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九章 局部牺牲与总体局势

    ps:今天只有两更了,但还是求收藏,求支持!

    之前四天,每天5000点击,300推荐,还有30多个收藏,汉、风很感动。裸奔中取得这样的成绩,是之前万万想不到的。这些都是大家对**的鼓励,汉、风会再接再厉的。大家继续支持!

    “砰!”一脚踹倒正面之敌,丘图夨迅速缩身挥刀抵住侧面扎来的一枪,翻腕用力向上一绞,大步跨前中,锋锐的弯刀化作一抹闪电没入两名汉军将士的咽喉。

    嗜血的攻防战在第二天继续。一个接一个守城将士倒下,一个又一个城中壮丁补上,乃至于县衙衙役都抽上了北城门。

    梁永乐去了西城门,祝彪也拖着重伤的身子到了东城门。

    城下的尸逐拔休是那般的后悔,伊珐一行人损失的太不值得了。若是放到现在,就这么冲上去,城墙上的汉军如何能够抵挡?

    所以,丘图夨无奈的也只能拖着未痊愈的身躯登城奋战。

    一刀结果二人,刚抽刀回身,正面又有穿着布衣的城中青壮补上,挥刺而来的长矛在阳光下寒光闪闪。丘图夨苦苦一笑,却只得再次迎上去。有多少汉军、青壮死在自己手下他不清楚,可他却十分明白——自己已经快撑不住了。身上未痊愈的伤势且不说,耐力也降了很多,已经能感觉的到身体的疲惫,和手上的力道的慢慢减弱……

    弯刀深深地没入守城壮丁的身体,一刀把人捅了个对穿,喷哧的鲜血淋了丘图夨满身。

    在所有人的眼中,这个银环胡将就是一个嗜血修罗。但是为了坚守城池,为了城池里的家人,便是修罗中的王也必须推平。

    被一刀捅穿,壮丁手中的长矛落地,还想伸着两手去抓丘图夨,可刚伸出一半便无力的垂下。长刀透身的痛苦让他一阵痉挛,焦黄的脸庞因过度扭曲也显得很是狰狞。

    侧面一个汉军队率看着身旁的兄弟一个一个倒在丘图夨手中,悲愤狂呼,抡起雁翎刀就向他劈来。

    丘图夨只把身子一旋,手中弯刀就化作勾魂的铁索,吻上了队率的脖颈……

    祝彪一切都看在眼中,脑门上青筋直暴,恨得牙齿直咬。可是重伤中的自己如何会是丘图夨这个老对手的敌手?现在就是二流趴末高手,也能轻松地解决掉自己。

    “齐秋雨还没到么?”从发现丘图夨登城的第一刻,祝彪就让冯恩江去北城喊齐秋雨。

    现在,死在丘图夨手中的军民至少有四十人。

    守城不比阵战,对武功高手而言,攻城战时的威力远胜阵战中。

    “驾驾……”

    齐秋雨在策马狂奔。赖林一清的考虑周全,城内再调度如麻,也要保持南北东西两条十字交叉的主干道可以策马如飞。不然他就只能消耗内力的施展轻功奔过来了。

    两里地不到的直线距离,全力打马确实快得很。齐秋雨只是未能在冯恩江赶到叫唤时立马脱开北城,他那边也是吃紧。

    就在祝彪满值的心性也要感觉着焦虑烦躁的时候,齐秋雨终于赶到了东城。

    从马背上直接腾身飞起,脚尖在石阶侧壁上一点,两下起身就落到了城楼前。

    “齐兄,杀了那银环胡将——”祝彪喜声大喝。

    …………

    …………

    傍晚,斜阳西下。

    落日的余晖笼罩连平县城,赤红的光线让本就尸山血海的城池更加四溢着一股血色。…。

    残阳本就如血!

    祝彪静静地坐在东城头,今日一战他一下刀兵都没动,但心头的沉重、激动却可比当初断后之战中的死里逃生。

    胡骑终于退了,荡漾的尘土一路北向……

    四十里处的汉军大阵。

    武恒飞汇集了庄炳灵、黄晟功,他的对面是稽陬、尸逐拔休,这一仗谁也不算赢,一进一退,都可谓平手。

    “武恒飞,恭喜了,收一良将!”

    “哈哈,我大汉之福,千载万祚!”

    “哼哼,千载万祚?也看你们自己争不争气。就此别过,你我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轰轰的马蹄往北离去,延东战场上,崇安郡可算是恢复平静了。

    武恒飞都没领兵转去连平休整,严厉的目光在黄晟功、庄炳灵身上扫过,随即一言不发的带着万伍仟兵将重新踏上了北返居延城的路。

    看过胡骑的队列,他心底大松一口气。在连平城下血拼两日的胡骑没有占到半分便宜,和着城内的守军只能算是拼杀个两败俱伤。

    但是再对比两边的军力,胡骑的损失要远大于汉军。

    再舍掉黄晟功、庄炳灵这里厮杀的伤亡,本来三万还多的胡骑,眼下只有两万五千许。武恒飞衡量着自己手下的万五千兵,压力不算轻,却也不至于顶不住。

    大军南下,居延城守卫空虚,他必须迅速北返。

    垂头丧气,心情沉重,或要再加一个郁郁寡欢,庄炳灵、黄晟功二将带着不足六千的兵将步骑如败阵的公鸡返回了连平城中。

    看着城外高高垒起的尸体,看着全城哀哭的灵幡,一个个筋疲力尽满身是血的将士,包裹着伤口默不做声的丁壮,吊着胳膊的朱云华,重伤的祝彪,庄炳灵、黄晟功还在为战后处罚而担心的二将心底里猛然升起了无尽的羞愧感。

    这些都是自己争功冒进造成的啊。还好城池没丢,若是城池丢了,全城百姓尽遭罹难,就是杀自己十遍也挽不回后果啊!

    庄炳灵、黄晟功黯然神失……

    武恒飞走之前对他们一言不发,但却不代表他就永远不置一词了。只是这一战没造成太过严重的损失,连平城没丢,后果不是无法弥补的大漏洞,二将虽然依旧要承担责任,却不急这一时。

    因为战事还没结束,还不到论功行赏论罪处罚的时候。

    ——————————安吉郡分割线————————

    安吉郡。

    郡城下,浑身浴血,人是血人,马是血马的崔铜,一脸惨然的望着许许策马进城的本部。

    两千人马啊,放进安吉郡的黄晟功部有两千人马,可是现在呢?

    一半人还有吗?

    他手下两千人,加上另外一部骑兵校尉的三千骑,五千骑兵配合着郡内的万余步甲,九座县城,不说守卫的都是固若金汤,却也没有太大的危急。

    胡骑占据着主动优势,也只得在乡里头打转。

    可是,居延城一遭令下,依托城池为靠的五千骑兵就不得已要主动出击,去与三四倍于己的胡骑展开一场场残酷的野战。

    这是很无脑的命令,但是他们只能遵守。

    小部的牺牲有可能是为大部的胜利,这个道理,军人都是要懂得。

    才几天时间,只六七次接触战后,崔铜部下就只剩了眼下这么多。另外一部也一样是损失惨重。

    幸好今天安吉郡接到了新的军令,否则再有两三小战,崔铜都有可能打光棍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