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三章 全灭

    “想杀老子,没那么容易?”

    杜柯伟眼睛狠戾起来。说祝彪只是要他两个胳膊,没要他命,开什么玩笑,玩了一辈子刀,丢了俩胳膊,那还不如直接死了的好!而且谁会听了要自己俩胳膊这话后,还会以为对方真的会放过自己的性命?

    纯傻帽,那不是?

    所以,狗急跳墙,兔急咬人。真正的猛兽到了走投无路的这一刻时,困兽之斗是绝对不可小视的。

    杜柯伟就是如此。

    右臂还没全好,但左手刀他也不俗。看到祝彪说话的语气和神情,那是坚定的没一点缓和的余地了,当下一吼,整个人从弟子群中蓦地腾空窜起。然后半空里身影一闪,利箭一样直蹿向祝彪。

    “嗖嗖……”

    到底是有三十来步的距离,杜柯伟固然名列成名高手一级,可轻功也没好到身形一展就是十余丈的地步。他这一动,严阵以待的利箭立即群射而起。

    半空中,杜柯伟左手挥刀,右臂甩袖,劲气如龙,涌护着全身。射来的前后百十支利箭撇去落空的,剩余几十支不是被护身刀气给荡开,就是被刀身给拨开,一轮箭后,竟然毫发无伤。

    “可惜——”祝彪嘴角闪过一抹蔑视。

    战阵中有弓又怎会没弩呢?短短几十步,没弩的话有几人能困得住一名成名高手?虽然杜柯伟是有伤在身,功力至少废了三成。他若真是聪明,刚才就不应该往自己这边扑来,那样他在死之前还能体现出一点自己成名高手的价值来。而现在么……

    “咻咻——”

    机簧勾动声,十余支力可破甲的弩矢洞射而出。

    不多,只有十余支。

    “铛铛铛……”杜柯伟连连挥刀磕挡,半空中的身形终于无可奈何地顿住了。

    “咻咻——”第二轮劲弩再次发射。

    却有很多批。

    “嗖嗖……”同时第二轮的箭雨也临头泼下。

    “卑鄙无耻,祝家小子,敢与你爷爷独自一战么?”

    朵朵刀花笼罩全身,挡开一支支利箭弩矢。杜柯伟脸色气急败坏,破口大骂。他恼,他气,他恨,可他更怕!继续如此下去可是要糟糕,自己就是全胜时候,如此轮番招呼下也难支撑长久的,况乎眼下右臂伤势还未愈……

    然而想要脱离箭雨弩矢的笼罩又谈何容易?靠他的弟子吗?靠一起来的十三名快刀门子弟吗?

    祝彪才不会忘了他们呢。

    招呼杜柯伟的同时,一支支利箭也同样在招呼着他们。一千多骑怎么可能只有百十支利箭。

    结果是——弟子真的是不如老师,挡住了利箭他们却挡不住偷袭的弩矢,左支右绌,招架难全,就是很短的时间里便已经有三人被射倒在地上。

    “砰——”穷极思变。杜柯伟迫不得已也只能无所不用了,一脚踏在地上,猛力之下脚板直陷入泥土里三四寸。

    “哗哗——”下一刻杜柯伟就全力趋脚,大片的土灰立刻扬起。刀身飞舞的劲气激荡尘土,黄黄的土色很快就笼罩了杜柯伟全身。

    竟然还有这一手?

    祝彪的眼神更加犀利,他隐约的看到一下得手后的杜柯伟随即全身飞旋,脚下螺旋样的往泥土中一钻,飞扬起的土尘更加庞大浓厚了。

    这等江湖路上几十年历练出的高手,随机应变之能确实非比一般。

    可是扬起的黄土再多又如何?祝彪这次讲的可是覆盖性射击,地毯式轰炸。…。

    一支支箭矢继续朝黄土扬尘中落下,一波波弩矢也依旧在向其中射击,铛铛的碰撞声不绝于耳。祝彪灵敏的耳朵还扑捉到了几声强忍着的闷哼——

    受伤了吗?

    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活该!

    “啊……”

    另一处地方,杜柯伟近在咫尺的后背。一个接一个的快刀门弟子倒在了地上,这些人心里肯定会在怨恨温承铣、钟卓均,但是江湖义气同门之谊让他们都挺硬气,现在了还没一个求饶的。

    “那就一个不留!”祝仝两眼里杀机没有一点减轻,疯狂又快意。就是把整个快刀门都给收拾了,祝强义的肩膀也挽不回来啊。

    “噗嗤——”

    “咔嚓——”

    一个个重伤倒地的快刀门弟子被乱刀分尸。

    “杀啊——”箭矢被他停下,祝仝策马带队冲了下去。不真刀真枪的干几下,他心里头抓狂一样难受。

    仅剩下的四个快刀门子弟,全都带着箭伤没有一个完好的快刀门子弟,在数百骑的蜂拥狂奔下,像是独臂挡车的螳螂被瞬间压了个粉碎!

    至此,快刀门众人仅剩下杜柯伟一人。余者,祝仝连温承铣和钟卓均都没找出来,就全都一锅烩了。

    “呀——”

    众弟子的声声惨叫就像是重锤一样一下下敲击在杜柯伟心头,心神不自主的一分,一支弩矢立刻穿过刀幕。好在杜柯伟反应快,立马一侧身子,弩矢斜斜着钻进了他肋下,入深足足三寸还多。

    若不是侧了那一下身子,就该直直的扎破内脏了。

    “姓祝的,我快刀门与你仇恨三江,不共戴天,老子就是化作了厉鬼,也饶不了你——”

    这里的十三人,连同死在居延城的七人,还有自己,快刀门北上延东的二十一人是全完了。虽然二十名弟子中只有四名真传弟子、四名内门弟子,余下十二人都是外门子弟,可是这已经是整门派十分之一的力量了。况且还有自己这个二长老……

    掌门师兄将门派一成的力量交到自己手上,就这么的全完了,杜柯伟心头那叫一个悲恨啊。“给我去死——”

    “嚓——”一脚踢地。

    杜柯伟两目啼血,如箭的身形包裹着扬起的黄土,似一条土蛇般一往无回直扑祝彪。

    鸣鸿刀就是那妖异的蛇信,狂风般席卷而起的刀光挡下了全部正面射来的箭弩。而背面,他已经全部放开了……

    “死——”倾力一击的刀光临到祝彪头顶,快刀门绝学之一——《旋风刀法》三十六刀最后一式——风卷天下。刀光劲气搅合一团,宛如一团风暴在孕育中,还未发散,一股狂放暴虐的刀意就直逼祝彪。

    杜柯伟燃烧的精神更加旺盛,能毙得这个仇敌于刀下,就是现在他最大的渴望,最后的渴望。

    “以为自己是神仙么?”

    重伤之余,半边身子不能动弹,右手刀交换到左手,杜柯伟临死前的这一刀气势是惨烈决然,刀意是狂放暴虐,但是威力呢?

    他不是青铜五小强,精神有多旺盛人就又有多牛逼,这个空间也不是黄派的武侠天地,虽然有《移魂大法》这样的邪门武功,但更似同于金派,精神力量弱爆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祝彪心性100,泰山崩于前也能岿然不动。杜柯伟这一刀的意志又怎能撼动得了他的神经?

    《阴风三命剑》,出——

    一道璀璨的剑光猛的从腰间爆射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