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一百七十章 冲突育真情

    第一百七十章冲突育真情

    冷雪儿也有点醉意,说道:“好啊,我喜欢人多,你叫吧,你都认得谁,一起叫来喝酒好了,只是残羹剩肴的,怕是失了礼,让人家的心里不高兴。”

    楚海龙说道:“这有啥问题?让酒店重新给咱们弄一桌好了,大不了你来付钱,总是吃梁汉民的,也不太好意思。”

    冷雪儿高兴地说道:“好,都算我的,我今天是真的高兴,好像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楚海龙说道:“你没喝醉吧?”

    “没,没有,我的酒量好着呢。”

    楚海龙说道:“那你把胡兰馨叫来吧,那个小姑娘的身手还是不错的,我把上官云衣叫来。”

    冷雪儿还真的没喝醉,说道:“怎么,你叫的全是女孩子啊?”

    楚海龙说道:“我喜欢嘛,你不愿意啊?”

    冷雪儿使劲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你呀你,真是拿你没办法。”

    冷雪儿打电话把胡兰馨叫了过来。

    楚海龙却直接给上官云衣打电话:“喂,你知道我是谁吗?”

    上官云衣那边比较嘈,可能在大街上,隐隐传来汽车的鸣笛声,上官云衣说道:“知道,你是,楚大哥嘛。”

    “我在长海市了,跟朋友在一起吃饭,你一起来吧。”

    “好啊。”上官云衣很高兴,直接问道:“在什么地方?我这就过去,对了,不介意我带两个朋友一起去吧?”

    楚海龙有点发愣,想不到上官云衣已经有朋友了,他的心有些发涩,说道:“没事的,一起来吧。”

    打过了电话,心里面有些沮丧,回到包房里面,看到冷雪儿教凯瑟琳划拳,白柳一个人在对着屏幕唱着蓝蝶的那首《爱上你是我一生的幸福》。

    看到楚海龙回来了,白柳对着他招招手,让他加入到唱歌的行列中。

    楚海龙对这些娱乐节目不是很拿手,老实说,他还真的没啥表演的天分,一首歌让他唱得支离破碎。

    包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进来七八个男子,领头的一个大声叫道:“谁特么的在唱歌?把我的女朋友吓得月经不来了?”

    白柳很快把眼睛对着楚海龙,心说,你来处理吧,你的朋友不是很牛吗?又是什么帮主什么大佬的,不会连这点小事也摆不平吧?

    楚海龙喝了酒之后反应有点慢,说道:“你女朋友?哪位?”原来他喝得真有点多,只记得人家的女朋友了。

    那个男人看到屋子里只有他一个男人,心里本来就不平衡楚海龙既然接过了话茬,他就直接奔着楚海龙冲过来,说道:“小白脸,不特么的不想活了,是不是?”

    这一句带有威胁性的话语让楚海龙的大脑有些清醒,加上这个男子冲了过来,他一个飞脚把对方踢开,脚踢的力量还是很大的,那个男子立刻被踢回到门口,刚才进来的地方,他的身体比较重,顿时砸趴下三个男子。

    楚海龙正要上前问个清楚,酒店的经理刚刚去安排菜肴回来,看到包房里这么多的人,一时还很惊奇,待看到那个男子被楚海龙踢飞了,这才知道出了状况,急忙叫道:“别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柳指着那个被打的男子喊道:“他们是进来闹事的。”

    经理大吃一惊,说道:“别闹了,大家都是朋友,还是别闹了。”

    楚海龙说道:“朋友?我楚海龙在长海市还真是有朋友,不过,这个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小子还真不是我的朋友。”

    冷雪儿看着打起来了,脑子里有点清醒了,大声叫道:“你们给我回来,谁是你们的朋友,唵?”

    楚海龙也揪住那个经理说道:“你给我滚到外面呆着去。”

    他轰走了经理,把进屋的几个男子一只手一个按在地面上,喊道:“都特么的给我跪下来。”

    有几个男子想反抗,却被他一脚一个踢倒了,最后,在楚海龙强大的武力值之下,都跪在门口的位置。

    上官云衣带着三个小女生先来了,看到眼前这一幕,惊奇地叫道:“楚大哥,你唱的这是哪一出啊?”

    楚海龙看到她带来的都是女孩子,心里面才知道刚才对她有点误会,急忙说道:“没事,这几个都是来捣乱的,已经让我给拿下来了,你们进来找个位置坐下来吧。”

    他们的包房很大,足足能放下五张大饭桌,是这家酒店最大的房间,却只有他们这一桌,可见梁汉民为了讨好楚海龙,还是花费了一点心思的。

    不一会儿,胡兰馨和曲宝山一起来了,原来曲宝山正在追求胡兰馨,他们今天约好了出来逛街,被冷雪儿一个电话叫了过来。

    那个酒店的经理却是认识这几个闹事的男子,急忙上前对楚海龙说道:“楚先生,那个带头的是海关缉私科王科长的儿子,您就抬抬手,放了他吧。”

    楚海龙点点头,重复了一次,说道:“哦,缉私科的王科长,嗯,你让他老子来把孩子领回去吧,现在还不行,你不知道我是谁吧?”

    那个经理尴尬地说道:“我只知道,楚先生是我们老板的贵客。”

    楚海龙点点头,说道:“你跟你老板说说,就说我把王科长的儿子扣下了,让你们帮主不要来了。”

    楚海龙想的是,梁汉民在帮派里混,说不定真的害怕这些有官方背景的人,还是不让牵累了梁汉民才好,这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就是杀了也没太大的事儿,只是他现在杀伐的心态改了很多,不再象以前那样随随便便就打打杀杀的了。

    那个王科长果然来了,当楚海龙看到他之后,不由得惊呆了,这个人竟然跟自己的父亲长得一模一样,很显然,王科长并没有认出楚海龙。

    难道,他只是在相貌上跟自己的父亲相似?他的儿子,就是被楚海龙一脚踢翻的那个人,看上去已经有十九岁了,楚海龙清楚地记得,他的父亲楚根死去不过才十三年的时间,楚海龙已经从一个少年成长为一个青年的汉子,脸型和气质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楚海龙看着眼前这个趾高气扬的中年男人,难道他真的是自己的那个经不起生活的重压,怯懦死去的男子?

    他的手里依旧端着一个酒杯,说道:“你是谁啊?”

    “我是谁?”中年人的眼睛锐利而明亮,看到楚海龙的时候,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这一点没有逃过楚海龙更敏锐的眼睛,他的心动了动,难道,真的是自己的父亲?那么,那个死去的人是谁?一段深埋了十几年的往事,会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中年人继续说道:“我是谁,你没有权利知道。”

    楚海龙的心态已经放松到最彻底的状态,说道:“是吗?那个男人,他是你的儿子?真的是很勇敢啊,竟然在这里袭击了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中年人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袭击?就是一次普通的争吵罢了,说到了什么袭击?”

    楚海龙对这个相貌酷似自己的父亲的男子说道:“我认为是一次袭击,那么,它就是一次袭击,你的想法不能改变什么。”

    中年人不得不再一次审视眼前这个青年,他的外表看起来是一匹猛兽,来自直接用利爪和牙齿撕咬的猛兽。楚海龙从十六岁开始就积蓄了多年的凶残性和暴-虐性在这一刻发泄出来,从少年时期就失去了家庭的温暖和呵护的凄凉悲哀不是外人能够体会到他内心受到的创伤。

    楚海龙冲上去,给了这个男人一连十几个巴掌,打得王科长的脸颊高高肿起,牙齿脱落了至少五个。

    当时在房间里的除了王科长的儿子和他的朋友之外,还有冷雪儿、凯瑟琳、白柳、上官云衣、胡兰馨等人,她们看到的是一幕奇怪的情景,楚海龙一边打人一边流着眼泪,被打的王科长却从暴怒到屈服,最后,跟着他的儿子一样,跪下来,祈求楚海龙放过他们。

    冲突,从一次误会开始升级,从一次长相相似的亲人开始,进入了一个走不回来的结果。

    当警察接到报案赶到酒店的时候,看到的是那个海关缉私科长可怜巴巴的样子,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身体蜷缩在角落里,叫道:“不要啊,不要杀我,不要啊。”

    警察进来的时候,楚海龙终于冷静下来,制服带来的不单单是诱惑,还有掩藏在制服背后的暴力和代表着正义的法律。

    这一晚,楚海龙没有回到酒店里跟自己的女人在一起,而是在拘留所里度过的。

    冷雪儿看着楚海龙被警察带走,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个男子给自己带来的迷惑,还有很多很多,他今天固然是因为酒精的刺激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却是一个心理正常的人的感情流露。

    冷雪儿不知道楚海龙的过去,却从楚海龙伤心的眼睛深处发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男子,那就是,在暴力的外表下,他竟然流泪了,却不是为了博取别人同情和怜悯的眼泪,那是真情露露的眼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