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一百八十九章 怀孕

    第一百八十九章怀孕

    楚海龙还在犹豫是不是去百慕大看看的时候,石香兰忽然大叫着肚子不舒服,跑到卫生间吐了三次。

    从十胜川那边来的三名医生没帮上楚海龙的忙,现在却派上了用场,被叫来给石香兰看病,医生是外科的医生,不是妇科的医生,三个医生看了半天,没啥结果,气得楚海龙在一旁骂道:“长田一郎,你找的是啥医生?简直就是一对半二百五,算了,兰兰,我用直升机送你去大医院吧,别让庸医耽误了你的病情。”

    石香兰却摇摇头说道:“算了,我不去医院了,只想快一点离开这里。”

    “为啥?这里的环境不好?”楚海龙摸了摸脑袋,说道:“也是,可能是海上的潮气重,让你不舒服了。”

    “你的话真多,快点走,就是对我好了。”石香兰把水杯对着他摔了过来。

    楚海龙吓了一跳,和三名医生都被石香兰赶了出来,楚海龙不住埋怨医生,一名岁数较大的医生皱着眉头说道:“其实,你女朋友的病情我有了一点感觉,就是,没说出来。”

    “啥?你是啥感觉的?”楚海龙追着他问道。

    那名医生叹口气说道:“我觉得,她不是生病了。”

    “不是生病?那就是水土不服了,不对啊,水土不服也是生病了啊。”

    医生继续说道:“我说的也不是水土不服,可能是怀孕了。”

    “啊?”楚海龙呆了呆,怀孕?这个很有可能,跟石香兰在一起很长时间了,却一直没采取避孕措施,说是怀孕倒也有这个可能,不过……

    楚海龙在心里责问自己,为啥这么多的女人,肚皮都一直没啥动静来的?忙得时候忘了这个问题,可是,闲下来的时候又不敢深想,一个女人不怀孕那问题是=可能是两个人的,如果,这么多的女人都不怀孕,让他感到害怕了,肯定是自己有问题啊,难道,自己这么大的身家,最后落了个后继无人的下场?

    按照中国的传统说法,那肯定是他缺德事干多了,这才让他断子绝孙的。

    楚海龙得知石香兰可能是怀孕了,马上不骂医生了,他转身走到石香兰的舱门外面,想进去问问她,转头一想,这么多的女人都不怀孕,只有石香兰自己怀孕,也不太对劲,如果不是怀孕的话,那么,自己的心态真的可能会发生变化。

    他走了出来,把金珠拉到一边,白柳看着银珠,偷偷说道:“你看,海龙跟你姐姐肯定有奸情。”

    银珠拍了她一下,说道:“这个问题我早就知道了,他们就是有奸情又咋啦?碍着你啥事情了?”

    白柳笑了笑说道:“你就不吃醋?”

    “吃醋?我好像更应该吃你的醋唷。”

    白柳见银珠真的不介意姐姐跟楚海龙在一起神神秘秘的样子,却没想到把战火引到自己的身上,连忙说道:“咦,咱们滚在一张床上的时候,没见你吃醋啊,每一次都是大叫着救命。”

    “你要死啦,拿着私密的事情出来说,咱们家有一个约定唷,你还不知道吧?”

    “啥约定?”

    “就是床上的事情不能拿出来说的,不管在任何场合。”

    “那,我再也不说了。”

    “可是,你已经说了出来啊。”银珠不依不饶地说道。

    “那怎么办?不说了也已经说了,至多以后不说就是了嘛。”

    “不行的,我们姐妹约好了,谁不遵守这个规定,是要做出惩罚的。”

    “怎么惩罚啊?”白柳的心里有些忐忑。

    银珠把嘴巴凑过来,小声说道:“那就罚她下厨房三天,这三天里,还不能跟海龙上床。”

    “哦,就是这个啊,行,我下厨房吧,做饭嘛,也不是什么大事。”白柳满口答应下来。

    银珠看见她答应的很痛快,偷偷地笑了,这个惩罚还是她刚刚想起来的,没想到白柳竟然当真了,看来自己过去也高估了白柳的智商。

    白柳倒并不是那么好骗的人,主要是她说的话不对,明显是挑拨金珠双卫姐妹俩的关系,不过,银珠跟姐姐的关系却不是任何人能够挑拨的,银珠一时还没想到这一点,白柳说完了之后,心里就开始后悔了,银珠说出来的惩罚她甘心接受。

    楚海龙拉金珠出来说话没别的意思,就是让她去问问石香兰是不是真的怀孕了,金珠奇怪地问道:“大小-姐有了孩子,也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不去问?”

    楚海龙撮了撮牙花子,有点为难地说道:“我这不是张不开嘴吗?让你去问,自然是有道理的。你怎么不听话啊?”

    金珠掐着腰说道:“咦,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啊?还这么神神秘秘的,不行,你不把这件事说清楚了,我就不去问。”金珠的心里还想不到楚海龙是怎么想的,以为他怀疑石香兰的忠贞程度,让自己去探听虚实的,这样想了,金珠的心里就很为难,石香兰是自己的旧主,楚海龙是爱人,自己夹在中间岂不是为难?因此,她这才需要搞清楚了才能去问。

    楚海龙一时还不能把自己的心里话完全说出来,见威吓和哀求不能打动金珠,于是说道:“你帮我问出真相,我给你一个亿,美金。”

    “啊?”金珠气得伸手要打他,心说,你的钱都是大家的钱,怎么我作为你的女朋友之一,还能要钱呢?不过,楚海龙肯出钱,说明事情真的有点严重,金珠也不得不慎重起来。

    金珠点头答应下来,她真的不是为了钱才答应下来的,而是怕拒绝了之后,楚海龙会采取别的办法,那么,事情将会失去了控制。

    金珠来到石香兰的卧室,卫芙在里面照顾石香兰,这个时候的石香兰脾气比过去暴躁了很多,大家都不想去招惹她,只留下卫芙一个人看着石香兰就行了。

    金珠来了之后,对卫芙说道:“兰兰姐怎么样了?”

    “还是觉得不舒服,不过,不吐了,看样子有点累。”

    “你出去歇着吧,让我来。”

    “好吧,桌子上还有冲了还没喝的红糖水。”

    “好的,我知道了。”

    卫芙走了出去之后,金珠坐在床边的椅子里,看着石香兰说道:“大小-姐,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什么事情啊?”石香兰看着吞吞吐吐的金珠问道。

    “就是海龙啦。”

    “啊?他又出事了?”石香兰大吃一惊,掀开身上的毯子,马上要翻身下床,动作十分麻利,根本不像是病人的样子。

    “快躺下,不是那样子的啦。”

    “到底是啥样子的,你快说嘛。”石香兰的心里很是着急。

    金珠于是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你说说,一边是你,一边是他,都是我最亲最近的人,你让我怎么办啊?”

    “傻孩子。”石香兰抚摸着她的手说道:“你还真是不懂海龙的心事啊,他不在意我是不是出轨了,我想,在这件事上,才是他最不在意的,我知道,他很有信心,他的这些女人在他活着的时候都不会给他戴绿帽子,你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在意我是不是怀孕了吗?”

    “为什么?”金珠一头雾水地说道。

    石香兰笑道:“因为,我们这么多的女人,都跟他不是一两天在一起的了,时间最长的是方炜,都已经快一年了吧?肚皮还不是瘪瘪的?如果是一两个女人是这样的,他还不在意,可是,你数一数,现在有多少个女人了?他能不在意这个吗?我想啊,他不来亲自问,就是怕我没怀孕,给他带来的打击。”

    金珠也是一个没有生育过的人,还没想到这一点,被石香兰点醒了之后,这才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他那么紧张,原来是这个啊,嘿嘿嘿……大小-姐,你到底是不是怀孕了啊?”

    石香兰没有回答,却点了点头,金珠差一点就要尖叫出来,幸好及时捂住了嘴巴,她抱着石香兰说道:“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说完,竟然流下泪水。

    “傻孩子,你哭啥?”石香兰跟金珠双卫在感情上情同姐妹,在做事方面却是说话算数的人,也就是那种在生活上照顾金珠双卫最多的人,因此才用爱怜的口气跟金珠说话。

    “我是高兴的。”金珠抹着眼泪说道:“我真的是高兴,你说说,我们这么多的女人里面,还真的没有谁怀上了,唉,女人的毛病就是,喜欢了谁,就想给他留下儿女来,你说说,女人是不是真的很贱啊。”

    “别瞎说,女人本来就是生育的,没有哪一个人不是妈妈生养出来的,作为女人,有两道坎是躲不开的,一个是跟谁生孩子,一个就是生出来的孩子幸福,这两件事就像是两座大山一样,压在每一个女人的心上。”

    “嗯,是啊,还是小-姐有见识,说话就是经典,能说到点子上,我也是这样想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