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逼人崩溃,自我瓦解

    卑鄙,卑鄙,叫声再响有什么用?能改变祝彪的心意吗?

    功夫练到高深的人谁会是傻子?当然知道这是祝彪的离间之计,还是明明白白的离间之计。但死亡的威胁悬在头顶,就是‘离间’,也不能压下人性中的求生本能!

    当然,这群人要个个都有红朝开国前英灵志士的坚定觉悟,那肯定不会被这个小小计谋给离间开的。可眼下这批人,他们或是因为亲朋,或是因为利益,或是因为前景才加入了‘唐王组织’,意志如何能与那些信仰坚定的红朝英灵们相比。

    平潭的大声叫喊都还为自己赢来了几个白眼珠,因为在那几个镖白眼的人看来,平潭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自己今夜又不用死了,老子不死的时候也会叫几嗓子‘大义’!

    “给你们一刻钟时间!”祝彪一步紧逼过一步。[

    从声到骚乱,从骚乱再到声。俘虏们还相互的看着,却没有了先前的沉没待死,目光充满猜疑和诡异。

    一刻钟时间很快过去,还没一个人站出来。

    “怎么?都不愿死?都想活命?”祝彪呵呵的笑声像刀子一样刮在所有人的脸皮上。“这儿说诸位是愿意投降了?”

    当然不会就这样投降了,每一个俘虏眼神躲躲闪闪,都不愿意与祝彪对视。

    “要投降不投降,死又不想死,你们说你们想干啥?要老子都杀了你们,还是都放了你们呐?”

    “祝彪小贼。休得挑拨离间。要杀就杀,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南宫瑜像一头暴怒的雄狮,怒目而视。如果有可能,他都想一口吞掉祝彪在嘴里咔吧咔吧使劲的嚼嚼。

    祝彪根本不理他,眼睛依旧看着厅下的六七十好人。

    “看来是没想清楚。这人呐,都是要命的。蝼蚁尚且贪生,况乎是人?既然让你们自己决定谁活谁不能活,法决择。那,本人我就替你们想出个了办法!怎样?”

    祝彪伸手从窦兵那里接过一把粗细一样的竹签,看着竹签下半部有的写了字。有的还是青白色,满意的笑笑,找了个笔筒放了进去。手中求签一样摇晃着笔筒,走到最前面的俘虏身前。

    这是干什么?抽签?俘虏们有些聪明的已经反应过来,但更多的还是不知所措的望着笔筒竹签。

    祝彪了笔筒,“看到没有?这里面十根签里有五根是带字的,谁抽到带字的那五根,谁就去死!爷儿,亲手送你们上路——”

    六七十双眼睛一齐盯看向祝彪手里的笔筒。视线一不落在那里面的竹签上。

    小小一根竹签,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能不能活过今夜。全看自己的运气。

    “现在十人一队,十人一队,一盏茶时间都整好了!”

    中了悲酥清风,站肯定是站不了的。可手脚挪一挪位置还做得到。

    或许是祝彪先前的杀戮彻底打散了他们些人的脾气,也或许真正有烈性的汉子根本就不会在这。反正,祝彪说这话的时候,六七十人没一个站出来反抗的。

    祝彪不再废话,扬手举起龙泉剑:“接下来,敢有妄动者。杀!”

    立时,宋滢竹、穆薛华、柳志远等齐齐抽出来回鞘的刀剑,目光一动不动的盯在厅下六七十人身上。没有同情、没有怜悯,有的只是鄙夷和冷笑——背族叛国之徒,勾结外国之辈,人人得而诛之!

    刀光如练,剑光如雪。[

    俘虏们面色急速变幻。似是在想自己应不应该去抽那签。

    但是每个人内心里都再清楚不过了,祝彪把话说得明白,就肯定不会玩虚的。俘虏们都知道,如果自己抽签。生死二一添作五;可如果自己拒绝抽签,那等待自己的绝对是立即死命。

    十个里面杀五个,但好歹还有一半的活命机会,抽了,只能抽了。不抽的话立刻就死,抽的话未必就死……老天爷保佑,佛祖保佑,千万不要让我抽中那字签……

    些许人都开始了祷告起来,虔诚点的都合起了手掌。

    在生死面前,没有人不会思索,他们暗暗祈祷,念叨着各路神仙,甚至还有念叨爹娘祖上的在天之灵护佑自己。

    每一个俘虏们都宁愿去相信运气站在自己这一边。祝彪的这一招对于瓦解俘虏们的意志和信念,实在太毒辣了。

    自我的心理暗示,心里瓦解,远远比酷刑毒打更加有效。

    沉默中带有骚动,心跳的骚动。

    “时辰到了,开始抽签!”

    祝彪给足了俘虏们时间做心理抉择,但又不能放的太宽。松中有紧,时间足够充足,但也没法去浪费。“把那几个小子挑出来,给最后一列填满!”

    六十六个人,最后一列缺了四个。祝彪令下,窦兵上前就提出了四个南宫家子弟扔进俘虏堆里。惹来了南宫瑜破口大骂,但第一句才出口,窦兵就扭过了头来一把拎起了南宫瑜。

    “啪啪——”几大耳刮子抽过去,南宫瑜脸肿的如猪头。哑穴一封,一把掷在地上。“再敢嘴臭,喂你吃屎喝尿!”

    眼睛接着瞟了一眼南宫琴音和南宫绕梁,“你们两个老家伙也不用瞎忙活了。俺家少爷的秘宝奇珍,中了后任你是先天宗师也变成软骨头虫!”

    祝彪瞄了那边一眼,目光就再度转回眼前,脸上微微的笑着,直令当先一排的人打心底里发寒。“开始抽签吧!”

    笔筒伸向了最前面那个俘虏。此人有三十来岁,身长面清,一身玄色皂衣,使的一条链子锤。

    王元镳脸上颜色不断变化着,虽然知道会有这一刻。但也只有当竹签真的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股心悸的感觉才会那么的清晰。这可不是相信运气在自己这边就能简单糊弄过去的了。

    当死亡的威胁近在眼前,活下来的希望近在咫尺,还有多少人愿意直面死亡?

    就像祝彪认为的那样,王元镳这些江湖客,或许不是真的数典忘祖背叛国家,他们可能也有一定的苦衷。比如说上了贼船下不来?比如说是收到了南宫家族的蒙蔽?

    没有铁牌组织露面,南宫家自己笼络起人马来还是挺有迷惑性呢。但不管怎么说,这些人到现在了肯定是对自家的靠山心知肚明。

    如是性格坚毅之辈,如是性格刚烈之辈,就是有再多的苦衷也不会继续同流合污,继续替唐王卖命。

    这些人很多都已经逃避过一次了,逃避过一次就会逃避过第二次。逃兵是没有真正的勇气的,更没有真正的血性。

    王元镳认命了。[

    心跳加速,手在伸上笔筒的时候,立刻发起微微的颤抖来。

    抹中了,王元镳闭着眼迟迟不敢抽出签来。

    “快抽啊!”祝彪脸上的笑容要下去了,一股杀气逼到了王元镳身上。那一刹那王元镳直以为自己处在了一片血海之中,呼吸都忘掉了。

    投降!活命!他脑子里闪过这四个字来。

    但刚兴起的念头立马就被心底‘清楚’的事实给打消了。他没勇气去直面死亡,也没勇气去第一个投降。

    “快抽——”穆薛华厉声喝起。

    北汉,小小的北汉,竟然凑齐了这么多数典忘祖之辈,他都感觉羞耻的偟。对于王元镳才不会有半点的客气。

    狠狠咽了一口唾沫,手指从竹签上方划过,王元镳心中一狠,猛的抽出一根签来!

    哗!

    心脏都停止跳动了。王元镳不敢去看自己抽到了什么,眼睛紧紧的闭住。四周也寂静声,但他却能听到同伴的呼吸声突然加重了。

    耳畔传来祝彪的微哼声,“算你走运,白签,活,滚一边去!”

    白签?活!

    王元镳绷紧的甚至顿时松了下来,一股逃生出天的万分狂喜流淌在心头,眼睛都要滴下泪了。

    祝彪冷冷的声音在他听来都是如天籁般悦耳,身子因为过于激动抖得不停,比之先前抖得还要厉害。脸色却从苍白迅速转向了红润,长出一口气手脚并用的挪开了一点点。神色复杂的再去看一眼另外的九人,嘴巴微微喃了一下,却什么话也不说。

    自己活了。但十个人里终究会死五个,现在九个人里只能有四个活了。

    祝彪目光落在第二个人脸上,“该你了!”

    看了王元镳一眼,说实话他并不希望第一个就抽中死签,这未免也太背了些,也没有完美表现出自己给俘虏们‘留活路’的意图。

    第一个抽中活签才好,更能引发剩下人心头的求生欲。因为这是实实在在的——活!

    至于另外九人的脸有那么的难看,祝彪才不做理会。非是对第一个家伙的羡慕,和对自己的担心。除了那第一个家伙外,剩下的九人怕都在心里念叨了——保佑他抽中花签这句话!那样他们生的机会就会多出一分了。

    现在正相反,活命的机会少了一成,心理的恐惧自就又加了一分。

    第二个人压力更大了。祝彪能清晰地看出来,他的脸皮发青,手臂发颤,比较明显的发颤。神情在犹豫,怔怔的看着祝彪手中的笔筒子,痛苦万分,迟迟不敢伸出手去。

    “快抽!”

    祝彪大声的催促着,但丝毫没有用强的意思,就像是在把人逼疯一样,要一点点的逼。他现在的声音就是最好的‘逼人’武器,一声声的催促就是一遍遍抽打在众人的心灵。

    “快抽,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