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生死符,初现江湖

    ()“嗖……”疾如幻影一样的四箭,淡淡的黑影划过虚空,人眼似乎都扑捉不到,只能看到一道似是残影存留的淡黑虚线。速度更快到四声拉弦音都合为了一声!

    首尾相衔的四支箭,笔直的就是一直线。

    “当!”挨箭的白袍祭祀抡起双刀挡住了第一箭,接着又挡住了第二箭,然后险之又险的挡住了第三箭。可是祝彪五石强弓的力道实在过于巨大,每一箭的冲力都让那白袍祭祀不由得后退一步,三箭过去退了三步,双刀之势也被炸开,最终被第四箭刺入了心脏,没体近半。

    没能穿透身体?祝彪眼睛里闪过一道jing光,知道这个白袍祭祀身上穿的必是自己熟悉的‘祭祀白袍’。

    可是穿了这种防御很高的袍服又如何?自己还不是瞬间she杀。

    骤然的杀机给静静的雪原添了一丝肃冷的气氛。但这还只是开始! . .

    脚下一团劲力涌出,宽大的脚板登时碎裂开来,祝彪人如离弦之箭飞一样she向增长法王。

    手握的强弓被他暗器一样甩打出来,钢丝绞成的弓弦在巨大的旋转力下就是最最锋刃的刀芒。一团旋风疾掠起,卷起来一路翻飞的雪花,气势惊人之极。

    “当当”一音三声脆响。三名白袍祭祀挥起兵器齐齐上前来阻当,却依旧被强弓撞开了一道缺口,使得天神教这边本来很整齐的队列,变得霍霍牙牙起来。

    窦兵、元通、田光照等所有人都she出了一轮箭来,有连珠有单支,更有劲弩。交织成了一片密密的箭雨,带着凄厉的锐啸让十来丈远外的天神教中人全都变幻了脸se。

    祝彪一声爽朗的大笑,飞身半空,左手人鬼不知中,一团冰雪被摄到了手上。瞬间融成冷水,瞬间又被洪水一般涌到的九yin真经内力凝成了一片片薄弱蝉翼的透明冰片。

    这些冰片质地都赶得上经年积久不化的玄冰,冰清透亮中隐隐泛着蓝青se荧光。

    “轰”一声暴响,强弓断成无数碎片,洒落在洁白的雪上,那坚韧的铁胎直接被增长法王震成了七八节废铁。惟一没有毁去的是那一根钢弦,颤动的弦,因为它太柔,增长法王掌力虽浑厚却也没办法瞬间转化刚柔,根本就无法摧毁它。

    祝彪的身子便在这一声暴响和几声惨呼及惊叫声里。大鸟一样飞临在天神教众人的头顶。

    白se的斗篷大大张开,的确像是一只鸟。那霎时间敞开的斗篷自上而下形成一股强大的压力,也是一种让人窒息的气势,这气势一刹那里甚至令增长法王心里都有了一丝压抑。

    地上的雪花,在狂飙,在旋动,就像是一头发怒的雪龙,在向四面八方狂飙怒嗥。

    白骨剑也自上而下落下,满天都是。像是一片雪白的云彩在飞扬,在狂飙的雪花中,道道剑影更比雪花还要飘忽,比寒风还要虚幻。

    一柄漫天都是的剑。可漫天都是的剑还只会是一柄吗?这似乎是一个笑话和悖论。

    可增长法王、龙树尊者、圣使,连同此刻天神教在场的所有人,却不认为这是一个悖论。在他们的眼中,漫天雪花漫天剑影。确确实实是漫天。而他们的感觉也不会欺骗他们,那自头顶落下的剑,在他们的意识里确确实实也只是有一柄

    祝彪的左手轻扬。似乎是不经意的一甩手,可谁也看不到十多片透明的冰片已经在他掌心里消失了。

    生死符,祝彪兑换来练成之后,这还是第一次用在人身上。

    而作为掩饰,两指极yin指力点向了增长法王。

    “轰轰”两声剧烈的暴响,祝彪的身子再次升起,而增长法王和龙树尊者雄壮的躯体,却有一半被埋入雪内。

    “不对,不对……”增长法王内心里惊骇着,祝彪的功力比起先前北陵城时高的太多了。

    就是这么一次撞击,他内脏都隐隐被震动了起来。龙树尊者更是嘴角渗出了一丝鲜血,他的手上也随之多出了一双薄而透明的手套。

    这是一个苦修拳脚的高手,一身武功全在一双肉掌上,手便是他最厉害的兵刃。而这一双手套他一直来很少动用,因为对付起一般对手,龙树尊者一双肉掌足够应付。何以动用他这一脉的传承至宝?

    不过今天的祝彪显然不在一般对手之列,这是一个能要他名的人。而跟白骨剑对了一次之后,手上留下的痕迹也让龙树尊者明白,自己密练了数十年的肉掌,不管用。

    圣使挥刀劈向祝彪头顶,苍狼护锷的弯刀是天神教神庭一系最最常用的兵器。

    刀锋破空,发出轻轻的锐啸,在雪雾弥漫的空间里,绝不给祝彪回气的机会,身形也像飞燕一般轻灵疾速。

    寒刀划出亮丽的银虹,却散发着惨烈无比的杀气。

    窦兵口中绰出一声呼啸,立刻十多支利箭飞向了那圣使。

    “叮叮……”一阵金铁交鸣声传入众人的耳朵。

    利箭并没有给圣使造成多大的阻碍,弯刀继续长虹一样斩向祝彪。

    “哈哈哈……”砍来的弯刀祝彪视而不见,只是像非常非常随意的抖了一剑,可剑尖却绕过斩来的弯刀直点向圣使的手腕脉门。

    圣使缩手不迭,不意祝彪出剑是如此之快,如此之准,险些都被刺中脉门。

    增长法王抡起手上的降魔杵捣向祝彪后背,他心中隐隐有种感觉,今非昔比的祝彪面前,自己单打独斗已经不是对手了。

    自己三人联手已经不是‘保证’擒下击杀祝彪了,而是如何挡住抵住祝彪。

    祝彪凌空垫步,一记简洁明了的飞挑直刺圣使咽喉。同时也避开了增长法王打来的降魔杵。

    明亮的剑身如若一道闪电划破空中,直接、简明,让圣使心中凛然一惊,几乎是反shexing的就向后滑退闪避。

    踏步后退,身形扭动中的圣使挥刀劈下,已不求伤敌,只求阻止祝彪趁势追击。那不知道用了什么宝贵材质打造的弯刀,刀面明亮平滑如镜,挥劈中宛如一道水面扩散的涟漪,寒光蕴育其中,如是天成。轻飘潇洒的在祝彪面前滑过,挡下了祝彪手中白骨剑顺势挥出的一记拖斩。龙树尊者两掌挥动起青华一样的罡气,对着祝彪就拦腰打来。

    祝彪脚下一搓,又一种新兑换来的功法施展开。斜身侧进,似是平平,实则妙至巅峰,只一步就脱离开了龙树尊者两掌笼罩的全部范围,更顺便远离了圣使。

    身子闪得几闪,已欺到增长法王身后,喝一声:“着!”一指点出,嗤嗤声响,至yin至寒的极yin指力疾速打向增长法王的正阳穴。

    增长法王身子一扭避开了极yin指力,一声厉啸,降魔杵势若流星般击轰而下,同时脚下以雷霆之势向祝彪的胸口连连踢到。

    “砰!”一声闷响,增长法王的双脚被祝彪以一道yin柔之力挡下,继而左足向东跨出,脚步踏实之时,身子却已在西北角上。抖起白骨剑“唰唰”向着圣使和龙树尊者各刺出一剑,全都刺在二人招数的漏洞短缺上,吓得两人心里骤惊,跃身闪避。方yu还招,祝彪又已一冲而过,向着两个白袍祭祀各攻出了三剑。

    鲜红的血液在洁白的雪地上洒下无数个红洞,又迅速被飞洒而下的飞雪所掩埋。祝彪现在的实力,三剑虽然不见得一定能斩杀顶尖高手,可要伤人却是十拿九稳。

    一人被剑上劲力抛飞了出去,大口吐着鲜血,但神志还清醒的很。凌空一个翻身就要拿住脚步,但是突然地,一阵麻痒,又是针刺般的疼痛袭满身上,再接着痒疼的就更厉害,直如万蚁咬啮。

    “啊……啊……”

    发疯一样突然在雪地上打起滚来,凄厉的惨叫瞬间让十多丈外的窦兵等人都惊呆了。这是什么叫声啊,太渗人了。而更惊人的还在后面,这样的人竟还不止他一个。随后的几息时间里,增长法王一行,足足半数的人都如此惨叫连连中……

    都中了生死符了。

    “哈哈……”祝彪大笑道:“法王怎么样啊?你的人手还算多吗?”生死符的滋味就是铁人也能让他服软。只要这东西还保持住‘原著’中的威力,现在倒地的这些人就不足为虑了。

    “祝彪,是你?”

    骤然来的变故让增长法王大感措手不及和震惊,甚至是惊恐。这些人不知不觉间就中了招,还表现的如此凄惨,那自己会不会也会在‘不知不觉’中中招啊?

    可能是倒地的那些人哭叫的实在太凄惨了,第一时间增长法王竟不是去想解救的办法,而是来想:自己会不会也这样中招?

    瞬间里天神教所有人心头都泛起了彻骨的寒意,增长法王一个跨步来到一个哭喊的白袍祭祀跟前,手指一点封住了此人的穴道。

    “格伦,格伦,怎么样了?你给我说话”

    双手抱住白袍法师的头,增长法王紧张的摇晃着。

    祝彪只是冷冷的笑,没有一点出手的迹象,在他的面前圣使与龙树尊者并排而立着,小心翼翼的防备着,可脸se怎么看都有一丝发白。(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