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算天象,施辣手

    夜se幽深,天上无有一丝亮se。读通了《甘石星经》又新买了一本《天官书》研读的祝彪笑了,自己果然没感觉错,夜里变天,星月俱无,老天昏地也暗。

    北陵南门城头黑压压一片,策马奔到近处的乌维驮,隐隐约约的能看到数以百计黑se的影子聚集在城墙上,而不是城头。

    “调兵——”

    “是,大王!”

    一名亲卫转马就向南门胡营奔去。乌维驮看向了身边的增长法王,“法王,你可能看清楚城头……”

    两里路的距离呢,增长法王摇头,他自己又不是红外线扫描仪。

    于是,就又恢复了寂静。只有偶尔马鼻声响了一下,也不可能被二里地外的城头汉军听到。

    时间一点点过去。

    几十条绳索从城头上放下,然后一道道黑se的迎着沿着垂下的绳索慢慢的无声的滑下城墙。而城头之上,人影憧憧,还不知有多少人呢。

    乌维驮当即断定这是祝彪遣兵yu以偷袭,随即下令悄悄赶上来的,上万名口衔枚马裹蹄的骑兵,策马上前,箭如雨下。

    上万名骑兵就是上万名弓箭手,策马奔驰,二里地瞬间即到,向城头放箭,一时之间,城下是万箭齐发。

    骤然的马蹄声让城头的汉军慌乱不已,发出的箭雨更是让汉军损失不小,城头城下传来的阵阵惨叫嘶吼声,乌维驮听得一清二楚。

    十几轮的速she覆盖了北陵南城墙每一寸空间,十几万支利箭she出,换来的就是一片死一样的的寂静,南城墙上已然没了音讯传来。

    在城下蹲守了两刻后,乌维驮与阿那穹奇相视一笑,始领兵各自回营寨。

    然而不到一个时辰,乌维驮就再度被吵醒,正对他大营的北城墙上发现汉军在活动……

    半个时辰后,似乎是在重复南城墙上的那一幕。在两万余胡骑乱箭齐发之下,一阵阵惨叫声由高变低。

    残破的北城墙被箭矢插成了刺猬!

    周而复始,轮转轮回。这一夜间,上至乌维驮下至胡骑中一小兵,十几万人根本就没能安心睡觉。先是南门。后是北门,再接着是西门,最后就到了东门,胡骑是一夜数惊啊。

    几十万支箭发了出去。若是真的能杀伤几千汉军,乌维驮虽然疲惫yu死却也乐得高兴,可让人气闷的是,等到天se渐亮,他得到的消息是——自己she了一夜的稻草人。

    天se大亮。胡骑在城下戒备的士兵这才发现北陵城四面城墙上所挂满了稻草人,上面密密麻麻地插满了箭。

    祝彪还下作到让城中的汉军守军大喊:谢右贤王送箭,谢右贤王送箭。气的人是咕嘟嘟的火!他们北陵城里的军民,却是好生的振奋了一下士气。

    虽然有些“抄袭”的嫌疑,可现在祝彪干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地球上的那些古代先贤还能自个跑到这儿来找他讨说法不成?

    乌维驮忙活了一夜,屁事没干成,反而送了几十万支利箭给汉军,心中本就在气苦。现在又被予以如此羞辱,真的是奇耻大辱,这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如何甘心!

    可是这一夜的忙活,十几万胡骑上下都没得休息。现在天se已亮,也多是无jing打采的。身体疲惫,jing神受严重打击,二者相合那就是受此戏弄后的军中士气大衰。乌维驮就是想立刻挥师猛攻报复。看到营中的情形也只得暂时按捺下。

    当夜祝彪又是故技重施,然而效果不大。胡骑上下都已有了戒备。看到黑影从城头坠下,值夜的she雕儿不先慌急的向身后大营通禀,反而会自己凑上前去,看个究竟!

    如此引来的后果就是,两边的高手厮杀再度激烈起来。

    祝彪每ri夜间都令士卒吊一吊草人,时不时还打开城门冲出一支骠骑勇猛之士,挥刀相向,杀的胡骑夜间的she雕儿和jing备军胆战心惊。

    而到了白天,挨打的就换成了汉军。霹雳车不要命的往北陵城扔石弹,胡骑攻城战不打了,只玩石头砸人了!

    所以夜间的那等小战,放在乌维驮眼中却是祝彪黔驴技穷的表现。一连五六天,眼看着二月十八就要到了,不但乌维驮习以为常了,就连增长法王等人,以及夜间围城jing备的胡骑上下也渐渐适应了这种小动作。

    二月十六夜,又会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天赐良机。

    红红的夕阳坠入西天的地平线,大地又一天陷入黑暗,祝彪千里镜打望着远处隐隐可现的胡骑大营,凝重了多ri的脸上显出了一抹嘲讽。为了这一刻这些天他一直都在着手布置,也算对得起乌维驮的名头了。

    临到时候给你来一下狠得,看你二月十八退是不退!眼中jing光一聚,祝彪一掌拍在了城垛上。

    “谢将军,李将军,今夜一战我突击部队能否顺利达成目标,不在于我部突击是否进攻顺利,而全在二位将军能否守住退路。”祝彪的目光落在谢叔延与李延二人身上。

    今夜,北陵城中汉军的轻骑军力,会全部投入到今夜的突击之中,但出去容易回来难,就全看重甲步军与虎贲营的了。

    谢叔延一脸肃穆,“祝将军请放心,叔延就是身亡沙场,也绝不会在大军回城之前后退一步。”

    今夜突袭的最直接目的还是疲敌,可是突击部队只有两万五六,怎么可能一击全溃胡骑?乌维驮被sao扰了这几天后,已经将南门的阿那穹奇部收入北城大营,东西两门也调整了兵力。其主营地至少有十万骑!

    四分之一的军力偷袭,若是双方打盲仗当然可以一击溃地,可现在两边的军力早已经心知肚明,胡骑也不是不堪一击的草寇,他们即使受到突袭也有坚持到底的底气和秉气。所以,今夜的突击之战,前期会大有赚头,杀到乌维驮王帐也不是不可能。但也就是达到乌维驮的王帐为止了。其亲军金狼军,祝彪半点击溃速胜的把握都没有。

    那接下去就是短暂的僵持,马上挨着就是胡骑的反攻。汉军最理想的战法就是在进攻转僵持的刹那,开始后退。

    祝彪也是如此想的,也准备这样子做。可计划在战场上能不能顺利实现,就是一大难题了。万一突袭部队被金狼军给咬住了,东门、西门的胡骑兜抄断路,祝彪可以依靠的只有谢叔延的步甲,李延的虎贲。

    感慨的一拍谢叔延的肩膀,这人无太重的私心,也无太多的杂念,领兵打仗不出彩,但xing格沉重,李辉祖真的是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很好的帮手啊!

    祝彪压下心中的感慨,环视身后诸将,说道:“今夜之战为何要打?为何要战?”

    “那就是为了两ri后的那天,咱们能够逼得乌维驮不战而退。因为我们大家都信不过朝廷冬天里拉起来的那二十万大军。可是这二十万大军已经拉起来了,已经装备起来了,也已经赶上战场来了,那么,咱们就一定要尽可能的保住这二十万新军。”

    “这是我大汉ri后的期望,ri后的希望。”

    “如果两ri后乌维驮不退去,大干一场,我们会是一个什么下场?拼个两败俱伤比大胜胡骑更有可能?那样,我大汉最后的一点元气可也就要散了。”

    “所以此战,必须要打,还必须打赢。赢了,乌维驮受一重击,两ri后他就极可能不去选择拼命,我军可生,我二十万新军可生,我大汉可活;而若不得胜利,我大汉未来之命运,谁可期也?”

    “国家兴衰在此一举,吾军将士尽须努力——”

    祝彪在战前很少有这样的长篇大论,特别是句句都提到国家兴衰,所以身后诸将,乃至诸将的亲卫都个个听的热血膨胀,战意沸腾。祝彪自己眸子里也是jing光四she,脸上充满着煞气,当最后一句话飘落时,整个人霎时间都透出了一股压人不敢直视的霸气。

    求生,求胜,心中剧烈的yu望,让祝彪充满了不可抑制的战意。

    不管是内心的感情,还是处于系统理念的考虑,他都想守住北汉这杆大旗!

    如果,如果连这二十万新军都丢了,那北汉的军力,便是中山国都差之甚远了。国力巨衰,全军还会陷入越打越烂的地步!就像是明军,jing兵猛将打掉了,新军又训练匮乏,还却兵甲少粮饷,国势就真的糜败难以挽回了!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状况,让汉王这么急切的发兵北上。北陵城还守得下去,城中的粮草还有两个月的。实在不行,马匹都废了,马料也能充饥。支撑到夏天不成问题!

    而到了夏天,那二十万新军的战力,祝彪也就不那么担忧了。

    -----------------分割线---------------------------

    北陵城南三十余里的一个废弃村庄。

    一堆篝火不加遮掩的燃烧着,一旁,一张面具遮颜的宋滢竹正低头沉思着什么,利剑横放膝头。

    村庄的入口处,一队she雕儿横尸地上,六七匹马儿留恋徘徊不去,还在不时的用头去触碰自己死去多时的主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