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天字标号,后起名将

    “咦?那盛腾芳不是汉军的主帅吗?如何亲赴第一线厮杀了?”

    就在战场的外围,一小撮人正对着战场指指点点,几乎人手一支的千里镜让他们个个将战局看的清晰比。

    “前日看的情报说,此人性情悍勇莽撞。今日一见果然……”

    其中之一接口解道,但手中的千里镜是片刻没有放下。这东西以他们主公之力也极难得到,经年功夫才造出了二三十支。

    如果此时有一个武林高手从此过,他就会惊骇欲绝的发现,这十多人的队伍中超过一半的人是顶尖层次以上高手,会惊骇欲绝的发现整个北汉都仅有一个的先天宗师,这里也有。[

    而若是北京城里的贵人们有看到这一小撮人最中心位置的几张面孔的时候,他们也会惊骇比,这不是唐王最信任的几位谋臣智士吗?他们怎会千里迢迢的来到北汉,来看这么一场十万人还不到的小仗?

    是的,十万人都不到的小仗!相对于中原皇朝的格局,相对于唐王姬发的实力,这里的四万步骑真的足轻重。所以,与其说这些人在关注战事的结果,更该说这些人在关注战事的经过,在验看周军的战力!

    分割线

    “挡我者死——”

    盛腾芳爆衫了,北征之战的大败到现在。他终于可以用敌人的血来洗刷自己的耻辱了。双目中的神光一凝,口中一声大吼,声若黄钟大吕一般,手中锋锐的方天画戟上下翻飞,寒光闪烁中,若是一条白龙在游戏江海,正在他周边丈圆之内上下翻滚、喧嚣,白芒所过之处,周军队列也一样如波分浪裂不可一阻!

    “吼呀——”

    又一名周军将校迎上,作为上国天兵。没有哪一个周军军官可以容忍盛腾芳这样肆意的作践自己。这是比死更重的屈辱!

    虽然这支部队只训练还算不错,没有见过血的周军士兵真实战斗力着实差强人意,两边军阵撞到一起时,其军中的士兵在配合和轮替上比起有老军带路的汉军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但其中的中上层领军军官却极为的尽责受职。不连即将死去的这名小校,已经有三个军司马级的军官接连毙死在盛腾芳手里了。在本部军阵就要破开的时候——

    分割线

    “好配合!汉军战力胜过我军一等。”

    战场外的那一小挫人中,一中年人不禁叫出口道。他刚才就清晰看到,一队汉军士兵相配合,长枪刀盾滚滚而进,只用了七人死伤的代价就击溃了当面的一队周军。斩获至少在三倍以上。

    战场上的周军训练不缺,也很勇敢。但厮杀起来常常不上不顾下,顾己不顾人。虽然被军纪限定在了军阵中,但不少人更似在单打独斗,而不是军阵配合。

    而汉军,刀盾兵在前,遮挡箭矢、长枪,身后两列长枪兵一列大刀兵,长枪轮番滚刺,大刀劈砍碎物。左右还有刀牌手短兵掩护,更有的刀斧手这种强力近战之兵随后,远近皆宜,长枪、大、盾牌、短兵配合娴熟,其内老兵或许也没占据多数,但起到了筋骨脊梁之用。

    以老带新,训练一段时日后。只要战场上打上两滚或者下来,那就又是精锐了。

    再回看阵中。

    那个策马冲向盛腾芳的周军小校。

    “啊——”似乎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这名小校挺刀迎上的时候嘴中不住的发出怪叫厉嗥,为自己打气!可他都还没来得及撞入那团翻滚飞舞地白虹之中时。便连人带马整个攒飞了出去。

    盛腾芳虽然冲锋在前,可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后跟的有五千汉军,左右也有亲兵营的好手护卫。那小校单顾着看盛腾芳,却忘了别的方向,被一名亲军步卒一刀扫在了马蹄上。[

    马腿立刻飞扬起,人也蹿飞了起来,身子都还没有落地,尚在空中翻滚中,便被赶上的盛腾芳一刀斩成了两段,两截尸身挟杂着漫天血雾飘飘洒落——

    ……

    距离阵前二百来步远的一辆元戎车上,龚瑞神情略有阴沉的望着渐渐没入混乱的战场。前阵左右两翼似乎在溃散中,若不加以阻止的话,用不多时两翼就将彻底溃散了。那时候阵前中军,也就是自己这个位置就变成厮杀的第一线所在了。

    汉军是就地围杀前军中部的周军主力,亦或是继续进插中军,都能给‘叛军’带来法弥补的损失!

    “传令中军,各调三千兵进援左右翼!”龚瑞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南宫琦,“还没败呢?打起精神来!”族弟虽然也参军,但执金吾与正规军队间有太多的不同了。

    不过前阵中军是怎么回事?怎么迟迟不能击败人数仅自己三分之一的汉军呢?

    难道双方的战力真的相差那么大?

    龚瑞口中一阵发涩,但他意志毫动摇。今日之战求的就不是结果而是过程。

    “出动轻骑吧!”龚瑞向身后一人发出了一句话。

    “传我将令,命颜渂率部出击,击溃汉军骑兵!”这一声命令龚瑞下的颇有斩钉截铁的意味。因为军阵背后的这一万轻骑是唐王的近军精锐。他实在法相信,装备精良意志坚定的一万近卫骑兵会拿不下北汉之国的骑兵。龚瑞相信,颜渂这一出击之后大军肯定会挽回颓势。

    不过,要求这支轻骑击溃对面骑军之后再攻破汉军的后阵,就有些太强人所难了。因为这种希望实在太渺茫了,所以龚瑞只求他们能够给予那一万汉骑一重击之后,再对三万汉军本阵形成一定的牵制,牵制住他们不能放心大胆的向前涌杀。

    如此汉军前军就将有后继之力,待到他们兵锋消退,己军便可以从容的反击或向后撤出战场。

    没有胜利,但也不算失败!甚至可以厚着脸皮说一声这是战略上的胜利,消耗了汉军有限的有生兵力,也保下了己军主力,如此考验战力激战战争经验的目的也达到了!

    随着龚瑞的这两次调兵,战场上的局势再次为之一变,叛军原本是头重脚轻的倒宝塔状阵型,如今已然变成了“t”字状。

    三万余兵力拥挤在前阵,中后阵则只剩下了一万的步军,其中有压箱底的五千精锐。

    而左右翼各三千兵力的加入,让已经岌岌可危的‘叛军’两翼立刻稳定住了阵脚。但想转守为攻,这显然不太可能。

    虽然他们的兵力已经达到了汉军的两倍之数,可想将战力的优势完全发挥出来却根本不可能。现在的一线厮杀只有两边狠狠地撞在一起,你死我活的刺扎着长枪和挥舞着大刀,厮杀的之惨烈,从战线一直徘徊在第一时间接触的那片地域上就可以看出。

    “呵,这么快就出动轻骑了!”云翳挺立在阵中元戎车上,战局的慢慢倾斜让他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在看到奔涌而来的一万骑兵之后,这丝微笑变得更加灿烂了。

    “邓明。”

    “卑职在。”一员小校挺身。

    “传令铁骑,命罗将军率部迎击。”

    “遵命。”[

    “再传令阵中刘元和,命他看信旗指引,发弓矢急袭。”云翳先挥手退下邓明,转过头来又向阵中的射声校尉刘元和下令。“让他务必看仔细了信旗,若有耽搁,军法必究。”

    “是,大人。”身边的亲随恭声应道。

    “随我杀啊——”颜渂立刻引军杀出。现在的情况,他们只少落了些下风,但绝对还有一搏之力。力挽狂澜的心思可是每一名将军都朝思暮想的,现在机会摆在了颜渂面前。

    杀败了汉骑,牵制了汉军后阵,自己就是此战的第一功臣。即使他作为唐王近卫骑兵的一员,如此荣耀也足够他垂涎三尺。

    一万轻骑飞奔而出,四万只铁蹄震踏着大地,滚滚雷鸣般的响动快速向汉军后方冲来!

    颜渂内心里甚至都想到,为什么此次交锋祝彪不在呢。如果是击败了祝彪亲率的一万骑,自己想不发达都难。

    在来到广阳郡之后,颜渂是看到过一本《北汉人物志》的。分江湖、官府两大卷,官府卷又分文、武、勋贵三卷,王室包含在勋贵之中,祝彪的评价是少有天字标号,是被誉为北汉最有潜力的后起名将!

    自己若是能杀败了天字标号的后起名将,岂不是说自己要比那个祝彪更加的厉害?

    “可惜了!”

    “死来——”

    颜渂手中大刀再次挥斩而出,锋利的刀刃撕破空气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啸,拦在他面前的两名汉骑根本力相抵挡,连人带刀被这一劈给震的飞出了马背去。

    “喝——”颜渂纵骑突过,大刀又接连挥出了八九下,斩死斩伤了十几骑,突然陡然发觉眼前是豁然开朗,一片光明,自己竟然已经杀透了汉骑……

    回首望去阵中的厮杀,只感觉浑身的鲜血在沸腾,旷野之上杀声震天,整个战场犹如一锅被烧开的滚水,翻滚沸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