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八章 罚罗州

    ps:今天早就三更,求收藏!

    “老夫人,这里还有几本秘籍,有是给小姐的,也有请您看着分配的……”

    冯恩江从身后的包裹里取出一个小木盒来。虽然祝彪没能从杜柯伟身上爆出什么厉害的内外功秘籍来,但是在场的快刀门弟子可是有十几人的,且真传、内外门弟子都有,从他们的身上,祝彪还是搜出了一点好东西的。

    几门刀法固然都是寻常货色,甚至其中的一门都只是快刀门的入门刀法,但是这些可都是白来的,有了这个先决条件一切都好理解。里面还有一本最薄的书,只有十几页,是祝彪专门给祝采儿写的,因为估摸着算算时间,祝彪感觉祝采儿的《一气诀》也该练到家了。所以才有了里面的这一本最薄的《混元功》解析。

    “请您看着分配”,很明显,祝彪把这些东西拿回来,那就算是要经祝柳氏的手交给柳家的。不管算是再受其连累的补偿,还是别的什么,反正祝柳氏做主。

    一身轻松的退出客厅,冯恩江身子一挨厢房的床,一股股疲惫就想无边无际的黑暗,潮水样将他彻底湮没。

    两天一夜没合过眼啊,他都困死、累死了。

    这一睡直到第二天晌午才醒来。周云飞端着热水很殷勤的过来讨好他,因为这一次冯恩江回延东时,周云飞和窦兵都要一起跟着过去。祝彪已经是校尉了,身边配两个仆人伺候也是应该的。

    比之周云飞,窦兵算是见过世面的,而且跟祝彪的关系也亲近。只有周云飞心理面又是好奇又是紧张,就往冯恩江边上凑一凑,单听故事也是好的啊。

    柳府宅院里,热闹声一阵接着一阵。前面却是在大摆筵席,接着‘双喜盈门’柳家也好好地抖一把。

    冯恩江不往前面凑合,就拉着送上门来的周云飞白话着。而且看着眼前面相清秀的周云飞,心里是止不住暗笑,想起了当初那中年汉子说蓝普‘重口味’的话,可是狠牵扯到周云飞一把的。

    现在他算是都搞清楚了,什么奶妈啊,那是祝柳氏不放心祝采儿,她身边的丫鬟年纪都太小了,在那个场面下出错了怎么办?就让姚洁跟在边儿上照看着,结果就是‘祝氏主仆’了,再然后就衍变成祝家小姐的奶妈了……

    话说就姚洁那姿色,贪图‘重口味’的人怕还真不会少。

    “战场上会死很多人,血肉横飞,怕不怕?”

    “我不会怕,我爹就是死在战场上的。要不是公子,我跟我娘也早就死了……”

    “杀胡狗,杀胡狗,我要给我爹报仇……”

    ——————————分割线——————————

    居延城,靖边将军府。

    武恒飞静静地打量着堂下站着的小年轻,可真是年轻啊!

    良家子从军,无倚无靠,半年时间不到硬生生打拼出一个‘校尉’来,太让人赶到惊奇。

    后起之秀似乎已经可以更改做当代英杰了!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么?”武恒飞没去故作威严,先抑后扬的手段可不是对什么人都能起效的。从黄晟功的描述中,坦言直率,更容易走进祝彪的心。

    祝彪心神一定,一个‘我’字表明了武恒飞的态度。

    “快刀门!这事儿延东战场上江湖各派的骚动都很大,事情也隐瞒不了多久,你以为该怎么办?”武恒飞口吻轻平,当位子达到他这个级别的时候,考虑的东西就不能再完全从军伍上出发了,而是要统筹全部利害关系。…。

    武恒飞很清楚,很明白,就算是自己给祝彪收拾了尾巴,漏洞还依旧是一抓一大把,事实是瞒不了的!

    “捅开天窗说亮话。大帅,江湖人也要讲理的,尤其是名门正派!”事情的关键不在于杜柯伟,也不在温承铣、钟卓均,他们可以说是‘罪有应得’,祝彪杀他们的理由绝对‘正当’。江湖人士谁都无话可说。

    真正的关键是其余的十一名快刀门弟子,他们可是绝对的无辜者,祝彪杀前三者理由还很充分,明着说来也没什么。可是杀后十一者就要‘理亏’了,情理、道义上的双重‘理亏’。可以寻出的理由就只是——牵连,或说是对方拼死抱团抵抗,他是不得已而为之。

    然而江湖人如何会去听一个官场中人的辩解,虽然武官的信义比文官要好上许多许多,可是在他们眼中,祝彪就是在‘滥杀无辜’,就是在‘迁怒’了。

    因为是快刀门有错在先,所以即使曝光了,祝彪也不用发愁被正道人士来‘除恶’。但是快刀门的复仇和绝大部分江湖人的敌视就是难免的了。

    “呵呵,也好,话说开了面子就好做了。可是你要清楚,这事情爆出后,今后的战事里,就没人(江湖客)再会去帮你了。除非他能与整个江湖为敌。江湖,有江湖人的规矩……”

    “延东你是不能呆了。快刀门是麟州的门派,日后主力肯定会集中投入到延州的。你就去罗州……”

    也是一种变相的惩罚。延东战场再是残酷也绝对比不上罗州战事的惨烈,但是祝彪一点都不为这点‘惩罚’而担忧。

    拿着武恒飞批下的军令,一个补兵的条子,凭着它祝彪可以在泰长郡将手下兵马补充到三千骑,凑够三个‘部’级建制。

    可是,大堂里一句话顶在祝彪嗓子眼上几吞几咽,终还是忍了下来——武恒飞跟自己可不熟。要求的事情却是‘私事’的很,怎好开口?武恒飞如此的待自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带着兵马被‘放逐’到罗州,准确的是镇北将军李辉祖麾下,余明郡拼杀的第一线。祝彪对此不会皱半点眉头,可是还在别部里的祝忠、祝明二人怎么办?受伤还远未痊愈的祝强义又要怎么办?

    他可是从没想过祝家仅有的五兄弟还会有分开的一日。

    吴汉超急匆匆的从将军府下属公廨走出来,几日来居延——楼烦间越来越平静了,他也就随之小忙了起来。伤病员细致工作三郡是接管了下来,可军医总头子的他还是要汇总一二的。抬头向大堂看一看,一个年轻人从堂上走下!

    该死,是他!祝彪,延东军最年轻的校尉。吴汉超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赶紧低头,避之而去。

    祝彪还在为祝忠、祝明的事情发愁,要去求将军(黄晟功)吗?根本没看到距离自己几步外一个匆匆而去的背影。

    话说,就是看到了他也不知道那是谁,祝彪先前根本就没跟吴汉超照过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