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新的祝彪

    新书期,敬求一切。点击、收藏、推荐,一个都不要少!

    任务一:报仇雪恨,剪灭狄胡。【家族血仇,个人终极理念】困难度:.

    任务二:家族的复苏。【给族亲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炽烈的愿望】困难度:c

    任务三:获得九曲剑派内门弟子身份。【通过内门弟子选拔比试,炽烈的愿望】困难度:c

    抄袭《三国志》设定,不仅搞出了兵种分级这样不伦不类的属性选项来,连任务等级也用sa

    cd划分。

    陈镗试过衙门选项失效之后,就火速退回原来页面,‘点击’查看了任务栏。发现之前接到的几个官府赏金杀怪任务现在全部消失,剩余的三个反而是全都没见过却又跟祝彪身份息息相关的。这让他放心了不少。

    任务介绍中没有了完成任务后奖励的部分,功能改变了不少。并且任务选项中还莫名多出了一个自动领取设定。

    陈镗当下心里安定不少,不管怎样还是有任务可做的,虽然那排在第一的s级任务,几乎是不可能完成,但任务二和任务三却在内力范围之内。这样一来门派内钱财就又有来源了。

    那时为了更快的上手系统,陈镗没有过多的徘徊任务栏,摸清了自动领取一项的功能是自动接受系统下达的任务后,就立刻退了出去。

    现在他把系统全部熟悉了一遍,心思就又回到了任务栏上。设定为‘自动领取’选项情况下,游戏系统下达的任务会更多,接受完成后赚取的经验和金钱自然也会更多。可是这样一来就难保不会接到一些离谱的或困难度比较大的任务,完不成的话可就要受惩罚的。

    而自己‘手动’领取任务,有了取舍区分,完成率自然比前者高出不少。但是这样一来系统生成的任务就会少很多……

    两种选择利弊各有,一下选择还就是一个月的时间……

    该如何选择,实在是一道难题。

    “消失,还是安稳点好!”纠结了好一阵子,陈镗终于在自动领取选项下的确定、消失两者中选中了后者。才穿到这地儿,初来驾到安分守己最好!

    又是一声‘叮’的系统提示音,在自动领取选项隐去之后,任务栏开始哗哗的任务刷新,然后停动,数目华华丽丽,只有……一个。

    任务一:同门比试,于穆薛华剑下支撑五十招不败。限时3天内完成。困难度:c

    k他娘啊,没天理啊。那穆薛华比自己都还要小半年多,只是在他剑下支撑五十招不败,系统就整出了一个c级难度,堪比内门弟子选拔比试,也忒伤自尊了。

    是人家太妖孽,还是自己太挫?

    哦,不,该是说祝彪太挫。陈镗瞬间做出反应。

    可穆薛华也不是这届入门弟子中的第一人啊,他撑死能进前三就不错了,在这次内门弟子选拔比试中连个热门都不是。毕竟祝彪、穆薛华他们这一届上头还有另一批入门弟子在!

    虽说武侠世界,年龄不能具体代表什么,比如说此次选拔比试的第一大热门就是比自己整整小三岁的,剑派传功长老李青云年仅十三岁的孙子李逸逍。可头顶上的应届生们到底是多了两年时间,不可小觑。

    如此有背景深厚的‘侠二代、侠三代’,有多出整两年时间的师兄师姐,陈镗想要在比试中脱颖而出,崭露头角跨过那一道槛,真的是很难!!以至于往年九曲剑派每届的内门弟子选拔比试上都要多出来的几个侠二代、侠三代的事实,都被他全然忽略。…。

    郁闷的叹了一口气,陈镗脸色更苦了……

    “咣,咣,咣……”清晨,天萌萌亮白,洪亮的钟鸣从清虞山顶传下。

    打了下哈欠,陈镗麻溜的爬起床。晨起钟鸣这是九曲剑派的规矩,一年四季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雪雨,都要起来做早课,然后才是吃饭。冷水抹了一把脸,夜里他虽然只睡了很短的时间,可现在却一点不感觉困。

    “疲劳:8,状态71。”属性反应了一切。界面中,让小人上床睡觉对本体疲劳度恢复效果确实是有相当程度的加成。而内伤的情况下,71的状态也完全能够接受。

    “还没口臭!!”张了张嘴,异味几乎都感觉不到。到底是有内功的人,体质强度45点,比平民百姓超出的太多了。

    整理衣衫,提上佩剑,陈镗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走出房去。

    要经受考验了——

    庭院中,几个入门弟子三三两两的聚着,内里两个人见了他点点头示意,另外的几人则直接视而不见,半点面上的功夫都没有。

    陈镗保持着脸上的平静,轻轻点头回应了二人,接着如是祝彪的个性一般半点不理睬余下人等,昂首阔步的出了院门。

    都没像往常一样留下来等穆薛华这个他在院子里唯一的‘朋友’。因为陈镗心里实在没底。万幸刚才一切都风平浪静,“看来没人察觉……”

    天知道刚才陈镗他根本就没有跟人说一句话,除非这个世上有人是火眼金睛,否则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出来祝彪被换核了呢?!

    “六哥,怎么不等等我……”

    清虞山高近千丈,九曲剑派上上下下人口虽多然外门弟子多布于山脚,剩下的内门、入室等几百人,院群点缀在诺大的山峰上依旧是空旷的很。所以,所有的弟子都能在山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处晨练地,或是单身一人,或是三五好友一起。

    陈镗所在的这个竹林便是祝彪与穆薛华的晨练处,气息幽幽,环境淡然,密密麻麻的竹子是正适合九曲剑法的演练。

    “六哥?!”停下了手中的剑,陈镗脸上闪过一抹复杂到极点的神色。“是啊,该忘记了的。自己已经是祝家老六了,不再是地球上的陈镗了……”

    背对着穆薛华,陈镗脸上的那抹复杂之极的神色没有被穆薛华看到。待转过身来时,脸上已经完全恢复了沉静。

    “想到了点……”祝彪提了提手中的剑【今后就这么称呼了】,话说的没头没尾,把本体沉默寡言的性格发挥的十足。可作为多年的朋友,穆薛华却明白那话中的意思。眼睛一亮,喜声道:“真的?”内门弟子选拔比试近在眼前,虽然以祝彪的实力几乎不可能有希望,但是有突破就是好事。

    默默地点点头,祝彪将个性进行到底。“我觉得自己是基础差。”

    才52

    100的《剑术真解》,堪堪迈过第六层的门槛,对比整体而言,实在很一般。

    在来的路上,祝彪点开了属性查看:《剑术真解》第六层,14

    60。虽然是完完全全的数字化,别的解释一句没有,可是一看到14

    60他心里就瞬间明了是什么意思。

    ——那是指第六层60遍中的第14遍。

    也就是说只要他再练46遍《剑术真解》,就可以自然而然的达到第六层的临界点,而第47遍的时候,就是祝彪他基础剑术《剑术真解》进入到第七层的时候——1…。

    70。

    从第六层臻晋第七层,祝彪的出剑威力会因此而有所提高,对于他的整体实力来说将是一个小小的跨越。

    因为在系统的设定中,九曲剑派入门剑法《剑术真解》就是整个‘剑系’武学的基础。二十一世纪的科学理论是——根基决定上层建筑,整个游戏系统的设定自然也逃不脱这个牢笼,所以《剑术真解》的能量从根本来说是相当可观的。

    穆薛华却是一脸愕然,剑术基础,谁都知道那个重要。但是都已经入门四年的人了,能打下的基础早就夯实了,岂是说能补益就能补益的?

    看到穆薛华摇头,祝彪面上不显微毫心底却是微微一笑。剑术基础确实不是谁说加强就加强的,可是自己偏就是能,这就是数据数字化的第一大好处。

    不然,以祝彪66的根骨和60的天资,《剑术真解》就是练到老也顶多推进至第七层,八层以上层次是绝对遥不可及的。可是现在,他都不用升级加点提高内在软件,就能通过一遍一遍的练习轻松的把数据凑够,把基础剑术层次前推不已。

    竹林阵阵,晨风吹送。

    祝彪手提长剑,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搅等等基础剑式一一施展,一招一式,一顿一步,尽在基础。

    而一旁的穆薛华,则照常练起了自己已到三层巅峰的《九曲剑法》,重重剑影点点寒光围绕身边,内力吞吐,风声锐啸。剑光刚柔相济吞吐自如,飘洒轻快又矫健优美,如似飞凤在空般华丽。

    这一质朴到极点,一又华丽非凡的晨练,在山顶钟楼二次敲响铜钟后宣告一段落。祝彪收剑回身,闭目一口气微吐出,就已经收功完毕;而穆薛华却剑抱胸怀闭目运气了好一阵子才猛地双目一睁,瞳孔精光炸闪间口中吐出了长长一道箭似的白气。

    三重的《九转心经》果然了得,凝气吐箭,足足三尺才消散空中,在一旁祝彪看了都忍不住生出羡慕。

    二人一起返回院落。

    山路上。“六哥,内门选拔你虽希望不大,可也不能自暴自弃。”祝彪在家族同辈中排行第六,年龄又比穆薛华大,所以穆薛华这样叫他。他是真把祝彪看作了自己的朋友,不愿意看他在歧途上越走越远。

    一个月后就是内门弟子选拔了,祝彪固然早早是没了希望,他刚才说祝彪希望不大完全就是在给祝彪留颜面。可是没了内门不还有外门吗?能尽量取得一个好点的名次对以后的发展也是大有好处的,何必要自暴自弃?穆薛华根本不认为祝彪能够短时间内提升基础,他把祝彪所谓的‘想法’看成了临近选拔压力太重下的精神失常。

    他想要祝彪‘迷途知返’。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他主动照顾比自己还大的半年的祝彪只是因为父辈的要求。然四年的相处下来,小猫小狗也有了感情,何况是人?即使祝彪的资质平庸,表现没有前途,那也是自己的朋友不是?

    身为这一届入门弟子中最优异的一批成员之一,穆薛华从没有在武功上在鄙视过祝彪。即便日常说话言谈中,他对祝彪的态度一点也没有该对‘哥’应有的恭敬,但那是优异对平庸,是人居高临下非常平常自自然然的态度反应。

    祝彪在小院中唯一的朋友是穆薛华,穆薛华在小院里的朋友却远不止祝彪一个。就好比地球上的学校,成绩好的同学也能与成绩差的学生做朋友,可他绝不会只有成绩差同学这一个朋友。人都是有阶层的,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就是双方不对称的最明表现。…。

    事实上穆薛华心底是挺替祝彪感到可惜的。四年相处下来,穆薛华亲眼看到祝彪练功是多么的努力用功,但辛苦的付出就是得不到应有的收获。所以,他不愿祝彪走上那条通向深渊的歧途。

    “薛华,我与你打个约定。后日黄昏翠松林,你我比剑一番,看看我是不是在自暴自弃!”

    祝彪脸上还是一如寻常的平静,语气也没有斩钉截铁的自信,可穆薛华就是在那双眼睛中看到那一抹飞扬的神采,人愣是一呆。事实上祝彪对穆薛华这般的反应早有心理准备。

    “好!”反应过后,穆薛华不认输道。直觉告诉他不对头,理智却又告诉他自己绝不可能输。“你若毫无进展,就是输了。以后好好的做练习——”咬紧牙关道。

    “愿赌服输,自然会听你的安排。”心中忍不住喜笑,任务可不就顺顺利利的接下了么。祝彪是早就料到穆薛华的反应,真是一切尽在掌握……

    ef=

    -<  >-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