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个遗憾

    第一百四十八章一个遗憾

    冷霖坐在椅子里,长长喘口气,说道:“这枚戒指是我无意中得到的,名字就叫做血戒,是来自西方的教廷,传说它受到了教皇的诅咒,可以涨大或缩小,本来没啥功能,只是一种储藏的物品,如果,人把自己的血液注入其中,它就会膨大起来,把人紧紧包裹住,然后慢慢缩小,跟普通的戒指一样大小,没啥出奇的地方,如果里面的人要出来,那是出不来的,只有跟他亲近的人,比如父母孩子才能招呼他出来,就是夫妻两个也不行,因为夫妻之间的血脉不是相通的。”

    楚海龙听了之后,对冷雪儿说道:“没想到我们无意中碰对了,这个血戒就是这样用的。”

    冷雪儿没理他,说道:“爸爸,为什么青石要杀你呢?难道就是为了这个血戒?”

    冷霖点点头说道:“就是为了它,我得到血戒之后,只说了这是一个宝物,具有神奇的功能,却没说具体的用法,因为,我对传说中的话语也不是很相信。”

    楚海龙问道:“那么,青石为什么要对冷雪儿那么好呢?”

    “什么?”冷霖对他入狱之后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冷雪儿当下把自己跟青石之间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

    冷霖想了一下,说道:“其实,这也不难解释,青石就是为了控制住雪儿,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血戒,我后来已经进入血戒,青石这才知道血戒的确是神奇的,可以让一个人凭空消失,功用是巨大的,他还以为我从亚特兰监狱逃了出来,怕遭遇到我的报复,这才从长海离开,后来可能觉得把雪儿留在兄弟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才要杀掉雪儿,他万万没有想到你会把雪儿救了,也是侥幸啊,如果雪儿死了,那么,我在里面永远也不会出来了,这个血戒的秘密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楚海龙笑道:“在一定的环境下,血戒还是很有用途的,不过,这样的用途受到的局限性太大了,如果只有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那真是危险,如果更多的人知道这个秘密,一定会发生抢劫或阴谋偷盗的行为,实在是弊端大于利益的。”

    冷霖笑道:“唉!我用它逃过了一劫,再也不想进去了,在里面尽管是不知道世事沧海的变化,人在沉睡中,也是不舒服的。”

    冷雪儿关心地说道:“爸爸,您在里面这么久,可能是饿坏了吧?”

    冷霖摸了摸肚子,说道:“倒也不是很饿,就是困乏的慌,可能是里面的空间太小了,身体得不到舒展的原因吧。”

    冷雪儿说道:“那么,您就在这里休息吧,我跟海龙出去了,啊,爸爸,楚海龙,就是他救你出来的。”

    冷霖说道:“我知道了,一出来就知道了,甚至他们为了救我遭遇到的一切我都知道了。”

    “您是怎么知道的?”楚海龙很好奇地问道。

    冷霖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从里面出来,雪儿叫我爸爸,醒来之后一下子就都知道了。”

    楚海龙看了一眼冷霖手上的戒指,心想,这东西还真是神奇啊,难道,世界上真的存在超自然的东西?

    他和冷雪儿走了出去,让冷霖专心休息。

    两个人来到别墅的阳台上面,冷雪儿看着天空明朗的阳光说道:“今天的天气真好。”

    “那是你的心情好的原因。”楚海龙说道:“你的爸爸已经成功救出来了,还有一件事你忘记了。”

    “什么事情啊?”冷雪儿心不在焉地说道。

    “就是,就是,你答应陪我上床啊。”楚海龙的脸皮够厚,直接把他们之间的约定说了出来。

    冷雪儿皱着好看的小鼻子,说道:“你难道就不能绅士一点?说那么直接干嘛?”

    楚海龙拉住她的手,却被冷雪儿甩开,楚海龙只好说道:“看看,你对我就是这样的,让我怎么绅士下去?男人女人,本来就是睡觉的,除了干这个还能干啥?”

    冷雪儿恨恨地说道:“除了这个,你就没有更高一点的追求了吗?”

    “没有了,我就想跟你睡觉。”楚海龙说得非常明确。

    冷雪儿看他这么执著,很无奈地说道:“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不过,你看中了别的女孩子,我可以帮忙的,怎么样?这样你的心里才会满意吧?”

    楚海龙说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冷雪儿说道:“我跟别的女人都是一样的,没啥,没啥不一样的地方。”说完,脸蛋变得通红,心里一定是想到了少儿不宜的地方。

    楚海龙叹口气,说道:“既然你不答应,那也罢了我总不能强迫你陪我睡觉的。”

    冷雪儿的心里有点歉意,说道:“那么,我让你亲一下,好吗?”

    楚海龙心中暗喜,冷雪儿的心里终于松动了,嘴里说道:“好吧,不过,需要三次唷,一次不行。”

    冷雪儿啐道:“你在这种事情上讨价还价,不觉得丢人啊?”

    “有啥丢人不丢人啊?追求爱情,追求女人,都是这样的,起码,我还是光明正大的追求,并没有使用卑劣的手段,有的人为了追求女人,使用的手段都是见不得光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算你能了,行了吧?要亲就快一点亲。”说完,她闭上了眼睛,把嘴巴抬高一点。

    等了半天,却没发现楚海龙亲过来,她睁开眼睛,发现他的眼睛就在距离自己只有一尺之外的地方,深情地看着她,不由得心里颤抖了一下。

    楚海龙看到她的表情变化,进一步说道:“雪儿,你是那么美,简直就是我心中的女神,求求你了,嫁给我吧。”

    冷雪儿看着他作秀一样的表情,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把楚海龙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情绪完全破坏掉了,他气急败环地说道:“你笑啥?”

    冷雪儿说道:“这话如果换一个人说了出来,也许我会被感动的,可是,你的身边那么多的女人,还个个跟你有着最亲密的接触,你已经把爱情这个词语糟践没了,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语来,我简直都有些佩服你的脸皮够厚了,你实在是太伟大了。”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楚海龙翻了翻眼皮,没好气地说道。

    冷雪儿上前一步,说道:“我反复想过了,我们真的不合适,你,放手吧,就让我对你保持永远的尊敬怎么样?”她这番话自认为说得很真诚了。

    “不行。”楚海龙断然拒绝了,说道:“不追到你,不跟你睡一觉,我的心里始终有一个放不下的遗憾。”

    “你真是可耻,带着你的遗憾见鬼去吧。”冷雪儿的怒气一下子爆发出来,大声喊道。

    冷雪儿走掉了,银珠从屋子里走出来,刚才两个人的谈话她都听到了,看着楚海龙一脸郁闷的样子,不由得笑道:“今天终于看到了一场好戏,真是漂亮,哎!海龙,你咋就不会对我说出那么煽动性的求爱语言呢?”

    楚海龙的心情变得好了起来,笑道:“如果你需要,我随时可以说出来。”

    “算了吧,那都是应景的话,我听腻了,我想听到你真诚的心声,却总是没听到。”

    “咱们老夫老妻的了,用不着搞那套虚无的东西,想了,随时搂着去睡觉。”

    “睡你个头。”银珠点了点他的额头,说道:“女孩子是靠哄的,我很后悔,上你的床之前一点没多考虑一分钟,那个时候如果多想一想,就不会是今天这样的局面了。”

    楚海龙说道:“银珠,我对你的爱是绝对真诚的,一点不掺假的。”

    银珠摇摇头,说道:“算了,我们都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了,再想这些小儿女的心态,简直是破坏风景的想法,走,咱们睡觉去,我想你了。”

    “这才还没到晚上呢。”

    “咦,你刚才还口口声声说只要想了随时可以要的,我想了,更想要你了,不行啊?”

    在哈瓦苏湖城住了三天之后,冷雪儿跟冷霖先走了,说是兄弟会那边扔不下,楚海龙送走了冷雪儿上了飞机之后,心情变得很坏,不是冷雪儿的拒绝,而是自己为了她出生入死之后,好像一点便宜没捞到,看来,冷雪儿是真的对自己没啥好感,要把她搞到手,还需要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楚海龙跟科维尔、弗拉克泛舟哈瓦苏湖,说道;“你们对以后有什么打算?”

    弗拉克摊了摊手说道:“我不会啥技术,学历也不高,看来以后只能做工厂的活儿了。”

    科维尔倒是看得很开,说道:“只要给我钱,干啥都行,反正也这样了,美国已经没法呆下去了,还是去别的地方发展吧。”

    楚海龙想了一下,说道:“我倒是有一个主意,不如我们一起到欧洲去看看,我在那边还有一些朋友,说不定需要我们的,人常常在别人需要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的存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