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一百四十三章 跳伞

    第一百四十三章跳伞

    楚海龙果然把狱警的火力吸引了过来,狱警也清楚,这些犯人的手里枪支不会太多,只要有枪的人,一定是射击水平比较高的人,才能获得其他犯人的信任。

    楚海龙摸了一下弹夹袋,只剩下一个了,一个弹夹里面只有二十五发子弹,比狙击步枪多几个子弹,一般来说狙击步枪的一个弹夹只有5发子弹,自动步枪的子弹多一点。

    楚海龙深深吸口气,探出手臂,对着正在射击的狱警发了一个点射,那边发出一声惨叫,听来是打中了。

    他趁机换了一个位置,让自己的视线更开阔,在战斗中,双方难易程度都是相同的,当他的视野变得开阔的时候,对方发现他的几率也是同样的。

    他又发射了一个点射,干掉了两个狱警,然后,雨点一样的子弹倾泻过来,打得他根本抬不起头来,只能龟缩在花坛的后面,子弹溅起的泥土落在身上和脖领子里面。

    忽然,右边的空地传来几声清脆的枪响,狱警的火力一下子被吸引到了那边,楚海龙跳起来,才发现,自己的大腿被子弹打中了,不敢动弹,一个趔趄,几乎摔倒,他的身体素质十分强悍,就是在受伤的情况下,还是发射出弹夹里余下的子弹,干掉了四个狱警,然后他重重摔倒在地。

    后面发出两声惊呼,大个子和科维尔很显然看到他摔倒了,却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在枪战中倒下是非常可怕的,意味着已经中枪了,没有人比上过战场的人知道中枪的可怕,那就意味着失去了战斗力,说是等死也不为过。

    丹尼尔果然不负所望,把剩下的几个狱警干掉了,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楚海龙的电话铃声响起,里面传来埃克伦急切的声音:“我已经到达,需要做什么?”

    楚海龙沉着说道:“先把几个岗楼铺的火力点敲掉,然后封锁通向九点钟方向的通路,我们这里有飞机的。”

    “ok。”

    埃克伦的武装直升机上面携带着四枚导弹,依次对着设立在高处的四个火力点发射了四枚导弹,只听见轰轰轰轰,四声巨响,四个制高点一下子被干掉了,下面的犯人一阵欢呼,有了空中支援之后,他们的机会大了一倍有余。

    狱警已经得到了仓库失守的消息,紧急派来援兵,埃克伦的直升机就在上空三百米的地方巡守,只要从直升机的探照灯看到有人影晃动马上开枪。

    武装直升机的战斗力是强大的,机载机枪是大型号的高射机枪的子弹,一架武直只能携带八千发这种子弹,一连串的射击过后,在通向仓库的地面上划出一道深一尺有余,宽两尺,长三百米的分界线,埃克伦的意思很明确,只要有人过了这道线,那么等待的只能是死亡的召唤。

    狱警的气焰暂时被压制住住了,大个子背着科维尔,搀扶着楚海龙,三个人成了一个人的团体,丹尼尔的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光,可见他已经杀红了眼,提着枪管红彤彤的m4步枪,抢过来喊道:“快,我们只有几分钟的时间。”

    打开仓库的大门,楚海龙指着一架直升运输机说道:“就是它了,其余的炸掉了吧。”

    丹尼尔和大个子两个人把其余的飞机推在一边,打开仓库的顶盖,楚海龙已经坐在驾驶舱把直升机发动了。

    招呼几个人说道:“快走,快走,别处的军警马上就要来到了。”在强大的发动机声音里,别人只能看到他焦急的手势,听不到声音。

    几个人跳上飞机之后,楚海龙已经迫不及待地升空了,丹尼尔狞笑一下,把两枚手雷扔了下去。

    爆炸的气流让直升机一阵摇晃,楚海龙笑道:“操,差一点连自己也给干掉了。”

    直升机在夜空里划过一个半圆形的圆弧,向着南方的山区飞去。

    埃克伦接到楚海龙已经撤离的消息之后,跟着飞向相反的方向,这就是战友之间心有默契的配合,在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以后,首先想到要处理的就是以后的事宜,埃克伦还是不想被拖进杀警越狱的麻烦事里面。

    飞了一个小时以后,楚海龙的大腿传来一阵阵的痛疼,他大声对大个子喊道:“给我的腿包扎一下,要不,流血太多了,我会挂掉的。”直到这个时候才想到这些,脑袋真是锈逗了。

    大个子从后面艰难地挤过来,找到一根布带,把楚海龙的大腿紧紧扎住,系好了之后才发现,他匆忙中抓起的却是一个降落伞的带子。

    楚海龙骂道:“笨蛋。”

    直升机上面都是有降落伞的,由于大个子的拉扯,降落伞砰一下,打开了,原本狭小的空间一下子被降落伞占满了,楚海龙驾驶飞机的飞行高度本来不高,为的是躲避军警飞机雷达的搜寻,一个不小心,直升机的尾翼被树枝扫了一下,打碎了尾翼的一个角,顿时飞机开始失控,楚海龙大声叫道:“快穿降落伞,把飞机上能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准备跳伞,我支持不住了。”一边叫着一边把飞机尽力向上拉。

    几个人开始手忙脚乱地向下面乱扔东西,把降落伞挂在身上,在楚海龙的催促下,一个个从打开的机舱上跳下去。

    楚海龙是最后一个跳离飞机的,由于飞行高度太低了,他的伞包刚打开就开始落地,伞包没有完全撑开,下降的速度太快了,这是他在极力控制下降速度的情况下,还是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砰一下,落在大树上,然后,他就晕了过去。

    一声枪响之后,楚海龙醒转过来,抬头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只野狼的眼睛,狼已经死了,就在距离他的头部一尺远的地方,眼睛直勾勾冷冰冰地看着他。

    楚海龙吓了一大跳,抬头看了看,一个中年人拿着一把冒着青烟的步枪,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楚海龙艰难地说道:“谢谢。”知道在自己昏迷的时候,野狼要吃掉他,是眼前这位中年人击毙野狼救下了自己。

    中年人走了过来,冷冷地看着他,说道:“你是警察?”

    楚海龙这才发现,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他身上的警察服装还穿着的,并没换下,看那个中年人的态度,摸不清他的话语里是什么意思,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你在打猎?”他试图把话题从自己的身上引开。

    “嗯,我就是这附近的住户,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们的直升机,坠毁了。”楚海龙也不知道直升机落在了哪里,只能胡乱指了一个方向。

    “哦,昨晚听到了一声爆炸,原来是你的直升机掉下来了。”中年人伸手说道:“需要帮助吗?”

    “谢谢。”楚海龙的腿受了重伤,已经走不动路了,需要尽快做手术,取出子弹。

    中年人搀扶着他一步一拖地沿着一条小路走下去,楚海龙很想说,你背着我的话,可能或好一点,可是,这话有点说不出口,人家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已经是很大的情意了,不能要求太多。

    每走一步路,腿上的伤口就会传来一阵猛烈的痛疼,他心里一直气得骂娘,骂那个中年人的娘,简直跟那匹狼一样,是一个冷血的动物,走了半个小时以后,好不容易看到前面闪出一栋庄园来,楚海龙再次昏了过去。

    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一个美丽的妇女,年纪在三十六七岁,乌黑的头发,眼睛是蓝色的,呆着口罩,说她美丽是,长着一双好像能看懂人心的眼睛,手里拿着一把闪闪发亮的手术刀,看着楚海龙,说道:“你是怎么受的伤?”

    楚海龙很想说一句,你先替老子把子弹拿出来再说好不好?怎么受的伤难道很重要吗?可是他不敢这么说,嘴里哎哟哎哟了两声为的是争取思考的时间。

    急速喘息几口才说道:“我,我是警察,哎哟,我和同事押解犯人,哎哟,我们的飞机出事了,我,跳伞下来的,犯人,开始抢枪,我被打中了一枪,哎哟,就是这样的。”

    那个妇女点点头说道:“你别说话了,我马上给你做手术,这里没有麻药,你忍着一点吧。”

    “啊?”楚海龙不由得暗暗叫苦,怎么可能会没有麻药呢?知不知道这样会痛死人的?

    这个妇女的医术看样子不错,子弹很快被挖了出来,没让他经受更多的痛苦,啪一声子弹头扔在盘子里,说道:“好了,你还需要观察一天一夜的时间,看看是不是发烧,才能决定是不是脱离了危险期。”

    楚海龙也松了口气,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只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自己的身体就能康复,只要子弹取了出来,就没事了。

    他虽然很想知道自己其他几个同伴的消息,看到美妇和那个中年人都不是很热情,也懒得张嘴了,既然已经从监狱里跑了出来,死活各安天命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