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九章 黑豆和马

    ps:本周裸奔,收藏却没有掉,还加了几个,很感动!多谢大家支持!明个还三更,依旧是0点,12点,18点。

    大家继续支持!!

    寅时,四更天过。

    又一波敲锣打鼓的汉骑被赶跑了。胡骑搜罗来的铜锣破鼓已经不敢再往尸逐拔休跟前摆了,因为这次赶跑的汉骑已经是今夜的第六拨了。

    “一群苍蝇——”如此气恼的说可见尸逐拔休内心的郁火。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心理面火气冲天的可不止他一个,整个胡营上下,谁不是被气得哇哇叫?汉骑捣乱就跟一只打不着的苍蝇一样,始终在你的耳朵旁嗡嗡噪响。

    “哈哈哈,哈哈哈……”北城头上朱云华朗声欢笑着。“天就亮了,我看你们还有什么力气蹦跶?”

    被箭雨整整压制了一下午的气全都吐出来了,朱云华现在那是一个叫畅快。

    祝彪默不言语,十层之功才到了一半,下一半更重要!

    溜出去的百十骑从南门进城。被骚扰了两次之后,尸逐拔休就下令一部骑兵堵住了北城门。

    他那时还没气极,还记得祝彪麾下强悍的战斗力,手头六千多骑没有均分一样散布四门。

    可是小两千胡骑虽然堵住了北门,堵住了北面汉骑骚扰的最直通线路,但南侧、东侧、西侧可还对汉军敞开着。

    随后小股的汉骑就在东西南三门中进进出出,四次骚扰虽然没有像前两次一样直逼胡营。可是北城门处两千胡骑的追逐,那响亮的马蹄声毫无疑问的继续吵扰着胡营内的尸逐拔休。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月亮隐去,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汉军终于停止了骚扰,等过五更,等到黎明,尸逐拔休终于松了一口气。汉军不来,自己也就能安安稳稳的补下觉了。

    “哈哈,林大人,你是有所不知。”城头上,祝彪对着林一清爽朗一笑,解释道:“人最乏力的时候,非是胡骑这般刚刚熬过一宿,而是睡觉始入梦乡就被重新吵醒。那时候眼睛都是睁不开的,浑身都是酸麻麻的……”

    一丝怅然在他眼睛中闪过,随即又是一震,自己怎么又想起前世来了?

    骑兵集合,一夜中是轮流出击的他们现下的状态相当的不错。

    远方天际已微露出一抹蛋白,云彩赶集似的聚集在天边,朝阳未出升,却已经让天边的多多云彩像是浸了血一样,显出淡淡的红色。

    北城瓮城城门再一次洞开,六百余骑在祝彪的带领下飞驰而出。

    “噗咚……”大帐内的桌几被尸逐拔休一脚踹翻,一股疯狂烦躁的杀意在他心里呐喊着。

    ——我要杀光每一个汉人,我要抓到每一个汉军骑兵,把他们一个个折磨上十万遍!

    “给我拍死那群苍蝇,我要他们粉身碎骨——”嘶吼声咆哮。

    尸逐拔休的话就是命令,而且这个时候胡营全营上下都已经被惊醒了。

    说一说他们对祝彪一伙人的怨气有多大?

    直冲苍穹,或者遮天蔽日?反正是都有可能。若是谁把前一世的祝彪一夜中吵醒六七次,他也会抓狂的。

    约莫有一刻多钟,气势汹汹的六千多胡骑倾巢而出。

    祝彪笑了,胡骑出兵竟然废了一刻多钟……

    向东,向南,向西,再向北。

    祝彪带着尸逐拔休绕了一大圈子,中心点是连平县城。“哈哈,哈哈……”看着围城绕了一圈跑了好几十里路的胡骑回过神来开始分兵,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尸逐拔休把队伍一分两半,准备对付着祝彪有可能的再次兜圈。

    “弟兄们,回城——”

    祝彪这里却是再度一头扎进了连平城中。

    挑拨、抚摸,拍屁股走了。

    这么说可能不太对味,胡汉两边可是没那么有爱。百年的战事中,背靠大树的北隅六国,虽然不止一次在战争之初落入了下风,但是不管是国王还是底层小民,都有十足的信心相信——自己绝对能赢得战争。因为北隅六国的背后有煌煌大周!

    所以,胡汉间的战争就真正应了李白那句诗——胡无人,汉道昌。汉奸这个词,眼下时空里虽然仍然出现,但是真的很少。文官武将,真的是宁愿殉国也不愿遗臭万年。

    所以,眼下的情形更应该是——恶作剧啊,恶作剧,继续、连续的恶作剧,然后拍屁股走人。

    连吃了六七下瘪的胡骑那里消的去心头怒火。“放箭,射,给我射——”尸逐拔休的咆哮又一次响起。

    而事实上,纠缠到现在,他心头未尝不是没有一股挫败感。跟祝彪的表现相比,尸逐拔休觉得自己太差火了。现在他连稽陬吩咐的第二道命令都真正认同了,祝彪若能杀掉实在是该早除隐患。

    可是,自己就是想除也没那个机会啊,他根本就不与自己主力对撞。

    “老子傻了才会跟十倍之敌对冲——”如果知道尸逐拔休内心所想,祝彪肯定一口吐沫喷回去。

    “朱校尉,黑豆可曾准备好?”入城下的马,祝彪就一路立刻去了东门口。

    城池东门内的几间房屋中,被大火炒的喷香的黑豆一袋袋装好,垒码了起来。最东头的一间空房中已经垒了百八十袋子。

    满屋的豆子香,朱云华身上都有股子豆气。“这几锅一熟,就全好了。”

    “军士我也准备好了,只等豆子建功,就开城门杀出城去——”

    朱云华本以为胡骑围城之战只会是骑兵的独角戏,没想到祝彪策划的盘子那么大,要一下子打垮六七千胡骑,自己手下的步军也成了主力之一。

    心性大增,祝彪安排下的工作一丝不苟的完成。因为他心里清楚,祝彪的法子虽然够损,是个歪的不能再歪的歪招,但是若运用得当,成功几率很大。

    大大的战功就摆在眼前,才会不要。朱云华现在满心里都是喜悦,连之前对祝彪的一丝妒忌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将军,将军——”

    “东城门,汉骑从东城门出来啦……”

    一袋袋黑豆安放在马背上,祝仝带着一百来骑策马冲出了东城门。在城门内侧,五百铁骑,一千步甲精锐严阵以待。

    “杀,给我杀过去——”根本不问多少人,潜意识里以为还是汉骑全部,尸逐拔休高声的下着命令。

    “杀汉狗,杀汉狗……”一肚子火气半点没有释放出的六千多胡骑们立马高手呼叫了起来。

    响雷似的马蹄声由北转东!

    匕首胡乱的捅在袋子上,大把的黑豆立刻从中掉落。芬香的黑豆气息近乎是立刻的就让胡骑的战马骚动起来。昨夜里,胡营里人没睡好,马也没能休息好,今儿又跟着汉骑跑了好一通,然后一口吃的喝的都没,就在北城墙下起了箭雨。哪像汉骑,个个吃得好睡得好,跑了一路回城后立马好吃好喝伺候着,出城前还个个都带上了‘口罩’。

    百十袋子黑豆,足足六七千斤,但根本不够一万多胡骑战马吃的,胡人一人双马么。且其中还有两千匹战马是夜里熬了一整宿的,别的战马还能眯缝一下,它们可一直都蹲北城门口的。

    黑豆的香气对马匹本来就是致命的,何况里面有特意加入了香料,大火炒制后香味四溢,一万多匹战马完全乱了套,勾着头在地上吃起了豆子。还不时地你争我夺一番——

    “啪,啪……”尸逐拔休知道自己中计了,狠命的抽打马匹。“拉起来,拉起来自己的战马,不准吃——”

    但是又有多少控制得住的?

    “杀啊——”

    东城门处已经响起了嘹亮的呼杀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