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一百三十九章 暴

    第一百三十九章暴

    楚海龙茫然地看着四周,雾气茫茫的,看不清这是哪里,冷霖站在雾气的中央,脸上带着神秘的表情,十分诡异。

    楚海龙坚持说道:“这不行,我一定要把你带回去,这是我答应冷雪儿的条件,你不跟我走,她怎么会嫁给我呢?那么,我叫你岳父大人岂不是自作多情?”

    “你就是自作多情,回去吧,把戒指给雪儿带回去。”说完,冷霖一转身,走进迷雾里面,不见了。

    楚海龙大声叫道:“您别走。”他要好不容易见到了冷霖一面,必须留住他,伸手要抓住他的衣服,却猛地醒过来,原来,这就是一场梦而已。

    摸了摸呯呯的心跳,额头上还有一些汗水,身边的鼾声如雷,是那个黑人大个子在打鼾,这声音有点太大了,他把枕头扔过去,喊道:“别打鼾了,你特么的太吵了。”

    鼾声陡歇,过了一会儿,还没等楚海龙思考出这个梦境的意义,大个子的鼾声又起来了,楚海龙心烦地走过去,揪着大个子的耳朵,说道:“你给我站起来,走,到门边站岗去,今晚不许给我睡觉。”

    大个子在睡梦中被惊醒,很不高兴地嘟囔着说道:“别闹,别闹,嗯,我还困着呢。”

    楚海龙狠狠踢了他一脚,骂道:“你特么的睡觉,我都让你给吵醒了,不许睡觉,啥时候不打鼾了,你再睡觉吧。”

    大个子挠挠头说道:“我从小就是这样的,不是一下子就能改过来的,因为打鼾,老婆坚持跟我离婚,孩子也不在我的身边,都说我睡觉的时候,整个楼层都听得见,这也是为什么没有犯人愿意跟我住在一个牢房的原因。”

    楚海龙听着他的唠叨,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你今晚就不要睡着了,站在门口吧,等我睡好了,你再睡。”

    “好吧,大哥,听您的。”大个子怏怏不乐地站在门边,过了不一会儿,大声唱起一首非洲语言的歌曲,婉转高亢,只是听不懂歌词,不晓得他唱得是什么内容的歌曲。

    楚海龙觉得唱歌比打鼾好多了,既然他睡不着,那就让他唱吧,不能太欺负人了,不让人家睡觉,还不让他唱歌。

    大个子的声音在牢房之间回荡,不一会儿,犯人都被惊醒了,半夜时分啊,唱歌最是打扰别人的睡眠,犯人隔着铁门大声叫嚷着,纷纷谴责大个子的自私行为,每一个人都有情绪的高-潮和低谷,不能因为个人的情绪波动来影响到别人的休息,大个子的这种行为实在是很自私的。

    顿时刚刚还平静的牢房乱了起来,敲打铁门的声音,谩骂声,口哨声,唱歌的声音充斥着不大的牢房空间,既然都从困乏中被惊醒,犯人的兴奋也被激起,就是让他们睡觉也睡不着了,摇动铁门的声音山摇地动的,唱歌的人拼命要压过其他的声音,打口哨的希望引起别人的注意,还有发表演讲的,谴责别人的,反正都不是啥好鸟,聚在一起不闹事简直是不可能的。

    狱警打开外面的大门跑了进来,每个人的手中持着盾牌和警棍,竟然是全副武装如临大敌的样子,纷纷喝道:“不许叫嚷,不许闹事,回去睡觉。”

    “再不回去睡觉,就让你们蹲单间。”

    “特么的,想造反吗?”

    犯人也纷纷还击:“凭啥把我们给叫醒了?我们要自由,这里再也不能呆下去了。”

    “我要喝啤酒,我要美女献吻,我要自由。”

    “放我出去吧,你们这些该死的条子。”

    本来是大个子把这些人吵醒的,可是,事情的发展已经不是吵醒了谁的问题了,大多数的犯人还是被其余的犯人吵醒的,大个子的歌儿就是一根导火索,至于这根导火索引爆的却是全体犯人对监狱的不满情绪。

    等大个子的歌声停止下来的时候已经成了全体犯人跟狱警对峙的场面,虽然犯人们还是被关在牢房里面但是隔着一道铁门跟警察对骂,挥动拳头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情绪,每个犯人都很激动,每个狱警都全神戒备。

    双方僵持不下,伊万带着几个人,目光凶狠地在走廊里经过,看到的却是全体犯人的抗议,他这几天心里面就窝着一股火,家人被绑架了,凶手却是这个监狱的犯人,自己却束手无策,不但对他的工作积极性是一个打击,也改观了以前的社会观和世界观,本来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工作,可是,当因为工作带给自己的大麻烦之后,却找不到求助的人,他心里的怒气无处发泄,看到的犯人都是面目狰狞的,都是该杀的。

    伊万巡视了一圈之后站在天井的中间大声宣布:“从现在开始,监狱关闭,每一个犯人都要在号子里给我呆上48个小时,不许吃饭不去去卫生间不许喝水,有那么多的精力,你们尽管对着墙壁和狱友发泄你们心中的不满情绪吧。”

    说完,伊万带着狱警消失了,剩下这些犯人面面相觑,当狱警真的不管了他们之后,剩下的是什么?好像是潮水过后残留在沙滩上的死鱼和乱草,他们被监狱遗弃了。

    于是犯人们开始寻找骚乱的源头,经过激烈的争辩之后,把矛头对准了大个子,所有的犯人一致认为是大个子第一个带头闹事的,要为这件事的后果负责。

    大个子尽管是一个皮糙肉厚的人,在所有的犯人声讨下,不禁心里也是非常害怕,他有苦难言,总不能说是楚海龙让他不睡觉的吧?就是说出去,也是因为自己的鼾声引起的。

    楚海龙也不能继续休息了,48个小时的全体禁闭意味着什么后果他还不太清楚,就他本人来说,三天三夜不吃不喝还能坚持下来,至于别的犯人,一时也管不了太多,有招儿想去,没招儿死去,这是一个经典的写照,充满着冷漠和推脱的意思。

    大个子趴在门边从跟几个犯人对骂到跟全体犯人对骂,他的声音很快被淹没在唾弃声音里面。

    楚海龙懒洋洋地说道:“我说大个子,你怎么跟老娘们儿似的,跟那些人有啥好说的?过来,咱哥儿俩唠唠。”

    大个子的嘴里兀自愤愤不休,终于还是坐在床头上,说道:“这下子好啦,清醒啦,谁也不用休息啦。”

    楚海龙跺跺脚说道:“你可知道下面这一层通向哪里?”

    大个子想了一下,说道:“可能是地狱。”

    “切,跟你简直无语。”楚海龙挥动了一下手臂,不屑地说道。

    禁闭到了早晨,吵嚷声渐渐平息,一些犯人开始去休息,楚海龙靠在床上小睡了一会儿,肚子饿得直叫,牢房里的空气飘荡着恶臭的味道,犯人不能出去,大小便都在房间里,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楚海龙跺了跺脚,下面的地面发出咚咚的声音,这一次,响过之后,下面竟然也跟着传来微弱的回应,他不由得心里惊喜,趴在地面上,耳朵紧贴着地面,用手指敲了敲,下面真的有人在回应他的信号。

    楚海龙对大个子说道:“有什么办法撬开地面?”

    大个子被他这个想法吓着了,说道:“就是撬开了,也没更好的办法,就是下面有空间,也不能从这里出去啊。”

    楚海龙想了一下,回到门边,用力摇动铁门,他的力气比起那些犯人来要强大很多,渐渐地,铁门边上的水泥开始疏动,掉下大块大块的水泥残渣。

    楚海龙的行为很快被别的犯人发现了,他们兴奋地嗷嗷叫着,学着他的样子用力摇动铁门,好像一个个是被困在笼子里的野兽,渴望回到外面的世界里面去。

    一个小时以后,楚海龙终于把铁门摇了下来,他举着铁门在外面的走廊里快步走着。

    那些犯人仿佛见到最不可思议的景象,都用最大的力量拍打着门,嘴里嗷嗷直叫,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楚海龙用手里的铁门撞击牢门,咚咚咚的金属撞击声响起,由于狱警暂时撤离了这里,他的行为还没有被发现。

    那些犯人看到了他的举动,更加兴奋了,疯狂一般摇动自己的牢门,但是,他们的力量太弱了,铁门像是生根一样,巍然不动。

    楚海龙撞击了十几下,才把那扇铁门撞开,里面的犯人兴奋地大声叫着,冲出来,搂着楚海龙说着赞美的话语。

    楚海龙指挥着他们说道:“放开手脚去干吧,打破这里的牢笼,冲出去,我们都得到了解放。”

    他的话语极具煽动性,那些犯人嗷嗷叫着,拿起拆下来的铁门去撞击别的牢门,当下里面呼应,很快又把另外一扇门给撞开,这下子出来的犯人更多了,无须谁去组织,他们终于找到了自己要做的事情,第一次齐心合力去破坏牢门,打破囚禁他们身体的桎梏。

    大个子是这里最兴奋的一个,他疯狂地把行李拧成一根绳子,栓系在铁门上面,指挥犯人用力拉动。

    再说楚海龙,他不理会那些已经变得疯狂的犯人们,而是来到1220房间,用从铁门拆卸下来的铁棍奋力挖掘地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