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都像是在做戏,就我tm自己傻

    ()不过祝彪虽然躲过了这一击,却也是怒冲华盖,魔道的人真的是太不要脸了。一个血海和尚不够,再加一个司马紫风,现在又来了一个,欺人太甚!

    祝彪脸se绷得紧紧的,凌空翻掠出两丈落地后,即提聚全身功力,九yin内力密布全身,周身都散发出至一股yin至寒之气,双掌猛一合击,“噗……”的一声击打败革,祝彪已经躲开血海和尚的追击,掠到第二个偷袭者头上,当头盖印了下。

    那人疾迅的身形顿止停下,双掌连连拍击而出迎向狂猛而来的九yin内力。霎时暴响连连,劲风狂飘,腥臭四溢。接着一道人影一晃而入,转瞬就是一声震天大响传来,激荡的尘土迷漫视线。

    “哼!以多欺少不是?老子就拼得受伤一把,也给你们再减员一个——”

    司马紫风再一次腾空飞起来,祝彪脚下没入黄土中也到了小腿肚。但是立刻的就已将浑身功力提至了十二成,身形暴纵扑出,不避不闪血海和尚背后来的手掌,凌空一弓身,头下脚上的对准目标疾泄而下。

    双掌挥拍连连,但见蕴含着yin煞之气的双掌,如布出一片灰蒙蒙的天空,漫空罩向毒掌之人。

    毒掌之人轻功差了祝彪好多,根本闪避不及,只能蹲身弓步,将毒掌运至极顶,一双手掌变得乌黑肿胀,腥味透掌而出,令人闻之yu呕。yin煞乌黑两股掌劲相交,相互挤绞压迫,响起阵阵嘶声,接而如雷大响的暴散四溢。

    血海和尚满面惊se的跳出战圈,那小子竟然将他全部的掌力给尽数吸引下来,那是什么招数?

    “嗯……噢……”

    一声闷哼,毒掌之人的身影也从迷漫的飞尘中凌空翻出,落在一丈之外,踉跄的倒退数步,立身不稳的跌坐在地。就见他口角溢血,左胸之上印有一掌印,已然是遭受了重创。

    祝彪拼着受了内伤,运起《乾坤大挪移》将背后打来的血海和尚掌力全都引送到两掌上。即是说,刚才他与毒掌所对的这一击,不仅蕴含着有他的浑身功力,更蕴含的有血海和尚的凶猛一击。毒掌之人当然要顶不住了。

    祝彪的身形也凌空翻滚了数匝,但坠地之时浑身劲力全部卸去,脚尖在地面上一点,间不容发的再避开了司马紫风的一击,再次纵身向前掠去。《降龙十八掌》蓄劲未发,待掠至毒掌之人身前七尺之处,双掌猛然而出,一式飞龙在天击向此人胸腹。

    毒掌心中真的是懊丧至极。本以为祝彪再厉害也厉害不过血海和尚和司马紫风,他们两人联手对敌自然能稳压过祝彪,自己在敲敲边鼓,岂不是十拿九稳。

    哪像都这人轻功如此高强,间不容发的避开自己一掌,之后就记仇一样瞄准了自己,只是一击,自己就受了重伤。

    眼下的这第二掌,毒掌之人只能躲,他是不能接招的。不然这一掌非要了他xing命不可。

    “轰……碰……碰……”

    只听两声掌击肉身的闷响,祝彪左右两掌分别击中敌手的右胸及左肋,降龙十八掌力疾吐而出,强猛的劲力chao水一样泄入敌人的胸、腹、内腑。

    那人原是斜掠着避掌的,但他身形刚落地yu见祝彪如影附形的疾追而至,心中万分大骇,只得惊慌的双足疾点再掠起来,双掌也慌乱的疾挥而出。

    但是他的轻功真的差祝彪好多,右胸左肋骤震,丹田气机一痛发散开来,两眼一凸,张口yu呼,却已然胸肋内陷,心脉寸断,哼都来不及的七孔流血毙命。

    场中再起一声轰雷似地大震,司马紫风终于看准了祝彪一掌劈下,被祝彪一式‘神龙摆尾’挡下,可祝彪本人也前飞出了七八尺远,连着打几个踉跄方才站稳。

    血海和尚杀到。在祝彪马步才刚站稳的时候,宛似一朵红云的凌空扑到。大袖猛扑之下,一股急逾狂飙的内家罡煞兜头卷到——迅猛、疾劲异常。

    祝彪内力还未复,不敢硬接,脚下一滑,飒然斜飘,轻巧闪过。

    司马紫风脸seyin沉沉的。自己与血海和尚联手对付一个晚辈,不能迅速斩杀也就是了,竟然还被拖下了一条人命,他感觉自己脸面都丢尽了。

    虽然眼前的这个小子怪胎至极,一身功力比之自己只高不低,但他还是在空中猛地一个回旋,紫袍一展,犹如一头巨鹰,又向祝彪俯冲疾而来。

    祝彪失去了先机,立刻就陷入危境,只好连连施展轻功躲避开来。无论是血海和尚还是司马紫风的攻势都如狂风暴雨般展开,可架势虽然势大却无一人能将他卷入自己的罡煞之内。

    石楼之前,万风鬼王与银髯老道的争斗也临近了尾声,不过是五十招不到,银髯老道已经是只有招架之功无有还手之力了。

    鬼王再次袭来,漫天yin风鬼爪,呜咽呼啸。银髯老道自知抵挡不长久了,紧咬牙关,狠心的提足了浑身功力,凝聚在双掌上,身形疾闪切入鬼王的攻势之内,逼向鬼王身前。

    但听“噢……”的一声,鬼王左臂骤震,痛得他闷哼出声,接着一股酸麻之感沿臂而上。银髯老道拼老命的一击,yu要尽可能的杀上万风鬼王,却见万风鬼王毫不理会左臂的伤势,趁机切入老道身前不足两尺之地,右掌有如蛟龙出洞,全身功力尽在此一掌击向老道前胸。

    银髯老道击中鬼王的左臂之时,心中还在大喜,觉得自己接下就是不行了,也能暂时废掉鬼王一臂。

    然而让他悚然一惊的是,鬼王人影已逼近身前,一支手掌更疾击向自己的前胸心脉,yu闪已经不及,“碰……”

    顿时心脉一震,眼前乌黑口中发甜,尚来不及反应,接而又是一次重击。

    “呕……哇……哇……”

    一道血箭由口内疾喷而出,老道脑内昏昏,只能尽量保持个准确度将血箭喷向鬼王脸面,身形是再也不能保持轻功身法了,如落雁一样从空在一头栽下。

    万风鬼王身形猛的沉下,躲开了来袭血箭,双脚就要连环踢向昏迷中的银髯老道。如果踢中,老道必然是有死无生。

    长杌子、长真子、长明子竭力运转着重新汇集成的两个九宫八卦剑阵,和三个七星剑阵,在十多名魔道高手的围攻下也是岌岌可危。

    但是见到师叔丧命在即,长杌子真的管不了许多了,身形疾扑过去,剑光一闪,利剑刺向万分鬼王下踢的双脚。

    “锵——”

    利剑与双脚向撞,发出了竟是一声铁金交响。

    长杌子只感觉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道牵着自己手中长剑飞了出去,然后一道脚影飞速向自己门面踢来。立刻把头一低,脚尖触过头上发髻,砰的就见长杌子本来整齐的头发完全披上了下来。

    额头正中一条血痕流下,躲过了脚踢却躲不过附带的先天真气。

    长杌子脑袋都懵了,万风鬼王落在地上,兜手一掌拍到他后背,整个人一声闷哼后,身形仆倒在地。疾滑数尺,留下一道血箭喷洒在地。

    “呵呵,宁和老牛鼻,你可真够存气的。都这个时候了,小牛鼻子就要死光了,竟还不出来?”

    当真是再没有人能够阻挡万风鬼王进入石楼了。

    然后,然后祝彪就看到‘轰隆’的一声,整个三层高几十间房屋、套房的一栋石楼,在自己眼前玩具一样完全崩裂了开来。

    漫天的灰尘很快就被劲气一扫而光。

    司马紫风、血海和尚不再追着祝彪不放了,祝彪看到上午所见的那个紫金se道袍的老道人与万风鬼王,一东一西相望对峙着。

    而极奇异的是,重伤昏迷的长杌子和银髯老道已经被宁和道人放到了自己身后。

    场地里的两边人也从群殴状态便会对峙状态,双方都剑拔驽张的,大有再度展开群殴之意。

    “无量天尊。鬼王伤我观中弟子如此之多,贫道不得不讨教一二了。”宁和道人掌势打出来轻面面的,但是看对面如怒chao澎湃反卷而动的劲气就晓得什么叫举重若轻。

    “哈哈,你们这些自诩为白道的家伙,好的就是满面正经,言不由衷。要报仇就大大方方的说报仇,狗屁的讨教一二——”万风鬼王意气风发,豪情满怀道:“老牛鼻,有胆就接本尊这一招。”

    双袖猛扑之下,一掌已平胸推出,一股淡淡地灰白薄雾顺着掌势,霭霭向宁河道人压去。看似柔而无力,实则具有溶金断石之威。

    “无量天尊!”宁河道人再宣了一声道号,双掌一翻,浑身功力骤发出,两股yin风柔劲一触之后,立刻响起一声裂帛似地碎裂空间大响,接着四周卷起一阵狂风。

    “杀——”

    群殴再度展开。司马紫风、血海和尚继续联手对敌祝彪一个,这次不失先手的祝彪本来是能够与二人周旋一番的,甚至他认为自己使出《独孤九剑》后,不见得就不能以一敌二。

    但此时的祝彪已经没先前那份‘勇毅’了。看到宁和道人的身手后他感觉自己的拼斗完全没有意义。

    宁河道人的身手很利索么,那长杌子和银髯老道人出事之前他站出来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难道说他内伤愈合就在这一刻钟?或是说就像狗血剧情里一样,是银髯老道人和长杌子的前赴后继给他赢来了最宝贵的一段时间,让他渡过了最紧要的关头?

    祝彪不信!

    这一场仗,打的像是做戏。白道之人在做戏,魔道之人也在做戏,只有祝彪自己没有做戏,所以现在他感觉自己现在tm像是个傻子…(未完待续。请搜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