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六章 汉兵之精,汉将之强

    行军打战,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在野战中,地利尤为重要,往往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两万余赵军铁骑先锋汹涌杀来,只有一营之兵的杨延彰整兵出战。他疯了吗?不,没有。不仅没有他还有着一个绝佳的战术。之所以屯兵野外,也正是因为这个战术需要借助地利上的优势,成败关键就是在于能否找到一个合适的地点。

    眼前的地理就是一个合适点。

    尘烟漫天,赵国的骑兵已经杀来了。

    杨延彰领兵正处于小河“v”字形河滩的底部,左右皆是静静流淌的河流,看似已经路可退了。

    三千重甲步兵列阵以待,但面对人数众多的赵军铁骑,怎么看也是猛兽死前的挣扎。

    赵军领兵之将见到汉军竟然‘进’到了河滩这个退可退的死地,大呼一声神佛保佑,充满戾气的面庞上也禁不住显出笑来。

    河东军与赵军的第一战,即将来临。[

    中午。炙热的骄阳高高的挂在天际,云朵仿佛也忍受不住这火辣辣的温度躲了起来,阳光直透大地,照的天地一片炽白。

    马蹄踏地,沉重有序的声响越来越近,战马的喘息和喷鼻声也越来越近,赵国的骑兵也是北隅的一支劲旅,甚至于汉军骑兵相比,燕赵铁骑在五百年来才是代表北隅强军声名的第一具现。

    两万多骑兵已经策马急速冲了过来。十万只马蹄对大地的践踏,万马奔腾的壮丽,滚滚的烟尘和巨大的呐喊声,使得他们看上去宛如洪水般波涛汹涌。

    仅仅只有三千人的汉军前阵静静地矗立在没有任何退路的河湾中,他们排成300*10的整齐队伍,密密麻麻的拥挤在了一处。面对敌方如此庞大的压力,就算他们是百战精锐,一股寒气,也直由脚心传入背脊,有些人都忍不住露出了紧张之色。

    杨延彰在诸兵将惊诧地目光下来到了阵型地最前端。提着在烈日中闪闪生辉地长枪,对身后将士大声的吼叫道:“赵骑确实是强大,但你们也需要惧怕。本将军会跟你们同生共死。会是最先面对敌人地人,也会是最后一个离开地人。”

    一种平静中蕴育的激动,超富有人心的渲染力。杨延彰的形象在军伍中极佳,每一个将士都相信他。众人立即齐声呐喊,所有的紧张和担忧在这一刻通通消散。

    “这才是好样的!”历来有些肃穆的杨延彰,今日表现得很豪放。

    说着他视对面即将到来的敌骑,伸手从身后亲兵手中拿过一杆短枪,深深吸了一口气,全身力量凝聚在右臂。如同豹子一般,突然前窜五步,低喝一声,手中的短枪如同闪电一般,激射出去,转眼飞出百多步。坚不摧的力量视衣甲如薄纸,透甲入身,短枪连续贯穿了三人的胸膛,去势不竭,直到撞到第四人方才停止。

    杨延彰这一手先声夺人,简简单单的举动就使己军士气大振,齐声呐喊助威。

    上千箭弩夹杂着破空之声呼啸着向敌方激射而去,对面的赵军骑兵一个接一个的东歪西倒,血染河滩。

    但最终两军还是凶猛的撞到了一块,血肉横飞,赵军骑兵一个个的被打下马背,汉军步甲也为万马践踏成了肉泥。

    维系一刻钟还多的激战开始了。然后,然后汉军就开始后退了。

    杀意沸腾的赵军大喜过望,领兵之将更是自以为胜负已定,遂全军涌上就紧逼不舍。

    二十步!

    十步![

    汉军队列一步一步的向着河滩后的河道退去。

    是的,河道!

    这就是杨延彰的用意。对付赵军骑兵,河底下的淤泥会是他最好的帮手的。

    河里的水并不深,最深也只能漫过人腰。河面中被石块压在水中的一支支木筏迅速上浮,承载着巨大部分的汉军步甲撤退。即使还有汉军一部分士兵穿着铠甲,不及登上木筏后撤,不得不退入河里举步维艰,相比起赵军来,人还是比马轻多了。

    拥挤到一块的赵国骑兵欲退不得,比汉军更辛苦十倍。

    汉军步甲还是疾快的脱掉身上的甲衣,而陷进淤泥之中的赵国骑兵却只能在密集的箭矢下惨叫连连。最直白的是,在这种密集的箭雨下赵军士兵就是想脱开战马脱开战甲,也是不可能的。

    杨延彰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挥兵而上,一个个汉军士兵退而复来,抡起长枪长矛大刀重斧,对着赵骑的脑袋砍杀了起来,很快,血染江河。

    杨延彰更是呼喝连连,长枪一阵挥舞,如砍瓜切菜一般收割者敌人的性命。

    但赵军的领兵之将看着乱成一团的局势,并没有任何焦怒的表情,反而露出了一丝感叹,对身后的人道:“汉兵之精,汉将之强,莫过于此焉。”

    身边的亲将见战局骤变,猛的一下就全部倒向了弱势的汉军,早已经张大了嘴巴。听言后当即忍不住的低喝道:“真的好厉害!”

    完全意想不到,完全出其不意。

    “鸣金收兵!这仗我们败了。”

    前线人仰马翻,血染河滩。

    拥挤在一起的赵骑,成为了移动的人靶子,全部乱成了一团。

    可匹敌的弩箭,连连发威。强劲的弩矢,能整个透穿马身,透穿过披甲持戟的骑士。每每凄厉的破空声,就会带起了一蓬一蓬的鲜血,就会有一个个赵骑浴血倒下。

    小小的“v”字形河滩已经成为了赵骑的坟墓,短短不过一刻钟的工夫,河滩河面上就到处都是赵骑的死尸。

    由于“v”字形河滩的地形特殊,那些乘着木筏的汉军弓弩兵可都是从两翼包裹而来的,他们主攻的地方是赵骑的中后军,而不是已经落水的前军。

    如此一来,后军前挤,前军又要撤离,相互践踏,死者不计其数。

    杨延彰立刻带着缴获俘虏撤回义庆县城,随即赵军先锋步军就赶到了城下。

    三五千骑的损失只是小挫锋芒。清楚汉军实力的赵国上下,很明白自己军队不可能是一路横扫的。

    但当得悉杨延彰只有万把人,还进驻在义庆县城的时候,报复的叫嚣声就再也不可抑制了。

    义庆县位于江津城西南方,即是江津城的一道屏障,也是赵军进攻江津城的一块绊脚石。义庆县不拿下,他们的侧翼就是始终在汉军的锋芒之下。

    “赵军!”一声大喝。响彻城头。城门军司马心中一震,急往城外望去。就见义庆西面开阔的大地上,一道黑线滚滚用来。并且没用多久黑线就成了黑墙,再接着人潮涌动,旌旗翻飞。

    城头汉军军官们放声吼出命令,士卒轰然应诺,待跑上城头,各就各位。一虎背熊腰的军侯拔了腰间佩刀,声传四方:“弓弩预备!”

    步弓手迅解下身上所背之弓,每人都试拉一次,以确保弓具正常,将一捆一捆的箭矢打散,随时准备补充。弩手们自然更辛苦一些,尤其是床弩边的人。

    那床弩弩体积巨大,安放费力不说,还得选择合适位置。城头上尚未准备完毕,背后就响起了铠甲铿锵声,兵器碰撞,脚步雄厚,若回头望去,便可见大批全副披挂的步兵正在向城头移动,从头到脚都包裹着厚厚的铠甲。城内各处街道涌来成百上千的民夫,或抬,或挑,或拖,将早就收集的礌石滚木运抵城下。老弱妇孺都紧张地从家门探出头来,望着街道上飞驰的官军。有人拉着自己的丈夫兄弟,千叮咛万嘱咐。

    杨延彰身跨战马,由几名部下陪同飞驰到城下。待蹬上城头,朝下一看不由得大怒!

    城外,大队的赵军已经在安营扎寨。但也有一部分被集结了起来,以目测就可得知,约一万人三五千人,皆为步兵。杨延彰怒的是。这支赵军竟没有带任何大型攻城器械,仅带着简易的云梯车前来扣城。如此小觑于他,如何不怒?

    “看来苦头还没吃够!”杨延彰之所以先前出去打一仗,不就是为了显示一下自己的肌肉,不想被赵军小觑了么。

    其实,这倒不是赵军真的有意看不起他,而是长途奔袭,不可能携带庞大沉重的攻城塔等物。再者,赵军的攻城掠地完全是速度飞快,与其把器械拆成零部件几百上千马车的随军行动,还不如等需要时就地取材,现做现制。

    “我让你过不了护城壕!欺人太甚!”杨延彰心中暗骂一声,随即传令各都头,给赵军迎头痛击!

    大战之前两方都在作着最后的动员。赵军将领跃马于阵前,高声呼喝,士卒们举着兵器,应声如雷。城头的河东军对于这种阵势自然不陌生,当初祝彪带兵出战时候,冲阵之前,不知多少次这般激励过士气。

    “别怵他们!别看赵狗这时叫的欢,稍后你一箭过去,他照样扑地。还甭说咱们现在器械精良,依托城池,便是昨日跟赵军大野战,咱也一样步克骑,一敌四,一阵杀他三五千,老哥也砍了两颗人头哩。”一名老兵对身旁的郡兵说道。

    “谁怵了?我才不怕赵狗呢!”这郡兵看模样也只十七八岁,稚气未脱,更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战争经验。

    “那你手抖什么?小老弟,瞧还吧,等会儿让你见识哥哥这两石的臂力。”老兵哼道握了一下拳头,做有力状。

    杨延彰见赵军已经准备进击,对身侧的领兵校尉说道:“这是你的营你来指挥。”说罢,大步窜到一张床弩之前,命士卒上箭。

    两名强壮的健卒当即一左一右,各执住弩床上的转轮,拼尽全力将架于弩床上的大弓绞到后头,再用弩扣扣住。又有一人取出翎箭放置于箭槽之中。

    突然之间,城外赵军杀声大作,直入云霄!先头六七千赵兵虎吼着蜂拥而前,各以一具云梯为中心,前头士卒都手举长盾为掩护,极力扑向县城。但此时城上有士卒发现,冲过来的不像是赵人?那战甲制式,怎么看反倒像是换了战袍的汉军?

    各部军侯司马立于自家弟兄身后,目测距离,一边连番吼道:“稳住!稳住!”约至五百步距离时,床弩部分就准备着开始射击了。

    虽然依托城池,但不少郡兵还是头一次临敌作战,不免有些胆怯。一部分步弓手拿着弓箭的手抖个不停,眼皮也在不由自主地跳动着。

    床弩击射!

    大约一百步距离间能激发一轮。

    两轮后赵兵至城墙三百步左右,便有一军侯对身旁专门挑选出的精锐射手下令道:“试射!”他话音方落,就听一声弦响,弩矢飞驰!

    “不中!再试!”眼中弩矢未入敌阵,军侯又下令道。试射手再执劲弩上弦,瞅准一个目标,瞬时扣动弩机!敌应声而到!而刹那之间,所有弩兵不用命令,就全部扣动弩箭!

    嗖嗖的破空声中,紧绷的弓弦扯动弓弧,吱嘎作响!

    五六百具强弩所出的霹雳弦响。那是疾如飞蝗,密如雨下!冲锋中的赵军立时扑到一片!就是那手持长盾的赵兵,也有被弩矢破开盾面穿身而亡的。

    城头上,弦响不断,城下赵军士卒不断中箭倒地。杨延彰在城头始终蹲于床弩之前,眯着一只眼睛寻找目标。脸上不带半分笑容。

    现在的他已经可以确定,这来攻城的赵军,那就是一路上投敌的汉兵,也就是那所谓的靖绥军。

    实在是可恨呐!

    杀的再多也是杀自己人。

    杨延彰手放在弩机之上,心中怒火越积越盛,随时准备射。

    突然瞥见赵军冲锋阵形之中有一人,挥舞大刀,四处呼喊。这必是军官疑,忙转动弩床,瞄准此人。对比那些普通的士兵,投敌的军官才是最可恨。

    弩箭的箭头已经正对人的躯干,杨延彰正当扳动弩机时,忽闻赵军后阵号角声大作!

    前头冲锋的赵军一听,突然停止前进,后队改前队,迅速撤离了城头的弓弩射程范围。

    杨延彰起身望去,只见数赵兵都在往后撤,不多时便跑了个干干净净,晕,这是啥个意思?专程到我城下来试试弓弩利否的吗?

    再看那城前赵军丢下的数百具尸,他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不只他疑惑,城上城下的士卒,以及支援作战的百姓也是满头雾水。本准备大干一场,杀今天昏地暗,日月天光。县城内的老弱妇孺们已经在准备造饭,以待打上半日后送于城上官兵食用。这一刻钟的时间都不到,赵军就撤了?

    赵军直逼江津,举国为之震动。该来的终于要来了!姬昀在禁中夙夜哀叹,却又束手策。

    虽然已经派出了祝彪出镇江津,打出了手中最强的大牌。可将军那有长胜不败的?祝彪虽然战功赫赫,威名远扬,但毕竟只有八万军……

    凡是知道前线敌我实力者,心里都明白,一切真就看真本事了。

    所以,杨延彰的初阵、二阵,几千人马的斩获消息,都被六百里加急送往北平城。那天空上飞的鸽子鹞鹰,更早早的将消息送到。

    而往昔的河东战场,几千人的斩获哪里值得一提?根本不为人重。

    第二天,真正的赵军出现战场上了。

    “各部!整顿器械,以备攻城!”赵军祝家一声号令,上万士卒闻风而动。五十数辆平板盾车放置阵前,后头,士卒们抬出一具宽约六七尺,长约五六丈的木梯,而后高高竖起,用力将那木梯抬上先前准备好的巨型厢车之上。接着便有手持大锤的壮汉跃上车上头,使聊钉相连,一举完整的云梯车补给片刻就‘制作’好了。

    赵军阵前,一具具云梯车竖起,看这形状,很有几分相似引颈高歌的天鹅。

    赵军主将望向义庆城头,隐约可见守城士卒蜂拥而上,于城头南北奔走。敌楼那处,甚至可以看到穿铠披袍的武官正互相议论着。大战之前,双方都在紧锣密鼓地作着准备。只是不知河东军据守义庆的决心究竟有多大?

    “将军,赵狗要来真的了。”杨延彰身边的亲将如此说道。

    “那正好!本将军正想伸量伸量赵狗的成色。”杨延彰冷笑道。

    “擂鼓!”赵军阵中一将放声高喊。话音方落,便听得战鼓雷鸣!一声声雄浑的鼓声,回荡在城池下,打破了战前的宁静!

    “攻城!”

    军令一下,前头车士卒十数人为一队,着那四轮壕车或是平板盾车奋力向前。在他们后面,以云梯车为单位,每都人马都拥簇着一辆云梯车。这时没有人钻进云梯车的车厢去,士兵们各举长盾遮挡,掩护着内力车的同袍。只见上百架攻城器械缓缓移动。背后,鼓声正盛!

    战鼓声越加急促!声耸震动心弦!前头赵军已经兵临城下!拼力动着壕车奔向墙前护城壕!刹那间,城头利箭纷飞!

    当下就有赵兵倒在地上。

    车士卒虽有盾牌盾车防护,但百密尚有一疏呢,真可能维护周全,滴水不漏?那城头射下的翎箭,就连盾车也能一击而破呢。

    中箭者,只能倒地哀号不止。然后在眨眼间里,被利箭插满全身。(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