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层出不穷的高手

    ()第五百五十三章 层出不穷的高手章节高速更新开始,更新字数为4319

    祝彪存心要追上来人,遂双臂一抖,一鹤冲天,飞起三丈高,空中弯脚弓腰,一口内力运起,身形急如流星泻地般俯冲疾『she』,转眼就『逼』近了十几丈。后发而先至,从长杌子、长真子二人头顶掠过,弹『she』一样就超出了七八丈距离。

    长杌子、长真子脸『se』瞬时又一变,这人轻功竟如此超绝?却当下也就顿住了足。

    之前话音者已经远去了数十丈外,轻功并不比自己二人为低。长杌子、长真子也不敢真的就追去,魔道中人诡计多端,不管是外侧设伏,还是分瓣梅花计,都不可不防!

    祝彪这样的身份追去,他们二人看才是最好。

    拿住了那魔道高手自然是一功,折损了祝彪,不是玄清观人,二人也不会心疼。

    两丈多高的堡墙前后两道人影都是一跃而过。祝彪越追越近,距离前者已经十丈不到了。

    风字堡外有一堆石头,这是九连山之前重筑风字堡时没用完的石材。前面人影一闪而没入其中,祝彪没傻到也跟着‘没’了。一声大喝,一掌护胸、一掌前拍,一条玄黄『se』神龙呼地从他掌心吐出,纵身扑去石头堆,宛若神龙天降击向岩石,但听轰然一声大震,碎石纷飞、尘土蔽空,却不见半个人影。

    祝彪击出一掌后,内息吐了一口浊气,身形直线落下,蓦然……

    一缕疾劲的指风,‘嘶嘶’地直袭向他的“灵台”要『穴』。同时,一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凭你这点火候,也敢伸手搅合进来,真个不自量力。”

    这一式偷袭。相当yin损,眼看指劲也已沾衣,祝彪倏地冷哼一声,身躯翻右一『荡』,已经降落中的身形就猛的如一只轻灵的雨燕,在半空里飞的横打上一个翻滚,飘飘落在丈余外的一个大石上。

    自然,那一缕劲风也躲过去了。

    闪目一看,一条人影一闪而逝。偷袭的那人再度逃窜。

    祝彪回首望了一眼风字堡。心念翻转盘交,最后定下心道:算了!那边有那么多人呢,也不会是全白搭的。

    起身继续向人影追去。

    《青翼蝠王》身法运到了极致,一起一落就是二十丈远。

    “小子找死——”

    来人被祝彪追的心火直往上冒,他在江湖也是响当当的一个人物,现在活像被老鹰追扑的一个兔子。

    一只布满着虬筋的大手,兜身回转抓向祝彪中胸。看这一抓之势,凌厉凶猛,却又蕴含着七八种奇奥变化,十分惊人。

    “噌!”的一声。半空中祝彪已经拔剑出鞘,一抖剑尖幻化出五个新月形芒影,呈五瓣梅花形排列。

    势若奇峰突兀,劲比高山压顶,罩头盖向了那只大手。

    来人脸『se』瞬间一变。祝彪的五剑不仅封住了他手掌接下来的全部变化,更剑剑刺向了他手心的大『穴』。出道数十年,《毒龙爪》没能一击建功的时候多了,可从没想现在这样在招式变化上被全面压制。

    “这人好高的剑术——”

    令人悚栗的金铁交鸣声中,魔道高手向后大腿了三步。祝彪被劲力反震的在半空里一飘一『荡』,落到了丈余外。

    剑气激『荡』的**,像平地升起了一股飓风一样横扫四周。

    祝彪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手的手掌。仗着一皮制手套,竟敢赤手接自己的白骨剑,不知道现在吃没吃亏。

    第二招!

    第三招!

    第四招!

    对方额上渗出了粒粒汗珠,两手在发颤,胸部更起伏如『chao』,鼻息之粗重,数丈外都可闻到。面对祝彪的《独孤九剑》,这种招式上的全面被制。是十分考验人神经的。

    尤其是一些成名多年的大高手,这些人或许会作恶多端,但是在武道上他们绝对‘自信’。而当这种‘自信’被一股无可抵挡的力量给碾碎的时候,对人信念的打击之大可想而知。

    全力全神的搏杀更是极耗jing神,对面魔道之人都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否则立即就得血溅五步,这样给他的压力就更大更重了。

    第五招!

    第六招!

    对手脚步浮动,面如涨血,两眼灼灼凶厉之『se』,可如何看却都显得那样的『se』厉内荏。

    第七招!

    第八招!

    第九招!

    祝彪口角溢出了一丝鲜血,对方身形摇摇yu倒。

    “锵!”第十招,闷哼同起,血箭交『she』。祝彪身形摇了摇,对手一屁股跌坐在地面上。他受伤了,可相比这点伤势,祝彪更不想斗上一百招、两百招才把对手干掉,那样太费时间。

    现在魔门是隐匿在暗处的,自己可能才斗上四五十招就会有对方人手赶来,还是以伤换命,开的更好。

    “呜……”那人依旧在呜呼着,他不甘心,自己竟然栽在了这里。挣扎着站起来,再度向祝彪扑来,擎起满是鲜血的双掌扑来。

    但是劲道全无,更谈不上凌厉,甚至扑到一般距离时,身子打了一个踉跄,又跌回了地面,口中汩汩的血不断流出。

    “叮,毙杀绝顶高手一人……”

    非常少见的,祝彪连伤都不顾及,而是迅速扑到那人尸体上,上下翻找了起来。

    可惜,翻出了一堆瓶瓶罐罐,却连一张纸都没找到。他实在是很眼气这人的闭气之法,能完全瞒过自己的耳目,绝对是一宗奇功。

    祝彪从云雾山里出来,那可是信心十足,自信满满。这人的出现,可以说是当头浇了他一盆冷水。

    “簌簌……”衣角破空声从远处传来。

    祝彪眼睛眯了眯,磕下了一粒玉清灵丹,抽身飞退。

    只片刻三道人影落在了死人边上。看着已经没了一丝呼吸的尸体,在看着祝彪已经消失在夜『se』中的身影,三人无不恨恨的一怒哼。

    可继而无尽的忌惮和寒意就也在他们三人心头生起。脚下死鬼的一身武功可丝毫不比自己的差,这才多长功夫就死在了那人手上,换做是自己,岂不一样的下场???

    祝彪这时是不知道敌人怎么想的。他飞快蹿回了风字堡,寻了一僻静地方迅速运功炼化了丹『药』。所受的内伤立刻好了七七八八。

    再回到玄清观那地方,激战已经开始了。

    那三层石楼前后,两处九宫八卦剑阵都已开启。长真子、长明子两个玄清观的当代长老各主持了一座,分别挡住了司马紫风和另一个血袍和尚。

    长杌子和一个仙风道骨的银髯老道站在石楼顶上,jing惕四周。

    玄清观数十名jing英弟子,除了两座九宫八卦剑阵剑阵外,四座七星剑阵分别列在了石楼的四面,打圈的将三层石楼维护的严严实实。

    石楼正面空地里也站着一批人。为首是一个祝彪从没有见过面的,身材高大、披发青面老人,看样子正是今夜来犯的魔道主脑。身后跟着笑弥勒等一般上午照过一面的人。

    两边人等似乎都在全神贯注在那二座九宫八卦剑阵上,对于祝彪的到来竟都浑如未觉。但祝彪可不认为自己就全瞒过了两边人马,那靑面老人给他一种极大地威胁感,但是他落脚后也把注意力投注在了两座剑阵阵势的变化上。

    只觉这二座剑阵,变化实在多端,威力绝对不可小觑,一阵阵的劲风剑气『迷』漫整个阵中,给今夜平添了不少杀机。

    阵中二人都是赤手空拳,血袍和尚挥动着二只大袖在阵中纵横来去,所到之处,剑光『乱』颤嗡呜,显然这和尚的内力十分浑厚,而且身法疾快,招式jing绝。

    而司马紫风这个祝彪上午见过一面的人,将自己的绝学——《魔玉手》发挥的淋漓尽致。那一柄柄斩金断玉的利剑磕在他那一双泛着玉石光泽的手上,颤抖的永远是前者!

    而且一双魔手十指翻动,使的是一套十分巧妙的擒拿手。只要被司马紫风抓住了长剑,那必然就是剑折人伤甚至是人亡的下场。而九宫八卦剑阵,当然也是随之破灭。

    这一战绝不同于普通的比武印证,而是生死存亡的拼命,主持剑阵的长真子和长明子,都是竭尽全力施为,拼命要把剑阵缩小。但在剑阵中间那约有二丈方圆的的空隙,却始终无法再进『逼』一步。

    祝彪静立一旁,细看那二个被围在阵中的魔道高手,似平都还未用出全力,心里不禁暗为玄清观捏一把汗。抬眼看向长杌子和那银髯老道,只见他俩神『se』也十分凝重,似乎也已看了出来。

    这座恃为玄清观镇派绝技的“九宫八卦剑阵”,怕要毁在这二个魔道高手手中了。

    就这时刻,那靑面老人,突然厉鬼一样发出一阵yin森的狞笑,“时刻已到,这种破阵不值得和他们久缠,快点打发了!”

    阵中司马紫风和血袍和尚同时高答一声,立时反守为攻。但见血云飘飘,潜力『chao』涌,血袍和尚飞袖连甩之下,狂风声起,长明子所主持的那一座剑阵中,立刻就有二个道士被震得连人带剑一起飞摔出去。

    楼顶上长杌子唉了一声,正待干脆喝令停止,跟着又是一阵惨呼,长明子已经也被阵内血袍和尚,一袖将剑『荡』飞,两人结结实实的对了一掌,长明子踉跄着倒退下来。(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