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零五章 是大王搞错啦?

    同时间的余明战场。

    同刚刚见血的怀远郡城不同,余明这里,双方四十万大军围绕着这座城池已经死死地缠斗了七日。

    虽然那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让乌维驮在第一日的拼杀后不得不引兵后退,让开了汉军直通向余明郡城的道路。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坐视着二十多万汉军肆无忌惮的进攻余明。

    乌维驮引兵退让,原因诸多,其中骑弓被废,战力大损,无疑是重中之重。但是他退的如此的干净利索,也未尝没有要拿眼下的余明郡城一试汉军锋芒的意思。

    毕竟他在余明郡城里也经营了有一段时间了,如果守城部队能够在汉军的反攻下牢牢支撑得住。那么ok,余明郡在胡族手中就是安全了。

    不过虽然让开了通往郡城的大路,可十多万胡骑还是四面八方的围着包围郡城的二十余万汉军连营环做了一个更大的圆。

    这时候的余明郡城就跟祝彪前世地图上的大都市一样,一个圆点外绕两个圆圈。锋芒在背的汉军自然不能全心全意的围攻余明,可是早在进军之前,李辉祖就已经料到了这种情况,他制定的作战计划就是汉军一分为二,一部外抗乌维驮大军,一部内攻余明郡城。只是唯一没料到的是,祝彪在怀远会打的那么漂亮,一举拉走了六万胡骑!

    与胡人攻城时简陋单调的器械不同,汉军阵营里,霹雳车、井阑、攻城塔、巢车、望楼、填壕车等等,各式各样,各型各态,应有尽有。非是李辉祖要求要在尽量保持城防完整的模式下进行攻城,余明郡城说不定早就已经易主了。

    撞车、冲车等等用具全被汉军pass掉,自废武功这是。可以说余明郡城的这一场攻坚战,汉军就是在束着手脚的状态下打的。

    但即便是如此,用于攻城的汉军军力虽还不足十万人,却还依旧打得城内三万多胡虏守军叫苦连天,连连放信号向外头的乌维驮求援。

    “铛铛铛……”

    “铛铛铛……”

    一连串清脆的鸣金声就算是在纷闹之极的战场上也依旧可以清晰地传进汉军士兵的耳朵中。

    一波汉兵从攻城战中退了下来,满满的两部人已经只剩下一半了。

    两千汉军的建制退出了战场,补充上去的却是整整一个营。

    当先身材粗壮,颏下一丛钢刷般的胡子,根根似戟的领兵中郎将目光坚定的望着血迹斑斑的城头,七日来多少将士血染此上,今日就该自己所部了。

    “老楚,看好了那小子——”

    中郎将向自己手下最得力的校尉说道。便是禁军之中,一营里也只能有一中郎将一校尉。

    楚姓校尉明了的点了点头,虽然中郎将没直接点名是谁,但自己手下有谁需要中郎将都要去顾虑就不言而喻了。

    “云小子,我只给你说一句话,保住你自己这条小命,比你杀十个、百个胡狗都重要。”走在最前头的楚校尉看着身边的云峥低声说道。他是一营的副将,可同时也是前部的统领,云峥作为前部左曲军侯,就是他的直系手下。

    “不用担心我,你自己要小心才是!”不以为意的一笑,云峥半点没放在心上。作为王太子妃最疼爱的内侄,北汉又一门权贵——列侯安平侯的嫡幼子,荣华富贵他若单纯的想要举手便可得大炮,何须亲自上战场上拼杀。…。

    云峥的性格就像名字里的那个‘峥’字一样,高峻、突出、强硬。

    他不愿背着家族的恩萌站列朝堂,也不愿被人看做单纯的权贵子弟王孙后代,更不愿踏着父辈安排下的道路走一生。他内心中始终有着一个超乎远大的理想,安国救民的志向——平胡定边。

    所以他加入了禁军,所以他来到了战场。

    一双耀眼的星目中已然尽是冲天的杀意,玉面寒寥!

    “嘿,我这条烂命,不值钱,丢了也就丢了,没啥好说的。”楚姓校尉比自己的上司更清楚云峥的真实性格,一样满不在乎的一笑,拍了下云峥的肩膀,“保重!”

    说罢一舞手中的钢刀,扬声一嗓高喊,“弟兄们,跟我杀呀……”

    “杀呀……”

    “杀……冲啊……”

    漫天的羽箭飞泻而下。就跟怀远郡城里的汉军一样,余明郡城里的胡虏也用兵器库房储备下了大量的弓箭。

    “噗——”盾牌挡不住全身,一支箭射中了云峥前面的一个战士,那士兵下意识地想拔去利箭,人已经无力的倒在了地上。但是云峥立刻上前填过了他的位置,汉军继续在前进……

    ——————————————我是分割线————————

    延东战场。

    居延城,楼烦城,两者之间空地上的又一场拼杀。稽陬面带苦涩的看着旗鼓相当的战场,“大王啊,延东汉军哪里有三万步骑去罗州了的啊,我这里明明还是老样啊?”

    接到乌维驮的来书,上面劈头盖脸的就是把稽陬骂了一顿。然后命令他趁机再攻延东,怀远郡丢了三万族人的性命,他要用三十万汉奴的命来偿还!

    稽陬当时就懵了,怎么可能又有三万步骑从延东去了罗州?自己根本就没有发现哪?

    如果说自己是被武恒飞耍手段给骗了也就罢了,可明明连埋下的细作都没消息传来说汉军有动静,这怎么可能呢?

    但是乌维驮大王的话会错吗?稽陬脑袋玄玄的,可也只能集兵又一次南下。怀远郡都丢了,还是了三万族人,大王给自己下的三十万目标可是要真真的完成的啊。

    而结果就是,在汉军的防卫下,胡骑的兵锋又一次受挫了。然后就是两城间的第n次野战,还是大致保持着平手。

    延东汉军依旧是那么多,稽陬敢对长生天发誓!

    那么……“是大王搞错啦?”

    ——————————————怀远分割线——————

    “噗嗤——”一露上头来的胡兵被祝彪一剑削去脑袋。

    尸体翻身落下,祝彪迈上前一步,“呼——”的一掌向着城下云梯拍去,强烈的掌风跟暴烈的台风一样,将丈余距离里的三个胡兵全部扫飞。

    “咔嚓——”接连又是两掌,不堪重负的云梯立刻从上头一截处断裂,一梯子上剩余的十几二十个胡兵惊慌大叫着,接着就似饺子下锅一样一个个翻掉下去。

    而是死是活就全看运气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