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零四章 比钻石都要坚定的心

    南城门。因为刘颖达的死,梅溪县尉空缺,虽然提拔起了一个军侯统带梅溪所部,但不要说是祝彪,就是李义荣、李懋忠、谢强甚至是梅西县令苏群,都感觉着不放心。

    祝彪让陈孟仁去搭了一把手,而武艺右部中排名第一的孟蕤,当然也就被陈孟仁钦点随着登上了南城墙。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孟蕤的脸色还相当的难堪。这并不是因为城头上‘飘荡洋溢’的臭气。一口口沸腾的大锅中,煮熬的就是黄黑等等的人畜粪汁。

    这玩意儿是历来守城中的大利器,又毒又恶心人。滚烫沸腾后美其名为‘金汁’,浇在人身上,烫的人皮开肉绽不说还大多会污秽入骨,伤口腐烂败坏除都除不去。伤员躺在床上哀嚎哭叫要忍受好几天才慢慢死去,在痛苦煎熬中挣扎等死,真远不如直接挨上一刀来个痛快。

    ‘香气飘飘’的城头上,不少人都在皱着眉捂着口鼻。但是孟蕤神情的不高兴却跟这些人明显有着不同,别人都是表面上的‘皱眉’,而他是骨子里散发出的阴郁。

    鼻孔下的‘香气’城头上的人谁又真的在意了?跟性命相比,跟城池相比,这点难受不值一提。‘皱眉捂鼻’更多是相互间作怪搞笑轻松一下神经的。

    可是孟蕤呢,想到郡守府里抬出的两个红袍七个黄袍的尸身,他心头就整个被高山给压抑了。真是一万个想不到,祝彪的实力已经高超到了这个令自己难以望其项背的地步。

    他跟黄袍法师交过手,虽然只是几个照面,但要不是运气好现在就不会是站在城头而是躺在病房里了。

    红袍法师更是高过黄袍的一筹,祝彪单单的一个人竟能斩杀如此之多,看那些尸体,都是咽喉中剑,这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啊?

    第一次见到祝彪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孟蕤虽然第一面时就感觉得出祝彪的实力胜过自己,但差距也绝料想不到会如此的巨大、夸张。

    “看来策马长枪反而是压抑了他的武力!”功勋职位上双方的差距已经无可比拟了,个人武力上也是一样的云泥之别,孟蕤一直以来坚强倔熬的意志都要触动粉碎了。

    在发誓要赶超目标的时候,却又再度发现目标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是那么的高大不可攀比,自己是全面的弱小渺小,对于一个自信心、争胜心以及野心都足足的人来说,真是再也没有这么巨大的打击了。

    孟蕤现在能露出一个笑脸才怪!

    人一旦钻了牛角尖或是执拗心一起,正常的理智就已经远离他们而去了。盲目,视而不见,一意孤行,这才是与他们吻合的词。

    不过,孟蕤还是有些城府的,毕竟打小在那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面子上的工夫,或是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个技能练的还很是成熟,在祝彪面前初期的傲气后就表现得服服帖帖,一点都没刺头和心怀叵测的样儿。

    “杀啊——”

    濠桥搭好,云梯就接踵而上。大批的胡兵狼嚎起来——

    “嗖嗖嗖——”

    对此,汉军的还击就是用利箭和鲜血搭话。

    箭矢挡不住云梯车的前进,但是粪汁却是最骁勇的战士也惧怕和心寒的。再加上火油,滚烫的火油!

    攻略下整个怀远郡,大量的马匹、羊群被祝彪缴获手中。

    这些东西除了杀来吃有什么用?以怀远汉军的境况,便是想保留也没那个能力的。所以从开头到现在,每个战士军民都吃的是满嘴流油,伙食好的就是王都的禁军也比不得。…。

    大量的羊油随之被积攒储备了下来,夜晚的火把照明,还有现在的火油浇烧。

    小小的火箭一时半会儿烧不坏诺大的云梯车,可泼上了羊油后,上面就是全裹着生牛皮也照样烧着。

    胡骑的第一波攻势退下后,怀远四面城墙下,未熄的烈火在风中飘摇,从上头泼下来的滚烫粪汁兀自在地面上散发着浓浓的臭气。

    城东瓮城,有大约百十具尸体倒在地面上,惨不忍睹的尸身、淋淋洒洒的血迹,被泼了热油燃烧着的云梯……

    先破瓮城,再破城墙,这是胡骑每一次攻城都必须要遇到的难题。所以他们在东城门护城河前搭起的五个宽大的豁口,有三个是正对、左右斜对着瓮城的。其余的西门、北门、南门也都是如此。

    马面、堞楼,除了城墙城垛的守军外,汉军也同样用着一切手段狙击着胡兵攻城的势头。躲进堞楼里面的弓手、弩手,只管瞄准了来射,外头除非是真正百步穿杨的神射手,否则是一点都奈何不得他们。而且胡人又没有投石车、攻城塔之类的重型攻城器械,完全无法摧毁碍手碍脚的马面及其上的堞楼,在这一点上他们落后的太多,也太一味的自信于本民族的手段。

    不过,第一波进攻多是胡人试探性的佯攻,他们要试探一下汉军的城防手段。毕竟他们有十倍于城内的兵力,还有一大票天神教高手当帮手,这都是无可比拟的优势。

    “杀啊……”又一次进攻开始。

    一上午时间,四面城墙如同四个相对独立的战场,没有所谓的统一筹划,统一攻势,除了第一波进攻时是四面齐发,剩下的进攻就都是单打独斗了。

    试探遍汉军的手段,东城门外摩诃髪嘴角弯起一抹狞笑,没什么惊奇的,也就还是老样子么!

    真正的攻城战随即开始。不再是单单的从正面进攻瓮城,两侧方向也各有大队的胡兵推着云梯车杀到。

    硝烟滚滚的战场立刻又人声沸腾,杀声震耳起来。

    真正攻杀起来的胡兵,韧性远比之前试探性进攻时更加的能熬能耐有韧性。而这时候的云梯车也比之前的同类做的更加坚固更加耐热。

    真的是不拿皮料当一回事了,进攻中的一辆辆高大的云梯车上上下下竟然真的都包裹着一层生皮。虽然不可能是牛皮,可不管是羊皮还是马匹,浸湿泼水后包裹在上,那都是能大大提高云梯抗火性的。

    粪汁很快就被耗尽,顶着圆盾往上冲的胡兵们就更加英勇了,中午时分祝彪所在的东城,瓮城上就首次涌上了胡兵。

    “将士们,跟我杀——”李懋忠大声呐喊着。

    夫战,勇气也。汉军可不会因为城头胡虏的涌上就立刻崩坏战局,虽然守城官兵的主体是三县步甲。别因他们是郡国兵就瞧人不起,在如此艰辛困苦的条件环境下坚持抗战,三县每一个军民的心都是比钻石还要坚固坚定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