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正印先锋,收宋滢竹(六千字大章,求订阅,求支持!)

    “王卿,中山国兵马都到了何处?”

    >只要王上一言,大军立刻即能北上!”

    “发国书于中山王,请其发兵北上!”

    礼部尚书出列,“臣遵旨——”

    满朝重臣,气氛一片低沉。延东所出的漏洞,看似不大,看似仅仅一点,实际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它的出现说明,朝廷先前的举动——大肆抽调延州、河州兵马进援罗州,恶果已经开始反噬了。

    虽然正面为重的策略将罗州岌岌可危的战局缓和了下来,但延东只会是一个开始,河州一样被抽尽了jing锐,延东都出问题了,河州就能安然无恙吗?

    失血过多的延东、河州两地,已经不堪重负了。两地兵竭力涸,已经到了非常非常惨淡的地步和危局。现在只是一个开始,相信不久后的河州,一定会用同样的千里加急,送来一封接着一封的军情急报。

    而时间再跳回半个时辰前。

    慌慌张张赶来王宫的一行重臣,看到王位上端端高坐的姬钊,心中大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还以为宫中出了什么变故呢!关键时刻姬钊可千万不能出问题。这段时间来,他看着似乎还健康,却谁都知道姬钊身体已经不行了。

    但是,不等重臣们将这一口气松下,一个重磅炸弹就爆炸在了他们的头顶。延东危急!

    延东危急就是延州危急,延州危急就是罗州、麟州危急。最后是安州危急。现在的北汉州郡不比五年前,甚至是两年前,罗州战场连续的大失血抽干了中南部州郡的原有兵力。

    胡骑若得了延东,延西也是一荡而扫。因为大青川只有一个,在北面没在南面、西面、东面。

    扫荡了延州的胡骑不说沿明罗江东下,兜抄罗州汉军后路,就是过河难奔杀进麟州。那也是一马平川。最后大军一旋,兵锋直指北平城半点压力也没。

    所以:遣将,调兵。火速增援延东。这就是一个不可动摇的基调。

    北汉哪里还有兵?麟州、安州、平州、靖州、俞州、曲州、睦州,天下十州之地,还有七州尚未被胡腥沾染。但是除了王都【北平】所在的安州以外。另外六州就是拼尽全力也拼凑不出十五万兵马?并且是只有少量老军做骨干的一支彻头彻尾的菜鸟之军。

    抽调兵马增援延东只能从安州抽调,只能从北平城抽调!这是一个很令北汉重臣们叹息哀息的现实。

    还有将领,本来就消薄的家底,如果再选了一个无能的将领,那真是一场悲剧。但是,北汉有名的战将十之仈jiu皆在三州前线,剩余的几个也要留守北平、安州。并且这剩余的些人也仅仅是相对而言,想寻出一个让人安心放心的大将来挂帅统兵,兵部尚书以及太尉,愣是呆了半晌。道不出一个人命来。

    姬钊脸seyin沉的能吓死人,满殿重臣屏息住气,寂静的真真是连喘口气都要小心翼翼。

    “王上,老臣保举一人,可担此重任!”就在这气息都要凝固的时候。救场的人终于勇敢的站出来了。

    声音打破了气氛的凝固,众人心里都是一轻,抬头再一看,乃是太子妃的老爹,王上的亲家——安平侯云瀚。同时也是朝中的户部尚书以及执金吾将军。

    姬钊yin沉的脸se有了丝好转,但话音还是生硬得很。“云卿所保何人?”连中间的‘爱’字都去掉了。

    “臣所保——行骁骑中郎将祝彪。”

    “不可!祝彪年少,得王上青睐许其高位,乃得天之幸。岂能独当一面?需要外人知晓了,笑话我大汉无人。”

    “有志不在年高。祝彪从军虽短,战场上却屡战屡胜,披坚执锐,勇猛无匹。本部两万余骑又已经编休多时,岂州郡新募之国兵能相比媲美?再之,延东乃祝彪沙场旧地,熟知地理,更胜过其余之将。”

    “臣等附议!”仅有的几声反对声湮没在了一片附议声当中。王长孙最近的势头挺猛,三个多月时间的勾搭串联里,也不知道许出了多少东西,tai子dang这个庞然大物并没有因太子的突然生变而马上分崩离析。虽然也确实离开了不少人,但这些趋炎附势之辈不要也罢,只要核心力量无损,tai子dang就依旧是现今北汉朝堂最大的势力。

    那些蹦跶起来的国公,现在为了对抗tai子dang,其中的两个都联合起手来了。

    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政治这东西,真的讲不得一丁点的仁义道德。

    …………

    “兵部尚书挂帅,我做副?”还兼职先锋。接到第二道御旨,祝彪发现自己定下的算盘又被全部打乱了。

    三ri内就要整军赶赴延东,这三天准备时间,还把今个给算了上。而现在天se,眼看就要黄昏了。

    “祝将军有何要求只管提出来说!”赶到兵部衙门,蔡珽慎已经等在那里候着祝彪了。

    延东增兵,他是主帅。但这只是名义上的,真正打仗的人是祝彪这个副帅及正印前锋。延州刺史杨广淳被斥,戴罪立功。朝廷所调兵马,初步确定除祝彪所部外,还有麟州的两万郡国兵,俞州的兵马也有万余北调,却是调进麟州补充空缺空白,是否继续北上,要看祝彪在延东能打出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军人,即当保家卫国为己任,战死沙场为荣。此去延东,末将誓死杀敌,必不负王上隆恩。”漂亮话撂了出来,同时这也是祝彪内心的真心话。当兵的,就要保家卫国。马革裹尸,那是本分。

    坚毅的神se,肃穆的态度,祝彪的一番‘漂亮话’说的大义凛然,说的让蔡珽慎拍案叫好。“国之军人,就当如此。将军真干城也!”

    祝彪此来是求五百套重骑兵甲的,怀里都揣了银票了。他本以为再度被拉上战场。汉王怎么着也要‘歇’他一俩个月时间,南下中原跑了几万里路可都是为了汉王哪。有这样一段时间,五百套重骑兵甲也完全能打造好了。还能拉出来练一阵子。

    现在,所有盘算推开了重新布置。祝彪想要‘铁骑冲锋’这个强力技战术不被废掉,就只有来求‘朝廷’帮忙了。

    “祝彪一片报国之心。孤内心甚慰。这二十万两银票要他拿回去,岂有将军为国效力征战,还要出钱向朝廷买甲的道理。

    去传孤王令,禁军拨调具甲铁骑一部,交予祝彪麾下。告诉祝彪,凡敢有不听令者,先斩后奏,自处之!”

    “臣遵旨!”蔡珽慎轻松告退。

    ……

    夜晚,易北候府祝家小院中。

    一间偏房里,周云飞、姚铨对面而坐。桌上四个菜盘,有荤有素,旁边一小酒坛敞开了口。这是一坛绝对的好酒,香气都已经溢满了整个屋子。

    “表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给我说说啊!”周云飞从来都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一天。睁大眼睛的看着少爷把表哥逐走。虽然给了一百两银子,说的也很好听,但实际上那就是逐出门去了。

    表哥到底哪里做错了,或是犯了少爷的忌讳?自己从窦兵那里得知消息后就急忙前去少爷那里相问,结果被少爷冷眼一扫,浑身一激灵。话都忘了怎么说了。

    周云飞不敢再去触霉头,但从祝彪的神情却知道,姚铨肯定是保不住了。可死也要死个明白,他就纳闷了,自己表哥平ri里都不出门的,怎么就惹来少爷那么大的怒气?到底死在了那个地方?

    姚铨闭嘴不说,冷着一张脸,当没看到自己老表那急切的样。一开始他也是懵了,反应过来后一股怒火就直冲心头,当下眼睛一翻就想对着祝彪撒野。但是,仅仅一眼,那血se弥天,杀气冲霄的一眼,自诩为一身傲骨的姚铨吓傻了。

    呆呆的从房间走出来,直到回到自己住处才彻底正过神儿来,才发觉自己裤裆都是湿的。那是多么的羞愧和羞怒啊,第一时间姚铨羞臊的恨不得一头扎进地底下。

    他可是从来不服气祝彪的,大半年时间的衍化,这股不服气甚至已经发展到了怨恨和敌视。这家伙本身来讲也是一个好狠斗勇的主儿,如果是祝彪正正当当的将他收服了,姚铨兴许还会是祝彪手下一员干将。但是姚铨的‘归附’是因为姚洁的主观愿望,他投身祝家,本身就是带有不满和怨气的。所以,很轻易的,这股怨气就进一步发展了。尤其是祝彪一步又一步的辉煌和自己姑母表亲的‘外向’,其与祝家、祝彪的敌视感情已经不可调解。

    但是,在自己房间里的姚铨,即使是那么的羞愧和羞恼下,却也再不敢跑去见祝彪撒野。那一眼深深地埋在他的心里,完全与恐惧、惧怕挂上了钩。他现在只要一想起祝彪这个名字,心底里就禁不住浮现出那‘血se弥天’的一眼。

    秦舞阳!如果祝彪晓得姚铨这样的想法和感受,一定会说他异时空版秦舞阳的。欺软怕硬,万分的上不了台面!

    …………

    城外庄园。

    回来三ri了,祝彪第一次踏入这个庄园。因为他十分棘手宋滢竹如何对待处理。但是,时间不多了,这里他总该是要来一趟的。

    “………………中原的事情就是这样,栽的一塌糊涂。”

    “我爹肯定没死吗?”宋滢竹也惊呆了。自己老爹不算,步青云、铁衣道人,两个北汉江湖数的着的高人也一样下场,那该是多大的势力和实力才能做到啊!

    三个多月没见,宋滢竹并不见多么憔悴和多少改变,姚洁将她照顾的很好、非常好。甚至身体还丰润了一点!

    这让祝彪很放心。听到宋滢竹话,答道:“不能肯定。但至少有五成把握还活着。步青云、铁衣道人也一样。”

    “九曲剑派呢?没动静么?”

    “清虞山现在是太上长老和四大长老联合主事。李浩然功夫、声望都还不到家,一时半会儿的坐不上掌门的宝座。李逸逍么,依然在山上苦练功夫。薛华跟我说,李家与龙家有望结亲,就是龙颜那小丫头。”

    “再派去中原……”

    “可能xing不大。九曲剑派里你爹的武功只有太上长老可与之比肩,他都栽了,还是连同另外两个绝世高手一起栽的。你以为谁还有胆子再去吗?”

    现实总是血淋淋的,但是勇敢的人就必须直面淋淋的鲜血。

    宋滢竹脑子应该有些乱,眼睛都无神了。但祝彪不信这点打击就能压垮了她。慢慢的,慢慢的,宋滢竹的眼睛重新亮了。

    “你与铁牌组织是绝对对头是?”

    “铁牌组织活动的目的是什么?我祝彪的身份又是什么?作为大汉之军人。我与胡狗不仅有国恨,更有家仇。铁牌组织呼应胡狗,那与我就是势不两立!”

    “不瞒你说,我一年多前就已经开始怀疑了,我父亲驻守的青岩堡三千兵马到底是怎样一夜间尽遭遇难的?连烽火都来不及点燃——”

    “你怀疑是铁牌组织?”

    “我当然怀疑。就是先天宗师级高手杀上来,也不至于连烽火都来不及点?我当然要怀疑。不禁怀疑铁牌组织,我还怀疑大青川兵马中有他们的内应。否则,三千兵将呢!”

    “那你给我解毒。只要你发誓救我爹爹,还有不伤害逸逍,不颠覆九曲剑派。我一切听你的!”

    “呵,好多的条件!不过我答应你。”祝彪伸手摸着宋滢竹的脸,眼睛忽然猛地压近,鼻尖都要碰到了一起。宋滢竹眼神不避不闪,这让祝彪很满意。“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不然。付出代价的人不会只有你一个……”

    “我不傻,我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活死人——”宋滢竹眼神坚毅又大胆。祝彪突然笑了,让宋滢竹听话的最好条件不是威胁、吓唬她,而是要她知道自己的身份。

    活死人,真正的活死人。九曲剑派名满江湖的玉玲珑已经成为了过去,宋滢竹在江湖上已经死了。她这个时候若是真的不顾一切的站出身来表露身份。那九曲剑派就无疑会成为江湖之笑柄,李浩然、李逸逍一家更会被众人目光看的抬不起头来。

    宋滢竹现在的身份,已经成了九曲剑派和其家人的一个绝对污点。纵然大爆发后祝彪会不容于江湖,不容于白道,还会与九曲剑派结下生死仇敌。同样被重创的还有九曲剑派的声誉,与整个李家,及她老爹宋雁南一声的名誉。

    只要明白这一点,宋滢竹就该知道怎么做!

    “呃……”惊喜声不清晰的从宋滢竹口中传出,含住灵玉秋蝉才半盏茶时间,她就感觉到手臂的酸麻了。尝试着动一动手指,宋滢竹喜极而涕。没有尝过几个月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生涯的人,是不会懂得重获知觉的感受的。那就是重获新生!

    虽然这几个月里有姚洁每天早晚给宋滢竹按摩肌肉,但是当全身的感觉都回到的时候,宋滢竹骨骼酸麻的都想要哭了。

    “咔嚓,咔嚓!”随着她坐起身来,一阵接着一阵的骨骼声响,“浑身都锈住了!”

    灵玉秋蝉回到祝彪的手中,看着秋蝉里又生出的一条黑线,祝彪yinyin一笑。这东西可是宝贝,这一点也有可能有用的。

    “你自己活动活动身子,我有事还要找姚家嫂子说话。”宋滢竹的武力现在已经低到了72,估计要是躺倒年中时候,就70往下了。

    ……

    “少爷喝茶!”姚洁笑盈盈的,她已经知道宋滢竹起身的消息了,对她来讲这可就代表着自己又能回‘家’去了。终于不用再守在这个小庄园里了,虽然宋滢竹她也挺可怜的,但是仆不言主。

    她只要知道自己又‘zi you’了就好开心,好开心。

    “你也坐。我还有事要给你说——”祝彪接过茶后,把手向边上座椅哪儿一扬。

    “诶。少爷您吩咐!”

    “我把姚铨放出门了。”就要搬去外面住了。放这么个不一心的人在院子里,怎么想怎么不放心。干脆撵走,你走人的了!

    “啊?”姚洁大惊站起,“是不是铨哥那孩子做错了什么事?您打他骂他都行……”

    茶盏放下,发出‘当’的一声脆响,止住了姚洁的话。“你先听我说…………一百两银子也够他…………”

    “我是不可能把一个心存怨恨之人放在家里的。虽然不知道他这股怨恨是从哪来的,不过他走他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以后各不相干。这只是祝家——”看姚洁两眼含泪的哀求样,祝彪说不出狠话来。姚铨不等于姚洁,她母子对祝家对自己,真的是两字——忠心。“你、云飞。与他该怎么联系还怎么联系,你们亲戚还是亲戚。姚铨在外讨生活,要是遇到什么难事,拿我的帖子,能帮的还是帮的。但是,府里的具体情况和人员配置,一个字也不能泄露出去。”

    “少爷仁义,姚洁谢少爷恩德。”

    “起来,起来……”忙搀起身来,“你是你。云飞是云飞,姚铨是姚铨。他的事不关你和云飞的事。今后家里人就多了,你要打起jing神来,挑起这副担子。”

    分割线

    深夜,月儿还是弯弯。繁星满天。

    庄园里的下人多是睡了,除了守夜的家兵。

    小校场里,宋滢竹持剑游走,点点寒光刺向祝彪前胸后背,每一处致命要害。

    三个多月动也不能动弹,他现在是猛虎脱囚笼。浑身都是用不完的劲力。但是她发现,祝彪真的没有骗她。

    虽然自己的武功下降了一截,但是祝彪不丁不八的站在场中,只凭一双手轻易就挡下了自己全部的攻势,武艺绝对绝的大有进展了。

    “你不是会什么《降龙十八掌》么,亮出来让我瞧瞧!可别是捉蛇十八手了!”

    输人不输阵,就算是不是祝彪的对手,宋滢竹也要死撑到底。

    “既然你想见识一下降龙十八掌,那我就打给你看——”

    “第一招,亢龙有悔——”内力凝化的玄黄真龙,张牙舞爪的直扑去宋滢竹脸上。虽然祝彪练到现在掌法进展也不怎么样,但是比起浦桥镇的第一掌,现在的相同一招‘亢龙有悔’,却已经开始凝结起模糊的鳞片了。

    祝彪想,金老爷子心中的《降龙十八掌》肯定没有那么多的层次和相应层次的设定,但是系统衍化过的《降龙十八掌》,掌掌就有真龙吐出。而如何辨别章法的深浅,只需看内力凝化的真龙是否活灵活现,是否鳞甲皆全,皆清晰逼真。

    从第一次亮相到现在,祝彪总算是能在龙身上凝聚起模模糊糊的鳞片了,也算是一点点进步。

    宋滢竹眼睛中爆she出震惊无比的神se,就算那个灵玉秋蝉,给她所带来的震惊都比不过现在。

    如此刚猛至阳的掌法,不要说见,就是听都没有听过。那扑面而来的压制,让自己连九曲剑派最为拿手的‘游走缠斗’都使不出来。速度也快的很,并且还像是带有一种禁锢的压力,掌劲印到所处,直接把那片空气都给压住、固住了。

    自己现在功力倒退了不小,连破开气压的能力都做不到。可以说,真打实斗中,仅此一掌就可以要了自己xing命。

    随即无比的震惊就转化成了无比的喜悦,祝彪真的是碰到奇遇了。不仅功力深厚到了无以加复的地步,连武技都是绝盖武林!

    祝彪功夫越深,救出自己父亲的希望就越大。宋滢竹可不会震惊震惊再震惊,然后一直不可思议下去。玉玲珑的脑子转的很快,想清楚一切的她,现在都恨不得祝彪能立马成为先天宗师,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祝彪越强,救出父亲的可能就越大。这是一个绝对的等比。

    “这几本秘籍你拿回去好好看。明ri我会再拿给你一张面具,再出现在人前的时候你就不是宋滢竹了。九曲剑派的武功自然也不能再用,好好看看秘籍。

    《九转心经》虽然玄妙,但《混元一气神功》也不次于它。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