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章 哀兵未必能胜!

    ps:求收藏。下午就开始的分类小说新书推荐比起分类强推来力度可要小很多。大家继续支持!

    “叮,b级任务——克复怀远,完成!”

    奖励:经验+500,钱财+100金,b阶兵种令符碎片(13)+1,中阶兵法秘籍——锋矢阵+1。

    当汉军的赤红大旗飘扬在吉安城头的时候,祝彪脑海中立即响起了清脆悦耳的系统提示音。

    b级任务果然油水肥厚的很呐,看了系统奖励后,祝彪眼睛中是‘$$’不断,金光闪闪。

    一下给了100金的‘赏钱’,让他系统储备资金立刻达到了200金。《一字电剑》的身影就在他的面前招手。

    而500点经验虽然没让他再升一级,46级却也指日可待。而且还有一个b阶兵种令符碎片,加上上一个祝彪已经有的,这就是23了,再有一枚就直接可以合成兵种令符升级兵种属性了。

    而锋矢阵,中阶阵法——杀伤+25%,速度+20%,防御减0,阵法属性+5。果然是比低阶的锥形战阵强上一个等级。

    祝彪轻轻点击后,他的阵法属性下立刻自动添加上了这一项,同时阵法数值从40升做了45,。

    锋矢阵施展要求——磨合60,训练60。

    “多打旗号,多竖旗帜——”

    入城后,祝彪如此吩咐谢强。“大部队”依旧还在后面呢,先期赶入吉安县城的是祝彪部两千五六百骑军和谢强带领的四百人马上步军。

    边疆之地,会骑马的汉子多了。虽然会骑马不等于就是骑兵,但是做一做马上步兵还是轻而易举的。

    拿下空荡荡的吉安县城之后,祝彪留谢强率部在此,自己领着全部的骑军,一人两马飞驰一样疾速向前赶去。

    “驾,驾驾……”

    相同的道路上,不同的方向,一支两三千人的胡骑也正在疯一样快马加鞭的向着吉安县方向赶来。他们就是九原郡的胡骑援兵,楮罗连夜派快马向九原郡求来的援兵。

    留守九原的是右贤王乌维驮麾下辅政官之一——右骨都侯温乞缇,得知怀远警报后温乞缇心中大惊,忙派人飞报罗南的右贤王,同时下令召集九原郡内的全部成年丁壮。

    但是后者需要时间,而楮罗那里却是火烧眉毛片刻都等不了。温乞缇只得发出自己手中两个常备千骑中的一个,连同郡城周边可以快速召集的一千多丁壮,飞马前往吉安县方向接应。

    伏屠是这支队伍的首领,常备千骑军中的千骑长。

    与罗州胡人普遍的态度一样,他从内心里也颇是看不起汉军。怀远急报没有打消了他这个印象,反而是更加剧烈。因为楮罗上报的消息是——汉军步甲三万余。这完全是以多打少,还是靠偷袭来出其不意,这才如此快速的拿下了怀远郡。

    如果是公平对战呢?伏屠内心自认为胡骑可以以绝对的优势来击败汉军。这在罗州地面都不知道已经上演了多少次。

    “长生天的骄子,大胡的勇士,我们已经退无可退,背后就是亲人妇孺,背后就是姐妹父老,难道你们想让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妻儿像牛羊一样任汉奴砍杀宰割吗?”

    “告诉我,你们愿意吗?”

    九原的援兵终还是晚了一步,楮罗闭目怅然。只是半夜的时间,黑灯瞎火下的两万多胡人能走多远?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人还坚持不丢下牛羊马匹,那速度就更缓慢了。

    天亮后,祝彪骑兵飞进吉安县城,然后再度急追上来。只是中午时分就看到了胡人的后尾。楮罗心如刀割却必须要挺身站出来,带领着他的军队,站在祝彪的面前,挡住汉军的去路。…。

    两万胡人倾力动员,虽然各部落的精锐都已经早被乌维驮抽调上了战场,但在楮罗的身后站立着的还是有近四千人。

    哭儿唤爷的悲泣声部族队伍中此起彼伏,络绎不绝。但这些悲泣没有阻挡住一个个身影的站出。相反,正是因为有骨血亲人的在,这些人影才那么义无返顾的站到楮罗的身后。

    他们中有绒毛未退的半大小子,有花白须发的半百老人,水分显得太大了些。但是迎着猎猎的秋风,一股悲烈的气息荡漾在胡骑阵上。

    “哀兵可未必能胜!”祝彪嘴角一泯。胡骑现在就是正儿八经的‘哀兵’,但是汉人的悲哀可比他们更胜十倍!

    杀戮附加在外人身上自己就无所谓,落在自己人身上就感觉痛彻心扉了……

    “哼!”内心里冷冷一哼。

    锋矢阵不能用,双60的需求便是磨合训练最高的中部也达不到,除非祝彪想要以‘都’为单位进行乱战。否则,刚到手的一个大杀器就只能暂时的束置高阁。

    连着亲卫百骑,祝彪身后的中军只有七百骑上下。可是对阵四千老弱胡骑已然足够了,锥形战阵开启!

    一个大大的三角锥形出现在战阵上。它的两翼,是左右两部同样非常规型的阵列——50x20,一个对骑兵而言薄弱的异常的阵列。

    “杀啊——”

    似乎是同一时间,呼杀声从祝彪、楮罗口中同时爆出。激昂的号角声吹起,战争开始。

    双方六七千骑同时提高着马速,哒哒的马蹄疾踏声响动如雷。

    “冲锋——”

    技战术开启。祝彪没办法提高两翼的实力,却可以将背后的中军提拔到全天下决定精锐的地步。

    明明是同一时间撒开的马步,可当冲刺出一二百步的时候,中军就依然成了凸起的顶点,而且随着战马的奔驰两边与中间距离拉开的越来越大,中军‘尖锋’也越来越凸出。

    陈孟仁眼睛一凸,俩眼球都差点掉下,这神马情况?简直匪夷所思么!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在左右两部汉军的惊疑、奇怪中,雄起中的中军最先顶着箭雨撞进了松散的胡骑当中。

    没有任何好疑虑的,沸水泼雪,水银泻地,就是如此场面。

    一柄势如破竹的尖刀,一把所向披靡的利剑,祝彪带领下的中军兵锋用最不可阻挡的无敌气势将楮罗的兵马从最中心处一分为二。虽然胡骑也确实拼死阻挡了。

    胡骑整个军阵都被祝彪的这一击给剥开了两半。分明就是压倒性的优势么。

    …………

    伏屠,一路的疾奔他终于在晌午头看到了吉安方向来的胡人队伍那惶恐不安的先头了。

    “怎么都是女人孩子?你们男人呢?楮罗人在哪?”

    拦下队伍的端头,伏屠大声追问。

    “后面,在后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