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 唐王的‘怕’!

    “轰轰轰……”

    滚滚惊雷声从远方传来。

    眺首往声音传来方向放去,就见东天黄尘漫漫,遮天蔽日。不多时,一条黑线从地平线上涌现出,接着万马奔驰,铁甲精骑,浩浩『荡』『荡』。

    时间已是元武十三年五月。祝彪领五万骑兵从齐国出发,小两个月的时间驰骋,并州终于在望了。

    “并州之战,重在狼骑!”

    十多年的厮杀,唐军方面早就知晓了西北之战的根本。那就是行踪难测,飘忽千里的并州狼骑。

    如果只是并州军的步军,战力再强,以并州之力也不可能十三年支撑下这漫长的战争。后方给输再多的血也不行,这是根基问题,整个并州都打烂了,田地荒芜,粮食产量锐减至未开战前的三成。

    但是,并州始终坚持了下来,乃至在其余诸州纷纷陷落的情况下,也依旧稳如高山,岿然不动。

    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就在并州狼骑。

    荒芜的田野变成了旷野,给了并州狼骑纵横四方的基础。他们可以随意绕过城池,反正驰道、官路和乡间土路小道,多年荒废下来已经差距不大。

    这也并州狼骑肆意游击在唐军、夏军战线的背后。【两军兵力再多也不可能封锁整个并州南北东西几千里不是?】

    军队的封锁都是依靠城池的。离开了城池,那还算什么封锁?纸糊的防线,一捅就破。

    荒芜的并州也不可能给数以百万计的双方大军提供什么物质粮草。大批的并州百姓逃难四方,两边随着战争的延续,连足够的转运民力都找不到了。

    唐夏两军需要不远千里的从外州大规模转运粮草抵到并州。这是两军的生命线,可却又始终暴『露』在并州狼骑的刀口下。

    只要愿意,并州狼骑能够随机随时的掐断两军的物资供输。除非唐夏两军每次物资转运都派出几十万的大军兵马随护。但那样一来的粮秣消耗,就是一笔谁都法长期坚持下去的天文数字。

    基于同样的道理,唐夏联军也屡屡派出骑兵来攻击并州的运输线。但并州的运输线始终有城池左右拱护。朝廷也知晓线路的重要『性』,驻守沿线的大军不比奋战在第一线的兵力少到哪里去了。再有就是,论西凉骑兵还是幽州铁骑,在截断运输线和袭击上之能,比起并州狼骑都差的很远很远。论长途奔袭的隐蔽和速度,还是野外作战坚持的时间,凉州骑兵和幽州铁骑。都被并州狼骑甩开了三条街好多。

    这就是一场综合实力的对耗。

    唐夏两方元气不断流失,天京方面也同样在不断放血。所以,并州军多次打退联军进攻,却也力大规模反击收复失地。

    如果两边都没能找到置敌于死地的法子,就像祝彪前世一战的堑壕战一样,不断地流血。不断地消耗,直到一方力坚持为止。

    并州十一郡,掌控在唐军手中的是半个雁门,半个上党,二十一座县城。

    之所以只掌控了半郡,那是因为,雁门有雁门关。上党有壶关,两处交通要地,又是天成自然的险关要隘,唐军在两关下流的血能把大地染红,却依旧没能拿下。

    而拿不下这两关,唐军要进击晋阳,后勤运输就没安全保障,更要绕老大一个圈子。多行上千里地。跟祝彪前世中国两汉历史上的并州沟渠纵横不同,这个并州,虽有山川之险,六七分地还是辽阔的平原。

    十三年的厮杀,有几次,唐夏两军一东一西就把晋阳给包围了。但因为壶关、雁门关几个险要之地始终被并州军紧紧死守,并州狼骑再跳出内线。蹦到外面去兴风作浪。[

    后勤补给支撑不了百万大军的消耗,最后不得不退兵而去。并州军则很快再度恢复诸多城池。

    一来二回,唐军夏军的方向就都改变了。军事进攻的同时,两军每一次进击晋军内腹区域。便都大规模破坏民用基础设施。

    水井填上,水坝挖开,引水渠砸烂,田地里撒上盐,树林砍毁!

    最后最歹毒的手段,莫过于迁走青壮,留下老弱『妇』孺。自己拿走劳力,把背包留给并州军。

    但也正是唐夏两军如何狠辣的手段,引来了并州百姓士绅,各层阶级的齐力抵抗,殊死拼搏。

    唐夏联军如此做究竟得失如何,却是没人能辨的清。

    祝彪长驱直进到了卤城。

    这是唐军所掌控的雁门九县中最靠西南方的一县。再往南,就是并州的太原郡。太原郡再南,就是上党。

    在县城门口,祝彪见到了坐镇雁门的唐军主将唐斌。

    “殿下,一切就摆脱了。”

    须发花白的唐斌,年纪只有四十来岁,正值壮年。当初在唐王府祝彪还曾见过他,正是意气风发。而现在,明明四十来岁的人,却衰老的若六旬老将军。

    也没有了当初的桀骜不服,他称呼祝彪‘殿下’,而不是祝帅。要知道,那个时候,他可直接叫祝彪‘祝将军’的。而当时的唐王,见到祝彪亲面时都称呼‘祝帅’或是‘祝卿’。

    “唐帅安心。”跟并州狼骑较量过的祝彪,内心不是半点把握没有的。

    这场仗一定要打,还要打好。打出威风,打出气焰,打出地位来。

    再有就是,赢下这西北之战,给唐王好好解解套。

    战争已经进行十三年了。难道还真要像五王之『乱』一样,进行上三十多年?

    早赢下战争,他也好早脱身,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是。

    五天的时间,五万齐军,对,齐军。祝彪已经是齐王了,手下的军队自然叫齐军了。穿过了太原郡,蹿进了西河郡,但马不停蹄,兵锋显然不是指在西河,而是要更进一步杀进上郡。目标直指并州的运输大动脉那。

    于是他碰到了并州狼骑。

    来军旗号上打着‘聂’,这是十多万并州狼骑的主帅,大周安北将军聂远,亲自出马了。

    十三年前在博州,祝彪跟三万并州狼骑缠斗了好久啊。最后临脱身时,靠着地形雪崩,很坑了并州狼骑一把。一举覆灭了北中郎将李元亨以下一万多人。加上之前的厮杀战果。那一战中出现的三万并州狼骑,最终能回到并州的,三人中怕是一。

    但一系列的厮杀中,并州狼骑表现出的素养和斗志,不可悔。

    而并州狼骑自然也对祝彪记忆深刻比。

    现在祝彪来了,并州狼骑自然要报那一‘坑’之仇。

    主将聂远亲自出马。在战争中磨砺、增编来的十四五万并州狼骑,也直接来到了十万之众。

    “就是放来十万精锐步甲,效果也比十万狼骑好啊!”

    看着对面气势昂昂的十万并州狼骑,祝彪却是一脸悯然。是切齿的仇恨让并州军上下糊涂了吧,竟然派出并州狼骑来跟自己正面对决。

    真是一群可悲的糊涂蛋!

    “只我军速度上优势,就已让并州狼骑所有的优势化为乌有。那姓聂的,脑子犯浑了吧。”

    立在祝彪身边的祝振国如此的道。

    一语道破真谛!祝彪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现在祝家的第二批子弟。已经是完全成长起来了。

    骑兵光会『射』箭有个鸟用。速度和阵前兜马的回『射』放风筝,才是狼骑兵的核心战力,如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那般。而出自于农耕文明的并州狼骑,又有着良好的装备,和优异的近身格斗能力,在强破敌阵的冲击力以及厮杀战力上,又胜出蒙古骑兵一个层面。

    整体而言,他们就是一群加强版的蒙古精骑。

    可是在祝彪面前。当速度这一根本因素落于下风之后,并州狼骑的放风筝战术还有用武之地吗?

    没等他们兜马回『射』两箭,祝彪铁骑就已经杀到了他们背后。并州狼骑是打马再转回来呢,还是等死?

    等死就不说了。而打马转回,只是速度上的劣势,就能够让他们再死十遍也一生的。

    并州军最正确的战术,应该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把珍贵的十万并州狼骑送入祝彪的虎口。

    “吃掉他们,一个不留——”

    要打一个漂漂亮亮的胜仗!提醒一下所有人,我祝彪又回来了!

    祝彪大叫着下令。身后左右众将轰然领命。

    十五万骑兵的纵横驰骋,比天上惊雷还要响亮的马蹄声,震『荡』的天上的云朵都消散了,脚下的大地也颤抖了。

    鲜血成河,人头滚滚,太阳也遮住了面容,不忍目睹。

    箭雨没能带起血花,碰撞却让万人丧命。

    一片又一片避可避的并州狼骑,舞动着刀枪嘶嗥着奋战。可他们身上防箭更盛防身的锁子甲,如何能跟祝彪骑兵厚厚的铁甲媲美?

    同样是一枪,并州狼骑只能扎个勉强透,齐国骑兵却能穿心过。

    同样是一刀,并州狼骑顶多让对手挂彩,齐国骑兵却能一刀两截。

    想象中的场面完全变了样,并州狼骑精神都要崩溃了。他们从来没有,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便得连逃跑都跑不了。

    与并州狼骑声威天下的赫赫显名相比,这是多么可悲可哀啊。

    聂远在『乱』军中连头盔都跑丢了。十万并州狼骑,往昔朝廷赖之安定西北的头等精锐,在交手不过一个时辰后,就败局已定。到现在,晌午的太阳还没走到正中天,自己已是兵败如山倒,连亲兵都法全部掌控了。

    “杀——”

    一身鲜亮明光铠,祝彪驱马扬枪,心中充满了风发意气。

    这样痛快的冲杀,自从胡狄被定后已经好几年没有再体验过了。

    风儿在他耳边扫过,战马在疾速奔驰,他的心更是在风中体验疾速的畅快。

    “高柔。回去告诉彦成,祝彪骑兵不可力敌,不可与之相战。他们的速度太快!

    这一点没解决前,别领兵对祝彪打主意。让他记着,祝彪打祝彪的,任他横行。我们打我们的,不去管他。”

    到底是名震西北的名将。聂远就这一战的经历,就已经想出了自己为何会一败涂地的根本原因。也对这问题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但很明显的,他是不准备活了。不然为什么要自己亲将去告诉留守的副帅李彦成呢。

    “大帅。胜败乃兵家常事,您千万不能轻生啊。”高柔被吓了一跳,自家大帅这话中意思,那是不准备活着回去了啊。这怎么能行?

    并州狼骑这些年偌大的名头那都是大帅带着弟兄们打出来的。让并州狼骑这本与西凉铁骑、幽州铁骑并名的名号,一举越过了去。

    “十万好儿郎啊。因为我之轻敌,一败涂地,都不知能否逃出生天几人?聂远还有何面目以见家乡父老,军中将士?

    你不用劝我。我意已决,拼得一死,以偿罪孽。你速速去吧!”

    『乱』阵中的这场生离死别。祝彪没有看到。当他见到聂远的时候,那已经只是一颗头颅了。

    凭着一口掌中宝刀,聂远在阵中连斩了数十骑卒,更有军司马以上军官五人,包裹着祝忠手下一员校尉。气的祝忠在他死后,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祝彪倒是敬重这人的过硬秉气,在全军大败之际。没有早早逃命,而是督促着帐下亲骑,再有招揽『乱』军中败兵,打起了后卫来。

    就冲他这一点上,如不是要拿他人头做威慑用,祝彪都不会断他尸首。

    最后再说一下,聂远的武艺比起之前那个北中郎将李元亨来有过之而不及。祝忠气急败坏,除了自己手下校尉。刚受封了子爵不久的爱将战殁外,更有自己也不是聂远对手的羞恼。

    一刀换一刀!

    如不是身上的内甲厉害,他都重伤了。然后『乱』箭攒『射』,弓弩齐放,肩头被砍了一刀的聂远这才没在阵中。

    “好,好,好!”

    六月份。骄阳似火。北京唐王府内,也是燥热有清凉。

    可书房内的唐王姬发,却如同连吃了三根冰棍,从里到外透心的凉爽畅快。“哈哈哈……”爽朗的笑声都传出远远地。

    “真是孤王的祝帅啊。擎天玉柱。擎天玉柱。”

    内书房中,高兴的不止他一个。五六个心腹文武个个满脸挂花,从里到外洋溢着高兴。

    因为什么呢?因为祝彪报捷的文书到了。

    他入西北的第一战,在上郡与太原交界,五万铁骑大败十万并州狼骑,斩四万余,俘四万,厥官军名将,并州狼骑主帅,安北将军聂远。

    与报捷文书一起送到的还有并州前线两员主将联名的奏表。这不是专门为祝彪请功的,而是像从祝彪那里掏东西的。

    姬发也是好生乐呵了一阵子,才拿起奏表看。然后笑容收敛,眉头不觉皱了起来。“却也真真奇怪!”

    然后把奏表递给了下面的文武重臣,一边说:“何止是唐兵、宋祚先啊,本王早就注意了。探子细作都不知派去了多少,银子金子更大把大把的花了数,至今也没弄明白祝卿那铁骑疾驰迅捷如雷的究竟原因何在!”

    唐王即叹惜又庆幸,更多的则是纠结!

    祝彪受系统作用,麾下兵马表现得那么突出,怎么不引得外人注意?

    一开始还有人觉得是祝彪练兵厉害。

    老牌河东军的步骑将士,也确实素质过硬,战力强横。

    但在骑兵用的马匹上这一切就都解释不清了。

    河东军的战马素质很高,但也就是战马那一层次。祝彪实力还远不及天京城内的那几支华丽的御林军,普通士卒的战马都是骏马一级的。

    可是祝彪进军的这速度实在快疾的比,令人费思,令人不得解。

    明明就是上等的战马嘛,怎么行军速度比骏马都快?战场上的冲刺更急比迅捷。

    本来临敌三箭的,挨到他们时,能『射』出两箭都是快的了。

    唐王不会猜到祝彪有系统这样的作弊器,他只以为这是祝彪的秘法。练兵打仗的秘诀!

    唐王很想非常想极度想去获得这个秘法。可他也顾及祝彪的反应!两者间毕竟有很不愉快的开始,唐王怕自己伸手若要这个了,会让祝彪对自己的印象败到底谷。让两人间这还算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破裂!

    这个世界是古典社会,可不是专利横行的现代社会。

    任何职业任何门道都有许多独有的诀窍和秘密,这是不公开,不外传,甚至只传男不传女的,是受社会道德认可的‘保密’。

    如果强求之,那就是豪取强夺!是受人所诟病的。

    在唐王看来,祝彪的这秘法明显是异常珍贵,不外漏外泄的。自己要强求的话,一,道德大义上有亏,站不到最高点;二,极有可能让祝彪跳脚,本来还可的关系崩裂。甚至把祝彪到自己的对面去!

    天下反王有六家,唐夏宁梁郑,五王不说。东南角的福王,虽然不吭不响,却也一直在埋头吞噬着周边的郡县地盘,扩充着自己的武力、武备。

    朝廷,祝彪可能不回去。但余下的五家呢,谁不争着抢着迎奉啊?到时自己鸡飞蛋打,就是大大的得不偿失了。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