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自愧不如陈庆之

    “啊,啊……”

    “别咬舌头!张嘴,快张嘴,拿根软木给他咬住——”

    “按住,按住他!不要乱动!”

    “不要砍我胳膊,杀了我,杀了我,啊……”

    “啊……王八蛋,你们这群王八蛋。不要烫,不要再烫了,啊……龟孙子的,疼死老子啦……”

    城中心处的伤兵营,凄厉的叫声一刻都不曾停下。祝彪站在院中脸se黯然,胜利的代价,这就是胜利的代价。

    “将军,里面血污太浓,还是不要进去了?”冯恩江脸se有些发白,事实上祝彪身后不少人的脸se都有些发白。因为伤兵营凄厉的惨叫太渗人了。

    死,并不可怕;残废,才更可怕。老兵们不怕死,怕的就是残废了等死!

    一幅担架从一间手术室中抬出,上面的人已经昏迷过去了,脸se惨白的无有一丝血红。“将军——”抬担架的两个青壮看到祝彪立刻停下了脚,他们都是认识祝彪的。

    因为祝彪在开始整顿北陵城里的同时,也花大力气整顿了伤兵营。不仅在城中心清空了这片地,开辟出了这么一处大营地,还在四座城门口开辟了四座小营地,以方便伤兵就近治疗。更条条框框的制定了很多规则,要伤兵营上下必须遵守。

    拨调过伤兵营来的男男女女,前者抬担架,照顾伤病员,后者洗煮绷带衣服和负责饭食。祝彪没打算挑衅这个时空的礼教制度,女护士?那是想都不要想。很多人都不止一次的见过来视察和指点的祝彪。这两人就是其中的两个。

    祝彪上前走近。掀开带着血的床单,伤兵的一条胳膊起肘被斩断,上面一层层的绷带包裹的紧紧地,隐隐的有血迹冒出。

    “抬平稳点,……咳咳……”胸口有些闷疼,祝彪下面的话没来得及说就咳嗽了起来。忙摆手让他们过去。

    “走,都进去看看。”再摇手止住了冯恩江要说的话,祝彪看他满是担忧的脸se就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但这点小伤真的不碍事!

    手术室,这是祝彪起的名字。走进去,最先看到的就是一口热水沸腾的大锅。里面大大小小的小刀、斧子都锋锐耀眼,细尖的夹子钳子,各种尺码的钩子、银针,都侵泡在滚水之中。

    大锅下面的火炉里,两个埋在炭火中的烙铁,正在急剧加温。一群人进来,就正见室内白布帘遮掩的大里面,一个浑身血点斑斑的大夫手持两个烙铁从里面走来。这东西是眼下时空军医大夫必不可缺的装备。截肢或是烂掉的无法缝合的伤口,都需要烙铁来帮忙。

    手术室里有着浓郁的血腥气。但也压制不住从内里传来的皮肉焦糊的臭味。即消毒杀菌,又能愈合伤口。在医疗设施极度不完善的现在,烙铁一时的疼痛是能很大程度上换来一条xing命的。

    祝彪对医疗一无所知,仅有的一点知识就是羊肠线和缝合,但这项技术在眼下时空早已经无比成熟了。他所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给伤兵营一个舒适安全的环境!

    “将军……”里面抬出来的大汉并没有昏迷,只是虚弱的如同虚脱了一般,嘴唇都泛白了。额头脸上尽是汗水,因为他被炙红的烙铁连烫了两次胸口伤处。就是铁人也要发软。

    “躺着,别说话。安心养伤……”

    这是一个五营铁骑里的兵,祝彪的直属属下。不然称呼上会加个‘祝’字。今ri南门外那轰轰烈烈的一仗,祝彪打赢了全城军民的士气和斗志,砍杀了近五万胡骑。可自我的牺牲折损,也巨大的令他痛心。

    本部三万骑出战,回来的却只有两万两千不到,扣除掉重伤及手脚伤患不能战者,大军三停损了一停。

    六千虎贲。回来五千三百余;七千jing骑,回来六千不足,祝彪损兵总数达一万众。最后即使得了六万点经验,系统评价为大胜。加50%经验值,级别升上了90级,并且只差1000点左右就可以升上91级,也不能让他开怀半点。

    嫡系兵马损了三分之一,这伤亡大大超乎他战前的预计。

    “人心不足蛇吞象,没陈庆之旷世之才呀!”将军府内,服送下《三九还灵丹》一颗,一个时辰的运气疗伤,祝彪内伤接近了痊愈地步。生命值恢复到了933点,战力不损。

    就不由得又想到了白ri的战事,心里面一片黯然。说真的,开战之前他是抱着很大的期望的。内心里向往的是能如陈庆之荥阳之战一般的辉煌,可现实却是骨感无比。

    仅仅达到了初期目标,距离最高的击溃当面之敌,相差天地之远。由不得对月长叹,抒了一口心中郁气。

    “巡城后早点回来安歇……”伴着单玉屏关切的话儿,全身披挂的祝彪提枪上马,领百名亲卫就出了将军府。

    胡骑白天吃了大亏,夜里面会不会搞些小动作呢,祝彪一点不知,只能加紧防范。这武侠世界的守城,比他前世中国古代的守城难多了。

    但今夜平安,一夜四门不惊,安然无事。

    清晨,歇息了只两个时辰都不到的祝彪,在老婆的目送下再度出了将军府。今天,应该就是正是攻城的第一ri了。

    胡骑的大单于只要还没断气,今个就肯定会杀上一阵。甭管他们是不是已经做好了攻城器具,没做好也可以先填填城外的壕沟和护城河。

    “报,将军。胡酋大纛出现在城外——”

    北门城门楼里,一个活灵活现的沙盘正在祝彪的十指下飞速成型。周边围了一大圈兵将,叽叽喳喳的在说着什么。

    祝彪充耳不闻,专心致志的做着自己的沙盘。这玩意本时空中早就有了,几千年前就有将领聚沙成山,指画形埶,素质高些的将领如云峥这样的出身,都会这东西。

    但是,但是,就好如前世的中国古代,沙盘仅仅发展出了一个大致模框,就再没有继续jing致填充了。几千年过去,皇朝更换都不知多少,沙盘却还是只属于高素质将领的自我技巧。始终没有摆脱聚沙成山,指画形埶,这种简陋样式。<白雪,那是下里巴人。

    一切都是在实物实距的基础上进行的,沙盘用糯米浆混粘土制成,长宽各三尺,比例尺1:15000。

    军将们叽叽喳喳的议论停止了,目光都看向了依旧在摆弄着沙盘的祝彪。

    半刻钟,还是一刻钟?祝彪停下了手。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北陵郡城清清楚楚的展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床弩准备。霹雳车,原地不动——”不填完了城外的护城壕和护城河,胡骑就进不到城跟前。祝彪一点都不心急!

    而乌稽的大纛出现在北门外,他也是早有预料。因为现在北风还是正烈,胡骑在北门外发起攻势,他们的箭矢可以舍得更远,逆风的汉军步弓手,箭弩she程则都大受影响。

    呼啸的北风至少能消弱弓箭30%的she程,劲弩15%——20%,并且深度影响箭弩jing准度。北陵城内劲弩不少,但守城的远程打击主力还依旧是弓箭,本来she程百二十步到百三十步的箭矢,现在站在城墙上也顶多能she出百步远,有效she程更是缩短到了七八十步。

    “嗬,嗬,吆嗨!”

    “嗬,嗬,吆嗨!”

    “嗬,嗬,吆嗨!”

    整整两天时间过去,在付出了过千条人命之后,北门外的护城壕被胡骑填平,护城河也填实了五段。高耸拉起的吊桥搭放在了河面上,儿臂粗细的镔铁锁链被宝刃一一斩断。

    胡骑阵营的高手,不是眼下的北陵城能抵挡的。

    今天是填土之后的第一天,大清早,薄雾还没有散去,远远地两座胡营中中就响起了极有节奏的号子声。城头将士立刻敲响了jing钟,夜间本就守在北城下兵舍的祝彪,披挂上身后两个起落就登上了城头。目光凝神的注视着城外的动静。

    太阳出来,薄雾慢慢散去。谢叔延立刻举起手中千里镜看去城外,待看清是什么后瞳孔霎时间一缩,“井阑么?怎么会这么高大?”

    一种高达十丈上下,可与城池齐平甚至还要高出一截的攻城器械,呈塔式样式,既能保护攻城的己方士兵,又可以直接攻击城墙上守军,效果要远远强于云梯车。

    远距离时,那就是一可移动箭塔,使己方弓手高度与城墙上的敌军持平,继而使得弓箭she程相当。最上层站立弓手,前有木墙相挡,以下三层可用来储兵,两侧以及顶都有搭板、蹬梯,临近城墙后,肉搏兵就可第一时间顺着蹬梯、踏板直接杀上城头。井阑底部安上滑轮,但体积因为巨大,移动速度故而缓慢,并惧怕火攻。

    看到谢叔延举起千里镜,祝彪、云峥等将纷纷举起了手中之物,就连没资格配置千里镜的军司马、军侯也是个个翘首北望。

    “这怕是有十一二丈高。”一人失声惊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