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五章 围三缺一

    ps:感谢皇甫兄票票,继续求收藏,明个继续三更!

    南城门内外瓮城。

    箭雨消停,不大的两块空地上,两千来具胡人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落着。淡淡的血腥气随风扑入祝彪口鼻,但他脸色毫无变化。

    寂静,寂静,一丝呻吟声都没有,城头的弓兵也同样无一丝响声。

    所有人都跟雕塑一样,因为两千多条性命,在一刻来钟的时间里就完全消失了。即便他们是猪狗不如的胡狗,那也深深震撼着所有人。

    朱云华与祝彪并肩战列在南城楼,脸色同样静如平湖。“下去,补刀——”

    两千多胡虏,人数太大太多。若外面战事正急的时候他们闹腾起来,就真是一场大祸了。

    所以,就像祝彪提议的那般——一个杀字干净了事。

    天色才蒙蒙亮白,可整个连平城已经全都惊醒了。因为南门处传来的震天哭嚎咒骂声,因为北城楼上咣咣敲响的警钟声。

    撒出去的镝锋带来了胡骑南下的消息,战争马上就要来临了。

    一百步甲进入瓮城,零星的惨叫声再度响起……

    …………

    太阳升上天空,胡骑大部队出现在了守城汉军的视野中。

    辰时,连平城下的战斗又一次打响。

    依旧是密集的箭雨压得汉军抬不起头来,哒哒的马蹄在城下来回奔驰。

    祝彪脸色严峻,堆土坡,胡骑的独特攻城手段。往昔只是听闻,今日终于一见了。

    五丈高的城墙放在地球上已经是难得的雄伟了,可是在万千胡骑的努力下也显得‘渺小’。

    只只是午时时候,北门瓮城外就已经有两段城墙被堆起了由下到上的土坡。

    速度超乎想象的快,至少祝彪看来不是一般的快。

    那些丢土袋的胡骑技术非常娴熟,头上的箭雨压制也几乎全都精准的落在城头上,极少误伤。而装沙土的带子,除了少有的一些中原人族的布袋外,多是些草袋乃至少许的皮袋。

    朱云华脸色越来越严峻,土坡堆好了,真正的考验也就要来临了。

    “呜呜呜……”一阵苍凉的牛角声后,城外乌压压的人海中裂开了一道缝隙,一支人马冲队而出,高高举起的大纛标示着这是一个爵位相当高的大人物。

    一阵阵的呼喊从胡人阵队中响起,接着两支骑兵打马冲出。在头顶持续不断地箭雨掩护下,头顶着小圆盾,策马直冲着两段土坡而来。

    箭雨在两支胡骑接近瓮城的时候及时停下。只是那两段土坡处,其余的地方依旧还是压制,虽然密度已经大大降低。

    “放箭——”城头上响起了朱云华粗狂的喊声。一场惨烈的攻防拼杀就此展开了。

    占据城头高出的汉军无疑得着地利,可进攻中的胡骑也有着绝对优势的人多。两军在两处土坡堆好的地段进行着有我无敌的殊死拼杀。

    头顶的箭雨阻挡了汉军在城头的自由移动,但是没关系,盾牌举在头上还是能保证一定的安全的,而且城头上也有着相通相连的藏兵洞。对付起缺乏投石机之类重型攻城器械的胡狄二族来,在城头上布置藏兵洞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效地手段。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胡骑攻势凌厉,汉军的抵挡也沉稳持重。只只两个交兵地,胡骑显然没办法迅速攻上城头。因为剿杀点太少了,汉军数量固然是少,可也不至于满足不了两个点上的阻敌拼杀。…。

    一具具尸体倒在土坡上,人的,马的,钉耙、礌石。

    头几次还可以策马冲锋的胡骑。现在已经只得变成蹩脚的步兵蹒蹒而上了。

    尸逐拔休冷静地观察着城头的战况。

    瓮城两点上已经吞噬掉了三四百族人的性命,却也被接连冲开了几次缺口,可两个地段上的汉军人数实在不少,很快就重新夺了回去。现在城头上的争夺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只是,城头上再怎么样也是汉军占据着人数上的优势。而为了避免误伤,己军的箭矢也只能小心翼翼地避开两处厮杀地带,这对城头族人的支援实在力度忒小。族人用力厮杀,境遇却是越来越恶劣。

    “噗嗤——”雁翎刀削下了一颗面目狰狞的脑袋,林玉明脸上被哧溅了满脸的血。但是他只有欢笑,这是自己砍掉的第二个胡狗了!

    “呜呜呜……”

    撤兵的号角声在城外响起,前一刻还在拼死力战的胡虏下一刻就纷纷退潮般涌下。

    “哪跑——”林玉明第三个目标被他缠上了。本来就不擅步战的胡骑这般时候心乱力怯,退意萌生,更加不是林玉明的对手。在旁边一手持长枪汉军的帮衬下,几个回合林玉明一刀劈在了胡虏胸膛。

    第三颗首级到手了!

    再上前一步一刀剁下脑袋,鲜血淋淋的首级林玉明也毫不嫌弃的抓在手中,满脸是血的脸上荡漾着欢快的笑,只是在不明就里的人眼里却是无比野蛮无比血腥无比的狰狞。扬身探出垛口,用力摇晃着手里的头颅,林玉明冲着掉头退下的胡骑畅快淋漓的大骂嘲笑着。

    “孬种,废物,还勇士,狗屁——”

    “小林子,退下,快退下,脑袋……”都伯大声怒吼。

    然而愤怒的吼叫挡不住头上落下的箭雨,几乎是同一时间,林玉明活跃的身影就被湮没在了重新落下的箭雨里。

    掌控着绝对远程压制的胡骑,就好比祝彪前世五十年代初抗美援朝战争里的美军【联合国军】一样,每到进攻受挫,随之而来的就会是数不清的炮弹。

    最为一名新兵,斩首三级的兴奋让林玉明忘乎所以,甚至忘掉了老兵们千叮咛万嘱咐的一些关键经验,最终的结果就是在箭雨中丢失自己宝贵的性命。

    “他娘的——”朱云华恨恨一击手边的城垛。胡骑的箭雨实在是让人感觉恶心。

    胡骑阵营。

    “将军,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冲上城头去——”带队的银环胡将拍胸脯立下保证。

    “哈哈,不急,不急,咱们有至少两天时间。”尸逐拔休遥望连平北城楼,目光转瞬又落在两处遍布尸体的土坡上。

    “土坡太少,汉军守军再少也有两千人。只两处攻杀地短时间里耗不跨他们。”

    “东门,西门,还要各填两处。”

    “我要围三缺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