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否极泰来,岛上何人?

    霉气,背运,祝彪对今天自己的霉星高照实在头疼了。

    抓紧时间向山崖下滑落,空中的飞鹰不出意料的扑下。挥掌急封,一只飞鹰还可以对付,虽然滑落的速度不得不减落了许多。又一声鹰啼从头顶上传来,俯冲着向祝彪爪到。翻掌上推,一股沉猛之冲力涌处,让他不由得一闷哼。

    战局就如此僵持了下来,祝彪纵单臂对敌,以一敌二也并不困难。他身体再怎么糟糕,内力还在不是。但是,当头顶上的两只飞鹰一上一下攻到,下方还只是骚扰,上方却把目标对准了飞爪,那就再糟糕不过了。但闻一声惊呼,祝彪整个人身不由一的坠向了山崖下……

    祝彪本来人就已受伤甚重,只是仗着一股坚强意志及潜伏的雄厚内力支撑住,故伤势未曾发作。

    此刻,他身体一往下坠,但觉头脑一阵昏眩,神智已有些迷蒙……

    恍惚中,只觉耳际风声“呼呼”作响,此山崖底下,好似隐约有一堆熊熊烈火在燃烧着,尚发出一阵刺目的橘红色光芒……

    什么火?!

    就在祝彪将要坠落崖底前,人类坚定的求生本能令他不由奋力睁眼一瞥,下方一阵强烈无比的金红色光芒,已耀眼而至。

    这是一个很qiguai的崖底,如同紧半个紧贴着崖壁的漏斗,那漏斗的底部,就是一个约有丈许方圆,布满了一片熊熊火焰的火堆。

    火光呈现着极怪异的形状,形似一个阴阳鱼,以这么一个很玄乎的图形向上交叉的喷射着,星焰四散,好似有万千金虫,满空飞舞,又似年节之时。烟火齐放,煞是好看。

    但这堆奇美而绚烁的火光在祝彪眼中看来,却不啻是他的追魂符。

    人的血肉之躯,如何可能在烈火中存活?!

    就在身形欲坠落在这金红色火焰中的剎那间,祝彪咂舌一声大喝,裂帛似的喝声吐出,一种求生的本能,使他虽然在身负重伤之下依旧发挥出了体内的全部力量。随着喝声,身子赫然凭空顿住了坠势,而上窜起一两丈之高。

    但是。这只不过是他潜在的生存欲望罢了,在明知处于不可挽救的绝境中时仍不甘认命,而做的一次无济于事的挣扎。

    似是经脉崩断的一声在他耳边响起,接着丹田一疼,祝彪只感到自己整个身躯彷佛在云雾中飘荡,又似在狂涛如山的大海中浮沉,两耳嗡嗡作鸣,神志已坠入昏昏沉沉的境地。他的身体本能照着原先的念头横移了丈许,落在了漏洞地形的侧面上。却完全无济于事,神志不清的他连站稳脚跟都做不到,整个身形下一刻钟就有若一只圆桶,倒栽一个跟头翻滚了起来。越翻越急,最后什么都没有想,也什么都想不起来……

    除了一丝不灭的直觉……

    这倾斜的地形,不管从那一侧翻落最终还是会到漏斗尖。

    只见祝彪的身形。一次窜起后接着便似殒石般的直落下去,无声无息的翻滚中坠入那强烈的火焰中。

    此时他在强自用力过度后已经昏厥了过去,只有体内残存在各条经络中的丝丝内力。在最后一丝意识的指引下汇集于刚刚生疼了一下的丹田……

    “波”的一声,漏斗低处金红色的火光一开一合,将祝彪的血肉之躯吞入了其中。

    无声无阒,就像是从没发生任何事情过yiyang。

    火焰依然是灿烂而绚丽的交互喷射着,但在火光哧溅的缝隙间,隐约可见,祝彪正仰面躺在地上,双目紧闭。

    但是,qiguai的是大火中的祝彪竟然毫发无伤,安安静静的躺在这熊熊的烈焰之中!

    而他的鞋子,衣服,面具,还有手上的那层天蚕手套,在jiechu火焰的霎那间,便飞灰湮灭,具化作了一道青烟……

    单凭这这一点来看,这道阴阳奇形的金红色火网火势可谓是强到了极点,天蚕手套可还有75点质地的,它都能飞灰湮灭了,按理说祝彪也应该早就化成一缕青烟了。

    但事实非但如此,祝彪原本满是痛苦的脸上此刻还流露出了一股安详舒泰的表情,胸口微微起伏着,似是在熟睡中yiyang,再看不出半点痛苦的样子。

    不知又过了多久?

    但应该是一段不算长的时间……

    蓦的,那交流不息的绚丽火光,竟发出一声巨大的“嗬”的声响,历久不绝。而那缕缕玄妙的怪火,竟然在响声中徐徐的缩了回去,终至完全隐没,好似从来就不存在yiyang。

    再看这漏洞之地,却是一片沌黑晶莹,毫无突凹,平滑似镜,犹如绝佳的琉璃一般。

    祝彪,安详的躺在正中,鼻息微微,就是在沉沉酣睡……

    可最最令人惊异的事情就发生在他的身上。原来他那重创下一塌糊涂的肉体现在似竟已然全部转好了。那本该是古铜色yiyang的强健身躯,这一刻变的洁白细腻如天下最最上等的羊脂白玉,也好似刚剥壳的鸡蛋光润无比……

    祝彪的全身上下几道被碧眼蟾蜍腐蚀的伤口,也都恢复如初,就连原先征战沙场留下的伤痕也再不见到一丝红痕。

    忽的,祝彪在地上的身躯轻轻的蠕动了一下,微微的喘了一口气,然后一双眼睛,缓缓的睁开了来。

    第一时间映入他眼帘的便是半那黝黑的山崖,半碧蓝的蓝天。

    祝彪双目默默的凝视着上方,动都不动,面上的表情,却飞速的变幻不定。嘴里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那些火呢?…我还活着?…………老天爷……竟然全好了…………我该不是做梦吧?”

    蓦然,那双明亮的眼中透出一股欣喜若狂的惊喜,祝彪伸手在自己大腿上拧了一把。“老天爷,我爱死你了,我真的爱死你啦!”他哈哈大叫着,人如一根鸿毛yiyang飘飘荡起,看着石壁,看着自己白玉yiyang的身躯,发狂的大呼着:“全好了,全好了,还tm因祸得福……”

    体质100

    力量100

    根骨100

    敏捷100

    灵活100

    自己肉身完全就是进行了一次升华,更不要说体内所有的暗伤全部了解。祝彪兴奋的在这晶莹剔透的沌黑地面上四处乱跳乱摸,疯狂的大喊大叫,庆祝自己否极泰来,庆祝自己真正得到了新生!

    狂乱了好一会,祝彪心神渐渐安静了下来,他极力平复下自己那如浪涛般汹涌不定的情绪,慢慢的坐在地上。

    一连串的疑问重新涌上心头,“qiguai,这么猛烈的地火,竟未能将我烧死?而且,我这浑身上下,改头换面般,竟然所有的伤势也都完全平复了!状态好的不能再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身上衣物全都不见了,如意假面和天蚕手套都没有了,可头发丝却一根不少……”摸着黝黑依旧的长发,祝彪彻底晕乎了,“这还是武侠面位吗?太仙侠了。怎么会有这等qiguai的事情?”

    他越想越想不通,正要作罢,此时肚中忽然起了一阵“咕噜噜”的响声。祝彪这才想起,从之前下水潭到现在,这么长时间自已可是未有一粒米下肚的。

    立刻从系统鸿宾楼里兑换出荤荤素素八九道菜,又要了一坛六十年陈酿的宫廷玉液,3金花去,也是再庆祝一回自己的幸运。

    吃饱喝足,祝彪这才四处查看起这片黝黑剔透的晶石,密纹细致,毫无空隙。搞了半天也想不来由头,最后想到那金红色地火,他先盘膝坐在正中,默默的运功调息起来,欲藉此试一试是否另有玄妙。

    试将一口内气循流全身大周天穴道,再进入各处经脉。

    就猛的感觉到一股热力汹涌如潮,似一道巨大的激流从坐下地面升到了体内,在全身各处循回流走,最后融入那丹田内。

    祝彪吓了一大跳,连忙停止了接引地下热力。他现在的内力已经完全转化为《九阴真经》内功,虽然九阴真经修炼到最后自是阴阳合济,龙虎交汇,但九阴真经是由阴生阳,不似九阳神功,后者是由阳生阴,不到大成境界,阳性外力还是不涉及的好。

    “这倒是修炼《九阳神功》的绝佳之地!”

    一瞬间里祝彪对这个小岛就有了贪念。只这一处地方,就足以让他对上先天宗师级高手也不退避。因为除了《九阳神功》外,祝家另有走刚阳路线的功法,也都可以在这里修行,那进度绝对是一日千里!

    一套武士服穿在身上,祝彪飘若飞虹一般落到了漏斗外。回首深深看了一眼漏斗地步,这个地方他记下了。

    外面是茂密的丛林,祝彪指向丛林中走去。水潭,建筑,这个岛上不知生活着怎样的一群人。

    是世外高人,还是门派密地?

    掠起身形向前飞去,经过一处坑洼的水泊处,祝彪第一次看清了自己现在的脸。脸上的肌肉也在这一瞬间扭曲了起来,如玉yiyang白腻的肌肤配上这张棱角分明,浓眉大眼的方正面孔,真是要多违和有多违和!(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