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七章 真将军也!

    “快,快,栓紧了,栓紧了!”

    “毛老二把板子铺上……”

    “铛铛,铛铛……”

    “再来一锤,再来一锤,这楔进去的还不够!”

    延平郡,罗明江上。

    一艘艘船只往来江面,从南到北,从北到南,舟桥的搭建在紧张而又有序中忙碌进行着。

    范石休自从四ri前接到丞相府送来的一纸公文后,连夜从江津郡赶到延平郡,之后领着清江帮近千手下,连续三天都吃住在罗明江边了。而清江帮的浮桥搭建工作,距丞相公文所言要求,六ri内搭建起一道横江浮桥,也绝不在话下。

    眼下北头、南头都已经搭筑了二里长,只剩下中间的一里来长水面,时间却还有明后整整两天。望着西江尽头的ri落,范石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不过……从北平到延平,上千里地,那祝彪是今天才起军拔营,三天时间他赶得到吗?”丞相府亲自盖印留押的直达公文,范石休心目中这可是仅次于汉王的御旨钦命的。

    “驾,驾驾……”北平来延州的官道上,两万四五千骑正默默行军中。只听有轰鸣的马蹄声,而闻不到半点人语。<雨下,埋头赶路!

    北平那块昨天起就下开了雨,起军开拔的时候官道上都有了泥泞。再夯实的土路终究还是‘土’路,被雨水浸泡了一ri一夜后。表皮也软了下来。

    这一ri天看着就要黑了,才行进了二百来里路。虽然军马越往西面雨水就越小,现在都成了朦朦雾雨了。<雨还要比晴天时更快的吸收人马身体的热量。今天仅仅赶了二百来里路,比预计少了三分之一路程,却人疲马劳。状态栏里的军队状态已经下降到了60点,疲劳度也超过50了。

    “弟兄们,再往前赶一段路。把这烂雨抛到身后去——”看着将士疲惫的样子,祝彪这一刻超级盼望着能将a阶的骑兵属xing升到s阶去,想想那30%的体力恢复。就算别的杀伤等方面属xing不提,也是令人眼热眼红到极点的。越是领军时间长,祝彪就越能体会到体力的要紧xing!

    大声的给将士们鼓着劲,祝彪口里连续迸出‘火堆’、‘热饭’这些刺激xing字眼来。往ri里并不感觉火堆和热汤热饭又多么吸引人的骑军士兵们,现在却被这些全都刺激的雨里泡了一天的人才会了解‘温暖’的幸福,士兵们想着祝彪说的火堆和热食,瞬间感觉着自己冰凉的手脚身体也有了一丝暖和。

    “娘的,不下了!终于跑出来了!”又赶了四十多里路,天都大黑了,祝彪终于等到天不落雨点了。

    “弟兄们。不下雨了,雨被咱们抛在后面了。再赶十里路,全军休息——”

    一瞬间后就是直震云霄的欢呼雀跃声。70来点的士气一瞬间就飚上了90+,祝彪看着状态栏的变化,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军队谈不上训练有素。毕竟才三个来月,里面还有九成的是新兵。祝彪不在,训练就都归在了罗亚修、祝仝、陈孟仁和周子昂四人身上。他们四人,祝仝除外,余下三个之前仅仅是曲部级的中层军官,罗亚修升官更快了一点。但他之前虽是校尉却不管军马,那一营更该说是祝彪直领的。实际意义上说,他与陈孟仁、周子昂三人是一块跳到校尉的实职位置上的。要负责一营官兵六千号人的训练,能搞得好了才叫怪事。祝仝就更不用提了,他比罗亚修三个还要不如,即使祝彪得来的兵书兵法全都无意思保留的传给了他与祝忠、祝明,但是,总共从军才几个月的人,哪能一点就通,一看就明呢!

    >状态栏里恢复了军队的相应属xing,看到士气、训练、磨合三项,前者高达83点,这对于一支新军来讲是很不错了。后两项,总体而言却是刚刚过了50,分散成营级编制来看,最低的是祝仝部后营,训练47点,磨合49点。

    在蓟县卧床养伤的那段ri子,祝彪可是翻烂了《武略新书》和《天下阵图汇总》,练兵60、阵法50、工事40,练兵上面已经到及格线了,实在难以置信三个多月的时间祝仝就练的如此烂兵。

    还好的就是,这四人练兵虽然不行,但军令军规做的却极严格,部队大致做得到令行禁止四字。

    在罗明江边宿营休息的时候,边上的不远处就有一个小村子,史蒙带着手下睁大了眼睛盯着,严防有扰民之事发生。到第二天早晨起营的时候,也没发现一个违反军纪的。往ri都一脸严肃的史蒙,也不禁泛起了微笑。

    “禀将军,辎重营昨夜在滑县宿营!”

    饭还没吃,祝彪接到后面的快马禀报,登时连吃饭的胃口都没了。辎重营刚到滑县,比起原定路程整整少走了五十里。“雨误我事,雨误我事啊!”

    他这一次是du li出战,骑军赶到延东的时候肯定要比麟州兵马赶到延东时间要早得多。就如同是孤军出征一样,辎重、粮草、兵甲补给就都要考虑上了。

    先前突击北陵,十荡十决的时候,他所部还有辎重营跟随留后呢。现在四营骑军,两万士兵,四五千名什长以上大小军官和相应的亲兵,总体战力高达两万五千人,如何会不跟随一直辅兵打下手呢。事实上连同征发的一千多丁壮,整支辎重营人数高达五千人之多。而再要算上汉王拨调来的那一部具甲铁骑,相应的辅兵人数就加了两千,丁壮又多了一千,总人数都超过八千了!

    禁军具甲铁骑的标准配置,一名战兵,一匹战马,平ri盖不披甲,重甲和马甲都是由两名辅兵牵缀的两匹驮马背负,同时驮马背负的还有战马的jing细饲料。战时,一辅兵帮助战兵披甲,一辅兵帮助战马披甲,其成本之高,连同北汉王室也只是练出了一营五千军而已。

    当然,在百年前战事未起之前,北汉王室禁军中是根本就没有具甲铁骑这一营编制的。而即便是百年战争里增添了这一支编制,也只是聊聊的几次出现在战场上。游牧胡族轻骑兵,与具甲铁骑太没可比xing了,胡骑吃过几次亏后就不会傻到再与具甲铁骑正面冲突!

    北汉王室一直保留具甲铁骑,也是出于最坏时候的考虑。当胡骑兵临北平城下的时候,五千具甲铁骑横扫出击,胡骑要么短距离中避退,或将就跌进罗明江里!

    没有赫赫战功,军队里你就抬不起头来说话。再加上具甲铁骑存在的根本缘由又是那般的令人尴尬,是以被汉王拨调来的这一部具甲铁骑十分的听话。祝彪将他们放在后面与辎重营同行,同时还调拨了祝忠领衔的一百jing干伴随。他自我组建重骑兵的念头,依旧未熄!

    傅绍雪、齐平轩二人领衔辎重人马,一部战兵也没给辎重营留下,这里还是汉军的绝对控制地,五千余辅兵,还有必要时刻马上能充作轻骑兵的一千具甲铁骑,安全xing可完全能够保障的。

    辅兵战力是远不如战兵,他们绝大部分的人都未披甲的,兵器只有简单的长枪、单刀和少量的盾牌、弓箭,也无严格勤快的训练。作用也只是运送粮草,修筑营地等等,相当于简单武装+1后的随军壮丁。要是放到战场上,绝对是被胡骑箭雨屠杀的料。就跟延东的民兵一样,野外单独作战不堪胡人一击。

    仅有的十之一二披甲人,所着战甲也是质量最低劣的皮甲。比如说是腹部皮革所制的皮甲,或是用碎皮拼凑制成的皮甲,比起正儿八经的战兵所用皮甲相差太远。

    但是在汉军绝对控制范围内,这些人押运粮草、理带丁壮,长枪、短刀就是足够了的。祝忠的一百jing骑沿途中就要充当探马、镝锋,对他们这些人而言真是再轻松不过的活儿了。

    辎重营一天的进程在八十里到一百里之间,他们要比祝彪前部延慢十到十二天,才能赶到延东。但是这第一天,一路上人马体力最充沛的第一天,辎重营就整整慢了五十里。

    “告诉傅大人,要辎重营加快速度!”祝彪忍下了火气,毕竟他们前军第一天行程也短了六七十里呢。说硬话,也欠些底气。

    “诺——”快马领命退下。

    两万多骑军迎着东方升起的朝阳,再度策马向着延州方向行去。午后消息被宿营地边上的村民传进了当地县令的耳朵中。听到昨夜里两万多骑军在自己辖境内宿营,却无丝毫扰民之局,县令吓了一跳之后大感佩服。

    随着战事的延长,军队的军饷前年开始起就有了断续的情况。不但军头思想开始在部队里蔓延,军纪也随之差乱了好多。

    虽然不至于到兵过如篦的地步,但是秋毫无犯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