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祝彪用兵

    冯恩江在城下看到武开山这幅的做派后,气的凸出来了,哇哇的乱叫,恨不得自己能举步飞上城门楼,一枪在那武开山心口捅出一个大窟窿来。“走——”见讨不了好,只得引军还去,到了大营中痛饮了一通好酒。

    时到次日,换做吴伯牛前去搦战,武开山还是不出。冯恩江使军士在城下百般秽骂,武开山亦在城上还骂,可就是不下来。冯恩江百般的寻思,计可施,两军直直相拒了十日,等分出胜负时,陆通部正在兴和顶住武冈郡的来兵,祝彪在东安打开了一个惊艳的局面。

    就把视线转移到西路战场上。

    在吴伯牛、冯恩江屯兵东城之下的时候,祝彪不是已经领兵杀奔东安了吗。这里就要说一说东城郡的地形了。

    一条汧山隔开了东城郡与开州大部的联系,而同时汧山的几条往东南走向的余脉也把东城郡大体上分做了两部分。[

    其一,就是繁峪山、威县、方山、交口;其二是蓝梅山、百仓、渔鼓道、射虎谷、兴和等地,两部分的汇聚点就在郡治东城。而东城往昔至东安郡的方向上,还有着整个郡境中最西南的一个县——高明。

    “祝帅,高明县守军加上援军总共只有一万五六千人马,我军指挥间既可破之,还有何虑之有!。”刘卓笑着对祝彪说道。

    裴仑回援的主力大军还没赶到,但先锋兵马已经进入了高明境内。不过,陈安、张鹤等人的士气很高涨,听到军情后,张鹤就叫嚣道:“祝帅,朝廷兵马虽众,却不堪打的很,末将愿提本部人马,直取贼将首级,献于大帅帐前。”

    一连串的胜利。祝彪在陈安、张鹤等将心中建立起了强大的威信,陈安、张鹤等将对于太子军,也建立起了强大的信心。

    但祝彪没有丝毫因之而狂躁、傲慢,裴仑回援的兵马,据探察报足足不下七八万人。实力是两三倍于自己本部了。稍有大意。局面就可能崩坏到极致,让自己好不容易在东城郡占据的优势,一夜回到解放前。

    让张鹤坐下,祝彪自有自己的盘算。朗然一笑道,“彼军若全龟缩于城池之内,倒是可让我军顿足几日。届时裴仑大军抵至,一切难以预料。然朝廷之将,巍巍天兵。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我军跨越汧山,袭破东城,触其后辎,已经让他们气不平的了,到两军交手时彼辈安肯做示弱之举?

    某若猜的不错,高明县城外必有军将引军筑寨。此乃城内军羽翼,当先除之。”

    “我军当速遣探骑细查,其营寨所在,领军之将。兵甲多寡,具要知道。待探报回转时,想毕我军也已经抵近了高明地界,届时使军攻杀就是。”三万来部队,祝彪现在的本钱还是不容小视的。就是对敌五万太子军。横野一战,他也有足够的把握战而胜之。如今对付的不过是一支偏师,敌军分兵二战的话若还不胜,那自己抹脖子得了。

    “祝帅。陈安请命,敢为大军先锋。”

    “主公。此阵先锋,章甫阳请当之。”

    两军交战,当一方对另一方的惧怕之心尽去,那么,随之自然而然生起的就是一方视另一方为战功勋著了。

    “哈哈,二位将军勿争。彼军城外立寨,必然要取掎角之势,否则何谈立足?”看到张鹤脸上也蠢蠢欲动的难以安奈,祝彪微微一笑的先落音道,“如二寨,自当使二位将军前往。”

    安抚下陈安、章甫阳,今日的这次军事会议算是告了一段落。三将各自回本部,整顿兵马徐徐向高明去来。

    再言高明县的太子军,领军的二将一姓张,单名一个虎字,另一姓杜,双字天华。

    领二营之兵飞快赶至高明,闻到宋军已经向高明县杀来,便立刻分调人马,守把要处隘口。高明乃是东安郡南路保障,失此则东安洞开。二将知道事关重大,倒不敢举兵正面来迎宋军锋锐,但是,就如祝彪说的那样,他们这些太子军在东安郡打的是顺顺当当,就等着打破那最后一道关口杀进开州了,却谁想脑后被宋军一支兵马当头给夯了一闷棍。张虎、杜天华现在还清晰记得,裴仑在得知消息后那勃然大怒的神色。破口大骂鲍康来废物,杨复不堪大用。

    二人心里来时就抱着找回面子的心思的,只是因为探到宋军势大,不敢正面抵抗。可是,不正面对阵的话如何掏回失去的颜面呢?对东城郡兵事了解不多的裴仑军中人,现在看待宋军,总戴着一副有色眼镜看卑鄙小人一样。他们就想当然的认为,宋军是靠着偷袭才屡屡得手的。

    军伍之人,正面对战,猛冲硬拼被打败,是最最服气的。而被人偷袭从而一败涂地,没人会说自己输得心服口服。

    想来想去,二人终于想出了一个法子。就留下两千兵在县城,加强高明县的守卫力量,然后分兵两路去县城东北三十里处,依山傍险的扎下两个寨子。

    一左一右,呈掎角之势,牢牢守住东城通高明的大道。[

    “高明县城外东北三十里处,张虎、杜天华二将各引兵五千扎立下了大寨,以作互为犄角之事。今令你二人各引本部兵马,前去打一寨。先下敌寨者,便为头功。”祝彪让陈安打张虎寨,章甫阳打杜天华寨,各有各的活干,之前预料的果然不错。

    都有得打,二人都是欢喜,毕竟往日的情面,俩人平日的交情还是有几分的,如果因为一次争功而撕破了脸皮,却是有些因小失大。陈安、章甫阳拜了祝彪之后,各自领命而去。见二人下去,祝彪再招来张鹤道:“张虎、杜天华有本地人相助,斥候探马多熟识路径,来往通便。统恐二将此去,会被彼军察觉,而落入伏击。以我兵之战力敌军之势,纵然不惧,却也不见得好,你去引军为后应。”

    />

    “末将领命!”张鹤咧嘴一笑,当即点起本部兵马落于二将十里,缓缓跟进。

    却说陈安归寨,传令来日四更造饭,五更结束,平明进兵,取左边山谷而进。章甫阳自从进军东城以来,战功为诸将最逊者,心中一直揣着一股劲来迎头赶上。暗使人探听陈安何时起兵。探事人回报:“来日四更造饭,五更起兵。”章甫阳暗喜,吩咐麾下众军士二更造饭,三更起兵,平明要到杜天华的寨边。

    营中军士得令,都饱餐了一顿,马摘铃,人衔枚,卷旗束甲,暗地去劫寨。三更前后,离开了自己所驻的小寨前进。至天色微明,离杜天华寨已经不远,章甫阳遂教军士少歇,排搠金鼓旗幡、枪刀器械。

    祝彪手下军力已经早不同先前了,三万多人马,尤其是他自己手下的五千亲军,与其麻烦的立个大阵,不如各部分头扎营,三将兵营围城一个正三角,祝彪亲兵营扎在正中央。这样的安营扎寨,一大变四小,总工作量是增加了一些,可速度更快了一等。同时,也给了章甫阳这等悄悄离营创造了机会。

    然章甫阳不知道的是,他现在的行踪早就被太子军伏路探骑飞报给了张虎、杜天华,两寨已然做好了准备了。

    章甫阳将兵休整了两刻钟,正沿着山路潜进,却不想刚行了二里,就听得阵阵呼杀声响起,军鼓阵阵中,漫山遍野杀出数太子军。

    章甫阳心头大震,立刻勒马束兵,传令厮杀。也幸得他所率的士兵人多,同时天也放量了,是以见得满山敌军杀来,虽有吃惊却在各级军官的号令下飞快的摆出了一座圆阵御敌来。

    七八千人缩成的大乌龟壳,可不是好啃的。“宋军传言不符啊!”一座山梁上,原本待着章甫阳部溃散之后再击杀出来,全歼敌军的张虎一拳击在了近手的石壁上。“传我军令,全军攻杀!”那宋军缩成了一个圆阵,将士虽然看起来惊慌,可战力确实不弱,绝不是杜天华一部就可以啃下来的。现在厮杀了一阵了,杜天华的优势在一点点小事,宋军反倒有立稳脚跟的势头了。

    “张虎也来了!”身后响起震天杀声,章甫阳如何会不晓得,回头一眼便看见了敌军中书着大大“张”字的统军将旗。

    “文进。张虎、杜天华皆在此,则此军必是倾两寨之兵围我。陈将军兵马稍后就到,我军若能在此缠住这一万敌军,届时前后夹攻则必能大胜,如此可赎前罪。”

    “将军所言甚是。”前军司马如何不知道此次被围已经有了罪过,可若能像章甫阳所言那般,这不但前罪尽赎,还能多出一笔功劳。“但有吩咐,末将必从。”

    “好。”大叫一声,章甫阳遂即命道:“这前后中左右五部兵马,就由你来掌控,必要支撑下去,我率亲兵去斩了那张虎。杜天华首级,就是不能也要冲的他将旗隐没,指挥不当。”这意思就是要文进督兵阵中,抵御前后,他自己冲阵斩将了。

    “啊……”文进大惊,还以为章甫阳会与他一起镇守军阵前后呢,不想竟是这样。不过一想到章甫阳一身过人的武艺,此法也正是相合,“将军自去,此有文进当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