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一章 怒发冲冠

    ps:大家继续支持!!

    北平,易北候府。

    老侯爷余子良手指轻敲着书案,脑袋中一圈圈念头急速翻转着。

    “祝彪,校尉,20……”这可是个绝对的少年英才,一身战功是实打实的。

    可幸延东尚有武恒飞的关系在,才通了个消息来,否则自己还真不知晓庶子儿媳还有这么一门好亲戚可拉。

    一个新晋校尉,一个世代列侯,外人看起来完全没得可比。但是侯爵虽贵,可权还是在贵上头,不然怎会说‘权贵’而非是‘贵权’?

    军伍起家得封列侯的易北候府,眼下时节,门下除了几个大小文官外,军伍之事早已经插不进手。

    贫贱之时尚可嗜武打拼,得封列侯的初起两代也能保持家风,但是现在距离先祖已经过去了五六代人,全府上下连同旁支外系,都没一个能军务上拿得出手的人来。在军中,易北侯府就是有再深厚的根基也挡不住时间的消磨。

    可是余子良却深知,军伍中的根基必要时候就是自家性命的一张护身符。尤其是眼下时节,怎么看苗头与先前的几次胡汉大战都有不同,倒像是天下大乱风云欲起的势头,这军伍中的关系就更要抓得紧。

    现在是一小小校尉不当紧,再立下功勋自己就能把他捧成中郎将!然后就是杂号将军……

    二十四五岁的杂号将军虽然太过年轻,可是,余子良有把握,绝对能把人‘独当一面’去。

    “老爷……”门口响起了妻子的唤声。

    勾连祝彪需要通过庶子儿媳,这是妇道人家的瓜葛,余子良本身可不好出面,还是要自己的夫人从中窜起线头。

    —————————我是连平分割线——————

    连平县骑军驻地。

    七八日的时间过去,祝彪伤势又缓轻了一截。

    新晋骑兵校尉的军令三天前也下到了手中,祝彪本身在这一战上的出色表现与黄晟功、庄炳灵二将的冒失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

    斩首、缴获历历可查,武恒飞大笔一挥就成了校尉。

    这一消息在传到祝彪手中之前就先一步传遍了居延城,吴汉超心里是更加紧张了。

    而孟蕤等人倒是都在外面,否则的话他就更加不是滋味了。

    自己明明先一步走在大前面,身后还有整个家族的支持,现在却远远落在了人家身后。令人不仅仅是难堪,更是内心的挫败啊!

    祝彪心中的兴奋无以言表。校尉,这可是一营之首,在军中的也是上层人物,能独自领军作战。自己可才参军半年啊……

    这消息若是传回庆襄会是什么概念?祝家家门都应该是光复了?

    不过这还不是令他最感高兴地,安吉适时传来了准确消息,祝忠、祝明战场上虽都挂了彩,但是性命无碍,也没缺胳膊少腿,两人已经都升任了都伯。

    真可谓锦上添花!

    再加上声望值这几日里不住的增长,都迅速升添到了25点,祝彪着实体会了一把喜事连连是什么感觉了。

    那幸福感就像是大海的波涛,一波接着一波打到。

    但是,该来的坏消息总是还会来的。

    黄晟功部留在居延城驻地里的病号可不都是祝强义这样的重伤员,或是说本是受伤颇重,但是十几天的将养下来已经减轻了很多,至少可以策马奔驰了。

    在两边局势逐步恢复平静后,居延城与三郡的联系日渐紧密,毕竟许多正式的公文和命令是不可能通过飞禽来传递的。…。

    这一日,一行两人就一大清早打马出了南门,一路上马不停蹄,下午时候就望见了连平县城。

    “快刀门,我要你们碎尸万段——”

    怒火瞬间冲上祝彪脑门。就感觉头是一阵阵胀大,在发烧一样,脸脖通红,完全不考虑其他,也无法想起其他。身心里只有如何如何炮烙快刀门!

    祝强义的右臂废了,彻彻底底的废了。

    断骨,还有《黑玉断续膏》来治疗,可筋脉断了,又该用什么治?

    中原药王谷、北汉百草门,前者不有了解,后者可还算知道一二,是没有续接筋脉的灵丹妙药的。

    祝彪能指望眼下时空有‘微创手术’吗?

    快刀门,这他妈的是仇大发了!

    “六哥,砍光了他们——”祝仝两眼血红,泛着一阵阵刺骨的杀机。

    “二位兄弟,这情谊我祝彪记下了。你们先在营里住下,剩下的事儿我来做——”

    温承铣、钟卓均师兄弟的作为得罪的不仅仅是祝强义或是祝彪等人一门,他们开罪的是全营。

    哦,老子战场拼死拼活受了重伤,拐回来还要受你们兔崽子欺负?哪有这样的道理?敢欺负我,我就跟你们拼!反正黄晟功部那几百号伤员心里都感同身受是都恨死了快刀门,连带着对江湖客的印象也大幅度下降。

    还好在他们都是伤兵,伤势未愈时候活动不方便,温承铣、钟卓均二人的作为现在才没在居延城传扬开来,否则的话全军都会对江湖客报以鄙视的眼神的。

    当然了,这里也有要祝彪替自己兄弟出气的意思。祝强义是废了,古烁亲口下的结断,但是他背后还有祝彪这样的强人。与其现在就吵扰的全城都知道快刀门的无耻卑鄙,还不如暂时忍下一口气,静看着祝彪砍人来的更加快意。

    第二天清早,祝彪亲自带队冲出了连平城。虽然他现有的手下连同已经调拨来的第一批新兵,一块也才一千许人出头。

    “嘿,怪了去。这小子伤势还没好,怎么就着急着拉队练兵了?”

    北城门上,朱云华很是不解的望着骑军远去的身影。

    他这段日子也顶高兴地,东门外一战和守城之战,一辅一主,功劳捞的够够的。武恒飞大笔一挥也给他官升一级,坐上了中郎将的椅子。只是前头没有加号,并且还依旧归属庄炳灵麾下。

    虽然还有些不尽人意,朱云华也想督领一军,独挡一方啊。谁不想自由自在,他现在蹲在连平,上头可始终有一道笼头呢。

    但是,能够从校尉升到中郎将,他又极其惊喜,极其的振奋。曾何其时,朱云华他都不期望着自己能够被称呼‘将军’的一日了,没想到这一战里就成了。

    几天里,晚上睡梦中乐呵的他都能笑出声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