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一百六十五章 劫机事件

    第一百六十五章劫机事件

    凯瑟琳耸了耸肩膀,嘟嘟囔囔地说道:“我可不希望为了自己去得罪一个实力雄厚的人。”

    楚海龙笑着拍了拍石香兰的肩膀说道:“你放心吧,我会自己注意的。”

    石香兰狠狠打了他一拳,说道:“再敢勾三搭四的,我就要你好看。”

    “是,是。”楚海龙说道:“你在这里也注意一点儿。”

    “嗯。”石香兰的声音几乎细不可闻,轻轻吻了吻他的脸,挥挥手。

    楚海龙登上飞机之后,白柳才说道:“你的女人个个都是重情重义的人,你为什么要找了一个又一个啊?”

    楚海龙翻了翻,眼睛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别看女人多,咱还能照顾过来,再说,我跟她们都是过命的交情,我们谁也离不开谁,这才能相安无事。”

    白柳跟楚海龙交往的时间短,还不知道他的过去和这些经历,当下说道:“你把你的故事跟我说说,也让我能了解你多一些。”

    楚海龙说道:“应该的,作为我的女人,怎么能可以不了解我的事情呢?”

    楚海龙慢慢把自己以往的经历挑拣一些不带有刺激性的事情说了说,这些经历在白柳看来,过于平淡了,比如,跟凯瑟琳的交往,跟方炜的激烈碰撞,都是在平稳中过渡的,白柳说道:“嗯,这么说,你的这些女人,有一些飞蛾扑火的勇敢,只是你的表现太差劲了一点。”

    凯瑟琳憋着笑,偷偷掐了楚海龙一下,笑道:“白柳,你别听他瞎掰,事实上,亨利还是占据着主导地位的,我们都是收到他的蛊惑,这才奋不顾身地投入。”

    白柳笑道:“我知道了,他很有钱,应该多有几个女人的,加上,他的能力也不差啊,是不是?”

    凯瑟琳的脸色有点发红,尽管白柳说的不是实情,却跟真实情况相差不了多少,说道:“嗯嗯。就是那样吧,其实,亨利很厉害的,夸张一点说,就是百人敌的角色。”

    白柳自然是无法理解什么叫做百人敌,一百个敌人一人一口痰也把对手淹没了,更别说什么打斗敌对了。

    楚海龙跟这些女人相处日久,已经厌倦了过去的暴力生涯,不想让白柳涉及到自己的过去,那段历史,最好就这样被历史的尘埃掩盖了吧。

    就在几个人聊着闲话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暴喝:“都坐稳了,不要乱动啊,这架飞机已经被我们接管了。”

    劫机?楚海龙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心里很是震惊,以前听说过有劫持飞机的事情,却从来没有碰到过,没想到今天真的碰上了感觉跟中奖差不多。

    楚海龙下意识看了看外面,飞机在七八千米的高中飞行,这个高度就是跳伞,人也不能呼吸,不被摔死也会因为没有氧气被憋死。

    他看了看身边,凯瑟琳还算镇定,手指紧紧握着座椅的扶手,白柳在这一点上就不够镇定了,捂着耳朵尖叫起来。

    楚海龙急忙安慰白柳,让她镇定下来,劫持飞机的人看到了这边有点乱,大步走了过来,楚海龙已经看到在飞机的前后各有一个手持短枪的人,加上这个对着他们过来的就有三个人,在暗处一定还有人,在飞机上最糟糕的状况是,不能开枪。

    威力强大的手-枪子弹会穿透人体,然后在机舱的金属板上,会把看似结实的金属板打出一个洞来,飞机在八千米的高度飞行,飞行速度一般保持在八九百公里每小时,一旦在流水线的平滑的表面上出现一个洞眼,强劲的气流会在不到一秒种的时间里把貌似强大的飞机撕开,撕成碎片,这也是一旦发生劫机事件不好处理的根本原因,己方固然不敢开枪,更要防止劫机者歇斯底里同归于尽。

    楚海龙久经战阵,自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他搂住白柳的脑袋,说道:“别怕,别怕,就是死也死在一起好了,我不会把你扔下去的。”

    “可是,我还没活够,不愿意死啊。”白柳不但没停止哭泣,声音跟刚才相比反而更大了。

    楚海龙听了这话,哭笑不得,心想,自己这也算是现世报了,勇敢了一辈子,找了个女人竟然是最怕死的,传说出去,让人笑掉了大牙,不过,能活着,就是被人笑话也是好的,可是,在关键的时刻,哭泣和哀求都是没有用处的,只能让事件更加复杂化和变得残酷起来。

    楚海龙举了举手对那个恶狠狠走过来的劫机者说道:“我女朋友没有经历过这个,心里已经承受不住了,这样,她的情绪我来负责,不敢劳烦你们了。”

    一般来说,劫机者会抓来几个乘客杀死,这叫杀一儆百,一旦被他们确认成为了目标,很难解救出来,楚海龙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量低调,不要引起劫机者的注意。

    那个劫机者好像没有听清楚楚海龙的话,对着白柳勾了勾手指,他右手持枪,左手的食指弯曲,点了点白柳。

    楚海龙的心往下沉,一直往下沉,他按住白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怒目瞪视着劫机者,大声用英语喊道:“让我来,我来代替她。”

    劫机者很固执地指了指白柳,看似被惊恐吓破了胆的美丽的女性更加获得歹徒的青睐。

    楚海龙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歹徒的枪口,在众人目瞪口呆中,他伸出右手,坚决而缓慢地拨开歹徒的枪口。

    歹徒想开枪,却犹豫不决,开枪,就意味着大家同归于尽,不开枪,还有缓和的余地,时机转瞬即逝,就在他的枪口被拨开的那瞬间,事情已经有了缓机,如果他想开枪,机会已经丧失。

    众人拭目以待,屏住呼吸,想象在这里停止,只有两个选择,开枪,或者是,有一方做出让步。

    楚海龙绝对不会让步的,身后就是惊恐万状的女人,自己的女人,他宁折不屈的性格得到了体现。

    这一点,凯瑟琳深有体会,楚海龙从来没有在强势面前让步的习惯,何况是站在弱者的女人的面前?

    楚海龙跨出了决定性的一步,他走出座位,身材高大,威风凛凛,眼睛死死盯住劫机者,较量,以无声的状态进行着。

    劫机者终于做出了让步,最艰难的一步,站在机头位置的劫机者大声喊了几句话,大多数人都听不懂的话,那是拉丁语,这是在意大利、希腊流行的语言,楚海龙也能听得懂,他用相同的语系说道:“你们不就是想劫持飞机吗?请不要随意伤害别人。”

    “你是谁?”那个头领看出来楚海龙不是一般的乘客,无声的较量集中了一个人的胆色和能力,一个回合之后,他们失败了,在最关键的时候让步,意味着胆量不够,没有胆量,在暴力行动中就是失败。

    楚海龙轻蔑地笑了笑,说道:“我就是一名普通的乘客,想珍惜自己的生命。”

    “可是,你不怕死。”

    “你见过男人让自己的女人冲在自己的前面吗?”

    那个头领点点头,说道:“那么好,请你坐回去,不要捣乱,我们不会伤害你和你的女人的。”

    楚海龙点点头,说道:“好。”

    他转身回去,刚才用枪指着他的那名歹徒眼睛惊恐地看着他,这个男人把他吓坏了,很显然,这是一个懦夫,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劫持飞机的准备。

    楚海龙的心中一动,歹徒的怯懦给了他强大的信心。

    没有人能形容楚海龙的速度,众人的眼睛一花,只听见两声清脆的枪声,站立在机头机尾的两名歹徒的额头上被开了两个洞,这是人体最坚硬的位置,两层骨头,中间是软组织,却被一颗子弹穿透了,进去的子弹头只有小手指粗细,出来的洞眼却把歹徒的头盖骨掀开一半。

    子弹没有飞出去,依然停留在歹徒的头颅之内,楚海龙算的非常准确,从这样的距离发射出去的子弹应该不会对飞机造成太大的伤害。

    手-枪的威力是越近的距离,威力越大,一般来说,手-枪的有效射程在六十米左右,超过这个距离,手-枪的子弹就失去了准头,穿透力和速度都打了一个折扣。

    被夺去枪支的歹徒惊呆了,他的嘴巴张到最大的状态,久久不能合拢,楚海龙从容把手-枪伸进他的嘴巴里面,就在这时,机舱的门被打开,一个人影冲了出来。

    乘客们根本没有看清楚是谁冲了出来,楚海龙的胳臂动了动,又是一声枪响,那个人影身体软绵绵地倒了下去,眼尖的人可以看到,那个人的额头上依旧多了一个血洞。

    楚海龙手里的枪依旧顶在那个歹徒的嘴巴里面,好像从来没有离开一样。

    吧嗒吧嗒的水滴声在静悄悄的机舱里响起,那个被楚海龙用枪口威胁住的歹徒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尿了。

    楚海龙面无表情,推着歹徒一步步向着驾驶舱的方向走去,没走过三步,歹徒的腿一软,马上就要跌倒在过道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