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渡江,封禁,绝鸽,夜袭

    重重乌云凝聚在天空,东风吹刮,罗明江上的那道浮桥,在吹起的东风和向西流趟的江水间晃荡不已。

    祝彪的天象只有18点,可也不耽搁他知道,一场大雨就要来了!

    “传令下去,部队连夜过江,过江——”一下大雨那可就是不可估量的麻烦。想要趁早赶到延东,就必须在大雨来临前渡过罗明江。

    江面上的浮桥搭建的相当结实,两两并排行进的将士,虽然不如走陆地一样平稳,但速度并不慢。祝彪现在对范石休几ri来的劳动成果非常非常的满意,五里多宽的延平码头江面,搭建浮桥的几百艘船只全是三丈长短的舟船,桥面铺路更是有两丈之宽,两人两马在上面并行都是宽宽松松。

    就算是要小心谨慎些,三四个时辰也应该可以全军通过了。

    “范帮主搭建浮桥有功,朝廷不会忘的!”

    清江帮帮主范石休,这位一年前祝彪都还要仰视的存在,现在低头附耳恭恭敬敬的立在他的身前。这一句话说出更是让范石休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笑来。

    没有故作高傲,而是平淡自然的说出。祝彪的身份就已经达到了真正能俯视清江帮的地步了!

    “祝将军为国征战,屡立功勋,不畏生死,不避艰险,这才是朝廷真功臣梁柱。范某仅仅搭了一座浮桥,尽国人的本分罢了,何提功劳二字?在将军面前谈说功劳。岂不羞煞了人去!”

    也不知道范石休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但至少看起来是派真情真意。而且据祝彪所知,自从接到丞相府公文,范石休就连夜率队赶来延平码头,几ri来始终是吃住在罗明江边。当得上一个尽心尽力尽责!

    “哗啦啦……”后半夜,大雨终于是下了。

    倾盆的大雨从天空泻下,浇注在蓑衣上,“啪嗒啪嗒”的。水汽很快就浸湿了甲衣。祝彪看到状态栏里将士的状态与疲劳,呈反比状迅速的拉开。

    “冷的受不了了就嚼一个辣椒,不准停,不准停——”此起彼伏的叫声不断响彻在队伍中。

    趁着刚刚下雨,官道上没有积水,路面也没有被雨水侵透,祝彪没在延平郡城停留歇息。反而是稍作休息后全军疾速北上。刚走出十多里路雨水就下了来!

    “下,下!下他个三天五天。老子才好偷袭——”

    祝彪脑海中翻腾着如此一个剧烈的念头。这一念头是今天下午天上聚起乌云时。才翻腾起来的。但是一经兴起泛起,就止也止不住了!

    一下雨,一chao湿,胡人的弓箭立刻就软搭。没了弓箭的胡骑就是一群没了爪子的野狼,实力暴减。

    刀枪上**夫,祝彪身后的两万多骑虽然只是一支新军,但他也信心十足。自己兵种属xing增幅——杀伤力+20%、速度+20%、防御+20%。这完全可以将一支普通的部队,脱胎换骨成一支铁打的jing锐。

    20%速度加成更是他偷袭的最大依靠。自渡过罗明江之后。一路疾速北上!杀稽陬一个屁滚尿流,杀胡狗一个一败涂地。

    “黄将军。我会给你报仇的!”暗自攥紧了拳头,手指节都发白。黄晟功是祝彪从军以来第一个带路人,第一个真心感激的人,竟然这一阵折在胡狗手里了。此仇不报,羞为男儿!

    延平郡城,没过江时祝彪就让亲兵传信给对岸,军马夜里不在延平落脚休息,要他们准备好干粮水囊和大批的辛辣怯寒之外,比如辣椒。过岸军马稍作休整后,就毫不迟疑的往延东赶去。

    杨广淳也不在延平城里,他虽然打了大败仗被抹掉了刺史的帽子,但实际上顶着‘戴罪立功’名头的杨广淳依旧是延州官场的老大。这位老大现在正在崇安郡,延平城里只留守一位治中,这治中可不值得祝彪耽搁下军机要务前去亲自拜访。

    “小儿无礼,无礼——”延平城里某一官员在愤怒的大叫。

    延平往北就是邓郡,过了邓郡就是崇安。邓郡的西侧即是新平郡,当初祝彪就是因为在那里做掉了小王山一伙山匪,才接到了‘青狼的复仇’这个c级任务,惹来的杀手兄弟,得到了ri后帮他几次度过大劫的《玄yin**烟》。当然,还有柳家的麻烦和没有除掉根脚的祸患!

    新平郡西北就是庆襄郡,祝彪的老家;邓郡东北就是泰长郡,延州乃至整个北汉版图最大的一个郡,也是祝彪当初入罗州时的起点。

    崇安郡城。半夜被雨声惊醒的杨广淳笑了,仰天大笑,雨最终下下来了,“天助我也,天助我也——”老天爷下雨了!还有比这更能帮助眼下延东的事情的吗?

    没有了弓箭,胡骑战力就下降了一半不止,他们直接断掉了一条胳膊,还是最惯用最有力的右胳膊。

    “苍天保佑,保佑这场雨多下些天!”

    居延城外。稽陬气恼的望着帐外密集的雨点,真恨不得一刀把老天砍死。太不是时候了!

    他之前几次在武恒飞手下吃亏,甚至手下胡骑面对列阵而来的汉军jing锐边军步甲的时候,都只能避开锋芒。

    但终于,终于他等到了武恒飞被抽尽jing锐抽光强兵的一ri,而自己却得来了大王增援的两支万骑和草原上最新集结起来的三万部族骑兵。敌我力量立刻发生了逆天的翻转。自己有了报仇的本钱和机会!<寒退去,等到草长莺飞,闪电出兵包围了居延城,再集结大军将惯xing来援的汉军三万步甲杀的大败而逃,杀的溃不成军。一举覆灭了延东汉军所有的机动力量。更干掉了好几个汉军将军。

    居延城下的京观让武恒飞这个大敌都潸然落泪,现在居延城汉军士气低落,已经连续几ri没有出城厮杀偷袭了。自己正准备调集兵力南下掳掠攻杀汉人,老天却下起了这场雨来。

    “唉——”重重的一跺脚。稽陬知道再行之前的打算已经不可取了。没有弓箭帮助,汉人的民兵都可以对己军造成一定的威胁。

    居延城内。武恒飞仰天长叹,如果这时候杨广淳还未失手该多好。趁机进军,一举击退胡虏。自己会立刻从居延城撤出将军府,停驻在崇安或是泰长。\统一调度延东兵马。

    稽陬这个老对手竟然猛的多出了四五万人马来,延东敌我力量的比例已经有了巨大改变,原先的战术需要全部推翻。

    但世上没有后悔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就只有看朝廷派出的援军了。

    武恒飞又是苦涩一笑。提起朝廷的援军,他就想起了祝彪,从祝彪就又想起了黄晟功这个老部下。

    “也可瞑目了。竟然给你发现一个如此的好苗子!”

    天se放亮。大雨依旧不休,还有越演越烈的架势。天空中不时的响起一两声惊雷。

    祝彪全军开进了邓郡与延平郡交界的一个县城中。两万多骑军将不大的一个县城塞得满满的。

    一个个快骑策马从队伍里奔出。县城四门紧闭,不准一人出城。祝彪还吩咐了县令,今后的三天时间里,县城许进不许出。

    这样的措施不会只在这一个地方施行,刚才派出去的一骑骑快马就是奔赴邓郡前途各县和郡城的,还有崇安郡,祝彪北进路途上所有地盘三ri中全部戒严。县城戒严,道路和关卡也戒严。

    天降大雨。信鸽之类的东东难以飞行,各地再一把关。至少短期里可掐断延东胡虏细作与北方的通路。时间不需要多,只要三天就可!【雨天里信鸽不是不能飞,而是不愿飞,不习惯飞。除非进行特殊训练,还有容易飞失,速度应该也会慢许多!】

    “请祝将军放心,本官必不会漏过一个贼子北去!”邓郡郡守府,太守看了祝彪书信后立刻给予了肯定的答复,一旁列坐的领军校尉更是马上起身。封锁道路关卡与城门,他会亲自坐镇军中。

    “传我命令,即ri起崇安、新平、延平、泰长四郡,上下所有县城乡里,交通道路一律封禁!有敢乱闯乱窜者,尽数拿下,解往崇安!”

    “卑职领命!”

    在崇安,杨广淳下的命令更加彻底,更霸道。

    一ri后祝彪领军赶到了崇安郡城,大雨有所减弱,但依旧在下。

    “祝将军,把握如何?”杨广淳热切的目光看着祝彪。

    “大人放心,天时在我,必一战克胜!”

    “好,好!”看祝彪说的斩钉截铁,杨广淳心怀大慰。这一仗祝彪若能赢了,那延东危急立解,他延州刺史的顶戴,十有仈jiu就还能再回来。

    临别之际,祝彪对杨广淳说了最后一句话,这句话对于军事保密而言非常非常之重要。但是遗憾万分的是,他也是面临威胁了,直到现在才想起这一招来。“大人,飞禽传书之快速非人力可及,更万分难防。何不奏明朝廷直接掘断了根基,下令民间不准再饲养鸽子、鹰鹞,胆敢违反者以叛国之罪论处!”

    “呃!?好,好,好法子。妙方,妙方!本官这就向王上上书——”

    祝彪翻身上马,挥起手来大叫,“起程,起程!”

    “驾,驾驾……”

    “驾驾……”

    “驾……”

    万马奔腾,十万只马蹄践踏在泥泞的官道上,扬起在万军心中的却是一股激昂的战意,和对胜利的渴望。

    稽陬在居延城下的大军又十万还多,至少五倍与祝彪军。但是要真的没走漏一丝消息的话,祝彪至少有五成的把握一击溃敌。

    五成的把握击溃五倍于己的胡骑,不要说五成,就算是只有三成,祝彪也认了。

    连平县,城南石庄。

    石宗元心头泛起了浓浓的不安。冒不天的,官府怎么封锁起了全部道路关卡了呢?难道汉军有什么大的行动?

    石宗元心头焦虑不安,昨儿起就派儿子四下里打探,但也只能在石庄这一块地方,再外走就要撞到设卡放哨的衙役和民兵了。结果忙活了一天什么消息都没打探到,他这心里就更嘀咕和焦虑了。

    大胡马上就要赢了,困住了武恒飞那老贼,延东之地岂不就是任凭长生天的勇士驰骋。只是这场雨下的有不巧!

    “急啊!”石宗元在屋里打圈的转悠。

    庄子外。一队衙役领头民兵随后的队伍开了过来。大雨天里人人都躲在家里,只有他们披着蓑衣不辞劳苦的奔走在各个乡里。

    但是这群人是连平县最坚毅最可靠的人手,他们每一个人都与胡虏有着不共戴天的血仇。林一清接到崇安发来的第二封公文后,拍手大赞‘好’。这是直接砍断了胡狗细作的一条臂膀,没有了信鸽之类的飞禽报信,想要来回进出草原,可没那么容易。

    很简单的一条措施。之前怎么就没人想到呢?

    刺史大人还特意在公文里说了,普通百姓该没几个喜欢养鸽子的。尤其是信鸽。那东西不仅要jing心的养还要时常训练。老百姓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做点工活多挣俩铜子呢。所以,家里有鸽子、鹞子的,都是怀疑对象,先扣住了再说。

    而富贵人家一个样,养鹰犬的居多,谁养鸽子、鹞子啊!虽然这么说有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嫌疑,但是必要时候行必要手段。一律捕压。等ri后一一辨别,如有无辜者再行释放。

    “保正。这石家真有鸽子?咱们可是一个老祖宗,你别晃点我!”

    “哎呦哎。我的王捕头,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我们这一片,就石宗元家养鸽子,石家的人还时不时的训练。外人不知道,我们这片的自己人知道。你要真不信,随便找户人家,你问问去!”

    “那好嘞。县令有令,家中养鸽子、鹞子的,一律看押。ri后若有无辜,再行释放。兄弟们拿紧家伙,给我进庄里拿人!”

    石庄里的这一幕仅仅是各地县城乡里的一个缩影。或是确切,或是无辜,祝彪再杨广淳这里烧了一把火,却很快就燃遍了整个延州大地。

    信鸽,这项非常有技术含量的活儿,随着杨广淳的公文,在延州之地上遭受了一次近乎灭绝的重创。民间的养鸽爱好是已经完蛋了,只剩官府驿站里他们自己掌控的那一些。

    而随着一个又一个埋伏内部的胡虏细作被揪出来,这项措施相信很快就会在整个北汉,乃至整个北疆,掀动起来。

    居延城南五十里。

    大雨真的让胡虏缩回爪子了,祝彪前进到距离居延城50里的地方,镝锋愣是还没撞到一个胡虏she雕儿的。

    冒着冷冷的雨水,连ri的辛苦似乎有了结果。全军自上而下,心里都是难以形容的激烈和激昂。

    寒冷,那算什么。破敌五倍于己的战功,解开延东战局的危急,对于祖国是一个什么意义,多ri中祝彪已经一遍又一遍的灌输到他们的脑海中了。

    被荣耀洗脑的战士,无惧一切困难险阻。

    被荣耀激励的战士,能战胜一切艰难之敌。

    “将军,三十里了。”冯恩江在激动,祝彪身边的所有亲军士兵们在激动。

    夜se昏暗无光,雨水哗哗的下着。祝彪连居延城的轮廓都看不到,更别说城下的胡骑大营。他只是看到一处熟悉的树丛,每一个随他走出延东又走回来的将士,这一刻都清楚,自己距离居延城只有三十里了。

    刑天笑带领手下走在最前。与祝彪合作一会的他,这一次又来到了祝彪的军中。当再次相逢的一面时,刑天笑也如华长风一样震惊了。

    但是现在,所有的杂念都从刑天笑的脑海中退去,一双鹰眼一样的明目死死地盯着前方,万分留神注意着前方黑暗里的每一丝动静。

    二十五里,二十里,十五里……

    “嗥——”一声狼嚎突然从前面传出。

    祝彪眉头大皱,但随即就打了开来。已经只剩十五里了,这么近的距离,早已经超出了他之前的期望。

    “罗亚修,率部开道。”祝彪不假思索,当机立断,立即决定发起全面进攻。“陈孟仁、周子昂,率部从左右包抄。动作都要快!”

    “诺。”三人没有丁点废话,这个时候再也没胡狗的血更让他们沸腾的事情了。

    “轰轰轰——”雷鸣的马蹄声响起。

    “祝仝,随我后进——”祝彪独自掌控一营,作为后备队,也是看遇到阻碍后,领军推平。

    有心对无心,一对五的偷袭,也照样胜算在握。五成的胜算还不敢打,这样的仗都不敢打,那还在沙场混什么!?趁早回家洗洗睡安心。

    “杀啊”三个营,一万七八千骑的官兵,分三路直冲向居延城下,祝彪带引一队兵马随后紧跟着罗亚修营后面。

    “杀啊!”

    “杀啊!”呼杀声响彻夜幕。

    “怎么回事?”正在安睡在的稽陬大惊而起,赤脚踏在已经被湿润的地表浸湿了的皮毯上。自己听到了厮杀声,还有奔雷一样的马蹄声,是汉军的援军吗?

    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但是,时间已不允许他好好思量研究一番了。漆黑的夜se中,奔雷一样疾驰的敌人正在赶来。稽陬的双目似乎都看到了人影憧憧的汉军铁骑。

    “敌袭!”

    “敌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