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零八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守在西城墙的祝忠很快就经历了这重严峻的考验。虽然他心里头一直好奇祝彪是如何把这些东西随军携带的,还藏得密不透风,看窦兵和周云飞那痴呆的表情,二人贴身伺候着祝彪却明显不知道这些的存在,但是踏上西城墙后他也没工夫去想了。

    前世武侠小说中江南霹雳堂的独门暗器第一次出现在了战场上,就立马上胡虏吃了个大亏。

    对着一个杀上城头的黄袍法师,祝忠一个霹雳弹打下。对方却只以为是祝彪投掷的暗器,虽然心中大为耻笑祝忠的手法。于是法杖一拨磕挡了过去,于是两边一接触,一声热兵器的力量爆炸开来。毫无防备下的黄袍法师立即被炸的吐血,这东西对高手的单体杀伤力实在不强。

    不过没关系,祝忠身后还有十名精锐的弩手在,投机取巧捡漏子是他们最爱做也最善做的。“噌噌……”机簧勾动声中,黄袍法师身子一阵巨颤,堂堂一一流高手,才登城头就如此窝囊的死在了弩矢下。

    两眼圆睁,他死不瞑目啊!

    西城、北城、南城甚至是东城,祝彪也凑热闹的将一颗霹雳弹精准的投入一具云梯车车厢内,轰然一声炸响,车厢被整个掀开了盖。

    这第二天一白天的厮杀,就在这东一声西一声南一响北一炸的震动中飞快的流逝了。惊骇莫名的摩诃髪看着灰头土脸逃下城来的三名黄袍法师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对于让黄袍法师们都吃了大亏的‘东西’,他内心中自然是震惊无比。可是更该棘手的是——只剩下三个能蹦能跳的黄袍法师了,自己又折了五个!!!

    当初的两名红袍大法师,二十四名黄袍法师,百多黑袍、灰袍,是何等的气壮。现在……

    除去养伤的四名黄袍法师,就只剩下眼前三个灰头土脸的货色了。自己该怎么交代?怎么面对大王,大王又怎么向增长法王说话,摩诃髪一阵头疼,生疼,生疼。

    话说前日夜里他就已经疼过了,昨日又疼了一宿到天明,今天还如此……自己怕是没的好睡了。

    胡骑一白天的攻势也就这么虎头蛇尾的草草结束了,虽然三个黄袍最终逃下城头时离两军开杀的时间才过去一个时辰多一点,天空的太阳都还没有升到正中,虽然一同败退的黑袍法师可以证明,汉军中那能爆炸的东西也不会太多,不然的话他们这些黑袍不会不跟着一起挨炸,但是摩诃髪依旧是没了继续打仗的心思。

    而且霹雳弹近乎于热兵器的效应,也着实让人看了新生介意。看看那具被掀了盖子的云梯车,一颗霹雳弹炸死炸伤了十几人。虽然这其中有胡兵被聚集在一起的缘故,但是看威力,比之前世抗战时期一炸两半的‘边区造’都要强出不少。

    这个武侠繁盛的时空,千奇百怪的暗器比比皆是,但是这般一碰就炸的东西,不论是摩诃髪还是斛律罗门,亦或是阿那穹奇跟都仑,再算上那些天神教的高手,每一个人见过。连听闻都不曾有过!

    这还是上层,下层的胡兵震动就更大。黄袍法师在他们眼中不仅仅是武功高手,还是一种宗教的信仰,这么的一个个被炸翻在地,是很消馁士气的。

    下午时候,重整旗鼓的胡骑又有一次攻城,不过强度比起昨日来真是差劲差的太多了。东城墙这边尤其的明显。…。

    原因很明显,怀远四部的三千哀兵死伤的差不多了,摩诃髪用的是自己的人马,下手当然就没原先那么狠了,士兵的拼劲自然也一样没先前那么足了。强度大减!

    崽卖爷田不心疼,可是‘爷’要卖起自己的田来就绝对会心疼。事儿不挨到自己身上,就不会体会到什么叫‘舍不得’的。

    凝神备战的祝彪笑了,这叫什么事?自己昨夜捉了多少的难,下死心了的准备着拼一拼,今天却过得如此轻松,全军上下伤亡还不足三百人。

    若明天还能如此……

    祝彪看到了希望。虽然还能渺茫,但是希望就是希望!

    夕阳,晚霞,天色灰灰。

    星星初现,慢慢的天越来越暗,月亮也挂在了天边。

    “少爷,您真的要一人下去?”窦兵帮忙祝彪穿着胡衣。对于自家少爷今夜要夜进胡营,他心里头一千个不愿意的。

    “哼,胡狗们都能夜里到咱们这边耍耍,我又凭什么就不能进他们那里闹腾?来而不往非礼也!”

    祝彪动了动肩膀,这套衣服还算合身,胖瘦大小都行。

    “行了,留神看好钩索。要是被追着往回跑,还要靠这个保命呢!”祝彪决定的事一般来说是不会改变的,尤其是被窦兵这样的身边的人劝说影响。因为他们的身份决定着他们不可能站到大局上总揽全局,所以窦兵的劝说祝彪而言就是随风去。

    罗亚修、陈孟仁、李义荣等人站在一旁不说话,毕竟祝忠、祝仝、祝明三人,祝彪的亲族都无话可说,他们还有什么说的。

    “走了——”向后面的人打个招呼,祝彪抓起垂到城下的钩索身形一展如是夜鹰一般俯冲而下。

    八丈高的城墙他的轻功还远不足一跃而下,拽着钩索脚尖在城墙壁上连点,却是如履平地样轻松之极,悄无声息的就下的城来。

    城墙上一众人脸上都闪过一抹羡艳,武功是沙场上绝对重要的一环,但并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如果说之前时候,李义荣、李懋忠、谢强等人还不会太过眼热,可是当刘颖达被一掌拍死,当连日来天神教徒杀来杀去,要是再不眼热就是傻瓜了。

    祝彪下城的这一段城墙正是瓮城与主城的相连处,几支火把交错开形成了一小段暗处,再加上祝彪身上穿着的胡人衣服本就是黑褐色的,在夜色掩护下等于是一套夜行衣在身一样,下的城去一点都没被值夜的胡人射雕儿察觉。

    两脚踏到地上,祝彪立刻闪电一样窜入黑暗中。

    “咔嚓……”

    “咔——”

    一路直奔东门二十余里处的胡人大营,沿途路上,但凡听到呼吸声他就悄无声息的摸过去。然后不动刀不动剑,只手掌卡着脖子一掰。

    这一路奔到胡营少说干掉的也有二十人。

    “轰……轰……轰……”深夜里,胡营中突然接连响起了三声‘熟悉’的爆响。霹雳弹的爆炸声在寂静的夜色中传播的是那么遥远。

    整个胡营立刻喧乱了起来。对于胡骑士兵来说,爆炸声虽然是今天他们才见到听到,可是填进去了整整五名尊贵的黄袍法师,这一结果是令胡骑全军上下都凛然的。

    大深夜里营里竟然响起了‘爆炸’,摩诃髪的大营立刻军心浮动。难道是汉军偷袭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