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再战武道宗师

    将自己超凡绝俗的轻功运到极致,祝彪身法快比流星,起跃之间就是二三十丈远,翻房过楼,如是平地一样,一条直线的向着城中心的郡守府冲去。

    当那里传出第一声爆响亮彻全城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周军三位先天宗师在做什么打算。可惜,他看清了敌人的计谋也不得不主动踏上去,因为那是**『裸』的阳谋。

    难道祝彪他能明日对全军将士说,我一见郡守府生变,就料定周军那三个先天宗师准备做什么了。他们是一个去郡守府搞事,一个在途中路上等着劫杀自己,最后一个再来端霹雳车阵!

    所以啊我不能离开霹雳车阵,我不能去救宋王。

    鬼会信啊。[

    宋王更不愿意相信。即便他知道这是真的事实,他也只会以为祝彪自己胆小,不敢不愿来救自己。

    所以,贵为城中第二高手的祝彪,现在不得不踏上去郡守府的路。不然就等着与宋王生隙起隔阂吧,还是那种一旦有了就再也抹不去的隔阂。

    人在空中穿行,祝彪灵识全开,他敢打包票,自己肯定会被先天宗师半道劫杀,哪里还能全防备?

    不过至今他的感知还不到80,即便是雷达全开,面对一个武道先天宗师,也实在难有把握。

    所以,祝彪此时是极为小心谨慎的。

    霹雳车阵距离郡守府还不到二里路,以祝彪此刻的轻功,真的是转瞬即止。但就在他已经看到郡守府大门的那一刹那,一种心悸的感觉猛的袭上了祝彪的心头。

    飞快的身形瞬间由极动转为极静,立在一间房屋顶上,眼睛警惕的扫视着左右、前方。这里有埋伏吗?

    房屋往前四五丈远。就是一幢两层高的小楼。其中二楼墙壁后面,一道黑『色』的人影紧紧地贴靠在墙上。

    没有一丝一毫的呼吸和心脏跳动,黑『色』人影整个就像是个木头人,完全感觉不出一点的生命迹象。

    祝彪右手『摸』在了剑柄上,呼吸尽量的放轻放缓,汹涌澎湃的内力急速的运转,全身肌肉绷紧就处在随时爆发的准备中,目光冰寒。

    他在房顶上整整停了约有半盏茶时间,耳朵听了又听。也没感觉出前后左右那个地方有危险了。黑衣人整个人的气机已于夜『色』完全融为一体了。

    祝彪慢慢向后倒退一步,后方没有给他威胁的感觉,对比左右和正前方,危险可能也是最小的。他打算换一条路!

    既然自己没被气机锁定,那就换一条路么。对方只有一个人。顶多是两个人,自己换一条路,照样能进郡守府。

    这停顿的半盏茶时间,郡守府内已经又爆了三栋房屋了。

    可就在祝彪准备退上一大步的时候,一只飞鸟轻灵的从前方小楼顶上飞翔而出,接着又飞快的没入祝彪脚下的房屋过道中。祝彪登时大松了一口气,该是自己神经过敏了。如果有人在这里埋伏。那飞鸟如何会如此……

    戒心大去的祝彪脚下微微发力,整个人立刻离弦之箭样疾冲出去。

    小楼北面的黑衣人神『色』一丝的波动,依旧似木头人一样。但是他举起的右手,已经凝聚了翻江倒海的威力!

    黑衣人全副心神都放在祝彪的突进上。只等祝彪进入到一扑距离,便要一击毙命!

    月夜深沉,寒风彻骨,割开喧哗的郡守府。只百丈距离外的这里都格外幽静。[

    大袖挥挥,祝彪对着郡守府扑去。身形刚刚要越过小楼。忽然间,黑暗中冒出一道剑光,犹如惊电飞逝,一闪即没,随后才发出声尖利的破空剑啸。

    祝彪是一直都有所防备,但这道突然出现的剑光太过快速,只能匆忙间闪身后仰,这才勘勘避过头部要害,但顶上黑发却不可避免的少了一绺。

    黑衣人这一下突袭险险得手,若不是祝彪反应迅速身手敏捷,这一击已经能要祝彪的命了。

    惊电一样的剑光不是真正的利剑,而纯粹是凝聚的先天剑气。来人不同与当初祝彪遇到的先天宗师,可一样是一个绝世剑客。

    黑衣人心中虽然遗憾,却丝毫不放松。既然已经占据了先机,那就一鼓作气,绝对不能让祝彪获得喘息之机。他是只晓祝彪轻功厉害的。当下剑气纵横,风驰电掣的连环三招,急锐的先天剑气破空之声连绵成一片,『逼』迫得祝彪抵挡不得,连连后退。

    但祝彪的对敌经验何等丰富,见局势不利,也没有半分气馁。两手不断虚拍,袍袖挥动间更劲风激『荡』。

    《流云飞袖》、《落英神剑掌》,这两项绝技虽然威力在祝彪所会的武功中称不上最顶尖,但是胜在快捷,并需蓄力。在这种情况下,自最是合适。

    祝彪想要寻机挡得一挡,阻住对方如疾风骤雨般的刺击,然后有的是手段扳回局面。

    对方这种先天剑气固然了得,可祝彪所会的《降龙十八掌》、《冰魄神光》、《玄阴神光雷》一样威力巨大。更何况还有《七星戮妖刀》这等丝毫不逊『色』先天剑气这等绝学的奇功。就是利剑在手,先天宗师想拿下祝彪也非易事。

    黑衣人把内力运转到极致,剑气连连『射』发,手臂经脉都在隐隐发麻发涨,其结果就是一道道威力惊人的先天剑气泼风急雨般连绵不绝。

    嗤嗤破空声都没在祝彪耳朵里消失过,点点寒星,始终笼罩着祝彪的心胸要害以及那颗大好的脑袋。

    祝彪一步步后退,乃至直接撞入一间房子内,也没有摆脱掉对手的连击。他脸『色』也微微发白,没想到敌人如此难缠,比之上次遇到的有过之而不及。他从遭到对手突袭开始,一直就没能挽回先机,连像模像样的还手机会都没得到。对手那种迅疾狠辣的先天剑气,招招直『逼』自己的要害。只要稍微一个疏忽,下场便是饮恨立时。

    且更让人难受的是,对手不止是出‘剑’快速,剑气招式间也衔接的奇妙比,『逼』得自己只能在可不容发的间隙间进行闪躲,否则就只有硬拼硬架一回合了。

    那后果祝彪可绝对不想领教。

    剑风激『荡』,剑气还未刺中,所发出的森人寒气便把头部几大要『穴』刺地生疼。祝彪在连连退缩了二十几步后,终于看到了对手剑气间『露』出了那么一丝多余的空隙。他知道能不能破局就看眼下的这一击了。都可以说这接下来的一击就关乎到他的生死。怒吼一声,头脸猛地蒙上一层青『色』,两手一轮一翻,竟以肉掌迎上扑面而来的先天剑气,想要趁着对手内息稍微有所不接的时候。破开对面的连击,将对手击退或是『逼』退!

    嗤嗤几声过去,黑衣人从祝彪头顶越过,不及身体着地,便又一个纵跃向后翻腾,重新拦住了祝彪的去路。只见这时的祝彪人凝立不动,一双肉掌上已经显出了两点血红。额头上亦翻开了一道一指长的血口,满头满脸间均是鲜血淋漓,形状甚是可怖。

    脖颈上也有血丝留下,身上的铠甲更是被斩的七零八落。直接『露』出了里面的内甲。

    内甲完好损!

    划破额头的那一击,只是散开的一缕剑气就让祝彪脑袋一懵,眼前一黑。如不是他『性』格坚定,失去了视线后依旧招式不『乱』。脖颈上擦过去的一道剑气就不是只留下一丝血痕,而是直接斩掉祝彪的首级了。

    反手而立。黑衣人借着暗淡月光,看着祝彪。真是一个少年俊杰,自己像他那么大时才初出茅庐。

    自己的袭杀失败了。

    “确是看低了你们一眼,又高看了你们一次。”[

    郡守府上这时又有了新的变数,最后一个先天宗师出现了。周营三个人形核,两个出现在那里。祝彪颇是不以为然!

    就是三个先天宗师全都杀到,难道他们以为自己还能杀掉宋王不成?把那个二放到自己身上都远比放在郡守府效应更大!

    亏得自己还以为他们会有人去毁掉霹雳车阵,白抬举了他们。

    “大家伙儿上,一起剁了他!”

    郡守府里,万分恐慌的护卫亲兵各持兵刃向着新出现的人形核的身上招呼。地上满是瓦砾碎片,已经不知道几个院子遭了秧。

    这些护卫士兵知道自己不是刺客的敌手,但他们不敢不上前阻拦。因为如果宋王真的有了个三长两短,那么作为亲兵的他们一样要全部砍头掉脑袋。这可不是说笑的,真出了这样的事,就是祝彪也给他们揭不下来。

    亲兵平时分光,关键时刻就要顶上去。如果顶不上去,那还要他们做什么?这跟战场逃兵是一个道理。

    而在军伍之中,也始终保持着一个万年不该动的军规:主将战死,亲兵有退而不亡者,皆斩。

    想要活命,除非能反杀了敌将。

    所以军队里许多将领在身亡前,周边的亲兵就都已经死伤殆尽了。

    第二个刺客出现,而且出现的方向还是郡守府的后院。一众只守在前院的宋王亲兵几乎都要崩溃了,他们每一个人似乎都想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宋王罹难。

    每个人都疯了一样向着来者杀去。一时间寒光『乱』闪,数利刃呼啸着向着来人的身上斩落。

    不过他们显然选错了对象,身为先天宗师之一,这个世界上武力最高存在的一批人,岂是他们这些三流水准都远达不到的人可以对付得了的?只见来人平平两掌出,一股海『潮』般凶猛的劲力就扑面向着亲兵们打去。是来多少人飞多少人,排山倒海般强劲的掌力直直把最当前的二三十人拍成了肉糜,还有更多的人成了肉饼。

    武道宗师的蓄力一击,击杀百十普通劲卒,半点不成问题。

    一名宋王护卫迎面劈来一刀,那人不闪不动,刀锋直接砍到身上,却以更快的速度猛力反了回去。刀背直接砸在那护卫的门面上,一颗脑袋立即粉碎。

    “护身罡气?”另一名护卫强忍着惊骇,一剑刺出。

    三寸长的剑罡直刺那人的心房。来人猛的一步跨前。身体顶着利剑而行,结果三尺长剑是节节寸断。

    不等护卫惊骇的退身跳开,那人手掌闪电般探出,抓住那护卫的胳膊一拧,“喀嚓”一声,护卫的手掌顿时诡异的翻转了过来,惨叫着剑柄落地,一只手就要去抓来人的手掌。那人是翻手打苍蝇式的一煽,手掌明明距离护卫脖子还有一两尺之远。护卫脖颈就如被利剑斩过一样,脑袋平滑掉落。

    一个能发出剑罡的80高手,就如此陨落。

    但这并不是最后的杀戮,而才只是一个开始。身子平平一步迈出,避过背后砍向他后脑勺的一口钢刀。反手后排去,那个一招落空未及回刀的军官顿时胸骨全部塌陷,鲜血狂喷着倒飞出去。

    接着他双手探出拍开斩向他的两片刀锋,随即身形掠进,由掌变拳,轰在那两名持刀大汉的胸膛之上,打得两人连惨叫一声都没有。就当场毙命。

    以先天宗师的强横冲入护卫和亲兵当中,就比猛虎冲进了羊群还要横行忌。后两者的人虽然多,但在他的手下就仿佛孱弱得小羊羔一样毫招架之力。虽然人人咆哮连连,挥刀狂舞。却还是一片接着一片的被来人击杀地上。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前来围杀他的宋王护卫就死了七个,宋王亲兵更死伤了二三百人。

    让剩下的亲兵虽然对他恨之入骨,却也是个个心惊肉跳。

    “儿郎们退下。你们几个。跟本统领上”

    杜充嘴角挂着血丝,却终于从剑锋下面脱得了身了。现在替他接下那剑客的人。正是宋王身边唯一的武道宗师。一把乌金宝刀,威力刚猛丝毫不在剑客之下。

    挥退了众多亲兵,杜充点着院内仅有的三个上得台面的高手,齐齐扑向了第二枚人形核。

    扑杀之中,杜充忧心的向着郡守府外看了一眼,祝彪与对手搏杀发出的响动,早已传入他的耳朵。

    而至今为止,宋王都还没有『露』出一面。

    ……

    “轰”再一声雷霆巨响,十丈范围内的房屋院墙都被夷为平地。

    祝彪踉跄着‘蹬蹬’在地上踏出九个深深地脚印,从陷地愈尺深,到最后一个只有三寸。“呸!”一下口鲜血也被吐出。

    白骨杀人剑已经握在祝彪的手上,浑身铠甲尽去。这套老王赐予的伴随着他征战沙场两年时光的亮银明光铠,片甲存。

    而他的对手。双目绽放着精光,原本白暂的皮肤已经变成紫红『色』,大筋浮现出皮肤表面,密密麻麻结成细密的蜘蛛网。似乎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渗出血丝一般。本来覆盖在他上身的白霜冰凌,迅速的消退成滚滚热雾。

    《冰魄神光》,七煞宗里得来的一种极其霸道的水『性』功法。虽然与九阴内力颇有不和,但《小相神功》下,一切皆有可能。

    不知道对方使的是什么奇功秘法,但是威力极大。《冰魄神光》那么霸道的功法,也沸水泼雪一样眨眼破去。祝彪敢确定,把这种秘法使出来,即便对手是武道宗师,也一定会有根本『性』的损耗。但这样也能说明对方灭杀自己的决心!

    祝彪就感觉着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越来越强烈,他自己血管中的血『液』也一下子奔腾起来了,就像汹涌澎湃的大河,气血激昂。

    杀就杀!

    眼前之人有什么好怕的?

    是,他的招法威力更强。但对于寒螭内甲在身的祝彪来说,这样的人还不如先前遇到的先天剑客有威胁。

    一身极品装备的祝彪,最不怕的就是放大招的敌人。他怕的是武学境界超凡脱俗的大能者。

    似乎爆发的血气将全身都填满了,跟着对手浑身的骨骼发出噼噼啪啪的一阵爆响,然后五官六识像是全部张开一样,一种被气机锁定的感觉紧接着生到了祝彪的心头。

    不,跟一般的被锁定还有区别。祝彪细细感触着,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落入蜘蛛网上的虫子,自己周围的一切细微变化都逃不过对方的感觉感知。

    果然是武道宗师所用的秘法!这效应似乎要变态了。

    祝彪心头凌然一惊。

    弓身、重心下垂,祝彪眼前的对手整个躯体矮了将近二分之一。四肢齐齐劲,竟然没入土地中三四寸深。

    下一秒钟,黑衣人身形疾动,整个人就像猎豹一样窜出。身体并不是直线前进,可是却动如狂风。速度之快,超乎祝彪想象,因为直到他冲到祝彪的跟前时,那撕裂的空气声还没有传入祝彪的耳朵。

    一直蓄力中的祝彪也爆发了。手中的长剑此刻完全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周身上下都往外喷『射』着锋利的白芒罡煞,嗤嗤破空声不断,如裂布帛。剑芒闪烁,沿途走来,大片大片沙土扬起,好像铺天盖地而至的尘土,直朝扑来的对手卷去。

    黑衣人完全看不清楚剑芒的去向,双眼中全是灿灿的剑光,根本法瞬间便知真伪。但是剑芒罡煞是真是假对他有什么区别吗?**着上身的他根本就不去避让,任凭一道道剑光疾快的落在他身体上,如同下了流星雨。

    而祝彪那一道剑光就能将一幢楼房轰塌的剑芒罡煞,落到对面敌人的身上时,就防御微不可查的雨雾,半点效果也。那浑身青筋暴『露』的上身,半点油皮都没擦破。

    轰!黑衣人的双掌终于击下了。

    (未完待续)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