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一百八十六章 阴谋

    第一百八十六章阴谋

    “有枪支?”玛多西开始认真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了,说道:“我们不但需要枪支,还要有重型的武器。”

    酒井长治嘲讽地说道:“你以为是要发生一场战争吗?我们不需要重型的武器,只要有手-枪,就能完全解决战斗,别忘了,到目前为止,他们还蒙在鼓里。”

    这样的话绝对是吹响战斗的号角,玛多西的眼睛一亮,想起银珠的美丽和难以征服的强悍,心中生出了邪恶的念头,说道:“好,我们干了。”

    三个人的手掌击在一起,这是一种誓言。

    楚海龙正在船舱里洗澡,这一次,他们出来带足了淡水,可以让他们尽情挥霍的,船上还有淡水过滤系统,能把淡水过滤的跟纯净水一样干净,因此,一个人一天洗三次澡也是没问题的。

    他洗到中途的时候,浴池的门被打开了,他洗澡从来没有锁门的习惯,这艘船上的女人都是自己人,男人不稀罕另外一个男人洗澡,锁门岂不是太小气了?

    让楚海龙吃惊的是,这一次进来的竟然是长田梅子,他呻-吟了一声,说道:“你来干嘛?”

    本来就穿得不多的梅子开始脱衣服,楚海龙惊呆了,还没看到过这么豪放的女人,也许,他本来就怀着邪恶的心态,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身上的布片一件件减少,并未出声阻止。

    最后,梅子的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了,她羞涩地看着楚海龙,说道:“你还在等什么?”

    楚海龙说了句几乎让梅子要暴走的话:“你这是要干嘛啊?”

    长田梅子是听了银珠的话,才大着胆子来勾引他的,想不到这个木头人,竟然这么问自己,很快,梅子的眼睛看到了男人的雄壮,她知道,楚海龙这么说,是故意的,他在等待自己进一步的举动。

    梅子很小心地走到他的身边,搂着他的头,送上一片香舌,楚海龙被她的温柔迷失了,如果,梅子长得相貌在所有的女人中不是最漂亮的,那么,她的温柔和动作却一定是最优美的,那种欲拒还迎的羞涩,带着异性特有的风采让楚海龙见识到了一个完全放开自己的长田梅子,他轻轻在梅子的耳边说道:“你不用这样的,我救了你,只是因为,我们都是生活在海洋上的人类。”

    “我来找你,不是为了报答,而是我真的爱你。”梅子的眼睛开始湿润,她流泪了,究竟是感动还是真情的流露,楚海龙并不知道。

    他抱住梅子比自己轻得多的身体,说道:“只怕,我会做出让你不满意的事情。”

    “我并不害怕,你怕什么?”

    “我才不怕呢,什么也不能让我害怕。”

    让楚海龙困惑的是,长田梅子的胆子很大,技术却十分生涩,不解地问道:“你不经常跟男人上床吗?”

    长田梅子很是羞愧地说道:“我,根本没有经验,你不会嫌弃我吧?”

    楚海龙苦笑着说道:“我不会嫌弃你的,我只是以为,你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人而已。”

    长田梅子说道:“对不起,以后,我的经验就会丰富了,我一定会努力学习的。”

    楚海龙被她的话吓了一跳说道:“算了,让银珠她们教教你吧。”心想,你想怎么学习呢?难道是跟别的男人一起学习交流心得体会?

    梅子看出来楚海龙狭窄的心胸,不由得笑了起来,男人在男女之事上的小气恰恰证明了他敢于承担勇于负责的心态。

    楚海龙感觉到了长田梅子放松的心情,说道:“你不想在这样的地方跟男人做-爱的吧?”这里是浴池,一个湿漉漉的地方。

    长田梅子说道:“我无所谓的,只要你喜欢。”

    楚海龙这才放心,笑道:“我喜欢干爽温暖的大床,那是专门做这种事情的地方,浴池,就是用来洗澡的,我的性格就是,喜欢纯粹的东西。”

    长田梅子明白了一些什么,说道:“比如,我对你毫无保留的爱?”

    楚海龙吻了吻她的胸,说道:“也有,你的跟我不一样的地方。”

    长田梅子紧紧抱着他的头,说道:“来吧,给我一次暴风雨一样猛烈的爱恋。”

    当石香兰看到,长田梅子带着满足的表情从楚海龙的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不由得怒目看着她,长田梅子却不跟她一般见识,甚至很有礼貌地弯腰鞠躬,心说,大家都是一样的人,不要分出什么高低贵贱啦,在别人的眼里,都是贱-人,既然做了,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呢?

    石香兰走进船舱,楚海龙躺在床上看着电视,说道:“来啦?”

    “我不是让你离开那个日本女人远一点吗?”

    “嗯,不会走得很近的。”

    “刚才我看到她从你这里出来了。”

    “嗯,是啊。”

    “你还说距离远?”

    “你别那么封建好不好?就是大家彼此都寂寞,相互需要而已嘛。”

    “你寂寞?我看你要忙死了。”

    楚海龙看着石香兰说道:“对不起啊,我这不是,意志不坚定嘛,一不小心,就被资产阶级给腐蚀了。”

    石香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你扯啥呢,还扯到资产阶级上面了。”

    “那你也别把脸拉那么长了。”

    “我是说啊,你再别去祸害人家小姑娘了。”

    “唉,你是不知道啊,人家上赶着等着我去祸害呢,没办法,没办法啊。”楚海龙心里很是得意洋洋。

    “你就吹吧,还有人等着你去祸害的?”石香兰不相信他的话。

    楚海龙摸了摸头发,说道:“不说那些不高兴的话了啊,这么说吧,你打算真的去捞海底那些陈年旧货啊?”

    石香兰说道:“反正闲着没事干,捞就捞呗,看看水下面有些啥,对了,明天等长田一郎他们来了之后,我也想下去看看。”

    楚海龙皱着眉头说道:“不行,今天银珠都遇到危险了,你们不能去。”

    “下去看看海底世界,打什么紧?”

    “要真的去看海底,找一个浅一些的地方,漂亮一些的地方,有珊瑚的,有海参的地方,那里环境漂亮,有意思,这个地方,下面黑漆漆的,还有灰尘,稍稍一搅合,就看不见东西了,没啥好看的,再说,捞出来的一件东西,还没有你的一个戒指值钱,下去干嘛啊,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石香兰生气了,说道:“原来,你是担心捞出来的东西不值钱啊?”

    “本来就是不值钱嘛,我的女人,那一个身上佩戴的首饰不是价值千万以上的?”

    “关秀秀就没有。”

    “那不是来不及买嘛,等到了美国再给她买上一身价值不菲的首饰。”

    “哼,我就是想下去看看。”

    楚海龙叹口气说道:“那么,明天我陪你一起下去吧,你不要自作主张啊,银珠在水下出了危险,我吓出一身的冷汗来。”

    石香兰看着他,简直无语了,想了想,说道:“是这样的啊,海龙,你的后宫队伍不断扩大,这么多的女人,说不定哪一天,哪一个女人,出了跟人私奔或养个鸭,养个鸡啥的事情,我看啊,你早晚要被女人累死。”

    楚海龙说道:“我就是不累死,也要被你气死。”

    “哎,你这是啥意思?我这可是很认真的啊,难道你真的希望将来为了女人的事情东奔西跑的啊?”

    楚海龙皱着眉头,说道:“也是啊,你们人群庞大,各个阶层的,学历和品质都不一样,也需要做出一个安排了。”

    石香兰很是得意,说道:“是啊,那你打算怎么安排啊?”

    “给你们找点事做啊,这样就有的忙了,就不会来烦我了。”

    “滚。”

    “啊?这是我的舱室,要滚也是你滚好不好?”

    “我就是要你滚,你滚不滚?”

    楚海龙最后还是被石香兰轰出来了,他闷闷不乐地来到甲板上,看到长田梅子跟关秀秀在喝酒,上前说道:“梅子,你,不能喝酒啊。”

    “为啥?”长田梅子不明白他的意思。

    楚海龙叹口气说道:“你,你刚刚跟我这样了,那是不能喝酒的。”

    “真的啊?”长田梅子把酒杯推给他说道:“那你喝吧,我不喝了。”

    楚海龙一仰脖,把杯中酒喝干了,关秀秀马上给他倒满一杯,楚海龙又是一口气喝干了,这一下,长田梅子和关秀秀都看出问题来了,这位,心里有事,借酒浇愁来了。

    下一杯,关秀秀像是没看见空酒杯一样,对长田梅子说道:“梅子,你说,现在还有多少知道有沉船的地方,却没去打捞的啊?”

    长田梅子的心情有点乱,无心解答关秀秀的问话,对楚海龙说道:“亨利君,你是不是有啥心事啊?”

    楚海龙深深叹口气,摇摇头,说道:“没事,你们谈你们的。”

    白柳和卫芙从上面的泳池下来,看见他们都在这里,楚海龙永远是船上女人的中心,看到他的时候,身边永远有女人陪着。

    卫芙跟楚海龙一向没有啥冲突,却不代表她不关心他的一切,看出来他的闷闷不乐,说道:“海龙,你咋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