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一百七十二章 侩子手与国王

    第一百七十二章侩子手与国王

    楚海龙很是无奈地说道:“你竟然相信美国人的话?他们习惯了无中生有的。”

    吉卉俯身说道:“那么,既然是无中生有,你就把真相说出来吧。”

    “说出来?说出来有啥用?你能帮我翻案啊?”

    吉卉愤愤地说道:“我帮你讨还一个公道出来。”

    “你要真的帮我,就马上把我放了,这才是真的帮我,其他的,免谈。”

    “你。”吉卉被他气急了,指着他骂道:“你简直就是毛屎坑的石头,又臭又硬,快说,你在长海市还干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

    楚海龙很委屈地说道:“我真的啥也没干啊,我在国外,那是被人诬陷的,后来,心里不平衡,正好监狱里的犯人越狱,我赶上了,没有理由不跟着跑啊,于是,就是那个样子的啦,其实,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欲加之词何患无辞?”

    韩醉摆摆手,阻止了将要暴怒的吉卉,对楚海龙说道:“杨柳弄的房子那边,我们去调查的时候,你就在那里,事后,我们在那个房子里找到一个地下室,里面有女人曾经被囚禁的痕迹,我们还查到,上官云衣曾经被绑架过,你说,上官云衣的绑架跟你有关系没有?她是不是曾经在杨柳弄的那个房子里被囚禁过?还有,十天之后的黄埔大桥肇事案,你的车子从桥面上坠下江水里面,真相是什么?这些事情为什么都跟你有关?”

    楚海龙也知道,警方一定是找到了某些证据,却缺乏关键的证据,被关押在杨柳弄的是方炜,而不是上官云衣,如果从现场提取的证据显示上官云衣在那里被关押过,说不定自己也不会这么轻松被询问了,正因为警察没有直接的证据,这才需要他的招认。

    楚海龙很快想明白了这些,说道:“我去杨柳弄,那是去找人,至于黄埔大桥的肇事案,我是受害者啊,你来问我?我还要问你呢,你们警察是干啥吃的?到现在还没有给我一个答案。”

    “你是受害者?”韩醉笑了,说道:“既然你是受害者,当时为什么不报案?你是受害者,不来报案,我们怎么介入调查?还有,三天之后,发生在银河路上的枪声是怎么回事?等警察过去之后只有血迹,却没有受伤的人,那件事跟你到底有什么关系?”韩醉提到的银河路,就是那一晚辰龙堂堂主蒋振邦,带人袭击银珠的那件事,那一天,楚海龙带着人大开杀戒,至少杀了四十多个青帮的人,蒋振邦也死在那场火拼之中,那件案子做的十分诡秘,洪帮的人收拾的也很快,使用的枪支是兄弟会的冷雪儿提供的,事后都销毁了,警察也是根据事后调查得出那一天的厮杀使用了枪支,毕竟子弹乱飞,还有没有找到弹头的,只是没有尸体也没有伤者,要立案还是缺乏证据。

    韩醉断定这些案子跟楚海龙有关系,那是对的,由于缺少证据的支持,他们也猜不出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蒋振邦死了之后,商均衡十分震惊,他也跑出去避风头了,也没有人去报案,警察根本不知道什么人参与了火拼。

    楚海龙打着哈欠说道:“警官,你们是不是也要把伊拉克的战争这顶大帽子扣在我的头上啊?那边死的人更多,反正我是杀人的狂魔,不在乎多一项罪名的。”

    韩醉把手里的材料抖了抖,说道:“你还别说,伊拉克的战争,你也是有一份的,根据国际刑警发来的材料,你以前是臭名昭著的怒火组织的一员虎将吧?叫你杀人如麻也不为过。”

    楚海龙冷笑着说道:“先生,请您公正一点,那是战争,在战争里面,杀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难道我是去送死的吗?”

    韩醉紧跟着说道:“战争?不错,是战争,可是,泰国的战争和伊拉克、安哥拉的战争,跟你有什么关系?怎么哪一次都有你的出现呢?”

    楚海龙叹口气说道:“先生,这些案子好像不归你管吧?那是发生在美国的事情,我是美国的职业军人,参加战争是我的职责,你是长海市的刑警,管的可真是宽啊。”

    “你老实一点。”吉卉拍着桌子咆哮道。她看到了关于楚海龙的这些资料以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出了一身的冷汗,想不到,这个杀人累累的侩子手就在自己的身边,还吃了自己的豆腐,这样的人,怎么会流窜到长海市的?给社会治安带来多大的隐患啊?

    几个警察继续追问,却听到了鼾声,原来,楚海龙已经坐在铁椅子上睡着了,根本不理他们的质问。

    韩醉知道,象楚海龙这样的死硬分子,根本不要期望他能够主动招认,而且,这个人上过战场,见惯了生死,刑讯对他也失去作用。

    韩醉正要叫醒楚海龙,审讯室的门被敲响了,站在门外的是这个派出所的所长,他低头在韩醉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韩醉大吃一惊,说道:“这不可能。”

    派出所的所长也无奈地摊摊手说道:“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可是,人家已经具备了保释的条件。”

    原来是冷雪儿强迫王科长改变了口供之后,前来保释楚海龙,在酒店的伤人案现在变成了王科长和他的儿子互殴争吵的案子,并且所有的人的口供都改变了,警察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羁押楚海龙了。

    韩醉还想坚持扣押楚海龙,只能冒着被处分的危险,毕竟楚海龙是瑞士公民的身份,不属于中国的公民,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不能正式起诉他。

    楚海龙挽着冷雪儿的胳臂,说道:“想不到还是你来救我出去的。”

    冷雪儿说道:“我就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

    楚海龙叹口气说道:“本来想在长海市跟你多聚一些日子,看来,计划没有变化快啊,我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冷雪儿说道:“警察不是已经没有办法起诉你了吗?着什么急?”

    楚海龙摇摇头说道:“你不知道,fbi那边已经发来了通报,他们还在追查亚特兰那件事,等他们找到了,直接就开战,根本没有逮捕羁押的说法,我继续在这里,只能让你难做。”

    冷雪儿歉意地说道:“那件事都是因为我,给你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

    楚海龙说道:“你不要内疚,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当天,若不是在亚特兰杀了太多的军警,也不会搞到尾大不掉的地步,以后,只能多加小心了,现在对我有利的是,亚特兰监狱发生的事情被人压了下来,若不是这样,恐怕我就要背上一个恐怖分子的罪名了,那个时候,恐怕瑞士的政府也不敢收留我。”

    “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你准备怎么办呢?”冷雪儿很是关心他的前途问题。

    楚海龙说道:“怎么办?只好在海外买一个小岛,在上面安设防空系统,在小岛上做一个国王了,或者成立一个国家也行,自己制定法律赦免自己的罪责,然后再以全新的面貌出现,见到瑞士的大臣,也是平起平坐的了,走到那里都是身份显赫的国王陛下。”

    冷雪儿听着他的话,知道这是说笑话,说道:“你也算是一个乐观的人了,做国王,还不是为了安置你众多的女人?”

    “你想不想做一个皇后?”

    “没有想过,我也做不来什么皇后。”冷雪儿的脸色有一些发红,没敢正眼看他。

    楚海龙叹口气说道:“咱们也算得上是生死相依患难相助了,想不到,你还是这么保守,真是让我为难,我必须尽快离开长海,以后,我们见面的时间可能会少了很多。”

    “我可以去看你啊。”冷雪儿脱口说道。

    楚海龙紧跟着说道:“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啊,我不来看你,你要经常去看我。”

    冷雪儿这才知道他一直在等着自己说这句话,眼睛幽幽看着车窗外面,楚海龙现在也算得上是处境艰难了,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权衡了一下得失,竟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楚海龙看她不语,说道:“我的问题会得到解决的,你放心吧。”

    “你怎么解决?”杀的是军警,冷雪儿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楚海龙只好说道:“其实,我在美国的高层上面还是有些关系的,只要能说服这些人,阻止fbi对我的追杀,就能解决这次事件。”

    “那你为什么不去马上做?”

    楚海龙摇摇头说道:“做事嘛,需要操作的过程,我跟fbi总得经过几次交锋才行,不把他们打痛了,打怕了,他们怎么肯结束?人啊,都是欺软怕硬的,我需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势力才行。”

    “你打算怎么做?”冷雪儿不太明白这种生活在强者世界里的生存法则。

    楚海龙说道:“我打算去一趟天翼那边,挑选一批身手好的人,然后,跟fbi干几场,杀一些人,然后,我就有了谈判的筹码,这样,就能占据主动的位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