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祸水东引,回京

    “这就把明国公给杀啦?”单玉屏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丈夫。.suimeng. 高速更新

    “顺利的一塌糊涂,我都不敢相信。”但系统里的金钱告诉祝彪,他杀的那个家伙是真的。“前前后后才四个时辰……”

    “太匪夷所思了?”

    “嗯。国公可是个大人物……”

    “但他不是个武功高强的人物。天还没亮呢,咱儿再歇一会。”姬偃,明国公,今后就是过去式了!

    将老婆紧紧地抱在怀里,“今后咱们的ri子会更好!”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

    分割线,时间退回两个时辰前。

    北平城内!

    火把照亮了城南,这块达官显贵的聚集之地,本就是禁军夜间的严密防范之所在。而现在明国公遇刺了,负责巡哨南城的禁军上下,魂儿都吓飞了。

    “追,追——”

    祝彪不紧不慢的在前面跑着,身后不时传来禁军声嘶力竭的叫声。

    “南宫府——”黑夜挡不住他的那双眼睛,嘴角露出深深地讽笑,身子一窜而起,飞鸟一样滑落入了南宫家的后院中。

    深夜里南宫府上当然有值夜的高手,但是这些高手对比祝彪来说太低能了。几乎是没拦截的就被祝彪寻到了水潭,身影一没而入。

    披衣而起的南宫靖等人来到后花园,看到的就是一群家将家丁如见鬼了一样的表情。《青翼蝠王》速度太快了,而那道影子一没入水潭,直到现在都还无半点露头迹象……

    ‘鬼’字,闪现着了这些人的心头。搞不好还是一水鬼呢!

    “何方宵小,敢来我南宫世家装神弄鬼——”南宫琴音、南宫绕梁两位长老也赶了来了,南宫靖底气大壮。

    但是,没丝毫回音,这时候的祝彪已经顺着南宫家的管道游入外面水道中去了。

    这个年头,豪门大户都讲究亭榭楼台,花柳翠池,而想要亭榭楼台花柳翠池就都少不了水,死水自然不行,活水就只有与城中水道相通。对于祝彪而言,满城大户,就连王宫可能都拦不住他。

    “老爷,老爷,外面禁军包围了府邸,要咱们开门搜查!”

    急忙的南宫家家丁就来向南宫靖报告,后者脸se当下就是一青。真稀罕了,还有人敢搜南宫家的府邸。紧接着南宫靖就想到了刚才的事,这明显就是祸水东引——

    难道自己家的事情发了?

    发青的脸se当下变得发白,南宫靖看向了刚刚赶来的越骅。

    “老爷,老爷,明国公被人刺杀了,外头禁军说看到凶手跑进咱们这院子了……”

    “荒唐!老夫还会使人行刺王室不曾?……”

    “禁军说再不开门,他们就要用强了……”

    “让他们来,引到这儿来。栽赃嫁祸,栽赃嫁祸,我南宫家清清白白,何惧之有?”

    一口大气从南宫家所有核心人员口中吐出。明国公死了,那死了就是死了呗,是真事出有因,邸才被禁军围的,而不是事发了。一瞬间一些人心脏都跳快了,中山军已经进入北汉了,北疆的大周军马或许也不远了,已经要看到黎明的曙光了,南宫家可不愿意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毁之一旦。

    实力再雄厚的家族面对朝廷的时候也是毫无反手之力,就比如中山夏氏,都要灭绝了的。他们被中山国所抛弃,更被唐王给牺牲了。只保留了各支脉的后裔不绝,却事实上将之祭了出来给汉王解气,给组织挡刀了。

    自家的儿女,纵然一是唐王的亲军副将,一是唐王的枕边人,但时候不到的时候自家暴露了,南宫靖相信,唐王绝不会挑明一切的。南宫家族会跟夏氏一样被牺牲掉,只为掩盖更深的秘密。

    “跳到那家不是跳,跑了那么远,怎么就在南宫家跳水了?”

    水池底里被切断的管道铁栏被拿了上来,一个禁军将领眼睛瞪着南宫家一家人表情,紧盯着看着说。

    明国公死了,汉王的亲弟弟死了,这已经不是南宫家说一就是一的事情了。在南城巡哨的禁军将官都会有‘好果子’吃到的,他们已经到‘死’路了,眼下又如何还会去惧怕南宫家的厉害?

    得罪了就得罪了,找出凶手,或找出线索,才是第一。其他一切,他们理都不会理。

    但话落在越骅耳中,心脏猛地一沉……

    北平城乱搅了,国公级人物都被人拗断了脖子在家,姬偃自身还是执掌廷尉府这样的要害部门的,他都命都保不住,所有的人都不感觉安全了。满王都的高官显贵们,人人自危。正房主卧都不住了!

    水门铁柱的残缺,明国公府水潭铁栏的切断,这些都会被查出来的,但是,不是立马,也不关远在二百里外广平郡的祝彪的嘛事!

    “那刺客可真狠,明国公的脖子都给拗断了……”

    清晨祝柳氏一起来,已经得闻了小道消息的姚洁就在她耳边说起了这档子事。

    “明国公?”一双平凡的眼睛中闪过一抹思量的神采,儿子说的是他吗?祝柳氏心中泛起了高兴,自己儿子真就是不凡,国公,说宰也就宰了!

    ----------------分割线---------------------

    广平郡,单氏老宅。

    天se亮白,祝彪、单玉屏都起了身。

    厨房已经准备好的早饭端上了桌,屋里面这一开吃,外头除了值班的八个亲卫外,余下的二十四人都呼噜噜的开动。

    军人吃饭,大口大口的,不讲究吃饭不出声,与留守老宅的nai妈一家人那是泾渭分明,而宋滢竹慢条斯理的吃饭与nai妈一家相比,归属一类却又高出了不少。

    昨夜祝彪敢放心大胆的离开,就是因为有她在一边守着。

    现在姬偃死了,就是不知他手下的那些暗卫会接着怎么办了。依旧来刺杀自己的亲人么?反正jing惕依旧要保持,危险还没完全接解除。

    上午送礼,下午各自的人马都回来了。

    四个姑母竟然没一个准备认亲的,二家直接不收礼,一家回了更贵重的礼物后,留了一封断亲书,虽然说的婉转,但意思不会变。最后一家收下了礼却原样退回,纯粹六根手指头挠痒,多此一举,你直接学上头两家不收不得了么!

    两个叔父一认一否,三叔那封信把话说的相当绝。不过他与老二倒不愧是兄弟,二人的回礼竟然都不缺《女戒》、《女训》、《女论语》三书。

    二叔还是认亲的,虽然没有邀请祝彪夫妇前去拜访,但认亲的。该是心理面也感觉一些膈应,要慢慢处。

    “哈哈哈,哈哈哈……”拿着六本书,祝彪狂笑不止。

    这二位真是太逗了!

    单玉屏心里本是有些伤心地,毕竟六本书蕴含的涵义完全戳到了她的伤心地。但看到祝彪如此狂笑的样儿,气的让她可乐。

    “笑,我让你笑……”

    回门三天,祝彪车马离开了广平。nai妈一家人正急忙收拾着行礼,时间是赶不上与祝彪同路了,但随后收拾完毕后就会全家迁去北平。

    老宅就给二叔了,单玉屏这一支绝后,现在更是嫁人了。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老宅也该还回单氏了。

    这所宅第所有的院子,设计建造得都是各成格局,每个院子都幽静,严谨,看着绝没有跟别的院子接连的感觉。大门紧闭,连接前院的门一关,后院就独自成一个格局,躲在这里,寄兴于所好,或读书撰述,或陶xing怡情,能完全忘记红尘的扰嚷烦嚣。读书人都喜欢这种格调的!

    两个在广平郡的庄子和三间店铺全部交给二叔,另外给单氏公田添加一百亩地,nai妈那一家人之所以赶不上,也是因为要处理这些。

    单玉屏nai公是单父的书童,从主人姓氏,单名单言。有一子一女,女儿已经嫁人了,单玉屏那时儿还给添了一副头饰,儿子单平,略懂文书,今年十八,还没结亲娶亲。

    祝彪已经吩咐祝明查一查单言了,如果真的忠诚可信,到了北平城会有份产业给他打理的。而如果不可信,看在他老婆绝对忠心的份上,一家人打发了出去就是。

    “本来我是想给单氏添上五百亩公田的,可眼下看,为夫的一番好意付之东流水喽!”单玉屏的气se明显比来时要好很多,看祝彪一副浪荡样儿调侃单氏,气呼呼的给了他一拳。

    一把攥住打来的拳头,轻轻一拉,美人跌在了怀里。“你现在气se比来时好多了,以后啊,有什么烦心事,或感觉难受了,就发泄出来。千万不能憋着,憋坏了身子,就是神仙也救不来啊!”

    “只要你不惹我伤心,我还能有什么烦心事?娘、小妹,跟我可是很好啊。”

    马车里泛起的笑声,低沉但却逃不过前方宋滢竹的耳朵。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你以后哭的ri子多着呢!”就祝彪那xing格,宋滢竹敢打包票,ri后少不了往家里领女人。她是十分有兴致看戏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那烂货还有这才情?不是剽窃的。

    祝家少夫人可是正儿八经‘一生一世一双人’环境里熏陶出来的,ri后狠劲的闹……

    宋滢竹内心里腹黑的狂笑着,她就想看祝彪倒霉,只要不影响救自己的老爹。祝彪有多倒霉就多倒霉才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