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三章 止不住的诱惑

    ps:继续求收藏!

    “试一试,试一试——”庄炳灵脸色难堪的要死,作为一名沙场老将其内蕴含的危险他还掂量的出,可是说话的语气是无比坚定。

    大好机会近在眼前,大好战功近在咫尺,不试一试如何心甘?

    黄晟功急喘着粗气,‘试一试’这三个字遭了魔的似的在他脑海里翻腾,他此来本是要劝解庄炳灵的,可现在自己却严重动摇了。

    “试一试,试一试——”之前祝彪不也说了,‘只要不犯致命错误,他吃不掉我们的。’那就试一试又何妨?

    天见可怜,这是断章取义,彻彻底底的断章取义。祝彪当时的话绝对不是这样说的,这只能说是黄晟功动心了!

    北城门楼。

    望着八千余步骑兵马出城,祝彪两眼中充满了无奈。黄晟功、庄炳灵终是出兵了,而且带走了守城的一千步甲老卒。

    算上祝彪的手下,连平城内只有两千出头的能战之士。之前东门外的一场大胜,策马冲刺的骑兵伤亡不大,实力完全占优嘛,死的尤其少。可朱云华和他手下的步军就没那么好运了,被临死反噬的胡骑给咬了一口,连死带伤折损了四五百人,他手下到底是有一半的新兵。

    这又被庄炳灵拉去了一千老兵,合上祝彪的手下,也总共是两千出头的兵力。

    “唉……”深深叹了一口气,朱云华眼睛里也含着一种担忧。祝彪的猜测他也是知道的,心底里认为是有点危险。

    汉军现在完全是处于守势,一切都该保险为第一……

    这就是一种很玩味的心态了,朱云华若与庄炳灵调换了位置的话,他内心肯定不会这样想,只是因为东门外一战他已经捞足了好处,保守的念想自然就在脑海里占了上风。

    “朱校尉,今后两日可要小心了……”

    大量战马已经向外送了出去,可是两千多俘虏还依旧关押在连平,城池内总共也就只有两千来兵马,一边严谨看押俘虏,另一边又要守备城防,不小心可是万万不行的。

    边境胡营。

    庄炳灵、黄晟功兵马出城,不多时射雕儿就将消息报到了尸逐拔休帐下,甚至连数目都精确到了不足万人。

    不足万人,自己可是有两万骑——

    “长生天庇佑,今日一战我全歼汉军——”尸逐拔休跪地对天发誓,拔出弯刀在手,左手心用力一握,鲜红的血珠挡着全军所有人的面淋淋滴下……

    “驾……”

    “驾驾……”

    狂乱地呼喝声震耳欲聋,三百枪骑就如决堤地洪水,又似独臂挡车的勇士,从军阵间狭窄地通道中喷涌而出,向着前方滚滚而来地胡骑勇敢的迎了上去。

    狂乱地铁蹄践踏在青草耸耸的长野上,卷起漫天的烟尘。

    枪骑阵前,黄晟功催马疾进,灼热地战意在他胸际中激烈翻腾。让祝彪料中了,兵马出城三十里后就不住受到胡骑的骚扰,到四十里时,他与庄炳灵就是想往后退也退不去了。

    只能按住阵脚,列阵以待。坚持到天黑第一位,然后才能说别的什么。

    两支千骑几次冲锋后兵锋败挫,黄晟功当仁不让的带着自己的卫队顶上了空缺。不能放任胡骑肆无忌惮的冲击、奔射,虽然仅两千来骑兵肯定坚持不到最后,但是,在最先时候的这一段里,针尖对麦芒,要毫不避让。…。

    现在不是步军打头阵,折败胡骑锋锐,骑兵再出击击败的时候了。而是骑兵打头阵,尽量削弱胡骑锋芒,好让步甲安然坚持到天黑。

    倏忽之间,冲锋的三百枪骑所列的阵形发生了变化,前面地枪骑保持匀速前进,中间和后面地枪骑却开始加速,并向着两翼缓缓展开

    不及片刻功夫,三百枪骑阵列便已经全部展开,前后共三列,每列百骑,每一骑间左右上下各隔开一丈长的距离。对着奔涌而来的胡骑,毫无畏惧的迎了上去。

    “嗬——”

    黄晟功突然大喝一声,持刀的右臂高高举起。

    “锵锵——”

    一根根长枪被骑兵平平端起,锋利地枪刃映着依旧炽烈的阳光反射出冷冽地杀机。

    “唏……”

    “嘶……”

    冲锋中的胡骑内顿时响起一片吸气声,汉骑虽然竟然全是枪骑??

    “呜哇哇——”

    这时带头冲锋地银环胡将一声大喝,身后汹涌而前地千余胡骑立刻醒悟了似的,也在冲锋中缓缓变换了阵势,完毕后列在前队的胡骑个个彪悍强壮,手中握着的也是迥异于弯刀、长矛的铁棒、重斧!

    胡人好重兵,弯刀也比汉军的马刀要重上一些不说,无论是在常备军中还是寻常的部族军中,稍有勇力者无不自配铁棒、重斧或是鎯锤。马战不同于步战,疾驰的战马配上重兵器杀伤力大的惊人。

    跟使长枪的汉骑一样,这些人都是骑兵中的精锐。当然使长矛的胡骑也要算上。

    想想看,两马交错的瞬间,你长枪探出,固然要比手持短兵的敌人占便宜,可锋锐的枪尖虽能穿身破甲,然而在那之后呢?枪尖上挂着一具百多十斤重的尸体,若是没那个本事挑起来甩出去,或是迅捷有技巧的抽出来,那后果该是怎样?

    轻则长枪脱手,永远留在那具尸体上;重则自己也当场落马,拽着那枪杆一起落地。然不管如何,这两种结果最终所造成的后果都是一个字——死。

    可以说,在沙场上,枪骑就是精锐骑兵的代表。他们或是纯气力上比不过使用铁棒、重斧的胡骑们,但是在相应的技巧上绝对还要强出一筹。

    “轰——”

    汹涌对进地两支骑兵终于山崩的裂地撞击在一起,霎时间璀璨灿烂地血花闪亮整个战场。一片的人仰马翻中,金铁的撞击声,战马的惨嘶声彻底交织成一片。

    枪骑们挺起的长枪在这一刻成了残存胡骑永生难以忘去的一抹苦涩记忆,而铁棒、重斧也同时要去了一条条汉骑将士鲜活的生命。黄晟功杀在最前,也第一个透阵而出。

    回望背后的骑卫,三百男儿只十存三四。仅仅一次对冲,黄晟功亲卫曲就彻底被打残。

    “轰轰轰……”

    一波胡骑撑下去了,可是都没等黄晟功转回阵里,又一波胡骑就已经潮水般蜂拥了过来。

    尸逐拔休手下有两万骑兵,两倍多于当面的汉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