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一百八十五章 八卦的女人

    第一百八十五章八卦的女人

    梅子看出来银珠对她的戒心,按照这样的谈话进度,两个人最后会越说越远,也会让银珠把话题引到其他的方面,于是,梅子直接说道:“我对亨利君很有好感,说爱上了他,也是有的,可是,我发现他对我没兴趣,你说,这是为什么?”

    银珠说道:“你真的喜欢他?”

    “我不骗你的。”梅子快要哭了出来。

    银珠叹口气说道:“他的过去,是一个苦难的历程,我不方便告诉你,但是,你要接近他,只能付出一些东西。”

    “他喜欢什么?”梅子的眼前一亮,想到家里还有的古董,那都是在以前打捞出来的东西,是她的珍藏。

    银珠却说道:“我不知道,你能付出什么,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打算一辈子跟着他了。”

    这个问题让梅子犹豫了起来,如果,她死心塌地喜欢楚海龙,可是,这个男人如果不喜欢她,那么,她会落得一个被抛弃的下场,这是一个比较纠结的问题。

    银珠不着急,慢慢悠悠地看着大海,上面的波浪估计跟梅子的心情差不多,梅子十分犹豫地说道:“我能付出一切。”她心痛啊,自己辛辛苦苦收集来的古董,难道真的要送给楚海龙吗?

    银珠竖起右手的食指说道:“我是说,哪怕是生命的代价?”

    “生命的代价?我不是很看重自己的生命。”长田梅子尖声叫道。

    银珠纳闷地说道:“那你最在乎的是什么?”

    “我辛辛苦苦收集的古董啊,想到这些东西,亨利君会喜欢,我真的是心痛啊。”

    银珠呆了呆,想不到梅子真正在乎的还是这个,说道:“你的亨利君不是一个品位很高的人,他才不会把你的古董放在眼里呢,要不,他怎么会对打捞沉船一点没有兴趣呢?”

    梅子问道:“那么他在乎的是什么?”

    银珠掰着手指说道:“第一,他在乎自己的女人是不是对他很忠心,第二,他看中一个人是不是有能力,第三你要舍得。”

    “舍得啥?”,梅子有点好奇地问道。

    银珠看了看四周,凑到梅子的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梅子的脸色红了,说道:“我已经很主动了,主动吻他,主动抱着他,几乎像是一个荡-妇了,我发现他有点讨厌这样的大胆。”

    “你还是不够大胆,当你脱得光光的在他面前,他一定不会拒绝的。”银珠给她出着主意说道。

    “那,那万一,他还是不在乎的话,我,只有真的跳进大海里面了。”

    “没事的,我在一旁看着,保证不会让你真的跳海。”

    梅子点点头,走开两步,又不放心地回头说道:“你可要帮我证实啊,我不是一个真的荡-妇。”银珠点点头,说道:“去吧,去吧。”

    “你在干嘛?”一个声音让银珠吓了一跳,她回头看时,原来是潜水员玛多西,银珠说道:“没事的,我跟梅子在谈话,咦,你不是在偷听我们的谈话吧?”

    “我才没有那个心思呢。”

    银珠说道:“那你在这里干嘛?”

    “看到你在这儿,我就来了啊,今晚的天气真好,海面上的风浪不大。”

    银珠说道:“你做了潜水员多少年了?”

    “快六年了,我是悉尼潜水专业的学生,在那里学了四年的潜水打捞课程,后来,在马赛和雅典都呆过一段时间,后来,受到长田先生的邀请,从欧洲过来的。”

    “你是年薪制还是临时的薪水?”

    “现在是年薪的,每年固定两万美金的年薪,每一次下水,格外每小时是五十美金,这艘游艇是亨利先生的?”

    银珠跟玛多西慢慢聊着天,说道:“嗯,是啊,是他的。”

    “你是他的下属?”玛多西问道。

    “不,我是他的女朋友。”银珠的回答很直接。

    玛多西惊奇地说道:“我觉得,他的女朋友是哪位穿着白色的裙子的女孩。”

    银珠听出来了,这个玛多西对她有点意思,可能是想追她吧,说道:“我们都是亨利的女朋友,怎么?有问题?”

    玛多西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啊,简直不能想象,这么多的女人,你是为了钱吗?”

    银珠摇摇头说道:“说到了钱,我也很有钱,绝对不是,可能有的女孩子是为了钱的,我不是的。”

    “那么多的女人,你不觉得很尴尬?”

    “不会。”

    “你跟他上床了?”玛多西问得比较直接。

    “嗯,这有什么?”

    “你很随便?”

    这句话把银珠惹恼了,她上前揪住玛多西的脖领子,手掌一翻,把玛多西庞大的身体举了起来,作势要扔下大海,说道:“我不允许你侮辱我,还侮辱海龙,你下去清醒清醒吧。”

    噗通一声,她把玛多西真的扔了下去,落海的声音在海浪阵阵的大海上听起来不是很大,玛多西的消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玛多西的水性不是很差,在海面上上下起伏着,大声叫道:“救我,快一点救我上来,这里有鲨鱼。”

    等过了五分钟之后,银珠才把缆绳抛下去,喊道:“接住了。”

    玛多西手忙脚乱地抓住了缆绳,狼狈不堪地攀上来,然后,头也不回地跑进船舱里面,再也不敢露面了。

    从另外一边走过来的关秀秀看着玛多西的背影,还有甲板上的水迹,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个玛多西,说了我和海龙的坏话,我把他扔下去了。”

    “啊,天呐。”关秀秀趴到栏杆的旁边,下面黑漆漆的海水让人头晕目眩。

    幸好船是停泊的,如果是行走的,玛多西就是再有猫一样的九条命也会被淹死的。

    关秀秀看着笑眯眯的银珠,说道:“想不到,你那么暴力。”

    银珠不以为然地说道:“你记住一点,任何人也不能轻视你,侮辱你,更不能侮辱海龙,我们是有尊严的,并且,比起很多人来说,更有尊严,别害怕什么,任何人都不能欺负我们。”

    这一点点的暴力在银珠的心里算不上什么,她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呢,这一点,关秀秀才认识到,楚海龙身边的女人没有一个是胆小怕事的,更没有一个是简单的普通人。

    玛多西跑回属于自己的船舱里面,没想到乔里安和酒井长治也在他的房间里,两个人看到浑身湿漉漉的玛多西跑回来,惊讶地问道:“你怎么啦?”

    玛多西摆摆手说道:“没事,我掉进海里了。”

    水手在大海上飘荡,一不小心或遇到大风掉进海里是很平常的事情,假如遇到这类事情,十有八九会死去的,可是,现在他们的船只是静止的,玛多西能活着回来,那两个朋友也没起疑心,毕竟,任何一个潜水员都是那种水性非常好的人,即使是掉进海里,在静止的游艇上,跑回来也是正常的。

    玛多西洗了个澡回来之后,大声叫道:“倒霉,真是倒霉。”他说的倒霉是被银珠扔到海里的倒霉,在两个同伴听来是说他自己不小心。

    酒井长治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玛多西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被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人扔进海里的,活动了一下身体说道。

    酒井长治说道:“我们来找你说说话。”

    玛多西跟两个人同事很久,在水下的生活是那么紧张和特殊,表情和肢体语言非常重要,玛多西敏锐地从酒井长治的表情里扑捉到了不寻常的信息。

    玛多西说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酒井长治看了看乔里安,见他没有表示,这才说道:“你发现了吗?这艘游艇是属于那个叫做兰兰的女人的。”他们自从上船之后,就是石香兰在招呼他们。并且是石香兰吩咐金珠拿出钞票付账的。

    玛多西想了一下说道:“据我所知,应该是那个亨利的先生的。”他觉得这艘游艇上的人员虽然只有楚海龙一个男人,却拥有相当大的背景,因此,说话很小心。

    酒井长治挥挥手说道:“那个跟长田姑娘紧紧黏在一起的男人,没啥了不起的,是这样的,我们看过了,这艘游艇上面有两架直升机,而且有一架是法国的最新产品,灰鹄直升机,那架直升机至少价值两千万美金,如果,这艘游艇属于我们,那么,下半生还用的着辛辛苦苦吗?”

    玛多西的心脏紧紧收缩了一下,酒井长治话语里面的意思不难听得出来,那就是占据了这艘游艇之后,一切未来都会展开美丽的画面。

    他低头思索了半晌,想的最多的还是银珠的身手,悲哀地发现,自己完全不是银珠的对手,当银珠抓起他的时候,他一点没有反抗的力气。

    玛多西为难地说道:“游艇好是好,就怕不那么容易得手。”

    酒井长治低声说道:“明天,长田一郎会来到这里,还会带着一批人手,一艘打捞船,我在那条船上有朋友,他们会带来一些武器。”

    “什么武器?”玛多西觉得自己的血涌上来。

    “枪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