手费用的也多。跟唐军相比,弱的也很多。

    王韶、冯磊两个是没见过大世面的人。如此规模的攻坚战已经将武备不修的齐国内战,完全比了下去。他们自然也想到了宋祚先处那规模更大的一处攻坚战,那有会是什么样的一番情景?令二人神往。

    真是跳不出井口的蛤蟆,不知道天多大。

    往昔两人全都窝在齐国国内,见识过的最强大军力,也仅是当初各国联军平定东隅,在二人的眼里,那已然是赫赫武功了。所以,祝彪的战绩传闻在他们听来看来完全就是神话。而神话离得自己实在太远,就不怎么现实了。

    现在,看到了中原战场的模样,他们终于可以将心目中的神话与现实拉低到一个平面上了。

    祝彪在壶关没待多长时间,因为宋祚先的兵锋已经挺进千里,直指太原郡城了。

    跟之前的阳邑不同,阳邑驻军不过三两万,太原郡城驻军却近乎十万,更别说城内还有一二十万百姓,可都是并州军的支持着。

    而且城防和城池面积也不同,阳邑城防不过六七丈,太原郡城的城防则已加高达十二丈,面积也七八个于阳邑城池。

    所以,对宋祚先部唐军而言,阳邑之战只是开胃小菜,太原郡城才是真正的考验。

    十三年的厮杀中,太原郡城不止一次被唐军攻克过,但就是因为它坐落在一望际的大平原上,除了城池根本没有能阻拦并州狼骑的山川河流,所以,一次得到就也意味着不远将来的一次失去。

    现在,这场大战才是刚刚开打。

    并州狼骑就算是要切断唐军的后勤运输线路,也不会此刻出手。

    “如果,我是这次攻势的总指挥,咱们这五万精骑,我会立马放进并州内部,搅它一个天翻地覆去。

    骑兵从来都是进攻的兵种!搞鬼的,弄得现在成防御威慑作用了。真不知道宋祚先是怎么想的。”

    是,唐王是直接要求祝彪独立作战的。可是,祝彪人在主家地盘上,怎么着也要给主家三分薄面不是?

    他又不是真正的愣头青!不管不顾的,只想打赢。

    这仗又不是替他打的?五万骑军真杀进并州内部了,就是能把并州搅个一塌糊涂,自身也要损失不少。

    之前唐军骑兵也不是没试过这种手法。结果,进去的骑兵跑不过并州狼骑,一个个死的都很惨。

    “大帅。咱们先一仗干掉了并州狼骑六七成兵力。我看那两位是红眼了,也爱面子了。

    他们在西北打了这么多年仗,屁也没能拿下来。现在要再靠着我们才能赢下,就真赢了,那二位脸面上也不光彩。”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男人都是要面子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