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滴血

    第一百四十七章一滴血

    楚海龙嘴里的叶子城就是科维尔的家乡,哈瓦苏湖城,坐落在哈瓦苏湖的北部,属于著名的科罗拉多大峡谷的一部分,每逢日出日落,太阳的光辉洒在高达几百米高的岩壁上面,形成七彩的颜色,十分漂亮。

    从飞机上下来,黛茜跟楚海龙拥抱了一下,亲吻了脸颊,她悄悄说道:“那就是你的女人之一?”

    楚海龙知道她指的是银珠,说道:“是的,我给你们做一个介绍。”

    “算了,以后吧,我不太适应,以后,我去看你。”她深情地说道。

    楚海龙挥挥手说道:“好,很期待相聚的那一天。”

    来迎接楚海龙等人的却是金珠双卫的银珠,她看着黛茜的背影说道:“她真美,怎么不给我做一个引见?”

    “她的脸皮薄,走,回家去。”

    银珠开着一辆商务面包车,拿出一个包包扔给楚海龙说道:“这是你要的。”

    楚海龙打开,里面是包括阿丽莎和伊丽莎白等人的护照,丹尼尔拿着自己的护照,说道:“咦,我的名字名字变了。”

    科维尔说道:“我倒是不介意你仍然叫丹尼尔,这个名字好威风啊,但也是一个大麻烦。”

    楚海龙说道:“伙计们,现在我们基本上是安全的啦,我想问问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科维尔举手说道:“我跟着你走。”

    大个子现在的名字叫弗拉克·帕克,跟着说道:“我也是,随便你到哪里去。”

    丹尼尔想了一下,说道:“我还是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

    楚海龙从银珠的身边拿出一个大旅行袋,掏出一沓钞票递给他,说道:“这是二十万美金,足够你开创新生活的了。”

    丹尼尔点点头说道:“谢谢。”

    阿丽莎见楚海龙的眼睛投向自己,她笑了笑说道:“伊丽莎白,你喜欢这个大哥哥吗?”

    “喜欢。”伊丽莎白的回答很干脆。

    阿丽莎点点头,对楚海龙说道:“我也跟着你走。”

    “停车。”银珠把车子停了下来,楚海龙跟丹尼尔握握手说道:“祝你好运。”

    “谢谢。”

    两个人拥抱了一下,丹尼尔然后跟弗拉克和科维尔各自拥抱了一下,戴上墨镜,挥挥手跟他们做了告别。

    楚海龙等人继续向前走去。

    丹尼尔站在路边,看到一辆灰色的宝马开了过来,他扬扬手,那辆宝马车开过去,然后停了下来,丹尼尔的嘴里骂骂唧唧地说道:“干嘛停那么远啊,我还要走那么远的路。”

    就在这时,开宝马车的司机金珠接到了银珠的电话:“海龙让你回来。”

    “为什么?他已经上钩了。”

    “回来。”

    金珠开着车走了,扔下不远处的丹尼尔跳高跺脚大骂不休,他当然不会知道,一支枪已经瞄准了他,只差搂动扳机的刹那。

    丹尼尔下车走了以后,楚海龙下意识地向天上看了一眼,一只老鹰俯冲下来,一条毒蛇被抓起,蛇的身体在半空里挣扎,楚海龙看到这一幕,似乎有所醒悟,自己不是什么正义的卫道者,也没有必要代表慈悲善良,自己杀的人比丹尼尔还要多,有什么资格去判定丹尼尔的生死呢?

    他马上对银珠说道:“叫你姐姐回来,马上,停止行动。”

    车里的人自然不会知道有什么行动,银珠却是知道的。

    丹尼尔也绝对不会想到,那支跟他这辈子都不会有交集的老鹰,无形中救了他一命。

    银珠把车开到科维尔的家里,他的姐姐苏珊站在门口迎接他们这些人,由于这里是科维尔租借的地方,银珠已经在隔了一条街的别墅里租借了一个更大一点的地方让这些人休息。

    当金珠回来的时候,弗拉克惊奇地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女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为什么亨利身边的女人都是这么漂亮呢?

    冷雪儿第二天就乘坐包机来到哈瓦苏湖城,楚海龙把那枚戒指交给她,歉意地说道:“我只找到了这个,对不起,一直没有你爸爸的消息。”

    冷雪儿拿着那枚戒指,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没关系的,听说你中了一枪,不知道好了没有?”

    “已经好了很多了,我觉得,这个戒指很神奇,就是不知道怎么运用。”

    冷雪儿拿着戒指呆呆看了半天,说道:“在青石留下来的资料里,说到了一种神奇的东西,名字叫做血戒,传说,血戒可以隐身的,只是,隐身的人需要呼唤才能出来,当时我还以为那是一个无稽之谈,不知道这个是不是血戒?”

    楚海龙说道:“既然有记载,那就试着呼唤一下看看吧。”

    “问题是,没记载怎么呼唤血戒的方法。”

    “那些资料,你带着的吗?打开来看看,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冷雪儿把青石遗留的资料打开来,前前后后找了好久也没找到呼唤血戒的办法,伏在楚海龙的肩膀上嘤嘤哭了起来,说道:“完了,完了,我爸爸一定是隐身了,都是那个弗拉克不好,要杀我爸爸,吓得爸爸隐身起来,没想到,竟然回不来了。”

    楚海龙沉思着说道:“既然名字叫做血戒,一定跟血有关系,古代人在结义的时候就有放血盟誓的做法,你说,会不会是见到血之后,这个戒指的秘密才会被打开?”

    “你说的有道理,嗯,放你的血吧。”冷雪儿缩了缩脖子。

    楚海龙摇摇头说道:“既然是你爸爸,说明跟你的血统有相通之处,我的血恐怕不好用,再说了,也不需要很多的血,只需要一滴就行了。”

    “只需要一滴吗?你怎么知道不是一碗或者是一杯?”冷雪儿半信半疑。

    楚海龙为了坚定她的信心,说道:“只有这么大的戒指,怎么可能需要一杯那么多的血呢?先弄一滴看看。”

    “说好了只有一滴啊,多了不行。”

    “咦,那是你爸爸,也不是我爸爸,你不着急,我更不着急。”

    “不是你的岳父吗?你就这样对你岳父的?”

    “现在不是准岳父吗?等到既成事实了再说吧。”

    “你,你这个无赖。”冷雪儿被气得不行。

    冷雪儿虽然面对敌人的时候还能勇敢上前,上次被枪手袭击之后,依然保持镇定勇敢,但是提前想到了自己将被放血,心里就有一种抗拒感。这也是女孩子娇嫩的心灵的一种自我保护意识。

    楚海龙却不会想到女孩子跟男人不一样的微妙心理变化,他手里拿着一个军用匕首奔着冷雪儿走过来,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

    冷雪儿紧紧抱着他,呻-吟一般说道:“你,轻一点儿。”

    楚海龙心中一动,趁机吻了她的嘴唇一下,竟然很是香甜,不由得心中大乐,倒是不忙着帮冷雪儿放血,嘴唇继续深入。

    冷雪儿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两个人接吻并不是第一次了,她的心里面还是不能完全接受他的热吻。

    冷雪儿挣扎着推开他的身体,说道:“别,干正事要紧。”身体却很是软弱无力。

    冷雪儿的话提醒了楚海龙,他捉住冷雪儿的右手,手起刀落,一个黄豆粒大小的伤口出现在冷雪儿的手指上,冷雪儿吓得尖叫一声,紧紧闭上了眼睛。

    楚海龙把她的手指飞快地放在戒指上面,嘴里安慰着:“别动啊,动一动,这个罪可就是白受了,还要再切一刀。”

    冷雪儿果然不敢动弹,当第一滴血滴在戒指上之后,楚海龙的眼睛分明看到,那滴血飞快地进入戒指里面消失不见了,他看着眼前的奇相,感觉有门儿,冷雪儿手指的鲜血绝对不止一滴,有了伤口之后,鲜血自然会流淌下来的。

    楚海龙数着,三滴血之后,戒指竟然涨大了起来,他马上拉着冷雪儿闪在一边,张大了嘴吧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冷雪儿也回头看着那个张成一张桌子一样大小的戒指,戒指的顶部快跟房间的顶棚一样高矮了,她的手指紧紧搂紧了楚海龙,现在只有他才是最安全的港湾。

    当戒指膨胀到两张桌子大小的时候,终于停止了,楚海龙和冷雪儿分明看到,在戒指的中央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两个人急急忙忙把那个人扶起来,离开戒指之后戒指忽然消失不见了。

    冷雪儿看着那个人,叫了声:“爸爸。”开始哭了起来。

    楚海龙看着这个男人,快五十岁了,一米六八的个子,一头短发,嘴角紧紧抿在一起,看样子只有鼻子嘴巴跟冷雪儿比较像,其他的地方简直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跟冷雪儿提供给他的照片很像。

    冷霖的眼睛终于睁开了,说道:“乖女儿,哭啥啊,爸爸不是还好好的吗?”

    楚海龙一低头,赫然发现他的手指上还戴着那枚神奇的戒指,心里面对冷霖能够藏身在这个戒指里面很是好奇。

    冷雪儿哭了半晌,终于不哭了,拉住冷霖的手说道:“爸爸,想不到真的把您救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